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宗门任务
    翠竹编织成的宽敞露台上,殷血歌双手托向天空,身体端端正正的站在那里。四周犹如牛奶一样粘稠的天地灵气翻滚着注入他的丹田,随着他悠长的呼吸声,他体内不断传来低沉的雷鸣声。
  
      每一声雷鸣响起,他的皮肤上都会多出一层灰暗的粘稠汁液。他的皮肤下隐隐可见一团团血色的火焰在游走燃烧,似乎还能听到火焰灼烧皮肉、骨骼发出的怪异断裂声。
  
      粘稠沉重的血元犹如一条小溪,源源不绝的从心头滴落,径直落在了丹田内那座六层浮屠小塔上。尺许高的小塔放出道道血光,照耀得殷血歌丹田一片殷红。浓郁的血色雾气从小塔内不断喷出,慢慢的滋养着他的身体。
  
      这里是琼雪崖战仙殿的总坛所在,这里是殷血歌私人拥有的洞府。距离他拜入文秀秀门下,这已经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在这些日子里,殷血歌再也没见到自己的便宜师傅。
  
      自从那日接到战仙殿派驻在外执事弟子的紧急传讯后,文秀秀火急火燎的带着一群高阶修士就冲出了大雪岭。
  
      这就好比想要打瞌睡了,正好有人送了个枕头上门。琼雪崖正盘算着挑起和万蛊教之间的冲突,引开万蛊教高层的注意力,隐瞒下他们在炎灵界的收获呢,万蛊教的修士就打上了门来。
  
      对文秀秀而言,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事情了。所以他带着大群修士前往南黄岛追杀那些万蛊教的修士,而殷血歌呢。他就暂时没空来打理了。毕竟殷血歌此刻实力太弱,没有金丹期的修为,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两大仙门之间的争斗,哪怕是最低级别的争斗都不成。
  
      幸好殷血歌毕竟是洛雪华亲自指派给文秀秀的门徒,所以他在大雪岭的待遇还不错。
  
      战仙殿作为琼雪崖专职对外征战厮杀的暴力组织,他在绵延数千里的大雪岭内,占据了九座灵山。呈九宫分布的九座灵山被重重叠叠的护山大阵环绕着,地下有用**力凝聚过来的七十二条地下灵脉,每一座灵山下方都有八条灵脉汇聚。
  
      殷血歌就在九座灵山之间,得到了一处属于他私人所有的小小洞府名之为‘牡丹坞’。
  
      这是一条深有十几里的小山谷。自外而内有数十条小溪从两侧高崖上汇聚而来。在山谷最深处,有一口深潭,面积有十七八亩大小,潭边翠崖下。有几座小楼。一栋精舍。这就是殷血歌修炼的洞府了。
  
      也不知道上一任主人是谁,这座小山谷内种植了无数姚黄魏紫的大牡丹花,而且有仙法催生。这里的牡丹四季常开,一茬儿接着一茬儿,就没有个停歇的时候。站在殷血歌居住的精舍露台上,一眼望去,满眼都是花红柳绿,这一派景象端的美丽异常,奈何太脂粉气了一些。
  
      但是没奈何,牡丹坞是这九座灵山中空闲的洞府内灵气最充裕的一座,按照琼雪崖断定天地灵气浓度的标准,整座牡丹坞地下的灵脉每天释放出来的天地灵气,就相当于九十块极品灵石蕴藏的全部灵气度。在这里修炼,几乎等同于嘴里时刻含着一块极品灵石。
  
      作为文秀秀刚刚收录下来的小弟子,谁敢在个人待遇上克扣殷血歌丝毫?
  
