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九章 小小收获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殷血歌此刻深深的明白了这个至理,从今天起,从荧惑道宫这一次重启事件之后,每次他见到实力比自己超过太多太多的存在开战时,他都会有多远跑多远。除非身边有足够强大的依仗,否则他绝对不会靠近一群正在大打出手的非人存在。
  
      哈姆莱特等十几名实力等同于金丹大成修士的人类强者,就这么被那一手轻描淡写的抹杀。殷血歌甚至感受不到任何的法力波动,四周的天地灵气也没有丝毫的异常。
  
      火焰就好像从那些人类强者体内直接生出,然后眨眼间就把他们烧成了一缕烟。
  
      一个身穿斗笠蓑衣的中年道人慢悠悠的从那小小的画卷中走了出来,他轻轻的笑着拍了拍手,向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慢悠悠的打了个稽首:“两位道友,先联手将这外人诛杀,我们自己的事情,再来想办法解决如何?”
  
      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同时大笑,他们同时大喝了一声‘走’,然后纷纷施展神通仙术向那近乎崩解的金身法体轰了过去。蓑衣道人向那头大青牛指了指,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双手宛如石磨一般轻轻的转动,虚空中一团直径百米的云气就好似磨盘一样急速的转动着,带着‘轰隆隆’的巨响向着下方那金身法体压了下来。
  
      大青牛不快的打了个响鼻,狠狠的刨了刨蹄子。硕大的牛鼻子一歪。大青牛斜眼盯上了血鹦鹉。
  
      “牛二爷又怎么了?不就是打错人了么?马失前蹄,人有失手,这免不了的事情嘛!贼厮鸟,你看牛二爷做什么?你看牛二爷是不是很英俊高大,很魁梧潇洒?来,叫声牛二爷听听?”
  
      血鹦鹉歪着脑袋向那大青牛斜睨了一眼,然后讥嘲的冷笑了起来:“傻冒,在鸟爷面前,少在这里称自己是‘爷’!鸟爷似乎听说过你,独角青牛。上古妖圣青牛王的儿子是吧?你爹被人做成了牛肉酱。你在一群心腹护卫的保护下逃了命,后来就,就卖身给这些道人了?”
  
      ‘噗嗤’一声,独角青牛的鼻孔内喷出两条炽热的火焰。他怒啸一声。挺起了独角就向着殷血歌这边冲杀了过来。那边正运转仙法。将云霭化为磨盘慢慢碾碎那金身法体的蓑衣道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着殷血歌这边扫了一眼。
  
      “你们何必招惹他?自求多福,贫道却是管不得你们的生死了!”
  
      蓑衣道人的目光冰冷如冰。没有半点儿热情。他冷漠的看着殷血歌他们,似乎在静静的等待殷血歌他们被独角青牛挑起来碾成肉酱的那一幕。殷血歌甚至从他冷漠的目光中品尝出了一种——邪魔外道就活该该死的味道。
  
      这就是仙人啊,高高在上的仙人啊!
  
      殷血歌深深的望了蓑衣道人一眼,然后他一指那九转玲珑骨,令其化为一道黑光带着阵阵妖风向那独角青牛射了过去。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殷凰舞等一众殷族族人用最快的速度,化为几道血光就朝着荧惑道宫的入口冲了过去。
  
      独角青牛没把九转玲珑骨放在心上,他喷吐着火光,挺起独角狠狠的一头撞在了九转玲珑骨上。
  
      殷血歌他们向前刚刚掠出不到百米,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然后是一声痛不欲生的野牛咆哮传来,殷血歌他们好似暴风中的一片落叶,被那巨大的声浪一冲,顿时轻轻巧巧的飞了起来。
  
      百忙中殷血歌回头望了一眼,他看到九转玲珑骨已经有小半截插进了青牛的脑门中,这根通体漆黑的邪门法器正在疯狂的抽取青牛的血浆和脑浆,表面甚至已经有一丝丝血光渗了出来。
  
      青牛痛得嘶声惨嚎,他人立而起,挥动着两只前蹄想要将这邪恶的法器从自己体内拔出来,但是任凭他如何努力他根本不能碰触九转玲珑骨丝毫。他只要稍微一碰这古怪的法器,他的脑浆就好似沸腾起来,浑身气血犹如潮水一样被这古怪的法器强行抽走。
  
