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如此对手
    雷泽,第一世家专门收藏各种炼器材料、灵石、药草的库房。
  
      末法时代的阴影已经渐渐远去,天地法则、天地灵脉的重新凝聚,让日益膨胀的鸿蒙本陆上,滋生出了无数的天地奇珍。短短数十年的时间,第一世家已经囤积了惊人的财富。
  
      此刻殷血歌正站在一座巨大的库房内,呆呆的看着前方堆积成一座又一座小山的金属材料。
  
      偌大的库房长宽达到数里之巨,数百根数人合抱的青铜柱子撑起了上空的穹顶,这座库房的高度也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丈之多。这么大的一间库房里,密密麻麻的堆满了闪耀着各色光芒的炼器材料。
  
      其中仅仅提炼精纯的五金精英就堆起了数十墩,每一墩都是长宽高超过百米的小山。这么大的一堆金属材料,殷血歌仅仅是站在附近,就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一道黑气从眉心喷出,幽冥十八禁囵塔悄然从黑气中浮现。他不断向殷血歌传递过去兴奋的情绪,十八尊镇狱鬼王更是从塔顶上显露出了真身,一个个手舞足蹈的挥动着自己的兵器。
  
      这些经过提炼的金属材料数量庞大,而且品质极高,幽冥十八禁囵塔将他们吞噬后,就能提炼其中的精髓,用来修复自身受损的基础,补完一些重要的仙阵阵基。
  
      按照十八尊镇狱鬼王的估算,如果能够将眼前这座库房内的所有金属和灵石吞噬掉的话,幽冥十八禁囵塔就能突破灵器的范畴,踏入半步地仙器的水准。塔内的五位神灵,他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再也不会成为殷血歌的困扰。
  
      只要殷血歌坚持隔一段时间就吸走这些神灵体内滋生的神血,恢复了一定元气的塔狱,足以镇压他们。
  
      “全部吞掉吧!”殷血歌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金属锭和大量的灵石,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手上抓着一本厚厚的账簿,这是这座库房内所有材料的账本,第一至尊将账本交给了他。任凭他在库房中取用自己需要的物品。按照第一至尊的意思,殷血歌拿走了什么材料,就直接在账本上将那些材料划掉就可以了。
  
      淡然一笑,殷血歌掌心一道血炎喷出,厚达半尺的账本顿时烧成了一缕灰烬。
  
      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塔门开启,一道道黑色幽冥气息喷出,宛如无数条触手卷向了那些堆积如山的珍贵材料。一块块金属锭,一块块灵石不断的飞进塔门,十八尊镇狱鬼王舒爽的大声尖笑着,他们双手结印。不断将一个又一个鬼气森森的幽冥印诀打在宝塔身上。
  
      一团黑色的鬼火从塔基燃烧起来。粘稠的黑色鬼火灼烧着塔身。殷血歌看到塔身上一道道幽光闪过,有一些融化的金属汁液从塔身内渗了出来,在塔身表面凝结成细微的幽冥鬼文组成的符箓。
  
      他能感受到宝塔的气息正在一丝丝的变强,他更听到了第十八重宝塔内五位神灵的怒吼和惊呼声。他甚至听到了艾斯喀故作柔美的呼唤声。她温柔的呼喊着殷血歌,想要和他进行某些谈判。
  
      手指在宝塔上轻轻一点,一道新凝结的符文放出一片蒙蒙鬼气裹住了整座宝塔。艾斯喀等人的怒吼、谩骂和轻柔呼唤都被鬼气隔绝,殷血歌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偌大的库房内,堆积如山的材料不断飞起,不断被吸入宝塔。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就将库房内的所有炼器材料和灵石搬得干干净净。十八尊镇狱鬼王悬浮在宝塔表面,向着殷血歌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宝塔化为一道黑光。重新冲回了他眉心。
  
      库房外,第一至尊正贼兮兮的看着殷凰舞,有一下没一下的和她套着近乎。
  
      殷血歌走库房后,第一至尊急忙端正了面孔,笑着向殷血歌打了个招呼。然后将一个乾坤袋递了过来:“这是我去给你挑选的一套上好法宝,都是最适合你如今实力的好东西。这次去赤蒙天,你一定要小心又小心才是。”
  