      所以虽然有其他几座古朴恢弘的洞府更合乎殷血歌的心意,但是那些洞府每天地脉涌出的天地灵气的浓度只有牡丹坞的三成到六成左右,战仙殿负责分派洞府的管事长老,很是殷勤的将殷血歌丢进了牡丹坞,让他和这满眼繁花异草作伴。
  
      体内连续传来八十一声雷鸣,周身骨节滚烫,头顶隐隐有一道热气升腾而起,四周天地大势已经凝压宛如实质,压迫得自身肢体都有点运转不便了,殷血歌这才缓缓收功。
  
      打了一套来自第一世家藏经阁的大力魔龙拳活动了一下身体,拳出如雷,澎湃的拳劲将精舍四周的牡丹花丛打得花枝乱颤,浑身骨节都活动开后,殷血歌这才吐出一道热气,径直从露台跳进了十几米外的深潭中。
  
      深潭清澈见底,潭水冰凉彻骨,在潭水中用力的擦拭干净了身上的污垢,殷血歌赤条条的从深潭中走了出来。抓起在潭边柳树下已经预备好的一套淡蓝色的秀士长袍,殷血歌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姚黄、魏紫两个美貌可人的小丫鬟急忙从一丛牡丹花后转了出来,将一本《两仪星风土记》递给了殷血歌。
  
      不紧不慢的向两个眉眼都还没有长开的小丫头挥了挥手,殷血歌坐在了柳树下的大石头上,淡淡的说道:“我这里不用你们招呼了,去伺候那头鹦鹉吧,别让他惹事。”
  
      两个小丫头乖乖的应了一声,向后倒退了几步,这才转入了花丛中。
  
      按照战仙殿的安排,牡丹坞内有侍女十八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很好听的花名做名字。但是殷血歌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他大撒手的将牡丹坞的一应内务管理,全部委托给了血鹦鹉。
  
      除开每天的日常修炼,殷血歌就是疯狂的阅读牡丹坞的上一任主人留下来的那些典籍。
  
      这里面除了几部浅薄的,殷血歌看不上眼的道书丹经之外,更多的是记载了两仪星的风土人情,以及琼雪崖和万蛊教一应资料的书籍。而这些东西,也正是殷血歌如今最急需的。
  
      这一个多月来,他已经对两仪星的地理、民俗之类的有了大致的了解,同时也明白了琼雪崖和万蛊教万年恩怨的由来。对于两大仙门的组成,以及他们现在的著名高手等等,他也都有了一定的认知。
  
      无论琼雪崖还是万蛊教,如今他们门内都有三名地仙坐镇。散仙的人数都在二十人左右,其他的不离境以下的各阶高手,数量也都相差不大,所以双方实力可谓是旗鼓相当,谁也别想压过谁。
  
      两仪星上,也就只有这两大仙门是绝对的霸主级势力。但是两仪星属于峤琰域治下,峤琰域和两仪星实力相当的星球就有近百,实力比两仪星强上数倍的星球也有五个之多,而统治峤琰域的,是一个名之为三尊盟的势力。
  
      从这些杂书中。殷血歌得知。三尊盟分别由道门沧濎门,佛门悬空寺,魔道姹女万化门三大宗门组成。这三大门派内,都有九品巅峰近乎大圆满的地仙坐镇。所以他们才能成为峤琰域实际意义上的统治者。
  
      让殷血歌动心的就是。三尊盟联手掌控了峤琰域最大的自由星三尊域。这里有峤琰域唯一的一座通往外域的超远距离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殷血歌未来如果想要离开峤琰域,他势必要和三尊盟打交道。
  
      “只不过,万年难见一个仙人存够足够的路费离开峤琰域。嘿,穷啊。”
  
      看着书籍上记载的有关于那座传送仙阵的资料,殷血歌摸了摸指头上乾坤戒,悄然叹了一口气。超远距离的跨越星域的传送,耗费的仙石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且还要向三尊盟缴纳一笔惊人的过路费,这笔巨大的开销就算是倾尽琼雪崖的全部身家都无法承担,就不要说现在的殷血歌了。
  
      “穷,还是穷。而且实力太低。”
  
      就算现在给殷血歌一笔横财,他也没胆量前往三尊盟的地盘,申请试用这座传送仙阵。以他如今的这点实力,三尊盟最好的选择就是把他一巴掌拍死,然后把他所有的仙石占为己有。一个实力低微却身怀巨款的小人物,这不是俗称的大肥羊么?
  