      城邦众人驱动的那尊金身法体声嘶力竭的怒嚎着,他被轮转鬼王的长剑一块块切掉身上的血肉,被枯瘦和尚打得浑身骨断筋裂,如今还有蓑衣道人驱动云霞,化为一块磨盘不断的碾压自己的身体。金身法体怒吼出声,三头六臂冲着四周一阵乱打乱砸,却怎么也无法脱出三人的围困。
  
      眼看着金身法体就要被彻底磨碎的时候,蓑衣道人听到了独角青牛的痛呼声,他急忙转过头来向这边望了一眼,他不由得眼角突然一点红光迸了出来。
  
      “大胆妖孽,你们焉敢伤了贫道坐骑?”
  
      丢下那云气凝结的磨盘,蓑衣道人双手轻轻一拍,殷血歌他们身边的大片云霞中突然有两条云霭冲了出来。他们化为灵动如意的两条游鱼,带起淡淡的紫色火光向着殷血歌一行人急速缠绕了上去。
  
      那边正在和杨韶联手对战克里斯的太平公主闻声急忙回头,她一眼看到了蓑衣道人正在向殷血歌他们出手,她不由得怒极喝斥:“青犁仙人,你敢动本宫的人,血曌仙朝就敢灭了你家道场,屠了你家宗门,让你蓅岟山上下尽成死地!”
  
      身穿蓑衣斗笠,通体清气缠绕的青犁仙人双手微微一震,正向着殷血歌一行人扑去的两条云彩所化的游鱼微微的凝滞了一瞬间。他有点恼怒的回过头来,深深的望了太平公主一眼,然后怒声喝道:“太平,这是你的人?他们,居然敢伤了我的坐骑!”
  
      太平公主连连冷笑,她蛮横的呵斥道:“伤了又如何?就算是宰了又怎么样?青牛妖圣的子嗣?青牛宫都已经被我妖族十八妖圣联手夷为平地,你敢庇护青牛妖圣的儿子。还没牵连到你蓅岟山,这已经是你的运气了,你还敢为他出头?”
  
      狠狠一跺脚,一道血光将克里斯打飞了老远,太平公主头顶一抹血色明霞冲起来有数十丈高,宛如一团云盖悬浮在了她头顶。在那血色明霞中,隐隐可见一柄通体近乎透明的血色长剑若隐若现,太平公主厉声道:“青犁仙人,你要找死,本宫绝对成全!”
  
      青犁仙人气得脸色发青。他仰天长啸一声。狠狠的一抖袖子,那两条游鱼顿时带着滔天火光向着那三头六臂的金身法体撞了过去。一声巨响,金身法体固然是被撞得稀烂,但是四处爆裂的火光也将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一并卷了进去。
  
      “该死。青犁仙人。莫非我们就是好招惹的?”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好容易从那突然爆开的火光中冲了出来。枯瘦和尚还好,他毕竟是佛门修士,不坏金身已经有了几分道行。那火光只是烧得他衣衫稀烂,没能伤害到他的本体。
  
      但是轮转鬼王却是幽冥鬼仙,他的身躯和青犁仙人挥出的仙火正好对克。这一把大火烧得他胡须半残,头发焦枯,浑身斑驳,有好些皮肤都被烧得焦黑一片,隐隐可以看到他焦枯裂开的皮肤下蠕动着的血肉,那些血肉上依旧闪耀着淡淡的火光。
  
      青犁仙人冷哼了一声,他狠狠的瞪了一眼转轮鬼王和枯瘦和尚,傲然背着手挺起了胸膛。
  
      “两位,这荧惑道宫,是我道门道场。和幽冥界无关,和佛门更是没有半点儿关系。还请两位带着各自后生晚辈速速退去,不要伤了大家之间的和气才是。”
  
      那头痛得嘶声怒吼的青牛终于艰难的将九转玲珑骨从自己头上扯了下来,他的额头上破开了一个细小的窟窿,点点鲜血混着脑浆正不断的从额头上流淌下来。他哀鸣着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看着青犁仙人,巴望着青犁仙人能给他出气。
  
      听得青犁仙人在那里训斥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独角青牛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咬着牙大声吼叫起来:“老爷说得没错,你们这些邪魔外道,还有佛门左道,休想染指这荧惑道宫!老爷可是奉仙庭之名,前来收取荧惑道宫的!你们胆敢插手,真的不要命了么?”
  
