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赌斗赤蒙天
    人间界所在的鸿蒙本陆,乃周天万界之根源,周天的枢纽所在。
  
      溯本回源的考究下去,在人类都还没有诞生,世间还没有仙人的鸿蒙荒古年代,鸿蒙本陆乃一颗巨大无朋的种子。他浸润在茫茫虚空之中,吞吐造化之气,吸收大道灵机,终有一日胎膜崩开,其中诞生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陆就是鸿蒙本陆!
  
      那一片鸿蒙之种继续吸收造化之气,宛如一株大树一般滋生枝桠,从此衍生出了周天万界。
  
      鸿蒙荒古以降,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席卷三界的恐怖劫难,这周天万界都被搅和得一团糟。有些世界和鸿蒙本陆依旧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有些世界则干脆就被打得和鸿蒙本陆所在的虚空断绝了联系,更有一些世界则是陷入了彻底的消亡状态。
  
      赤蒙天就是周天万界中的一个正在逐渐死亡,犹如秋天树叶一样逐渐凋零的世界。
  
      不知道多少个量劫以前,赤蒙天曾经是一处赫赫有名的修炼圣土,有无数大能从那一方世界飞升上界。赤蒙天的各种珍稀特产更是盛销周天万界,为赤蒙天换回了无穷的财富。
  
      但是所谓盛极必衰,赤蒙天的兴盛和富饶被很多眼红的大能盯上,经过了漫长岁月的筹划和计算,赤蒙天飞升的几位仙人领袖遇袭陨落,随后如狼似虎的天外修士奔袭赤蒙天,和赤蒙天的本土修士之间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
  
      那一场大决战的最终结果就是,入侵的修士和本土修士两败俱伤。赤蒙天就犹如陷入末法时代的鸿蒙本陆一样被打得支离破碎,天地法则崩解,所有灵脉枯萎,赤蒙天就此成为了一片死地。
  
      虽然是死地,但是赤蒙天毕竟是曾经的修炼圣地,其中还是残留了不少的好东西。
  
      在末法时代以前,周天万界的修士还能通过鸿蒙本陆的太古星空大挪移阵前往赤蒙天,去那里发掘遗迹,寻找一些有价值的残留物。但是自从末法时代,鸿蒙本陆和周天万界的联系彻底断绝后。赤蒙天就再也没有了人气。
  
      而这一次。第一世家背后的某些上界大能,则是和其他人提出了借助赤蒙天赌斗的法子。
  
      这一切的因果,都因为荧惑道宫,或者说因为荧惑道宫内一件重要的鸿蒙仙器周天万界盘。那是太古时期。无数仙人大能联手制造的巡天圣器。专门用来监视鸿蒙本陆。监视周天万界的动静。
  
      末法时代,天地剧变,荧惑道宫被仓皇退回上界的仙人抛弃。周天万界盘却被留在了道宫中。
  
      几个月前,殷血歌他们前往荧惑道宫,明面上的借口是重启荧惑道场,搜刮道场内的各色宝物。但是真正的目的,则只有各方势力的高层,也就是那些从上界降临,亲自导演了这一切的上界大能才知晓——抢入荧惑道宫,控制周天万界盘!
  
      最终的结果就是,第一世家为首的五大仙族战胜了九大仙门中的道门佛门势力,赶走了万邪骨王为首的邪魔力量,消灭了克里斯带领的诸神势力,逼得太平公主为代表的妖族退避,最终是杨韶、逐月真人掌控了周天万界盘,将整个荧惑道宫掌握在手中。
  
      逐月真人身后,是上界亿万散修组成的联盟,同时也混杂了一些仙族豪门的势力。杨韶虽然在仙庭任职,甚至受封仙职为三界降魔先锋大将,但是他代表的同样是仙族豪门的力量。
  
      而仙庭是由亿万仙门组成的道门正统,其中尤以几位道祖传承下来的势力掌握了仙庭实权,是上界真正的巨无霸级的存在。在上界,仙庭几乎就等同于人间的帝皇,无论妖魔鬼怪、神圣仙佛,都在名义上归属于仙庭治下。
  
      所以仙庭开口,要求逐月真人他们交出周天万界盘的掌控权,而逐月真人他们幕后的势力则是提出,要天庭拿出足够的好处进行交换!
  
