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六章 风波暂歇
    小巧精致的丧门白骨箭深深的扎入了第一天骄的屁股。
  
      殷血歌手指捻着丧门白骨箭的尾部,一股血妖妖力投入白骨箭内,一股阴邪、阴寒的邪毒急速涌入第一天骄的身体,第一天骄的脸色瞬间变得青黑一片。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好似被雷电劈过一样,第一天骄的眼前一黑,浑身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两柄青铜长戈带着刺目的流光向着殷血歌当心刺了下来,这是第一天骄身边的两个甲士出手了。
  
      这两人走的分明是体修的路子,他们身上一丝儿法力波动都没有,但是出手犹如雷霆万钧,意念一动,长戈就已经到了殷血歌面前。饶是殷血歌张开了本命蝠翼,面对这两人的突袭,他也有点反应不过来。
  
      身体用力的向后一仰,身体带起一道狂风,殷血歌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却。
  
      两柄长戈刺进了殷血歌胸口肌肉半寸深,然后狠狠的向上一挑。殷血歌身体向后急退,锋利无比的长戈喷射着淡青色的光晕,在他胸口上拉出了两条半尺长的血印子。两道强劲异常的震荡力量冲入殷血歌身体,震得他五脏六腑都颤抖起来,一口逆血已经到了嗓子眼里。
  
      已经完成了木皮篇的修持,殷血歌的皮肤足以抵挡普通法器飞剑的攻击。但是这两柄长戈分明是上古留下的重器,轻而易举的就刺穿了他比老牛皮还要坚韧数倍的皮肤,伤害到了他的身体。
  
      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手指轻弹,操控丧门白骨箭的法诀打出,插在第一天骄屁股上的丧门白骨箭带起一道鬼火飞起,向着其中一名甲士的心口就刺了过去。
  
      ‘当啷’巨响,另外一名身穿重甲的甲士手持一面鬼脸方盾。横身挡在了丧门白骨箭前。白骨箭连续好几次穿刺,却没能攻破这方盾的防御,反而是那方盾上的鬼脸喷出数十条极细的鬼火烟气。好几次差点没把丧门白骨箭给吞了进去。
  
      殷血歌吐了一口气,手一招。将丧门白骨箭召回了手中。他急速后退,几个闪身就到了第一狻猊等人的身边,体内储存的三转金琥藏元丹的药力涌出,他胸前的两条血口子急速愈合。三十六点血炎在他体内一阵急速游走,所过之处肌肉不断发出弓弦崩张的‘嗡嗡’声。
  
      ‘呔’的一声大吼,一名身披大猩猩红战袍,手持方天画戟的甲士脚踏一团流云。几乎是贴着地面向殷血歌急速冲来。他手上方天画戟带起一道寒光,直刺殷血歌的心脏。
  
      血妖一族唯一的致命要害就是心脏,这甲士直接向殷血歌心脏下手,分明就是不留任何余地了。
  
      一声冷哼。第一狻猊拔出一柄通体雷光缠绕的长戟,狠狠的当头一戟向着对方劈了下去。两柄长戟重重的对撞在一起,第一狻猊的长戟喷出大片雷光,对方的方天画戟上则是喷出一道道刺骨的寒气,双方的身体同时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却了好几步。
  
      两人的实力相当,使用的长戟也都是品阶相当的法宝,修炼的锻体功法也是一般无二,年龄和资质也是相差仿佛,所以他们这一击恰好拼了个平手。谁也没占到便宜。
  
      另外两名手持长枪、长刀的甲士横跨了一步,宛如两尊门神挡在了殷血歌的面前。他们身上同时扩散出一**肉眼可见的淡淡云霞,头顶隐隐有一条气浪冲起来十几米高,在空中凝成了一朵若有若无的莲花。
  
