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四章 第一至尊
    走出屋子,殷血歌突然愣在了那里。
  
      屋子正对着一方无边无际的大泽,正是清晨时分,大泽上水汽升腾,粘稠的白雾宛如牛奶一样弥散开。舞中隐约可见龙蛇起舞,也能看到高空中翼展数百米的巨型妖禽俯冲而下,猎杀水面上的巨兽大鱼。
  
      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发生,一如古籍《天道妖心》中的那些记载,弱肉强食,这就是天道。
  
      在最接近大泽的一块石头上,幽泉身穿一件水色长裙,正蹲在一株挺拔的修竹下,瞪大了眼睛看着竹根上几茎兰草。墨绿的花叶中抽出了几条细细的茎秆,上面挂着钟形的花朵。
  
      幽泉很出神的看着这几朵花,这几片叶,脸上带着一丝恬静的笑容。
  
      “你的小侍女?”第一狻猊耸了耸肩肩膀,用力的拍了一下殷血歌的后背:“她好像见到什么都很好奇,你昏睡的这几天,她都守在你门口,打量这些花花草草的。”
  
      顿了顿,第一狻猊的脸色有点古怪,他压低了声音叹了一口气:“这丫头,今年到底几岁了?她的实力和她的年龄完全对不上,好几个兄弟被她用水鞭打得没脸见人!我们好容易才和她解释清楚,说你是第一家的后裔,她这才罢手!”
  
      看着静静蹲在修竹下发呆的幽泉,殷血歌也压低了声音。
  
      “我还有两个手下呢?””
  
      第一狻猊的脸色顿时一阵阵的发青,他咬了咬牙,阴沉着脸好容易才吐出了一句话。
  
      “那头狼人么,他始终不信你是咱家的后裔,他不断的闹腾,所以现在被**在千重狱下。那头鹦鹉,他的嘴太臭,惹了众怒,差点扒了他的皮,现在给他灌了好几坛陈年老酒,他正醉着呢。”
  
      乌木和血鹦鹉!殷血歌皱了皱眉,向第一狻猊深深的看了一眼:“我不管他们做了什么,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们送到我面前。我不管第一家和我是什么关系,总而言之,你们如果伤了我的人,那么,你们就等着被我报复!”
  
      第一狻猊咧了咧嘴,有点无辜的摊开了双手,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一肚皮的委屈想要对殷血歌说,但是他觉得这么说的话,似乎有点哭诉求软的味道。所以他只能选择不开口,借以维护第一家的体面和荣誉。殷血歌的确是在威胁第一家,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第一家莫非能和这么一个后生晚辈翻脸不成?
  
      殷血歌快步走到了幽泉身边,然后蹲在了那一束兰花前。
  
      “幽泉,这几天,你没事吧?”殷血歌一边问,一边回头狠狠的瞪了第一狻猊一眼。
  
      “尊主请宽心,幽泉无事!”幽泉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很温顺的笑了:“知道尊主是他们家的嫡子,幽泉就守在尊主门前,没有和他们动手了。”
  
      伸手摸了摸幽泉额头前的一缕秀发,殷血歌好奇的看向了那一束兰花:“嗯,做得好,不要和他们动手是最好。这些兰花,你很喜欢?”
  
      幽泉看着那几朵兰花,悠悠的笑着:“这花太娇嫩,幽泉也不是很喜欢,只是感到很新奇。幽泉以前住的地方,只有无边无际的曼殊沙华,虽然有水,但是那水都是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儿波澜,不管是花还是水,都没有这里的好看。”
  
      曼殊沙华,彼岸花,盛开在三途河迎接亡灵的花朵。听得幽泉这么说,殷血歌幻想了一下无边无际的曼殊沙华盛开在黑漆漆死气沉沉的无边水域边的场景,那炽热的生命和极度的死寂混合在一起的怪异感觉,他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
  
      “你以前住的地方?”殷血歌小心的看着幽泉:“你还记得,那是什么地方么?”
  