      但是他们提出的利益交换的筹码太过于高昂,就连仙庭都有点心痛。所以双方经过了协商,就提出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各方势力吩咐己方在鸿蒙本陆的后辈弟子,抽调三百名实力不超过金丹境的精英们人,前往赤蒙天进行赌斗。
  
      如果仙庭选派的门人弟子获胜,那么逐月真人他们就必须无条件的将周天万界盘的掌控权返还给仙庭。但是毕竟如今五大仙族实际掌控了荧惑道宫,仙庭在收回周天万界盘的同时,将赏赐逐月真人他们八十条超级矿脉和十八座仙城。
  
      如果第一世家为首的五大仙族选派的三百弟子最终获胜,那么仙庭依旧能够拿回周天万界盘的控制权。但是和仙庭获胜不同的是,仙庭将输给逐月真人他们八十条超级矿脉和十八座仙城,以及第一世家他们所要的那些让仙庭心痛不已的代价。
  
      而这仅仅是仙庭和逐月真人为代表的庞大势力明面上的赌局,在暗地里,围绕着这一次的赌局,道门、佛门、妖仙、魔仙、鬼仙等等各方势力,都纷纷掺和了进来。
  
      明面上的赌注仅仅是周天万界盘的控制权和一些矿脉、仙城等等,但是背地里的赌注加在一起,却足以让任何一方势力的首脑心痛得背过气去。
  
      末法之末,周天万界重开,三界将重新归为一体,这不仅仅是鸿蒙本陆乱成了一团,这上界的诸多大人物,更是纷纷起了各自的心思!
  
      也就是末法时代太过于凶狠暴戾,原本有着亿万宗门、无数仙族的东方修炼界,如今只剩下了五大仙族和九大仙门,故而上界很多大能在人间断了苗裔,他们一时间无法插手下界的事情。
  
      饶是如此,都有月家的月高崖联络上了月家的后人。偷偷摸摸的在背后捣鬼呢。
  
      总而言之,这是一池塘黑漆漆的污水,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很多不可思议的大人物都紧盯着末法之末周天万界重新连在一起的这一档子事情,很多大能都在运筹帷幄,准备抢占最丰厚的一块大肥肉。
  
      乱世才刚刚开始,很多阴谋手段还没有展开,荧惑道宫的争夺,周天万界盘的掌控权的更迭,这只是最简单的序幕而已。但是仅仅是这序幕,就已经透着万分的狰狞和血腥。
  
      端坐在一间精舍内。殷血歌听完了第一至尊和殷凰舞的解说。他眯着眼睛陷入了沉思中。
  
      第一至尊和殷凰舞乖乖的肩并肩的坐在殷血歌对面,两口子很紧张、很拘束,他们就好像早恋的初中生在见家长一样,在殷血歌面前表现得格外的拘谨。他们很尴尬。很羞涩。就连第一至尊都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同时面对殷凰舞和殷血歌。
  
      两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殷血歌的身上。看到殷血歌在沉思,他们甚至不敢大声的呼吸。
  
      沉默了许久,殷血歌手指轻弹膝盖。柔声问道:“如果我最终参加第一世家的赌斗队伍,如果获胜的话,我能得到什么?风险又有多大?我参加赌斗的时候,能够得到多大的支援力度?”
  
      不等第一至尊开口,殷血歌继续问道:“为什么我要参加第一世家的赌斗队伍,而不是殷族的?”
  
