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章 夜间杀戮
    墨珠岛外二十里,一块堪堪露出水面的礁石上,一个目光冷厉的枯瘦道人正盘坐在上面。他面前摆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木制成的香炉,三根墨绿的线香在香炉中冉冉喷出淡淡的烟气。
  
      空气中弥漫着难以形容的血肉清香,混杂着淡淡的草药味道,更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虫豸腥臭味混在里面。三种味道混为一体,就变成了一种带着邪恶诱惑力的怪异气息,这种香气对于灵智不高的海洋妖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枯瘦道人的袖子里喷出一道微风,卷着淡淡的烟气向着墨珠岛飘去。香味混杂在海风中,传遍了墨珠岛上的小城,一些就连化形都无法做到的海洋妖兽,就这样一步一摇的顺着烟气指引的方向爬上了墨珠岛,侵入了小城中。
  
      数十头练气境都没达到,堪堪相当于人类淬体境的‘玄钢乌甲蟹’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兴高采烈的在小城内大肆破坏。城池低矮的栅栏根本无法抵挡他们的身体,他们的钳子轻轻一击就能将木栅栏轰成粉碎。他们喷吐着腥气逼人的黑色毒液,疯狂的闯入了城内的民宅中。
  
      在烟气怪异香味的刺激下,这些甲壳坚硬、力大无穷的妖兽滋生出了强烈的食欲。巨大的钳子胡乱的拍打着,将四周哭喊逃窜的平民打成肉饼,然后将血肉模糊的肉饼抓起来塞进嘴里,这些海蟹疯狂的咀嚼着甜美的血肉,心满意足的‘咕咕’鸣叫着。
  
      有几个胆气壮的青年汉子手持鱼叉,声嘶力竭的向那些海蟹冲杀了过去。锋利的鱼叉狠狠的戳在了漆黑的蟹壳上,火星四溅中钢叉断折,受到袭击的海蟹不以为然的摇晃了一下钳子,将这些勇敢的青年汉子全部拦腰剪成了两段。
  
      凄厉的哭喊声不绝于耳,拥有数万居民的小城瞬间陷入了一片慌乱中。大量的平民拖家携口的四处奔逃,不知道哪家人打翻了油灯,基本上用草木搭建而成的民宅迅速点着,在海风的吹拂下。大火迅速的在城内蔓延起来。
  
      李一、李二兄弟两光着膀子,拎着鱼刀,带着十几个家仆站在小城正中的十字路口,声嘶力竭的哀嚎着:“上仙,上仙,求上仙救命啊。妖怪,妖怪来了。”
  
      殷血歌居住的小楼距离小城不过两里地,御剑飞行的话,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能赶到。但是他刚刚化为一道血光飞起,斜刺里一道黑烟无声无息的射了过来。黑烟中一根锋利的芒刺闪耀着淡淡的寒光。芒刺距离殷血歌还有十几米远。他就闻到了上面刺鼻的腥臭味。
  
      毒,剧毒,用某种虫子的毒液调配而成的剧毒。
  
      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晃,芒刺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一道血元注入三阳开泰斧。巴掌大小的小牛角斧内喷出了刺目的火光,殷血歌的手掌都被斧头上喷出的火焰团团包裹。他冷眼看着下方的密林,厉声喝道:“谁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芒刺飞行的速度极快,幸好殷血歌眼力超乎寻常,反应速度更是比寻常人快了不知道多少,他飞行的速度更是寻常人难以比拟的,所以才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一次偷袭。换了其他修士,就算是金丹高阶的修士不定都已经被这一击给暗算了。
  
      ‘嗤嗤’笑声传来。两名身材干瘪矮小,生得丑陋异常,脸上尽是瘢痕的男子从密林中窜了出来。其中一名男子一手召回了那根淬了剧毒的芒刺,向着殷血歌狰狞的一笑:“小子,命大。爷爷这蝎尾针。寻常金丹修士碰一下也会骨肉成泥,你居然躲过了?”
  
