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绝阴之地
    “干!”
  
      看着当头拍下来那只方圆丈许的龙爪,殷血歌只感觉一股洪荒野蛮的凶兽气息扑面而来,他浑身汗毛一根根的竖起,大片冷汗当即涌了出来。
  
      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又开始折腾,似乎是不满殷血歌被这龙爪给惊吓住了,他的气血剧烈的翻滚着,一股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威势直冲脑门。热血沸腾的殷血歌只觉周身力量暴涨,他不受控制的扬天长啸一声,张口就把血歌剑喷了出去。
  
      血歌剑上一团血色妖文闪烁,代表了‘速’的血色妖文迸射出夺目的光芒,血歌剑所化的数米长一道血光速度骤然飙升一倍有余,狠狠的扎在了那龙爪上。
  
      一声脆响,大片黑血喷溅,血歌剑刺进了龙爪中,那一道龙卷风中传来一声愤怒的龙吟声,紧接着一个硕大的黑色龙头从那龙卷风内冲了出来。那是一颗正儿八经的巨龙头颅,两条黝黑的龙须在他的嘴边飘荡,不断有一片片的黑色水花从他的龙须上飘落。
  
      一直以来,在修炼界龙族就是神物,是天地的宠儿,是百兽之长,是威严和力量的代名词。但是眼前的这头巨龙,他猩红色双眸中不见任何神兽应有的睿智和灵性,反而充斥着疯狂的残暴和狠戾。
  
      热血冲头的殷血歌怪笑了一声,他手一指血歌剑,血光顿时崩裂成数百条剑影,一道道血光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着龙爪斩落,‘叮叮当当’的全部劈在了龙爪上。点点火光四射。龙爪上无数细小的鳞片被斩落,这些鳞片飘下后,就立刻化为黑色的水汽四处喷散。
  
      “孽畜,死!”殷血歌已经被无名法诀带动的热血冲晕了脑子,四周天地间的龙卷风和肆虐的沙尘暴化为无形的天地大势隐隐加持在他身上。一股奇异的力量充斥他全身,原本殷血歌此刻有着数十万斤的力量,但是在那天地大势的加持下,他的力量近乎增强了十倍!
  
      数百万斤的神力,那是三品以上的黄巾力士才有的力量。
  
      在洛雪华和风刀霜剑四位长老震惊的目光中,双眸中血光喷洒的殷血歌张开了本命蝠翼。发出狼人望月一般的长啸声。以一种让他们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惊人高速冲了出去,团身撞在了那颗龙头上。
  
      “死,死,死!”被黑龙身上的龙威挑衅。殷血歌宛如一尊疯狂的君王。心中充满了血洗天下的恐怖杀意。沥血爪弹出。一尺多长的锋利指甲带起了刺目的血光,殷血歌抱着那颗黑龙头,狠狠的向着他的脖颈捅了下去。
  
      ‘噗嗤’声不绝于耳。殷血歌双手频率极快的一次次的出入黑龙的脖颈,黑龙体内喷射出大量粘稠的阴寒刺骨的黑水。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在琼雪崖的那些修士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殷血歌已经将硕大的一颗黑龙头斩了下来。
  
      黑色的粘稠的汁液四溅,殷血歌举起了那颗龙头仰天长啸。
  
      数千琼雪崖的女修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殷血歌,尤其那些心中对幽泉生出了恶意的女修,更是惊慌的向后退了好几步。遍体血光,周身散发出让人不敢正视的恐怖威压,硬生生用**的力量将一条黑龙的龙头斩了下来,虽然这条黑龙的实力并不是很强悍,但是殷血歌给他们造成太大的震惊了。
  
      ‘砰’的一声,黑龙的龙头连同龙身都炸成了一团粘稠阴寒的黑气,渐渐的没入了四周的龙卷风中。
  
      洛雪华轻轻的拍了一下手,她欣然看着双眸中依旧残留着疯狂血光的殷血歌赞叹道:“真是很不错的坯子。殷血歌,考虑一下吧,我琼雪崖大雪岭一脉,战仙殿内正缺少你这样的弟子。若是你愿意进入战仙殿,我可以让你掌控一千雪狼道兵。”
  