      一柄盘绕着银色长蛇的长枪,一柄刀口有睚眦吞口的长刀,两柄长兵散发出夺目的寒光,同时喷出数丈长的寒芒直指前方第一天骄的众多随行甲士。
  
      殷血歌身边的众多甲士纷纷上前了一步,紧握兵器做出了随时可以倾力一击的架势。
  
      高空中数百尊黄巾力士纷纷落下,一言不发的从袖子里掏出了各种大刀、长枪,流星、铁锤等沉甸甸的重兵器。这些黄巾力士一个个身躯魁梧,比身边其他人高出了一倍有余,加上他们手持的各色兵器更是体积惊人,这数百黄巾力士一结阵,一股彪悍的气息油然而生。
  
      第一天骄身边的众多甲士顿时皱起了眉头,他们可不敢在道院和本家的族人发生冲突。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在场的人除了第一至尊这个出名的纨绔子弟、内定的下一任家主之外,没有一个人能逃过家法的严惩。第一世家戒律森严,这家法可不好受啊。
  
      第一至尊连连冷笑,他双手抱在胸前,轻佻的向躺在地上的第一天骄出言挑衅。
  
      “天骄,不要怪大哥我刻薄,实在是你太不中用了!怎么会被一个小辈捅了屁股?你怎么说也是血歌这小家伙的叔父级的长辈,你在那种地方受伤,不觉得寒碜么?”
  
      第一天骄浑身皮肤都变成了青黑色,他胸口一团银光浮出,一枚银色玉蝉在银霞中急速飞舞,绕着第一天骄的身体不断的盘旋。银色光霞所过之处,第一天骄皮肤上的青黑色就迅速消退,但是银霞一过,这青黑色的毒气又即刻重生。
  
      这毕竟是东方修炼界仅存的三大邪魔外道邪骨道的当今掌教,在东方修炼界也算是凶名昭著的万邪骨王用自身邪骨炼制的鬼道凶器。第一天骄身上的金风天蝉虽然能暂时的化解这毒气,但是却不可能从根本上将丧门白骨箭的邪毒驱逐出去。
  
      一名甲士急忙蹲下身体,将第一天骄搂在怀中,然后掏出了一个药瓶,将三滴淡紫色的粘稠药汁滴进了第一天骄的嘴里。散发出淡淡馨香的紫色药汁化为氤氲瑞气融入第一天骄腹中,一股百花齐放一般的浓香从第一天骄体内扩散开来,他的皮肤上突然有无数道极细的黑色鬼气喷出。
  
      丧门白骨箭何等凌厉歹毒,第一天骄就算是有了上好灵药救治,他依旧苦苦熬了一刻钟,体内的鬼气邪毒才算是基本排泄一空。他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森森的望了殷血歌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掏出了一枚用一张符箓牢牢包裹的紫色丹药。一骨碌的吞进嘴里。
  
      那枚丹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灵丹,总之第一天骄服下之后,他的脸色迅速恢复正常。有点衰败的血气也急速高涨,甚至比刚到来的时候精神更好了几分。
  
      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第一天骄被打飞的大牙,居然也在短短几个呼吸内重新生了出来!
  
      以殷血歌的见识,他还真没听说过世间有这样的灵丹,被打飞的牙齿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全部生长出来,这灵丹的效力可真不一般啊!就算以血妖一族的变态天赋,如果血妖的利齿被拔了下来,就算有再多的精血补充。想要重新长出牙齿来,那也不是三五天的事情。
  
      “大哥,今日教训,小弟记下了。”第一天骄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向第一至尊肃然抱拳行了一礼。
  
      “不客气。做大哥的,当然要有个做大哥的模样,教训教训小弟们,那是做大哥的本分。如果你实在是感激不尽的话,听说你最近找了两对孪生姐妹的侍女?送给大哥暖被窝。就算你有孝心了!”
  
      第一至尊的话依旧是让人恨不得一拳打死他,不要说听了这话差点没跳起来的第一天骄,就连殷血歌都不由得向着第一至尊白了一眼。这种无德无行的纨绔子,当年殷凰舞是怎么看上他的?
  
      只不过,殷血歌不得不承认。第一至尊长得很轩昂,生得很俊朗,那皮囊的外相是一等一的堪称完美。
  
      又听得第一至尊在那里大放厥词:“只不过,就算你把那两对侍女送给我,做大哥的还是得说你一句。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就不要做那些鸡鸣狗盗的事情。不就是想要教训血歌这小家伙么?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欺负晚辈算什么?”
  
