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章 金风洞天
    这是燿罗山腰附近的一条幽谷,长百多里的山谷中种满了纯观赏用的各色奇花异草。.蜿蜒曲折的幽谷中,还修建了一些凉亭之类的建筑,一些凉亭内甚至还摆放着太古时代留下的棋盘,上面依旧洒落着错落有致的黑白子。
  
      殷血歌腾空飞起,他向着数里外的一座凉亭望了过去,他看到凉亭内除了一座棋盘,还有一个茶壶,几个茶杯。这些茶具都是用极品美玉制成,上面也不知道用了什么仙术禁法,隐隐可以看到那些茶壶、茶杯上仙光萦绕,隔着这么远都能看到茶具表面的熠熠光辉。
  
      好宝贝啊,一定要拿到手。殷血歌心里一阵阵的兴奋,他狠狠的拍打了一下本命蝠翼,就向着那凉亭冲了过去。
  
      但是他刚刚冲出没有百米远,一株极大的古樟木上就有一道青光笔直的飞了下来,带着一溜儿寒风向着殷血歌的后心斩去。一个轻利的声音远远的呵斥着:“妖孽,仙家器具,是你能窥觑的?”
  
      殷血歌急忙回头,他就看到那株樟木上下突然好似长蘑菇一样,‘咕噜噜’的冒出来了数十名身穿各色道装的修士。他们一个个神气饱满,周身宝光洋溢,领队的一名青年人更是手持一面金光四射的大旗,放出了朵朵金莲裹住了众人身体。
  
      这些人当中并没有杨韶那样的自上界降临的强者伴随,但是那个青年手上的金色大旗仙气缠绕,显然也是一件威力极大的宝物。殷血歌终于明白他们是怎么闯入燿罗山的了,和他一样,同样是借助了外力,否则他们怎可能进入山来?
  
      蝠翼一阵拍打,殷血歌转过身体,面对着这些修士倒退飞行。
  
      血灵剑带起一声声尖锐的劈空声,向着头顶落下的那一道青光遮挡了过去。就听得‘叮当’声不绝于耳,血灵剑和那柄青光中包裹着的飞剑不断的撞击绞杀,点点光芒飞坠如雨,两柄飞剑的品质相差不大,碰撞时他们的剑身剧烈的摩擦,都有了些许的损伤。
  
      殷血歌的脸抽搐了一下,他感受到了血灵剑的哀鸣,他和对方的御剑手法相差不大,修为也相差放佛,飞剑的品质也是难分上下,所以这一交手,他们只能硬碰硬!
  
      但是飞剑刺击之术中,硬碰硬的比拼飞剑自身的品级,这是最损伤飞剑的事情。
  
      心里微微一抽,殷血歌倒抽了一口冷气,将血灵剑强行抽了回来。剑锋已经有点点黯淡光芒的血灵剑带起一道丈许长血光飞回殷血歌身边,那道青光却是得理不饶人的顺势向殷血歌当心刺了过来。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他向那些被朵朵金莲包裹着的正教修士望了一眼,本命蝠翼一展,身体化为一道血光,发出一声尖锐的破空声顺着幽谷向深处遁逃了过去。他的飞行速度快得惊人,就算是金丹大成的修士驾驭极品飞行法宝,也比不过他飞行的速度。
  
      那手持大旗的青年冷笑了一声,他望了一眼殷血歌远遁的方向,当即高声吩咐起来。
  
      “诸位道友请速速下手,将这里所有有用之物全部带走,切不可便宜了这些邪魔外道!”
  