      风刀霜剑四位长老听得洛雪华的话,都是不由自主的连连点头。
  
      她们同样在殷血歌身上看到了一种可怕的厮杀本能,而这种厮杀征战的本能在很多修士身上是见不到的。不要看很多修炼者他们或许已经修炼到了三灾三劫甚至是不离的境界,拥有了极强的力量,但是他们一旦走上战场,甚至会被实力远不如自己的修士斩杀。
  
      对一个仙宗而言,这种擅长杀戮,敢于杀戮,拥有可怕战斗天赋的修士是不可缺少的。
  
      仙宗和仙宗之间有仇怨,相互厮杀,相互袭击,更要和其他的仙宗抢夺各种矿脉、灵山,仙宗和仙宗之间的明争暗斗不可少。如果哪个宗门真的满门上下都是一心清修不理身外事务的修士,那么距离灭门之祸也就不远了。
  
      琼雪崖和万蛊教乃生死大敌,但是琼雪崖的修士在争斗一道上实在是距离万蛊教的邪魔修士有很大的差距。此刻见到殷血歌如此表现,洛雪华等人真心觉得这次是捡到宝贝了。
  
      一个幽泉,周身钟灵琉秀,隐隐一抹水华之气直透天灵,不用问就知道是修炼琼雪崖真传道书的好料子。原本一个幽泉就足够让她们满意了,谁知道还搭上了殷血歌这么一个战斗狂人!
  
      重重的吐了一口热气,将心头的那一股热血散去,殷血歌迅速恢复了平静。
  
      他看了一眼洛雪华,点了点头:“宫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让我掌管雪狼道兵?似乎很有趣啊!”
  
      殷血歌说是有趣,但是那些蓝衣修士中,有几个中年男子的脸色就变得不是很好看了。他们深深的望了一眼殷血歌,将眸子里的一丝不满之意强行压了下去。更有两个中年男子暗自传音训斥自己身边的门人弟子——刚才这条黑龙虽然威势强横绝伦,但是实则也就是金丹境的实力。
  
      如果自家的门人反应快一点,一剑将那黑龙给宰了。现在出彩的不就是他们了么?
  
      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回到洛雪华身后的殷血歌,不由得在心里暗自嘀咕起来。洛雪华这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个小家伙?他的反应怎么这么快?而且刚才殷血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这些实力远超殷血歌的修士都感到了一丝心悸。
  
      这简直太可笑了吧?
  
      不断的有龙吟声从四周的龙卷风中传来,一条又一条或大或小的黑龙从龙卷风中冒了出来。
  
      但是这一次,早就有了准备的琼雪崖修士可没给这些黑龙半点儿机会。这些实力或强或弱,弱一点的只有淬体境实力,强一点的达到了神游境、化神境的黑龙,只是刚刚一露头就被无数的飞剑斩杀。
  
      一时间漫天都是被砍断的龙头乱飞,黑色阴冷汁液漫天乱洒,这些黑龙被斩杀之后。他们的身体就迅速的化为黑色的水汽弥散四方。
  
      渐渐地殷血歌也发现了不对劲。这些黑龙的数量越来越多,好似无穷无尽一般,而且他们周身没有任何的灵性可言,根本就不像是活物。反而像是某些傀儡一般。
  
      洛雪华突然厉声喝道:“不要和这些东西纠缠。他们都是此地残留的绝**气所化。根本杀不绝的。”
  
      四位长老同时怒斥了一声,她们服下了一枚金色的药丸,原本耗尽的法力绵绵而生。四周白雾一阵升腾。四位长老带着数千修士,迅速的向着沙漠深处冲去。
  
      这一次四周的白雾中暗藏了无数无形的阴寒剑气,那些黑龙还没有靠近,就被无形剑气斩落当场。一时间漫天都是黑龙的尖啸声和身体爆炸成水汽的轰鸣声,琼雪宫众人就在四位长老的保护下,急速的向前飞行了数千里。
  