      挑起大拇指向自己的鼻子指了指,第一至尊冷笑道:“有种,冲我来。”
  
      第一天骄死死地攥着那一卷道书,咬牙切齿的看着第一至尊:“大哥,我只是格外关心我这突然冒出来的小侄儿。他毕竟出身卑贱,到了本家,我得给他立立规矩。”
  
      听得第一天骄的话,殷血歌眸子里一片血光闪烁,他大步向前走了两步,肃然向第一天骄打了个稽首,深深的鞠躬了下去:“多谢第一天骄阁下,不惜屁股上多一个窟窿来教训小子。这规矩,立得好。若是每次第一天骄阁下都愿意屁股上多个窟窿,这规矩多立几次,倒也无妨!”
  
      满场死寂,那些道院的长老、师范、学徒们全闭上了嘴,第一天骄身边的甲士们气得眼珠都发绿了,看上去就好像一群饿狼,正憋着火站在一旁‘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只有第一至尊放声大笑,他毫无形象的捂着肚子大声狂笑,一只手用力的拍打着殷血歌的肩膀:“臭小子,说得对啊。如果你这位突然多出来的天骄叔父愿意屁股上多生几个窟窿眼儿,他每天来帮你立立规矩,那也无所谓啊!”
  
      笑声一敛,第一至尊挺起胸膛,双目如刀深深的向第一天骄气得发黑的面孔剜了一记。
  
      “立立规矩?就凭你?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给我第一至尊的儿子立规矩?好啊,要立规矩是不是?我才是本家的少主,我才是家族指定的下一任家主,要立规矩?这还不简单?”
  
      大手一张,一道黄气从第一至尊的袖子里喷了出来,化为一张方圆米许的手掌向着前方狠狠一抓。这黄气所化的大手速度快到了极点,就连第一天骄都没反应过来。
  
      被殷血歌重创,此刻被一个道院巡值的黑甲甲士抱在怀中的彭浩祖惨嚎一声,被那大手一把抓了过去。第一至尊一把拎起了彭浩祖的衣领,劈头盖脸的一掌拍在了他的面门上。
  
      ‘啪’的一声巨响,被殷血歌打断了双臂,刚刚用灵药止住血的彭浩祖被拍得面门塌陷了下去,原本高耸的鼻梁整个塌进了面门中。好端端一个俊俏的少年郎,却被第一至尊一巴掌拍得和厉鬼一般难看。
  
      随手将惨嚎不断的彭浩祖丢在了地上,第一至尊狠狠的一脚跺在了彭浩祖的小腹上。
  
      一声巨响,彭浩祖体内传来了奇怪的断裂声。第一至尊这一脚蕴藏了数十道诡异的力量,阴柔的力量恰到好处的震荡着彭浩祖的经络、骨骼、骨髓、内脏和血管神经。彭浩祖小小年纪已经修炼到了淬体第九重的境界,但是第一至尊这一脚。却将他的身体破坏得干干净净。
  
      大口大口的喷着血,彭浩祖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嚎声。
  
      淬体境的所有成果被废,彭浩祖此刻已经变得手无缚鸡之力。甚至比一个普通四五岁的孩童还不如。
  
      第一天骄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嘶声惨嚎的彭浩祖,他紧紧咬在一起的大牙‘咔吧’一下。两颗后槽牙生生被他咬得稀烂。他周身衣衫和披散在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一股可怕的金丹丹元波动从他体内扩散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云烟迅速在他身边凝聚。
  
      “想要动手?”第一至尊踩在彭浩祖的脑袋上,冷漠无情的说道:“你敢动手伤我一根头发试试?信不信你最宠爱的那位彭夫人,都会因为这件事情牵扯进去?”
  