      皱了皱眉眉头,幽泉歪着脑袋向殷血歌望了一阵子,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的眸子很清澈,很天真,但是眸子深处却深邃宛如不可测的万丈海渊,充斥着让殷血歌心悸的力量。
  
      “不记得,那就算了吧!”殷血歌摇了摇头,丢开了脑子里的很多问题。拍了拍幽泉的小脑袋,殷血歌沉声道:“等会我让人把乌木和血鹦鹉送到你这里来,管住他们,不许他们乱闹。明白么?”
  
      幽泉点了点头,她沉吟了片刻,然后苦笑了起来:“乌木,我能管得住。但是血鹦鹉,我只能试试。”
  
      殷血歌笑了笑,用力的捏了一下幽泉的脸蛋。站起身来,他向第一狻猊点了点头:“把我的人带来这里吧。有幽泉照看着,他们不会胡来了!顺便问一声,这里是荧惑道场的什么地方?”
  
      第一狻猊咳嗽了一声,他看着殷血歌,淡然道:“这里不是荧惑道场。这里是鸿蒙本陆的雷泽,我第一家的祖地所在。你那曰被辰龙叔打晕后,至今已经一个月了。”
  
      “我昏迷了一个月?”殷血歌呆滞的看着第一狻猊。
  
      第一狻猊飞快的点着头,他看着殷血歌干笑道:“昏迷了一个月,服下了三颗黄粱丹。这不能怪我们,是辰龙叔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你的问题,你是我第一家的嫡系血脉,但是你却有一半的血妖血统。所以我们只能将你带回族中,由几位老祖来决断。”
  
      殷血歌脑子里一片混乱,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第一狻猊,过了许久才叫嚷了起来:“一个月,我昏迷了一个月!但是不对,从荧惑道场到鸿蒙本陆,一个月怎么可能赶回来?”
  
      第一狻猊笑了笑,他指了指天空,沉声道:“荧惑道场现在被我五大仙族掌控,我们开启了上古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直接从荧惑道场传送回鸿蒙本陆,耗费的时间也就是半刻钟而已。”
  
      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震惊的看着第一狻猊。
  
      从鸿蒙本陆赶赴荧惑道场,这一路上耗费了大半年的时间。但是通过那所谓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只要半刻钟就能返回鸿蒙本陆!这就是上古仙人的实力么?
  
      “好了,随我来吧,天老祖和一众长辈,想要见见你!”第一狻猊向殷血歌做了个手势,然后向站在远处的几个族人沉声道:“将血歌小……小朋友的两位下属请来。嗯,给那乌木好好分说,至于那头鸟,用胶带缠住他的嘴,不许他发一个声。”
  
      殷血歌眯着眼,看着脸色难看的第一狻猊。虽然不知道这些曰子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情况,似乎血鹦鹉给这些第一家的族人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那家伙到底做了什么?
  
      又叮嘱了幽泉几句,殷血歌跟着第一狻猊,向着第一家的核心区域行去。
  
      在他身后,幽泉悄然站起身,周身水汽盈盈,眸子里闪烁着瑰丽的光芒。她握紧双拳,一个字一个字的低声咕哝着:“这里水汽充沛,如果使用天河倒冲之术,地仙以下,无人能逃。”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幽泉冷声道:“谁也不能动尊主一根头发,大不了,大不了。”
  
      眉头皱了皱眉,幽泉有点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有什么东西,记不起来了呢?”
  
      跟在第一狻猊身后,殷血歌一路向着第一家的核心区域行去。一路上,他见到了无数古朴的建筑,见到了无数的仙圃药园,看到了无数乘云驾鹤的修士。
  
      这是和邪骨道迥然不同的**世家,殷血歌到处都能见到成群结队的孩童盘坐在山谷中、高山上,有教习按照他们的修为进度,传授他们淬炼**、熬炼先天真气的法门。
  
      他也见到了大群的第一世家的年轻人,三五成群的站在山巅、树梢,相互飞剑刺击,或者施展各种道术演练道法,或者聚集在一些老人的身边请教各种**诀窍。
  
      他更见到了大群凡人在这些山岭之间出没,他们穿着整齐划一的制服,或者培植仙草,或者喂养妖兽妖禽,或者开凿矿脉,或者提炼各色金属。他们有序的忙碌着,到处都是一派勃勃生机。
  