      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相互望了一眼,然后他们同时嗤笑了几声。
  
      奉仙庭之命来收取荧惑道宫?这招牌固然是大,但是仙庭能管得到他们幽冥界和佛门么?两人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然后同时对青犁仙人出了手。
  
      轮转鬼王身体炸开成一团黑雾,一张狰狞的鬼脸从黑雾中露出,一张嘴就是无数飞剑飞刀向着青犁仙人打了过去。枯瘦和尚则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身形膨胀到了十米高下,迈开大步向着青犁仙人冲去,挥动金刚杵就要砸破青犁仙人的脑袋。
  
      一旁的太平公主‘嗤嗤’的笑了起来:“仙庭么?招牌够响亮,但是这荧惑道宫么,还是有能者得之吧!凰舞丫头,还有殷血歌你们这帮小家伙,给本宫闯进去!谁敢拦你们,那就是我血曌仙朝生死仇敌,不怕我血曌仙朝报复的,只管出手就是!”
  
      太平公主说了这番很不讲理的话,青犁仙人等人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
  
      杨韶厉声喝道:“不要理睬外面的事情,五大仙族所有族人听令,闯入荧惑道宫,各自试你们的机缘!你们当相信,天命在我,由不得他人插手!”
  
      “天命?你们道门众人,就喜欢玩这一套玄虚的功夫!”枯瘦和尚操起金刚杵对着青犁仙人一通乱打乱砸,逼得青犁仙人节节后退,放出大片云烟抵挡自己和轮转鬼王的联手攻击。他瓮声瓮气的咆哮道:“我佛门弟子听命,所有人闯入荧惑道宫,只要能祭出那颗佛陀舍利,就是你们一大功德!”
  
      轮转鬼王也向着万邪骨王等一众邪魔外道冷笑连连:“闯,闯进去,抢!”
  
      毕竟是邪魔外道,轮转鬼王的话很简单,很直率,近乎有点粗暴。他可懒得说什么功德簿功德,说什么天命不天命。总而言之。以他为代表的幽冥界看上了荧惑道宫内的好处,他们就要横插一手来抢。
  
      不管最后能抢到多少东西,总而言之,不趁着末法之末这个乱世多抢几把,这还算邪魔外道么?
  
      殷血歌一行人已经到了荧惑道宫门前,那些非人的大能已经无法阻止他们的行动。殷血歌和殷凰舞相互拉着手,第一个伸手触及了荧惑道宫的正门。
  
      一道玄妙莫测的道音凭空响起,殷血歌只觉眼前无数飞火流星冉冉飞过,身体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骤然一吸,就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了荧惑道宫中。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和殷凰舞分开。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化为无数细小的微粒。和虚空中的飞火流星融为一体,在茫茫无边的虚空中向前急速飞行,这一飞,就是不知道天长地久。不知道海枯石烂。
  
      或许是一秒钟。或许是一万年。殷血歌脑子里一片空白模糊,懵懵懂懂的向前疾飞了不知道多远,也不知道飞了多久。突然他身体一轻,他从那飞火流星中分离了出来,无数细小的光点重新组成了他的身躯。
  
      殷凰舞不在,殷天绝不见,血鹦鹉、幽泉等人都不知去向。
  
      这里是一片清光缭绕的天地,四面八方都是清蒙蒙的一片,不知道有多远,不知道有多高。他就悬浮在半空中,身体飘飘荡荡的不受力。四周有清澈宛如明胶的光芒照耀出来,这光线很匀称,很纯净,殷血歌被这光线照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变得透明了。
  
      原本焦灼不安的心境突然安稳下来,殷血歌静静的倾听着耳边若有若无的道音,看着前方清蒙蒙却一无所见的虚空,渐渐地他盘坐在了半空中,随着那道音悠长的吐纳呼吸。
  
      如此吐纳四十九次,殷血歌已经是心静如水。
  
      一个清朗飘忽的声音突然响起:“小道友,来此何为?”
  