      “实力,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起码也要拥有地仙级的实力,才有资格离开峤琰域。”
  
      识海中的那一眼血池轻轻的转动着,道道血光照耀识海,殷血歌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不管是血海浮屠经还是鸿蒙血神道,这两门功法都能速成。只要给他足够的精血,三五十年冲破天人屏障,顺利的渡劫成就仙人之体,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足够的精血么,只能依靠杀戮得来。
  
      “所以洛宫主啊,你让我加入战仙殿,我是真心要感谢你呢。”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血光,殷血歌低声的自言自语着:“但是没结成金丹,文师根本不会让我参加和万蛊教的征战。得想个法子,尽快的结成金丹。”
  
      尽快结成金丹,而且还不能暴露他修炼的根本,也就是说血海浮屠经是无法暴露于人前的。
  
      幸好殷血歌懂得秋蝉蛰隐术,能够隐匿自身的气息。而第一世家的那一门无名法诀,却正好能够让殷血歌兼修多门功法。回想当日第一至尊一手佛光、一手仙光的神奇和瑰丽,殷血歌就不由得展颜微笑。
  
      ‘咚’的一声闷响,挂在牡丹坞入口处的金钟被人敲响。
  
      一道血光从一座小楼内冲天而起,一个盘旋飞向了入口处,过了一会儿,这道血光又飞了回来。胸口上的羽毛已经重新长了出来,浑身遍布着油渍,羽毛被酒水浸透,浑身酒气冲天的血鹦鹉摇摇摆摆的飞到了殷血歌的面前。
  
      “尊主,你那便宜二师兄来了。”
  
      “请,速速有请!”殷血歌急忙站起身来,将手上的杂书丢在了一旁。
  
      殷血歌的二师兄,就是战仙殿主文秀秀的第二个门徒宣勇,人如其名,宣勇是一个性格火爆而粗豪,热情却鲁莽的家伙。他已经是三难境的大修士,而且已经熬过了风火雷三难中的风、火重劫,只待雷劫一过,元神和肉身淬炼完美,他就立刻能跻身三劫境。
  
      宣勇也是战仙殿有名的金印战将,他性格火爆,战意沸腾,一上战场就舍生忘死、沥血不退。在和万蛊教的无数次厮杀中,宣勇斩杀的修士超过两千,实力和他相当的大修士超过十五名,是战仙殿排名在前十之列的凶神人物。
  
      文秀秀丢下殷血歌去增员南黄岛,殷血歌的一应手续,包括分派洞府等事情都是宣勇帮他一手操办。所以殷血歌对宣勇格外有几分好感和亲近。
  
      “哈,小师弟不用客气,请什么请?师兄自己就进来了。”
  
      嘹亮的声音响起,一条人影直接从殷血歌面前冒了出来。宣勇身穿一套黑色软甲,外面罩着一条火红色的长袍,脑袋上刮得铮亮,原本相貌堂堂的他在早年被敌人飞剑切掉了一只耳朵,故而他如今只剩下了一只右耳,这就让他凭空多了几份狰狞狠戾的气息。
  
      原本以宣勇三难境的实力,他早就可以肢体重生让那一只耳朵重新生长出来。但是宣勇却又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当年割掉他耳朵的对头还活得好好的。所以他发誓除非将对头打得魂飞魄散,否则他这辈子就一直保留这个狰狞的形象。
  
      见到宣勇,殷血歌笑着向他抱拳行了一礼:“二师兄,什么风把你吹我这里来了?”
  
      “骚风!”宣勇骂骂咧咧的一巴掌拍在了血鹦鹉的身上。将血鹦鹉一巴掌拍飞出去老远:“贼厮鸟。你日子过得比老子还痛快?去去去。不要在这里碍眼,不然扒了你毛做叫花鸡。”
  
      抱怨了一句,宣勇骂道:“一股子骚风把老子赶过来的。小师弟。这是你的麻烦了。按理说师尊不在,你只是刚刚测了灵根天赋,师尊还没指点你的功课,你也只是练气期的修为,这些事情轮不到你来处置,但是那骚狐狸非要点名让你出宗门任务,二师兄也挡不住那股子骚劲儿!”
  