      接过乾坤袋,殷血歌检查了一番里面的物事,不由得微微一愣。
  
      很明摆着,第一至尊动用自己的特权以权谋私了。巴掌大小的乾坤袋内,那所谓的一套儿法宝数量众多,有一柄飞剑、一柄飞刀、一条绳索、一套甲胄、一件护体羽衣,甚至还有一座精巧华美自带了三重防御阵法的帐篷。其他各色各样零零碎碎的东西更是有着许多,里面的修炼和生活物资,足够让十个人在野外毫无压力的修炼一百年。
  
      深深的看了第一至尊一眼,殷血歌点了点头。
  
      “去赤蒙天,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要跟我进去!乌木、幽泉、血鹦鹉,另外,还有小杰。”殷血歌看着第一至尊吩咐道:“给他们也准备一套装备,这一点,不难吧。”
  
      第一至尊认真的点了点头:“带几个心腹进去,这是应该的事情。那头狼人和幽泉,还有那个叫小杰的家伙,会占用血妖一族的名额。至于那头血鹦鹉么,一头妖宠,倒是没人会在意。”
  
      一边说话,第一至尊一边向枯矾国内看了进去。
  
      当他看到光溜溜一块灵石都没剩下的库房,第一至尊不由得吐了吐舌头。他惊愕的看了殷血歌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阵子。过了许久,第一至尊才点了点头:“也好,穷家富路,何况咱们家并不穷苦呢?出门在外,多带点资源也是好事。”
  
      殷血歌的嘴角抽了抽,那些金属和灵石都被幽冥十八禁囵塔吞噬,和他可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如今这些材料正在修补塔狱残破的塔身和各种阵法阵基,殷血歌可是连一块儿灵石都无法拿出来了。
  
      雷泽,第一世家,当日殷血歌苏醒时居住的那座小楼外。
  
      幽泉赤着双脚,站在岸边的浅水中。她胸前悬浮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水珠,丝丝水汽从雷泽四处奔涌而来,在她面前凝成细小的雾气珠子,然后不断融入这颗水珠中。
  
      血鹦鹉四仰八叉的悬浮在幽泉脚边的水面上,两只翅膀有气无力的张开,惬意的哼着难听的歌谣。他的眼珠咕噜噜的转悠着。好奇的看着幽泉面前那颗黑色的水柱。
  
      过了许久,血鹦鹉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小声的问幽泉:“这是玄冥重水?你居然能够在人间凝聚出玄冥重水?喂,小丫头,你回复了多少力气了?”
  
      幽泉冷飕飕的看了一眼血鹦鹉,她举起右手,静静的看着自己白皙粉嫩的小手,轻轻的说道:“一切从头开始,一切从头修炼。我不用淬炼肉身,现在也不过是练气境的修为。”
  
      手指轻轻的点了点面前的玄冥重水。幽泉轻声道:“凝结玄冥重水。这是我天生的能力。和我现在的实力如何并无关系。”
  
      眸子里幽光转动,幽泉轻声叹息了起来:“我有点想尊主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血鹦鹉用翅膀拍打着自己的肚皮,满不在乎的哼哼着:“他亲爹在这里,要你操什么心?虽然说。鸟爷我现在小命攥在他手上,没办法只能听他的,但是没人管着,岂不是舒服么?你非要找一个人在身边,整天命令你做这个做那个?”
  
      一丝丝水汽不断翻卷而来,一滴滴玄冥重水不断凝成。
  
      幽泉的额头上渗出了几颗冷汗,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颗玄冥重水整个吞进了腹中,四周天地灵气不断融入她的身体。开始补充她耗尽所有真气,变得空荡荡的经络和丹田。
  
      将玄冥重水循着一个怪异的轨迹在体内运转了三个周天,幽泉这才摆动了一下小脚,皱着眉头幽幽的摇了摇头。“可是,尊主不在身边。我觉得做什么都不对啊。我以前,也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里,过了很多很多年,我现在不想一个人了。”
  
      血鹦鹉歪着脑袋看着幽泉,然后重重的打了个呵欠。
  
      “一个人孤零零的?啧,话说,鸟爷我碰到你的时候,你的确是孤零零一个人!鸟爷我看你生得水嫩水灵的,想要带你回去吃香的喝辣的,带着你享福呢,结果鸟爷被坑了!”
  