      更让殷血歌吃惊的就是,他沿途见到了大大小小百来支四处巡弋的修士队伍。这些修士清一色的骑乘蛟龙、大鹏等凶猛**,他们穿着整齐的衣甲,使用的兵器都是一般无二的制式法宝。
  
      第一世家的这些巡逻队伍简直就是一支正规的军队,而邪骨道的那些门人虽然数量庞大,但是和第一世家的这些修士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群土匪流寇。
  
      而殷族虽然也有着规模庞大的军队,但是殷族的战士绝对没有第一世家的这些修士强大,在修为上,殷族的战士被这些人甩开了老大一截;在装备上,殷族的战士们更无法和这些用法宝武装到牙齿的第一世家的修士相比。
  
      “第一仙族,果然不凡!”殷血歌看着这些漫天巡弋的修士,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等你认祖归宗后,你就知道我们第一家到底有多强。”第一狻猊看了殷血歌一眼,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收住了嘴:“只不过,就我所知的,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一路无话,殷血歌在第一狻猊的带领下,见识了无数和殷族城邦、和邪骨道的邙山道场迥异的**世家的景象后,最终他来到了一座濒临飞瀑,下瞰深潭的大殿门前。
  
      这座大殿的外面,还有一座儿松木树皮搭成的凉亭,此刻这凉亭内正站在两个身穿道装的童子,他们在那里小心的收拾地上的碎片。看那碎片的模样,那应该是一张长案,但是被人一掌给拍碎了。
  
      第一狻猊小心拉了拉殷血歌的袖子:“等会要见的,是本家如今辈分最高的天老祖。他是第一家天、地、人三位老祖中年龄最长之人,也是本家如今太上长老,万万不能唐突了。”
  
      殷血歌看了一眼第一狻猊,然后深深的点了点头。
  
      他的心里也是一阵的忐忑,当他看到第一狻猊手上的那一把银色玉蝉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和第一家分不开关系了。他的母亲,殷凰舞,当年在大柏林城邦那个下三滥的酒馆内邂逅的男子,就是第一世家的某位嫡传族人。
  
      也只有第一世家的嫡子,才会有那样可怕的随身护卫吧?
  
      前方那座古朴的木殿内,或许殷血歌的父亲就站在里面!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应该如何应对那个人?他很茫然,很无助,他的身体轻飘飘的,但是脑袋却重得好像灌了一脑袋的水泥。
  
      如果现在殷凰舞在的话,那就好了。
  
      步伐沉重的殷血歌紧跟在第一狻猊身后,面露茫然之色的走进了大殿。
  
      宽敞的大殿内,最前方有一道光柱从天花板上垂下,光柱中是三张古旧的蒲团。正中的蒲团上,一名白发白须的老人正端端正正的盘坐在上面,他头顶有一团淡淡的云霞盘旋不定,云霞中隐约可见三朵半透明的莲花要开未开,隐隐喷出丝丝霞光。
  
      大殿左右,分别站着二十几名身长玉立,身穿各色莽龙袍、衮龙袍等等袍服,一个个生得俊逸非凡的男子。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时的向正中那老人偷偷的瞥向一眼。
  
      当殷血歌跟着第一狻猊走进大殿的时候,那二十几个男子同时端正了面容,皱着眉看向了殷血歌。殷血歌向着他们一一望了过去,这才发现,这些男子之间的面容都有六七分相似,而他们的脸型和殷血歌几乎是一般无二。
  
      用乌木或者血鹦鹉的话来说——殷血歌和这些男子,都是天生的小白脸!
  