      眨巴着眼睛,殷血歌诧异的看着宣勇,被宣勇一口一个‘骚’字咒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宣勇也不给殷血歌询问的机会,他一把抓起了殷血歌,纵身跃起带起一道儿火光,笔直的向着战仙殿总殿所在的灵山飞了过去。
  
      三难境的大修士飞行绝迹,殷血歌眼前一阵光影变幻,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被宣勇提溜着来到了战仙殿的一间侧殿内。
  
      宽敞的殿堂内,几名雪熊道兵和雪狼道兵端端正正的站在两侧,正中一张条案后,一名身穿粉色长裙,生得花容月貌桃花眼,倾国倾城水蛇腰的俏丽女子正拎着一支毛笔,慢悠悠的在几份文书上批阅着。
  
      宣勇将殷血歌放在地上,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然后抱拳向那俏丽女子隆声喝道:“花副殿主,殷血歌的确是我战仙殿弟子,但是他刚刚加入战仙殿一个多月,一个练气期的小弟子,他能做什么?”
  
      重重的哼了一声,宣勇沉声道:“按照战仙殿的规矩,殷血歌就算是要出宗门任务,也要等他修炼到金丹境,有了自保之力之后,才能带领道兵出征呢。”
  
      坐在条案后的战仙殿副殿主花巧语妙目一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向宣勇扫了一眼,慢条斯理的叹道:“宣勇,你说的,在平日里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如今乃本门危急关头,战仙殿的大批人手都调遣出去了,空闲人手一个不剩。”
  
      手上沾染了朱砂的毛笔向着殷血歌点了点,花巧语沉声道:“殷血歌虽然修为略低,但是他是不是我战仙殿弟子?当本门有事之时,他是不是有义务为本门出力?”
  
      宣勇皱了皱眉眉头,刚要说点什么花巧语已经长叹了一口气,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本座还有别的选择,我也不会让他一个娃娃负责这次的事情,但是本座手上还有可用之人么?这些道兵,他们的灵智总归不如人,没有一个人带领着,就让他们单独出去办理事情,万一出了纰漏,谁能负责呢?”
  
      “这个任务也没有多大的风险,本座尽量给他调配一批精兵强将,他只要负责指挥调度这些道兵就能轻松将事情完成。做得好,他还能积攒一笔功劳,岂不是好?”
  
      宣勇沉默了一阵,他沉声道:“我的徒弟……”
  
      花巧语摆了摆手,淡然道:“你的那几个徒儿,本座这里另有安排。白露岛上的那几家人,他们如今很有点蠢蠢欲动,似乎想要和万蛊教勾勾搭搭的,本座必须派他们带人去震慑白露岛。”
  
      宣勇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殷血歌已经上前了两步,笑着向花巧语行了一礼。
  
      “副殿主,不管是什么任务,弟子都接下来了。”殷血歌笑得很灿烂:“这些日子,弟子在牡丹坞无所事事,只是享受本门福利,实在是惭愧至极。能有为本门效力的地方,弟子求之不得呢。”
  
      花巧语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轻轻的鼓掌笑道:“好啊,本座就知道,血歌师侄是个好孩子。”
  
      不等宣勇开口,花巧语已经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带领十名白熊道兵,一百雪狼道兵,前往墨珠岛,为那里的墨珠矿驱散骚扰他们的海妖吧。那些海妖数量稍多了一些,但是实力最多不过是金丹低阶水准,我调派的十位白熊道兵都有金丹中阶和高阶的实力,应付他们是绰绰有余的。”
  
      手上毛笔一勾,一块红玉令牌已经被花巧语丢了下来。
  
      “拿起令牌,速速带人乘坐传送阵赶赴墨珠岛吧。”
  
      “如今正是十年一次采集深海墨珠的紧要关头,血歌师侄,你只要担保这次墨珠的产量不至于下跌,就算你一次大功。”(未完待续。。)
  
      ps:  又多了六百票,所以按照承诺加更,大家能多投点月票么?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