      殷凰舞看了第一至尊一眼,轻轻的冷哼了一声。
  
      第一至尊刚刚习惯性的露出了一丝吊儿郎当的笑容,但是被殷凰舞瞪了一眼,他急忙端正了表情,很是严肃的看着殷血歌,仔细的为他解释起来。
  
      这是第一至尊和殷凰舞讨论了大半天后,最终做出来的结论——殷血歌虽然有着一半的血妖血脉,但是无论是第一至尊还是殷凰舞,都希望他能够以第一世家嫡子的身份,得到修炼界的认可。
  
      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在请教了太平公主后,殷凰舞都不得不承认一点,第一世家在上界仙庭内有靠山,有后台。未来殷血歌修炼到那个层次之后,他可以很顺利的因为第一世家背后的关系,获取仙庭的正式承认!
  
      “我为什么要获取仙庭的承认?”殷血歌不解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父母:“血曌仙朝不成么?”
  
      第一至尊张了张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无力的挥了挥手,向殷凰舞苦笑了一声:“亲爱的,还是你向我们的儿子来解释这个问题吧。”
  
      殷凰舞白了第一至尊一眼,沉默了一阵后,她冷声说道:“仙庭,是正统。我未来也将嫁入第一世家,如果我和这个家伙的儿子,参加妖族的赌斗队伍的话,未来的牵扯会很大。”
  
      “牵扯很大?”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他看看第一至尊,又看看殷凰舞,然后对殷凰舞不解的问道:“我记得,以您的脾气,是不会这么轻松答应嫁给这家伙的吧?坦白的说,其实我都一点看不起他。”
  
      第一至尊气得脸色发青,他‘呼’的一下跳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叫嚷道:“什么?看不起我?小子,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麻烦大了,你看不起我?你什么意思?我第一至尊如此风度翩翩、温文如玉,要家世有家世,要实力有实力,要什么有什么,你看不起我?”
  
      “你没品!”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自己的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没品!”
  
      第一至尊呆了呆,他看了看殷凰舞,发现殷凰舞正重重的点头,他顿时好像泄气的气球一样,有气无力的坐回了原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第一至尊皱着脸冷声道:“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暂时是我们无法决定的,很多牵扯,无法给你说,暂时也说不明白。”
  
      “这关系着第一世家背后的势力,和殷族背后的那些老家伙的合作。而这次的合作,最重要的原因是太平公主在血曌仙朝的地位,是血曌仙朝在妖族的份量。而太平公主之所以插手这件事情,是因为你母亲是她最欣赏的人,而且你母亲已经被她收为门徒。”
  
      双手放在膝盖上。第一至尊就好像换了一个人,很冷静的看着殷血歌侃侃而谈。
  
      “你可以说我没品,我承认,我很多时候,我绝大多数时间,都很没品。”
  
      “但是,这其中的缘由,我没法给你说,我也说不得。不仅是我,还有第一世家。还有五大仙族。还有我们背后的很多事情,我无法向你说,一如你修炼的法诀,说不得。不能说。说了就有麻烦!”
  
      第一至尊缓缓站起身。他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世家公子应有的正经味道。
  
      俯瞰着坐在椅子上,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殷血歌,第一至尊背起双手。很严肃、很肃穆的盯着殷血歌看了许久。就在殷血歌都为第一至尊的这番做派感到几分压力的时候,第一至尊突然‘嘿嘿’笑了起来。
  
      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脸,第一至尊干笑道:“不习惯啊,下次我会争取表现好一些!哈哈,这个,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嗯,这不重要,哈哈,这次参加赌斗的族人,都能去本家的宝库,随意挑选一套法宝和灵药。当然,有我带路,儿子,你只管往口袋里塞,能塞多少就塞多少。”
  
      殷凰舞在一旁翻着白眼,她恨不得掐死这个没正形的第一至尊。
  
      但是她能说什么呢?这个男人是她当年自己挑选中的,这个男人是她儿子的父亲。哪怕她是一个有着勃勃雄心的女人,但是很多事情不是她一个女人能改变的。
  
      “不要废话,距离进入赤蒙天没今天了,让血歌早点做准备!”
  
