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二章 一人破百
    2400票月票加更了!
  
      ******
  
      淬体五重,补髓境。.
  
      骨髓,人体血气的根本。补髓境的淬体修士,他们的骨髓比寻常人壮大数倍,滋生的血气蕴藏极强血气能量,这些血气滋养五脏六腑和肌肉、筋腱,故而力量壮盛异常。
  
      带着几个同伴向殷血歌挑衅的壮硕少年赫然就是补髓境的修士,他本来就天生神力,孩童时就有着不弱于普通成年人的力量。淬体达到补髓境后,他的身躯越发壮硕,双臂一挥,也有上千斤的力量。
  
      没人想到,殷血歌居然一脚就将他踢飞了出去。
  
      而且一脚踢飞了数十米远,壮硕少年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捂着小腹在地上练练翻滚,脸色青紫的他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彭翊惊恐的看到那少年翻起了白眼,浑身抽搐的他随时可能背过气去。
  
      “殷,殷血歌!”彭翊同样六岁加入道院,至今已近二十年。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道院长大,从来没有外出游历过。他何曾见过殷血歌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伤人的凶神恶煞?他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整个人呆在了那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的脑子里还回荡着杨怀对殷血歌略带恭敬和忌惮的模样,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不知道是否出手制止殷血歌。换言之,他已经被殷血歌的暴戾手段吓呆了。
  
      对殷血歌而言,对方辱骂自己一句,立刻打得对方吐血,这是殷族稚子殿最基本的生存法则。但是这样的生存法则在第一世家,在道院这些少年这里,却是太残酷、太血腥了!
  
      一脚将那少年踢飞,殷血歌没有丝毫的停留,他一个闪身到了另外一个少年面前,右手五指轻轻一弹,一道血光就喷了出来。沥血爪带起一道蒙蒙血光,狠狠的在那少年的胳膊和**上进出了十几次。
  
      在殷族稚子殿无数次的残酷争斗中,殷血歌对人体的结构了如指掌。他知道哪里的肌肉最厚,哪里的血管最少,攻击敌人的什么部位能够给他带来巨大的痛苦,却不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沥血爪穿透了那少年手臂和**上的肌肉,五指锋利的指甲每一次都险而又险的贴着少年的大血管穿刺过去。肌肉被洞开数十个薄薄的伤口,被打伤的少年歇斯底里的惨号着,殷血歌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将这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家伙也一脚踢飞了十几米远。
  
      “你们真不应该找我的麻烦!”殷血歌的眸子里闪烁着淡淡的血光,他宛如一头来自地狱的恶鬼,带着一抹血腥的狂风冲向了另外几个吓得手足无措的少年。
  
      沥血爪在空气中带出了刺耳的破空声,一道道血光漫天飞洒,这些少年同样被刺穿了胳膊和**上的厚厚肌肉,一个个浑身是血的飞了出去。殷血歌对他们的伤害看上去很恐怖,血液更是流了不少,剧痛更是让他们发出巨大的惨嚎声。
  
      但是这些伤势并不足以致命,甚至不会伤损这些家伙多少元气,最多吓唬吓唬他们罢了。
  
      对于在殷族城邦长大的殷血歌而言,他见多了和人类城邦厮杀征战中被击杀、重伤的那些血肉模糊的殷族战士,他见多了各种残酷的景象,这些少年浑身鲜血淋漓的模样,根本无法让他有丝毫动容。
  
      手指轻轻一弹,将指甲上的几点血水弹飞,殷血歌一步一步的向着那开口辱骂自己的壮硕少年走了过去:“你知道我会来这里?真是很有趣的事情,就连我都不知道我会来这里,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壮硕少年躺在地上,双手死死的捂着小腹。
  
      殷血歌恼怒这家伙无缘无故的辱骂自己,所以他刚才那一脚很是下了点力气。壮硕少年的丹田气穴受到重创,这时候他稍微抽一口气都会觉得五脏六腑剧痛无比,看到殷血歌不断的逼近自己,他有气无力的哀嚎了起来:“救命,救命啊!有人破坏院规,打人了啊!”
  