      大殿内一片死寂,正中蒲团上坐着的白发老人向殷血歌上下打量了一阵,然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家伙,上前来,让老祖看看你长得什么模样!”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缓步向前走去。他慢慢的走过那两排男子的面前,这些男子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盯着殷血歌,他们不时向身边的其他人抛一个眼色,一众人的面色都古怪到了极点。
  
      站在白发老人身边的,还有几个生出胡须的中年男子。他们也不落眼的打量着殷血歌,一个个脸色复杂古怪得用言语根本无法形容。
  
      殷血歌谨慎的走到了那老人身前一丈远的地方,无声的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
  
      还不等老人开口,殷血歌已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苦涩的向那老人主动开口。
  
      “小子殷血歌,见过老祖!今曰之事,其实小子并不想发生。小子自幼生长在西方殷族,母亲殷凰舞,已经是血帝之尊,在西方**界如今是至高无上的魁首。母亲更是得到上界血曌仙朝太平公主赏识,小子未来的前途,也是有保障的。”
  
      殷血歌想起了自己识海中的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这门淬体**,以及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这门直抵大道的**道籍,他不由得挺起了胸膛,目光炯炯的看向了老人。
  
      “所以,小子想要说。”沉默了一阵,殷血歌沉声道:“如果能找到小子的亲生父亲,小子只愿他能和我母亲见上一面。他们的事情,由他们自己解决。殷血歌,不愿意从第一家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白须老人欣赏的看着殷血歌,他缓缓点了点头,轻声赞叹道:“有骨气的小家伙。而且,事情把握得很清晰。你母亲是西方血妖一族的血帝,在当今之世,这已经是了不起的人物了。你又得了血曌仙朝太平殿下的欣赏,未来一天仙道果是逃不掉的。”
  
      笑着点了点头,白须老人长叹道:“不错,不错,你有底气,所以不贪,你不指望从我第一家获取什么。”
  
      摇摇头,白须老人的语气变得极其的严肃:“但是,不管怎样,只要你血管中流淌着我第一家的血脉,你不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可是我们却不能任凭你流离在外。我第一世家,有本家的坚持。”
  
      老人的话音刚落,大殿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骄狂、骄傲、近乎骄横跋扈的大笑声。
  
      “天老祖,听说本家这些天出了一档子新鲜事?哪位兄弟这么不小心啊?在外面认识了好女子,带回家里就是,非要偷偷摸摸的留下这一道血脉,放在今天被人揭破,岂不是大笑话么?”
  
      伴随着这大笑声,一个身穿淡紫色云龙袍,头戴紫金束发冠,生得高大俊朗,顾盼之间凛凛生威的青年男子已经大步走进了木殿来。他背着双手,笑容可掬的向大殿中的众多青年点了点头。
  
      “诸位,别怪哥哥我,我就是来看个热闹!我想看看,到底是哪位兄弟这么不成器,把自己儿子都给丢在外面不管了?嘿,嘿嘿,自己主动坦白,省得被哥几个凑一块揍你一顿!”
  
      身形一晃,紫袍青年已经到了殷血歌面前,他的身量极高,比殷血歌高出了小半个身体,阴虚个只是堪堪到他腋下的位置。他低着头看了一眼殷血歌,突然放声大笑:“看这小模样儿,跟公子我当年幼时,倒是有**分想象啊!看来果然是我第一家的血脉!哈哈哈,尤其是你这一对儿眉毛,跟公子我完全是一模一样嘛!”
  
      用力拍了拍手,这青年大声叫嚷起来:“谁做的好事,赶紧坦白!我第一至尊是个实诚人,最多敲诈你三顿酒席,不会把自家兄弟怎么样的!”
  
      紫袍青年第一至尊在这里大声叫嚣,木殿内的一众第一家的人却是一个个脸色怪异到了极点。
  
      白发老人慢慢的从蒲团上直起身体,他看看殷血歌,再看看第一至尊,头顶一缕紫气腾腾的就冒了出来。
  
      这殷血歌和第一至尊,他们几乎生得是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哪里是第一至尊所谓的**分相似?
  
      一个人群中的青年突然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怪声怪气的开口了。
  
      “血歌小侄儿,你今年多大了?我记得,十三年前的样子,至尊大兄,似乎为了逃婚,所以离家出走,跑去西方游历了一圈嘛!”
  
      狂笑中的第一至尊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没把心肝肺子全咳了出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