      第一天骄微微一愣,他身边的异状迅速的消散。
  
      第一至尊看了一眼强行压制怒火的第一天骄,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大声的感慨起来。
  
      “我说,天骄啊,我知道你和你夫人感情不和,但是就算你想弄死你家夫人重新娶一个。也不用借着这种小手段啊?你自己的家务事,何必牵扯到血歌呢?他毕竟是晚辈嘛,你拿他当刀,有意思么?”
  
      第一天骄差点被第一至尊毫无廉耻乱泼污水的话给弄疯了,他歇斯底里的跳了起来。厉声尖叫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和我夫人感情不和了?第一至尊,不要以为你是老祖指定的下一任家主,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诬陷他人!”
  
      第一至尊古怪的抿嘴一笑,他看着暴跳如雷的第一天骄。慢吞吞的说道:“如果你不是想要算计你夫人的话,你给血歌立规矩,何必要你小舅子亲自出手?”
  
      暴跳如雷的第一天骄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将手上的道术丢进了手上的乾坤戒,然后背着手冷静的看着第一至尊。两人目光宛如无形的刀锋在空气中交错了一阵,然后第一天骄缓缓点了点头,低沉的说道:“这一次,是我错了。对不起,大哥,我不该对一个小孩子起别样的心思。”
  
      第一至尊轻飘飘的挥了挥手,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知道错了就好。回去把你那两对儿新找的孪生侍女给大哥我送去,就当是赔礼了。对了,如果她们已经被你祸害了,就重新给我找两对儿吧。”
  
      大袖一挥,第一至尊向四周的那些道院长老、师范和巡值甲士们冷厉的笑了笑。
  
      “好了,我们兄弟们的事情了结了,现在轮到我们来算账了!”
  
      古怪的抿嘴一笑,第一至尊慢慢的掏出了一块足足有一尺二寸长,用厚重的紫、金、银三色金属制成的古朴令牌。将这块九龙围绕,云气升腾,正面刻着‘第一’两个花鸟虫鱼古字的令牌向空中一举,第一至尊突然厉声咆哮起来。
  
      “本家家主令在此!哪些个王八蛋在背后计算老子的儿子的,都给老子乖乖的滚出来!这件事情,没完,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没完。”
  
      “我第一至尊从来不做秋后算账那种事情。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第一至尊报仇,隔夜都嫌晚。这个月道院的轮值长老和师范,以及所有的巡值甲士,你们一个都别想跑。我一个一个的,找你们算账。”
  
      跳着脚破口大骂了一通,第一至尊瞪大了双眼,看向了那一开始出头难为殷血歌的红圆脸长老。
  
      “喂,那个脸红得和烧熟的鸡屁股一样的老家伙,你叫什么,哪一家的?谁给你说,要你来难为殷血歌的?自己老实交代,我不难为你的儿女后代,不老实交代,你们全家给我去小北极极夜天洞府挖矿去。”
  
      那红圆脸长老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他哆哆嗦嗦的看着第一至尊手上的那块令牌,两个膝盖显然已经有点发软了。
  
      第一至尊不依不饶的看着那长老,咬牙切齿的说道:“怎么,还站着?见了家主令牌该怎么样,还要我提醒么?乖乖给我跪下,不要逼我打断你的两条腿!”
  
      四周无数的道院长老、师范、甲士、学徒,甚至第一天骄和他身边的众多随从,都纷纷向着第一至尊手上的令牌跪了下去。第一世家戒律森严,这块家主令牌代表着的是本家至高无上的权力,你见了,就得跪,除开第一天、第一地、第一人三位老祖,其他人都得乖乖的跪下。
  
      就在这当口,一道长达十几里的香风从雷泽上呼啸而来,家族长老第一人在十几名道童、侍女的簇拥下,驾驭着长风飘然而来。几个闪身到了宇字第九号大院的上空,第一人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简直是胡闹,一群不明所以的东西。”
  
      “至尊啊,把家主令牌收起来,至于闹得这么大么?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你就不要乱折腾了。”
  
      第一人出面,证明第一世家三位老祖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
  
      在殷血歌的冷笑声中,第一人迅速的颁发了一条又一条谕令,将这里的事情迅速处置妥当。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