      彭翊终于回过神来,他一把抓向了殷血歌的肩膀,嘶声吼道:“擅自殴伤道院族人,这是要被重罚的!殷血歌,不要冲动,你,噫?”
  
      彭翊一把向着殷血歌肩膀抓下,但是殷血歌向前轻松的跨出了两步,彭翊这一把顿时抓了一个空。彭翊惊骇的看向了殷血歌的背影,他可是炼气巅峰的修士,只差一点儿火候就能凝结气丹,成为金丹境的强者。以他的实力,居然没办法抓住殷血歌?
  
      带着几条残影,殷血歌闪身到了壮硕少年面前,他一脚踏在了对方的头上,脚下一用力,将对方的脑袋狠狠的踏在了地上。“是谁指使你来找我的麻烦的?是谁给你说我今天会来道院的?”
  
      殷血歌的心头一阵阵的怒气萦荡,此刻他将跬步殿的杨怀也计入了黑名单中。
  
      他被分配到宇字九号大院,这是杨怀亲自安排的事情。他一到大院门前,就碰到了这几个出面挑衅的家伙,这怎么能让殷血歌不怀疑杨怀也卷入了这件事情?
  
      这是下马威呢?还是想要做什么?
  
      因为自己突然的冒出来了一个父亲,殷血歌的心里本来就窝着一团火。这些不知道死活出面挑衅他的少年,正好将他的火气全部激发了出来。他这狠狠的一脚跺下,壮硕青年的半边大牙都被他一脚踩了下来,混着血水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粗擦的压根摩擦喉咙,那种剧痛让这个少年惊恐到了极点,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容狰狞双眸被血光缠绕的殷血歌,突然身体瞅了瞅,双眼泛白的昏了过去。
  
      少年的**传来一阵搔臭味,殷血歌那一脚踹得他小腹重伤,让他小便失禁了。
  
      “殷血歌,你不要冲动,你不要乱来!”彭翊手舞足蹈的在一旁尖叫着,他的脑子也陷入了一片空白。殷血歌打得这些少年浑身是血,这种事情在第一世家的道院中还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故在他彭翊眼前发生,彭翊作为青衣师范没能制止这种事情,他都无法想象自己会受到什么惩罚!
  
      担心和恐惧让彭翊的思维一片混乱,他除了毫无意义的大呼小叫,根本就没办法阻止殷血歌。
  
      看着昏厥过去的壮硕少年,殷血歌无奈的举起双手长叹了一声:“男人的身体,女人的心!在你主动向我挑衅的时候,你不知道先打听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么?”
  
      在殷族稚子殿,殷血歌接受了无数和阴谋诡计脱不开关系的传授。他看着这个昏迷的少年,心知肚明这只是一个探路石子,一个被推出来送死的炮灰而已。这一切只是序幕,好戏还在后面呢。
  
      果不然,殷血歌刚刚吓昏了这个壮硕少年,两侧的两列小楼内突然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
  
      数十名手持大棒、身穿灰色麻布短衫,袖口绣了或者三五条,或者七八条银线的少年拉**门,大步抢了出来。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三岁出头,但是袖口已经有了九条银线的少年挥动了一下手上那根油光水滑的白蜡杆子,冲着殷血歌厉声呵斥起来。
  
      “哪里来的贼厮鸟?敢打伤我们兄弟?大家一起上,把这家伙手脚打断了,一切后果都有我来承担!”开口的少年年纪不大,但是小脸上却是戾气冲天,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滔天的煞气,显然也是一个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的主儿。
  
      殷血歌看着这个少年,甚至隐隐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对头殷血骄等人。
  
      但是和殷血骄他们相比,这个少年显得更加的蛮横、暴戾一些。毕竟血妖一族姓格阴柔,他们更加的歼诈和狠辣,身上气息更像是草丛中的毒蛇。而这个少年给殷血歌的感觉,那根本就是一头被人用涂抹了野山椒汁水的匕首捅了**的野猪!
  