      一声长啸,洛雪华一道水光向前打出,前方三条纠缠在一起的龙卷风被洛雪华一击打得粉碎,一片白茫茫的寒光扑面而来,四位长老联手制造的白雾已经裹着众人闯入了一片冰天雪地。
  
      在炎魔沙漠的核心部位,居然是一片冰川雪原。
  
      茫茫冰原绵延数万里,一眼望去,地面上尽是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的冰峰。在冰峰和冰峰之间,是粘稠的冰川河流在一股无形力量的驱动下缓缓的流动着。
  
      在这些冰峰和冰川之间,无数身躯巨大呈半透明状的冰雪巨兽懒洋洋的游走着。这些冰雪巨兽没有五脏六腑,面目也不是很清晰,他们坚硬的冰雪身躯之中,就是一团粘稠的幽蓝色寒气,很显然他们和外面的那些黑龙一样,同样不是活物。
  
      四周的温度很低,低得殷血歌只是吐了一口热气,他喷出的气息中的水汽就化为银色的冰晶向下坠落。可怕的低温不断的侵袭殷血歌的身体,以他如今的强健体魄,居然都感到五脏六腑被冷气冻得隐隐生痛,好似有无数根钢针刺了进去一样。
  
      幽泉轻轻的拉了拉殷血歌的袖子,殷血歌看了她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管幽泉在这里发现了什么东西,还是不要说出口的好。琼雪崖的这群修士刚刚认识了没几天,幽泉很多超乎想象的神奇力量,还是不要在人前显露的好。殷血歌还记得那些女修弟子中的恶意目光呢,幽泉表现得越杰出,引发的嫉妒就越可怕。
  
      洛雪华向着这一片冰川雪原望了一眼,很是欣然的笑了起来。
  
      “果然,师尊的分析没错,这里就是传说中第一次席卷鸿蒙世界的战争中,上古水神陨落之地。那位大神虽然陨落,但是她的身躯化为这一片冰川雪原,夺走了方圆千万里内的一切水灵气,这才有了炎魔沙漠这一火属绝境。”
  
      听了洛雪华的话,殷血歌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陨落在这里,她的尸体自发的吸收附近的水系灵气,将所有的水灵气全部掠夺一空后,周围数千万里内的五行灵气失去平衡,以至于火属性灵气一家独大,最终演变成了炎魔沙漠这一方绝地。
  
      而炎魔沙漠之所有每年都有一次大暴雨,而且大雨之后能够迅速的衍化出一片茫茫绿意。估计也和这一片冰川雪原分不开关系。至于其中到底是什么道理,就不是殷血歌能分析出来的了。
  
      就听得洛雪华在那里高声喝道:“所有门人听令,尽你们所能,搜索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有任何非同寻常的发现,立刻禀告上来。如果能够找到师尊当年所说的那件物事,回去山门后定有重赏。”
  
      微微一顿,洛雪华沉声道:“此处残留了那位上古水神的意志,我等神念在此毫无用处,想要有任何发现。必须用肉眼亲自看到才行。所以。有劳诸位了。”
  
      琼雪崖众多修士纷纷向洛雪华行礼,然后化身为一道道剑光向四面八方掠去。
  
      这里是方圆数万里的一片大冰川,如果无法使用神念的话,那么想要在这里找到某些特定的物品。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难怪洛雪华她们要带着数千门人来这里。想要搜索这么大一片雪原。也只能使用人海战术了。
  
      很快那些琼雪崖的修士都走得无影无踪,只有殷血歌和幽泉依旧留在洛雪华身边。
  
      洛雪华和四位长老同时转过头来看向了幽泉,风长老再次掏出了那颗银色宝珠。向幽泉笑吟吟的招了招手:“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来,让我测试一下你的灵根。”
  
      殷血歌笑着向风长老点了点头,轻轻的拍了拍幽泉的肩膀:“这丫头叫幽泉,是家里人为我安排的侍女。对了,本家乃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公主下属,不知道诸位长老可听说过?”
  