      殷凰舞站起身来,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
  
      第一至尊急忙抓住了殷血歌的手,拉着他就往门外走。一边走,他一边叮嘱道:“这次赌斗,各方约定,三百门人中,金丹级的修士只能有十人,练气境嫡子九十人,淬体境嫡子两百人。血歌,你就以金丹境弟子的身份参加赌斗!”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第一至尊停下了脚步,他双手按在殷血歌肩膀上,很是严肃的看着他。
  
      “这次赌斗在赤蒙天,需要通过一座刚刚修复的太古跨界大挪移阵前往。我们,还有上界插手这件事的大能,都有办法监视赤蒙天内发生的一切。所以,好好表现,我第一世家肯定获胜,我希望你的表现能够引人瞩目一些,这对你未来有极大的好处。”
  
      殷血歌诧异的看着第一至尊:“第一世家肯定获胜?”
  
      第一至尊眨巴了一下眼睛,嬉皮笑脸的挤了挤眼睛:“你知道,这世上有种事情叫做作弊。那些仙庭的老不死,也太把自己当做一回事了。总之,只要你小心一些,风险是不会有太大风险的。相信你父亲我,第一世家肯定会获胜。”
  
      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第一至尊悄声道:“你可以表现得离谱一些,夸张一些,你可以表现得高大一些,形象丰满一些,悲天悯人一些,道貌岸然一些,换句话说,就是表现得伪君子一些,贵公子一些,假慈悲一些,那些老东西就吃这一套。”
  
      殷凰舞在一旁冷声喝道:“不要教坏了我儿子!”
  
      第一至尊挺起了胸膛,嬉皮笑脸的向殷凰舞说道:“这也是我儿子啊!”
  
      殷血歌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哑声喝道:“够了,去藏宝库吧,我可以随意的挑选我想要的所有东西么?不管我拿走多少,第一世家都不会心痛?不会追究?不会有别的后患?”
  
      幽冥十八禁囵塔在殷血歌的识海内兴奋的蹦跳着,十八尊镇狱鬼王直接从塔身上显出了真身,兴奋的挥动着自己的兵器。而那五位神灵则是同时哑然,他们再也说不出半个挑衅的言辞。
  
      第一至尊则是大包大揽的拍打起自己的胸膛:“放心,你看上什么,只管带走,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末法之末,本家这些年也收集了不少的资源,但是这些资源,意义不大。”
  
      神色诡秘的笑了笑,第一至尊沉声道:“所以,你把藏宝库里面的所有原材料和灵石全部带走都不成问题。只是那些现成的法宝么,还是按照规矩来,等你这次获胜归来,我给你准备一套顶级的天仙器!”
  
      殷血歌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就连殷凰舞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
  
      顶级的天仙器。而且是一整套。
  
      第一至尊这是在吹牛,还是他真的能够给刚刚踏入修炼正轨的殷血歌准备一套天仙器?
  
      大笑声中,第一至尊掏出一面黄色的大旗狠狠的一抖,一片黄云裹住了一家三口,迅速向着雷泽深处飞去。香风隐隐中,隐约传来了殷凰舞的冷笑声:“那个月翩跹还活着?留着她做什么?这样的祸水,既然敢算计我儿子,趁早杀了吧。不过是仙品灵根而已,很稀罕么?”
  
      第一至尊谄媚的声音远远飘来:“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等咱们儿子挑好了东西,我们这就去一刀剐了她。凰舞,你居然是十等十分极品的仙品灵根,这简直就是妖孽一样的天赋。难怪我们儿子这么天资惊人,这都是咱们两个的功劳啊!”
  
      殷凰舞冷哼了一声。
  
      一团黄云,迅速卷着他们三人去远了。
  
      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上,第一泰山突然从一株大树后绕了出来,他身边,赫然跟着眉清目秀的第一画眉。(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