      哄着双眼,嗷嗷叫嚣着,不管青红皂白的就朝殷血歌冲了上来。
  
      长有一米五左右,手腕粗细的白蜡杆子带着一道恶风,‘呼’的一下就向着殷血歌的脑袋砸了下来。这少年的动作很快,手上的力气很是不小,这一击的力量绝对超过了万斤,就算是一块铁锭放在这里,也会被他一棍子给打扁了。
  
      这已经不是小孩子打架斗殴,分明是想要殷血歌的命!
  
      殷血歌心头的怒气更盛,他扯着嘴角阴冷一笑,双手同时一抖,沥血爪弹出了一尺多长。血影术悄无声息的发动,殷血歌化为一条血沥沥的影子向前一扑,犹如鬼魅一般闯进了那少年的怀中。
  
      白蜡杆子擦着殷血歌的身体砸了下去,‘砰’的一声响,青石板铺成的地面被砸开了一个一尺见方的大坑,用秘术淬炼过的白蜡杆子溅起几点火星,‘当啷’一声弹起了好几尺高。
  
      攻击无果的少年发出一声惊呼,大叫了一声‘糟糕’。
  
      殷血歌冷哼一声,他指甲宛如十柄锋利的小刀,迅速的在少年的身体上接连进出。‘噗嗤’声不绝于耳,这一次殷血歌恼怒这家伙想要击杀自己,一股戾气直冲脑门的他也顾不上留手,双手胡乱的穿刺着对方的身体,沥血爪差点没把对方的两条手臂给切了下来。
  
      锋利的指甲和坚硬的骨骼相互碰撞时发出可怕的碎裂声,站在后面的彭翊听到那可怕的骨裂声,他吓得身体一阵阵的摇晃,差点没晕了过去。
  
      他认识那个满脸骄纵之气的少年,和彭翊一样,这个少年出身五大仙族的彭家。但是和彭翊不同的是,彭翊只是彭家的一个旁支族人,而这个叫做彭浩祖的少年,他出身彭家嫡传主脉,他嫡亲的姐姐更是嫁给了第一世家的一个嫡系族人!
  
      更让彭翊心惊胆战的就是,彭浩祖的姐姐是一名出色的丹士,她年仅三十出头,刚刚凝结了气丹,却已经能炼制出元婴境修士**所需的辅助丹药‘三阳孕婴丹’。
  
      五大仙族中,彭家并不以战斗见长,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修身养姓,最擅长医术丹术。五大仙族同气连枝,彭家一手**办了五大仙族所有的灵丹供应。以彭浩祖姐姐的炼丹天赋,她已经被内定为未来彭家的长老人选。
  
      所以彭浩祖骄纵、野蛮,在道院中隐隐成了淬体境无人敢惹的小霸王。不仅仅是因为他姐姐的关系,更因为他有一个在第一世家也算是重要成员的好姐夫。
  
      就彭翊所知,彭浩祖的姐夫在十年前已经滋生丹火,正在做孕化元婴前的水磨工夫。五大仙族有太多的机密是彭翊这些普通族人不知道的,但是就公开的资料可知,彭浩祖的姐夫是五大仙族那一代人中第一个准备冲击元婴境的精英族人。
  
      有这样的人做靠山,彭浩祖就算骄纵一些、骄横一些、欺负良善一些,谁敢管他?谁敢伤他?
  
      但是殷血歌下手好狠辣,彭翊看到彭浩祖惨号着向后飞起,他的两条胳膊**的挂在身上,他的肩胛骨附近一片血肉模糊,大片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骨骼从血肉下面露了出来,这些骨骼都已经被殷血歌的指甲切碎,只有两三根骨骼还勉强连在一起。
  
      “完蛋了!殷血歌,你住手,你不能伤他们!”
  
      彭翊已经顾不上去猜想殷血歌有什么后台,是什么来历了。彭浩祖一个人也就算了,他带出来的数十个少年中,还有好几个都是和他一般身份,都是寻常五大仙族的族人根本不敢招惹的小霸王!
  