      他又向另外几个青年修士打了个眼色,这几个青年修士纷纷点头,架起剑光闲着殷血歌逃窜的方向追了过去。他们不断祭起一道道光芒,放出了各色法宝护住了自己周身。这些名门正派的年轻修士果然身家丰厚,他们刚刚飞出没有一里地,浑身已经被七八件闪耀着各色光芒的法宝笼罩。
  
      殷血歌无可奈何的展开了蜡烛童子的那张燿罗山地图,在地图上搜索到了自己如今所在的位置。他正在燿罗山的山腰附近,在这周边,有十二座金仙府邸,有四位大罗开辟的道宫。
  
      而这四位大罗中,距离殷血歌不算很远,但是被蜡烛童子标明可以尝试着进入的道宫,只有金风散人的洞府。金风散人,也就是荧惑道场仅有的三位姓格和行事手段比较温和,蜡烛童子认为可以尝试着进入他洞府试试机缘的大罗。
  
      回头向着来处望了一眼,殷血歌看到几个浑身包裹着各色光华的青年修士正紧追在自己身后。殷血歌气急笑骂了一声,他沉吟了片刻,然后径直朝着金风散人的洞府飞了过去。
  
      遁光迅速,殷血歌在高空带起一道长长的血光向前疾飞,每一眨眼的功夫都能遁出两三里地。这一路上,他看到了数以万计的正邪修士和人类强者,正三五成群的在燿罗山上四处梭巡。
  
      他看到那些人类城邦的强者数量占了绝对的优势,无论是杨韶带来的正教门人,还是太平公主带领的邪魔外道,他们加起来人数也只剩下了五六千人,而那些人类城邦的强者,数量则是超过了三万!
  
      尤其是这些人类带来了大量末法时代制造的威力巨大的武器,燿罗山上不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偶尔会有几座洞府残破的仙术禁制被人类用蛮力破开,一些人类就欢天喜地的冲进了洞府。
  
      殷血歌看得眼角直跳,那个人类城邦叫做克里斯的家伙,他还真能折腾。他就凭借那么一座金字塔,居然就带着这么多人类赶来荧惑道场?甚至他还带来了这么多巨大的重型战车!
  
      在很多地方,殷血歌看到人类城邦的强者从巨木和巨石中召唤出了那些身躯巨大的战士,打得正邪双方的修士抱头鼠窜。那些金丹修为的修士都无法有效的抗衡这些身躯巨大的战士,殷血歌好几次看到金丹级的修士驾驭法宝轰在这些战士身上,却没能给他们造成半点儿伤害。
  
      沿途还有不少人类强者发现了殷血歌,他们纷纷飞身而起,想要将他拦下来。
  
      但是这时候血妖一族天生的飞行天赋就表现出了他的宝贵之处,殷血歌轻松的避开了这些人类强者的拦截和阻击,带着一溜儿尖锐的破空声三两下就飞得不见了踪影。
  
      反而是殷血歌身后的那几个穷追不舍的青年修士被那些人类拦截了下来,双方一见面就双眼充血,宛如见了生死仇敌一样大打出手,结果谁也顾不上追杀殷血歌了。
  
      燿罗山高有万里左右,山峰绵延数万里,数万人分散在这一片儿山岭中,那真的就是几点芝麻丢进了大海里。殷血歌除了一开始碰到了一些阻碍之后,一路上就再也没碰到活人。
  
      把玩着手上的沧澜碧海符,殷血歌不断的告诉自己,他不能贪心,他只要求能进入一个大罗金仙的洞府,从中得到一丁点儿的好处,他就满足了。他会立刻离开燿罗山,带着沧澜九曲灵图去找蜡烛童子。
  
      他不贪心,他只要求进入金风散人的洞府!
  
      越是飞近金风散人的洞府,殷血歌心中就隐隐有一种他必须要走这一趟的预感。或许是血妖一族天生的对危机和机遇的预感,或许是冥冥中的某些指引,殷血歌越是飞向金风散人的洞府,就越是心血奔涌。
  
      “果真,是有机缘的!”渐渐地,殷血歌也学会了东方修炼界那些修士说话的语气。他也逐渐认可了那些修士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认知,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都有着不可测的轨迹,人如果能够顺应这些轨迹去行事,那么他就能得到上天的垂青,获取莫大的机缘。
  
      一天一夜后,殷血歌来到了一片高大的青木林前。
  
      这一片青木林绵延数千里,一眼望去都是数人合抱高有数百米的青翠古木。这些参天巨木之间的距离起码在百米上下,树林之间清清爽爽的,就连一根杂草都没有。清风吹过这些青木,树叶摇动撞击,发出‘簌簌’天籁,整座树林宛如一个年老的智者,通体透着一股子逍遥自在的韵味。
  