      幽泉眸子里一缕精光闪过,她深沉的看了血鹦鹉一眼,冷声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血鹦鹉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多记忆都被那该死的万鬼灵殿给毁了。这个场子,鸟爷我迟早会找回来的。”
  
      “我只记得鸟爷我叫做罗睺魇摩,你可以叫我罗睺!”血鹦鹉重重的叹息着:“鸟爷只记得,我只是出门溜达溜达,遛个圈儿,顺便抢几个小妞回家,结果就被卷进了幽冥通道,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兴奋的挥动着翅膀,血鹦鹉浑身水淋淋的从水面上飞了起来。
  
      他得意洋洋的绕着幽泉飞了几圈,得意的连连奸笑:“但是也不算吃亏,既来之则安之,鸟爷我随遇而安,最能想得通。嘿嘿,人间界啊,多少幽冥界的大能想要闯进来的地方,鸟爷我既然到了这里,这就是天命。”
  
      幽泉冷冷的看着血鹦鹉,两条秀眉微微的蹙在了一起。摇摇头,她静静的说道:“罗睺魇摩么?血色的大鸟?原来你是那一族的族人。只不过,人间界可不是现在的你能兴风作浪的地方。”
  
      抬头看着高空一轮红日,幽泉眯起了眼睛。
  
      她脚下的水面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细细的波纹,幽泉看着天空,静静的感受着雷泽的水给她传递来的信息。那些超出这个人间界法则上限的存在,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在第一世家的核心腹地深处,还隐藏着另外几个实力超过这一界上限的人物。他们的气息很不稳定,他们并没有**,而是以分身投影降临。其中一人的气息宛如金乌艳阳,放出让幽泉感到惊怖的恐怖热力。这个人的分身投影都拥有金仙级的力量,他的本体的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尊主的父族,看来不是这么简单呢。”幽泉轻轻的笑了起来:“跟着尊主,一定能碰到很多有趣的好玩的事情。罗睺,你说是不是?跟着尊主,一定会很有趣的。”
  
      血鹦鹉翻了个白眼,学着乌鸦的声音发出‘嘎嘎’的叫声,不断的在幽泉头顶飞来飞去。他对幽泉的说法不屑一顾,一个人间界的小小修炼家族。能有多么的了不起?
  
      他罗睺魇摩的眼里,可看不起这些人间界的修行者。和幽冥界,和上界的那些强者相比,人间界的修炼者算是什么?“开胃的小菜儿,啧,得选那种油光水滑的大胖子,吃起来一口有啊。”
  
      血鹦鹉的嘴角,又有滴滴答答的口水滴了下来。
  
      一不小心,一点口水滴在了幽泉的衣袖上,幽泉的眉头一皱。随手一弹。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水球从大泽中喷出。‘啪’的一下将血鹦鹉打飞了数百米远。
  
      院子里,乌木拎着一柄车**斧,袒露着上半身,虬结的肌肉宛如大蟒一样剧烈的跳动着。大斧头带起刺目的寒光,不断的向四周虚砍过去。大斧头劈开空气,发出‘呜呜’的呼啸声,全力挥动大斧头的乌木浑身汗如雨下,不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
  
      殷血歌回到小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幽泉娴静的站在岸边浅水中,血鹦鹉浑身羽毛乱杂杂的被一击打飞,而乌木则是挥动着大斧头,正在进行日常的修炼。
  
      “幽泉。鸟爷要和你决斗!”血鹦鹉瞪大了眼睛,气急败坏的从远处飞了回来,他拍打着翅膀,就要去撕扯幽泉的长发。但是殷血歌手一抖,一道金光四射的绳索‘哧溜’一下飞了起来。将血鹦鹉牢牢地捆得和粽子一般无二。
  
      “好了,不要吵闹了。我这里给你们准备了一些法器,我们有活儿干了。”
  