      如果殷血歌将他们全部重伤的话,那么殷血歌完了,他彭翊更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五大仙族能够在东方**界屹立这么多年,就算在残酷的末法时代都能不断的发展壮大,五大仙族内部苛刻的家规族律可是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没有族人敢破坏家法族规,没有人敢故意的伤害自家的族人!
  
      殷血歌这么做,真的是作死啊!
  
      但是殷血歌依旧发出了尖锐的啸声,他身上有一层淡淡的血雾缠绕,他挥动着沥血爪,带起一道血色旋风向着那些正面冲来的少年迎了上去。
  
      七八根用秘法淬炼过,带着金属光泽的白蜡杆子同时向殷血歌的胸口点了过来。
  
      出手的少年每一个人都有数千斤的力量,这沉甸甸的一击就算是一堵砖墙都会被捅出一个窟窿。但是殷血歌的身形滑溜无比的擦着这些白蜡杆子掠过,七八个少年只觉胸口一痛,殷血歌的右手带起一道刺目的血光,快若闪电的从他们胸口掠过。
  
      ‘咔擦’声不绝于耳,殷血歌锋利的指甲撕开了这些少年的胸口,将他们的胸椎骨切断。殷血歌强忍住了他心头嗜血的**,好容易才控制自己的指甲,没有顺势将那些少年的心脏和肺脏一并撕开。
  
      只是重创,没有当场击杀!
  
      殷血歌长吸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空气,他卷起了一道狂飙,从那喷洒的热血中冲了出去。后方十几个少年同时挥动兵器向他的身体乱杂杂的劈了下来,但是殷血歌的速度比他们的反应快了数倍,他带了几条残影,轻松的避开了这些少年的攻击,双手指甲一次次的洞穿了他们的身体。
  
      两三个呼吸的时间,殷血歌闯出了四十几米,三十几个血葫芦一样的少年在他身后躺了一地,一个个撕心裂肺的惨号着,宛如受伤的蚯蚓一样在地上拼命的蠕动着。
  
      “你,找死!”一个少年怒啸一声,他丢下了手上的白蜡杆子,腰间乾坤袋上一道灵光闪过,他居然抓出了一柄长有四尺二寸,足足有寻常人胳膊粗细的青铜锏。这根重锏通体古色斑斓,上面黏着三张血迹斑斓的黄色符纸,显然这只是一件用灵符加持了某些道法威力的符器!
  
      但是这毕竟是一件兵器,一件正儿八经的用来杀人的兵器!而且就算是符器,如果加持的道符威力足够,他也能施展出几分法宝的威能来。
  
      就听得一声虎啸声响起,那少年一抖青铜锏,三道灵符同时喷出一道火光,青铜锏顿时被烈焰缠绕。。
  
      少年的手一指,青铜锏上喷出了一团人头大小的红色火球。
  
      殷血歌没想到这少年身上有这样古怪的兵器,他的身体刚刚飞起,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着散发出逼人高温的火球正不断的逼近,殷血歌只能勉强的挪动了一**体,千机麒麟臂从体内浮现,被金属麒麟臂全部笼罩的左臂勉强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火球撞在了千机麒麟臂上,一声巨响火球炸开,殷血歌哼都没哼一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他浑身冒着黑烟被炸飞了近百米远。幸好他**了万劫不坏九转鸿蒙血神道最基础的木皮篇,他的皮肤已经有了超出常人的防御力,这些火焰和冲击波被他的皮肤挡了下来,他也只是感到一阵剧痛而已。
  
      那少年眼看自己的攻击将殷血歌这强悍得可怕的敌人打飞,他当即欢笑一声,拎着青铜锏就向殷血歌追杀了过来。其他近百个没有受伤的少年同时呐喊一声,纷纷举起了白蜡杆子向殷血歌扑来。
  
      被炸得趴倒在地的殷血歌突然抬起了头,浑身冒着黑烟的他望了一眼那些少年,他的手指突然一弹。
  
      近百滴鲜血从他指尖喷出,随后迎风一晃化为近百枚薄薄的血色飞刀。
  
      尖锐的破空声不绝于耳,血光一闪之间,近百少年同时惨嚎,飞起,心口**向后飞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