      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在这一片青木林的外面,居然悬空站着十几名身穿各色甲胄的男子。领队的是一位有着三条柳须,面容清秀的中年男子,其他的十几人尽是精悍强壮的青壮。
  
      和东方修炼界的那些修士打交道打得多了,殷血歌一眼看出来,这些人分明都出身第一家!只有第一世家的人身上有那股子高高在上,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气息。也只有第一世家的那些修士,才会流露出世俗界帝皇将相一般的凛冽韵味。
  
      “该死!”殷血歌一看到那一群第一家的人,他立刻转了一个大弧线,想要从另外一个角落遁入青木林中。这一片方圆数千里的青木林,就是金风散人留下的道宫所在,只要进入青木林,就能激活其中的仙法禁制,从而被传入青木林中。
  
      但是那面容清癯的中年男子看了殷血歌一眼,他突然眉头一挑,冷冽的笑了起来。
  
      “这位小道友,我等正苦恼这青木林中是否有什么风险,还有劳你为我们探路一番。”
  
      身披银色麒麟望月甲,手持一对儿宝塔节金鞭,中年男子外套一件银色战袍,此刻他大袖一挥,战袍的袖子里就飞出了一条银光闪闪的长绳,带着一道儿刺耳的破空声向殷血歌缠绕了过来。
  
      殷血歌怒喝一声,他直接祭起了九转玲珑骨,一道黑光带着妖风阵阵就向那长绳劈了过去。
  
      “嗯?九转玲珑骨?你还有这种专门破除各种阵法禁制的邪门妖器?那就最好不过了!”中年男子大笑了一声,他大声喝道:“本座第一小寒,若是连你一小辈都留不下,也太不成话!”
  
      大袖挥动处,第一小寒的手上突然多了一面巴掌大小的海棠花状的金色圆镜。他将圆镜向着殷血歌晃了晃,一片茫茫金光射了过来,殷血歌只觉眼前一花,无数金光直接射进他的识海,他的身形一阵摇晃,浑身无力的直接从天空坠落了下去。
  
      两名身穿青色战甲的第一家青年修士踏着云团急速向这边飞来,他们伸出双手就朝殷血歌的肩膀按下,就要将他强行擒拿。
  
      九转玲珑骨和那条银色长绳对撞在一起,不断发出清脆的爆鸣声。那条长绳分明只是一件禁锢他人的好宝贝,要论正面拼杀,却哪里是九转玲珑骨的对手?几个撞击下,银色长绳表面就被撞出了无数黑色的斑点,通体光霞黯淡的银色长绳很有灵姓的一个转身就向第一小寒飞了回去。
  
      殷血歌看到两个第一家的青年逼近了自己,他奋力的跳起,不顾那金色圆镜给自己神魂造成的创伤,不顾自己从高空摔下带来的浑身酸痛,咬着牙奋起全部的力量向着青木林狠狠撞了过去。
  
      两个青年就差了一步就可以抓住殷血歌的肩膀,但是就是这一步之遥,殷血歌大半个身体已经闯入了青木林的范围。一团淡淡的青色云霭平地生出,绕着殷血歌只是一转儿,一声清朗的吟唱声顿时从青木林深处传了过来。
  
      “难啊,难,大道险!餐霞饮露,高卧重云,大道飘渺难返还。”
  
      一声尖锐的,宛如金蝉鸣叫的声音从那树林深处冲天而起,这清朗的声音突然变得极其的尖锐:“第一家的诸位小友,昔曰你家第一方德与贫道也有三五分交情,这份情,你们今曰还。十二个时辰内,你们不可入内!十二个时辰后,你们进来,会有好处!”
  