      洛雪华和四位长老的脸色同时抽搐了一下,她们看向殷血歌的目光中就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慎重甚至是敬畏。看样子,血曌仙朝应该是在仙界都赫赫有名的大势力,琼雪崖的这些修士最少都应该听说过。
  
      沉默了一阵,洛雪华沉声道:“赫伯罗已经向本宫说起你们的事情,你们是乘坐挪移法阵出了岔子,流落到炎灵界的?我就说,炎灵界并无血妖一族繁衍,血歌小友怎会在这里的。”
  
      微微顿了顿,洛雪华柔声道:“我等所居两仪星,在上界只是穷乡僻壤之地,我等只是听说过血曌仙朝的威名,但是血曌仙朝所处何方,如何去得,我们确实一概不知。”
  
      风长老在一旁和颜悦色的笑道:“血歌小友,幽泉既然只是你的侍女,想来你也不反对她和我们琼雪崖结一个善缘?小友想要返回本家,是不容易的,幽泉的修为能高一分,对小友也是有好处的。”
  
      殷血歌微微一笑,他向洛雪华和四位长老分别稽首行了一礼。
  
      “血歌和幽泉,都愿意加入琼雪崖门下。未来若是找到回去的道路,还请诸位前辈方便一二。”
  
      “顺便我也要说明一点,阴长空此人,想来洛宫主已经从赫前辈那里知道了他的身份。阴长空和我有仇,他如今和万蛊教勾结在一起,琼雪崖应该也是需要我这么一个门人弟子的。”
  
      一番话说得洛雪华和四位长老连连点头。
  
      从赫伯罗那里,洛雪华她们的确知道了阴长空的来路,知道他背后有幽冥教的大罗老祖撑腰。而阴长空现在和万蛊教勾结在了一起,这对琼雪崖而言,无疑是心腹大患。一旦阴长空和幽冥教的老祖联络上,以万蛊教和琼雪崖万年来的恩怨,琼雪崖势必被灭门。
  
      而殷血歌能够和阴长空结怨,想来他们背后的身家实力都相差不大,否则殷血歌也没有和阴长空结怨的资格。既然阴长空已经和万蛊教勾结在了一起,那么殷血歌就是琼雪崖唯一的机会。
  
      洛雪华笑看着殷血歌,很欣然的拍了拍手:“既然血歌公子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等再来掩饰,倒是枉做小人。当赫师侄说了血歌公子的事情后,我就有心思,是一定要将血歌公子收入我琼雪崖的。倒是没想到,血歌公子自个儿一头闯了过来,倒是省去了我多少工夫?”
  
      “幽泉拜入我门下,血歌公子入我大雪岭一脉,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
  
      “在血歌公子没有找到回去的法子之前,血歌公子和幽泉,就在我琼雪崖安心修炼吧。”洛雪华异常坦诚的说道:“有琼雪崖,万蛊教别想动公子一根头发。”
  
      殷血歌笑着向洛雪华拱手行了一礼:“如此甚好。若是能联系到血曌仙朝,联系到本家长辈,血歌未来定有重报。至于幽泉,她正好还没有修炼什么正儿八经的道籍天书,能够拜入琼雪崖,这是她的福分。”
  
      几个呼吸之后,幽泉紧握住了那颗银色的宝珠,一团迷人的水色仙光从宝珠中释放出来,结为六重冠盖悬浮在了幽泉的头顶。点点璎珞水光从冠盖中垂下,衬托得幽泉宛如凌波仙子煞是美丽。
  
      “十等十份,无上仙品灵根!”风长老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仅仅是仙品灵根,她,她还是……”端庄、美丽、大度、从容的洛雪华也张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银色宝珠中一点幽蓝色光芒急速闪烁,突然化为大片水波喷薄而出,在幽泉的身边化为了数十重复杂的符箓随隐随现。
  
      “先天,灵宝之躯,先天水德之体!”洛雪华身体一阵摇晃,踉跄着上前了一步,目光狂热的看向了幽泉:“幽泉,你可愿成为本宫亲传弟子?本门《金一水母天书》,简直就是为你量身造化。”
  
      幽泉眨巴着眼睛,回头看向了殷血歌:“尊主,你愿意幽泉拜她为师么?”
  
      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缓缓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ps:  小小爆发第三更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