      用力的拍了拍手,殷血歌大声的呼喝了起来。大风吹过,掀起了他的长发,黑色的发丝飞舞,他年轻的脸蛋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的笑容。
  
      数日之后,一条通体笼罩在佛光中的飞天楼船划破长空,来到了雷泽边缘。楼船上,数百名金佛寺的僧人身穿各色僧袍,面容严肃的站在甲板上。
  
      不多时又有一团青色莲台状祥云冉冉飞来,数百乾元宗修士身穿道袍,踏着祥云赶到了雷泽。
  
      在乾元宗的修士之后,一片滚滚黑云裹着万邪骨王和数千邪骨道的邪修,一路招摇过市的飞了过来。
  
      邪骨道的修士赶到后没有多久,生死尸魔宗的修士驾驭着一只体积硕大的僵尸巨龟,数百面无人色的邪修坐在龟背上,同样架着魔风妖云赶到了。
  
      左一拨,右一拨,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九大仙门、三大邪魔宗门的修士纷纷赶到,除此之外,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门派和家族,他们单独一家凑不出三百名修士,于是干脆就三五家或者十来家联手,同样组成了数十支符合要求的赌斗队伍,纷纷施展手段赶来雷泽。
  
      其中一些小门派和小家族,他们原本是五大仙族和九大仙门以及三大邪魔宗门的附庸,但是今日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底气,一个个昂首挺胸的站在自己曾经的宗主势力面前,谈笑风生、神色自若,完全不把这些掌控了修炼界大权的强大势力放在眼里。
  
      一如曾经的月家,这些小门派和小家族,他们已经和自家在上界的先祖、前辈联系上了。
  
      这些已经没落的小家族、小门派,他们突然得知自家的先祖、前辈在上界居然是如此了不得的人物,他们居然有如此雄厚的背景和靠山,甚至他们当中有些小势力的靠山后台是上界真正的巨头级的存在,某几个小家族的先祖更在仙庭位居高位,是仙帝级的人物!
  
      这些小家族、小门派突然意气风发阔绰起来的缘故,自然也就不问可知了。
  
      参加赌斗的队伍足足有一百二十七支,也就是说上界有一百二十七个大势力直接插手这次的赌斗。
  
      周天万界盘固然已经注定是仙庭囊中之物,但是这并不妨碍各方势力借此进行一些其他的赌斗。比如说鸿蒙本陆未来的地盘划分,修炼资源的分配等等,末法之末,鸿蒙本陆修炼界势必复兴,上界的各方势力,此刻都已经在着手布置棋子了。
  
      雷泽之上,一座直径超过里许的古老传送阵正悬浮在半空中。
  
      这座传送阵通体由大大小小三千六百块巨型石板组成,每一块石板上都雕刻着古朴洪荒的鸟兽花纹。
  
      一团人头大小的强光悬浮在传送阵核心,一**强劲的空间波动正不断向四周扩散开。
  
      殷血歌等人站在雷泽一座小岛上,静静的看着远处那些不断赶来的修士。就是这些人将通过传送阵进入赤蒙天,成为殷血歌他们的对手。
  
      赌斗的具体规则还不清楚,这一切都要等进入赤蒙天后,才会有上界的大能将赌斗的条款传递下来。
  
      殷血歌反手抚摸着站在他肩膀上的血鹦鹉,眯着眼不断的冷笑着。
  
      第一画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殷血歌身边,她掏出一个符囊,将这个暗金色的符囊捆在了殷血歌的手腕上。她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殷血歌的脑袋,笑盈盈的看着他。
  
      “臭小子,我是你的专责师范,但是你一次都没向我正儿八经的请教过!”
  
      “这次不知道你要去做什么,这符囊是我请了本家最擅长制作符箓的长老为你制的护身符,能够抵挡各种瘴气毒烟,驱散各种毒虫。这,就算是我这个师范的一点点心意了。”
  
      殷血歌看着眉清目秀满脸笑容的第一画眉,向她行了一礼,由衷的谢过了她的好意。
  
      暗金色的符囊挂在殷血歌的手腕上,随着风不断飘荡,有淡淡的药草味道散发出来。
  
      ps:
  
      第二更送上哦,求推荐票,大家谨记了咯!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