      殷血歌诧异的挑起了眉头,他看着前方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看到一个身长玉立、风仪脱尘的青年道人慢悠悠的从虚空中一寸一寸的凝现了出来。这青年道人身穿一件月白色道袍,外面披着一件白羽鹤氅,眉心挂着一枚小巧的玉坠符文,周身上下清气飘逸,望去真的犹如神仙中人。
  
      “您是?”殷血歌经历过玉华小界天和小幽冥境的历练,他对这种莫名的小世界的经验也很是丰富了。这个青年道人么,不管他的气息看上去多么的飘渺出尘,殷血歌总觉得他和玉华界灵就是同一类的生物。他说话的语气,更是和小幽冥境没什么两样。
  
      虽然语气温和,但是总透着一股子空洞迷茫的感觉。由此就知道他不是活人,而是界灵一般的存在。
  
      “我就是荧惑道宫!”一如殷血歌所料,这青年很温和的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而答案正是他心中所想。
  
      “只是,不知道小道友来这里,做什么?”荧惑道宫静静的看着殷血歌:“你手上,有沧澜君制作的通行灵符,所以小道友就有资格亲自见我。和小道友同行的那些道友,他们都被我送去小千障境了。”
  
      “小千障境?危险么?”殷血歌‘唰’的一下占了起来,瞪大了眼看着荧惑道宫。
  
      “倒是不危险。”荧惑道宫笑看着殷血歌:“传过去,道心大进,还能碰大机缘。闯不过去,也不过是昏迷三五个月,没能得到什么好处而已。生死危险,那是不会有的。”
  
      静静的看着殷血歌,荧惑道宫好奇的问他:“有小道友的至亲好友在内么?”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看着荧惑道宫,轻叹道:“我母亲在里面。”
  
      “那就没办法了!”荧惑道宫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只能按照诸位大仙的安排来做。小道友手上有沧澜君制作的通行灵符,那么你就能来这里见我。其他人么,只能去碰机缘了。”
  
      笑看着殷血歌,荧惑道宫又问道:“小道友,来此何为?”
  
      静静的看着荧惑道宫,沉默了许久,脑子里无数念头交织翻腾了一阵,殷血歌很想问点什么,但是他沉吟了一阵,最终老老实实的开口了。
  
      “蜡烛童子,求我来这里取沧澜九曲灵图,助他奠定大道仙基。”殷血歌看着荧惑道宫,沉声道:“至于其他么,我只是想着,有好处,弄点好处,没好处,能安全离开就是。”
  
      荧惑道宫的笑容变得无比灿烂,他眯着眼看着殷血歌,很是欣然的连连点头。
  
      “是个老实本分的孩子,我喜欢这样的娃娃,因为很多时候,坦诚,不贪心,才能活得更久!”
  
      笑看着殷血歌,荧惑道宫长叹道:“这荧惑道宫内,哪里有什么机缘?哪里有什么好处?除开事先安排好的那些东西,其他半点儿好处都是不容外流的。小道友手持沧澜君的通行灵符,又能坦诚的说出这番话来,沧澜九曲灵图以及这枚沧澜碧海符,就能交给小道友你了。”
  
      双手一晃,一个长有三尺左右的碧蓝色卷轴,一枚巴掌大小,分不清什么材质的碧蓝色灵符,这两样物事就这么轻盈的飘了出来,一直飘到了殷血歌的面前。
  
      “去和那根小蜡烛说,赶紧使用这沧澜九曲灵图后,就让他自行飞回吧,这荧惑道宫,一时半会还少不了他的力量。”
  
      “至于小道友你,这枚沧澜碧海符是一枚顶级的护身仙符,足以让小道友闯入燿罗山任何一位仙人的洞府了。这是沧澜君为小道友留下的一丝机缘,同时,也是他留给小道友的一份人情!”
  
      荧惑道宫轻轻的将殷血歌往外一推,淡然笑了笑。
  
      “沧澜君要我给小道友一句话,以后若是还记得这个人情,碰到他了,就多照顾一二吧。若是忘记了,那也就忘记了,这倒是无所谓的事情。”
  
      殷血歌身体一轻,眼前无数金星乱闪,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燿罗山腰附近。(未完待续。。)
  
      ps:  猪头去长沙了,参加长沙的书友会活动。这两天,我只能尽力保证两章更新!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投票给猪头啊!
  
      在长沙期间,只能抽空子抓紧时间码字了,希望大家都能谅解!
  
      有兄弟姐妹去长沙现场看猪头的么?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