      第一小寒等人同时愣了愣,他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垂头丧气的落下了地面。
  
      这发音的人,毫无疑问就是金风散人,当然不可能是他本人,或许是一缕分神,或许是一具傀儡,或者是其他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可能。
  
      第一方德么,这是第一世家不知道多少代以前的一位老祖了,在末法时代之前,在这一方世界被彻底关闭的的时候,那位老祖已经修炼到了巅峰金仙的水准。
  
      同时也是那位老祖留下了一封手书,预言了末法时代结束后,要本家子弟可以来金风散人的道宫求一份机缘。他更是注明了,他和金风散人交情不错,第一家的子弟们就算进入了金风散人的道宫,就算没有什么收获,也不会有任何的风险!
  
      毕竟他们这样的大能者最讲究‘因果’二字,第一方德和金风散人有交情,那么金风散人留下的各种禁制,就绝对不会对第一家的子弟下狠手。和荧惑道场的其他道宫和洞府相比,金风散人的这座洞府,毫无疑问是最容易得到好处的地方。
  
      但是就连第一方德都没预料到,金风散人居然有这样的决定?十二个时辰不许进去,这是什么道理?
  
      殷血歌被裹在了一团青色的云霞中,他一路飘飘荡荡的向着青木林的深处废了过去。这一路上大概飞了一刻钟的功夫,所过之处只看到一株株参天古木,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没有花,没有草,没有各色灵芝藤萝寄生,这一片青木林就是这么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就好像秋天无云的天空一样干爽,就好像秋天凛冽的秋风一样纯净。
  
      殷血歌看着这一片舒爽的青木林,只觉心情一阵阵的平静闲适,很快他心中再无丝毫杂念,只是任凭身边一团青色云霭裹着他,静静的向青木林的深处飞了过去。
  
      深入青木林大概有两千多里地,殷血歌见到了一座精巧的木质宫殿。
  
      青色的木料甚至连树皮都没扒去,就这么搭建成了一座儿三开间一层高的小巧宫殿。木殿四周错落有致的点缀着一些茅草屋,这些茅草屋就连门户都没有,粗陋的屋子里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具蒲团,一个木架,几个水杯之类的简单陈设。
  
      青色云霭精致卷着殷血歌闯入了木殿中,他的眼前突然一阵透亮,一片方圆百里的奇异虚空出现在他面前。
  
      蔚蓝的天空,丝丝云彩拉得长长的,金色的阳光照耀着整个世界,一派秋高气爽的金秋美景。方圆百里内尽是各色高大的树木,这些树木的叶片都变得枯黄,正在凛冽的风中一片片的飘落,漫天都是金黄色的叶片在盘旋飞舞。
  
      在这些树木上,盘踞着无数大大小小各色各样的蝉儿,他们抖动着翅膀,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偌大的空间内,数以亿万计的蝉放声高鸣,那可怕的声浪让殷血歌一进来,就差点没被吵晕了过去。
  
      就在这漫天蝉儿的鸣叫声中,一个面容模糊,身披青色鹤氅的道人悄然浮现在殷血歌面前。
  
      上下打量了殷血歌一眼,道人突然惊愕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那散人定是弄错了,与那物有缘的人,怎可能是一只小小血妖呢?”
  
      殷血歌看着这道人,不卑不亢的稽首行了一礼:“不知前辈所说的有缘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道人沉默了一阵,然后他叹了一口气:“与我何干呢?反正,我只是器灵一件,完成了这里的事情,还得乖乖回去听他老人家驱策,管这么多做什么?”
  
      大袖一挥,一道极其纯正,极其浓郁,铺天盖地让人望而生畏,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翻滚着冲天而起,吓得殷血歌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血光呼啸着从这一片世界的核心处冲了出来。
  
      “小道友,此物是否是你的机缘,就连我都是不知道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你第一个闯入金风林内,你或许就是散人口中的那人吧?”
  
      “此物与你,速速离去!这里留下的至宝无数,却都不是给你的!”
  
      大袖一挥,殷血歌就这么飘飘荡荡的被赶了出来。他一路昏天黑地的被吹出了不知道多远,最终他落地的时候,他已经距离燿罗山有数万里之遥,距离蜡烛童子所在的沧澜宫倒是不远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