      冷哼一声,殷血歌不和这两个不知来历的修士废话,他举起三阳开泰斧,一口真气喷了上去,小小的斧头突然膨胀到三尺方圆,带起一道高温火焰向下劈去。
  
      这柄斧头乃文秀秀用火山口高温岩浆淬炼风火红毛铁,提炼红毛铁精华,融合了九霄天火淬炼过的陨铁精髓熔铸而成,不仅锋利无比,更能释放三阳地心火伤人。殷血歌将他投掷了出去,包裹着烈焰的斧头就好像一颗流星笔直砸下。
  
      两个丑陋修士的脸色骤然一变,他们只知道殷血歌是一个练气中阶的修士,大概就是练气五六重的水准。而他们已经结成了金丹,达到了金丹三转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功夫就能踏入金丹中阶。
  
      两个金丹境修士联手暗算一个练气期的小辈,这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是殷血歌先是避开了他们自负万无一失的偷袭,然后祭起的法宝威势强大,看那威力居然比他们大师兄出手还要威猛了几分?
  
      两柄闪耀着淡淡绿光,带着长长绿色雾气的飞剑飞起,向着三阳开泰斧迎了上来。刚才出手偷袭的丑陋修士冷笑道:“战仙殿,好大的名头。但是今天我们撕吧了殷血歌你,战仙殿的招牌就算是被我们踩在脚下了。”
  
      殷血歌眉头一挑,这两个家伙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他们的来历就不问可知了。没想到花巧语以及她身后的人是如此的迫不及待,自己刚刚来到墨珠岛,板凳都还没坐热呢,居然就有杀招上门了。
  
      恼怒之下,殷血歌干脆咬破舌头,一道混杂了些微神灵神血的本命精血喷出,化为一道血箭喷在了三阳开泰斧上。原本威势惊人的三阳开泰斧更是好似火上加油一般,斧面内喷出的火焰足足有一丈多长,带着可怕的高温向着两柄邪气冲天的飞剑劈砍了下去。
  
      ‘当啷’一声巨响,两柄飞剑被劈得黯淡无光,殷血歌清楚的看到剑锋上被砍出了拇指大小的缺口。飞剑上的绿光更是被三阳地心火烧得灰飞烟灭,原本两柄邪门飞剑,几乎是一击就变成了废品。
  
      “唉哟,我的娘!”两个丑陋修士同时惊呼了一声,鼻孔内滴滴答答的流出了墨绿色的血液。他们同时伸手进腰间的乾坤袋,抓出了两个色泽漆黑的葫芦。
  
      殷血歌的瞳孔骤然一缩,这两个家伙的血液都是墨绿色,要么他们常年接触剧毒,导致自己的身体机能都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要么就是他们修炼了某种邪门毒功。血液就是他们最强的攻击手段。
  
      面对这样的敌人,殷血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张开本命蝠翼冲天飞起,迅速的拉开了和两个修士的距离。三阳开泰斧依旧气势雄浑的当头落下,狠狠的向着两个修士劈砍了过去。
  
      对方狼狈的在地上翻滚着,宛如赖驴打滚一样狼狈的窜出去了好远。一边翻滚,他们一边拔出了黑葫芦的塞子,‘嗡嗡’声不绝于耳,一大片身躯发黑,翅膀雪白,白色的翅膀上密布着点点红色斑点的怪异蛾子从葫芦中飞出。化为两片虫云向殷血歌冲了过来。
  
      “腐尸螟蛾。”血鹦鹉很兴奋的尖叫了起来:“居然是腐尸螟蛾?这是幽冥界的特产啊。想不到在这里居然能见到。只不过。血统不纯,绝对的血统不纯啊。他们是腐尸螟蛾十八代以后的混血孙子吧?”
  
      腐尸螟蛾,幽冥界鼎鼎有名的毒虫之一,他们喜欢以腐烂的尸体为巢穴。吸取腐尸的尸毒为养料繁衍后代。这种螟蛾数量少的时候并不可怕,但是一旦形成了数以万计的虫海,就算是仙人级的存在都逃不脱他们的毒手。
  
      眼前的这些蛾子虽然只有一丝真正腐尸螟蛾的血脉,但是这里起码也有七八百蛾子,对于金丹境的修士而言,这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殷血歌来不及收回三阳开泰斧,对方两人逃窜的速度太快,三阳开泰斧沉甸甸的劈砍在地上,沉闷的巨响声中火光四溅。地面被劈开了一条长有数米的深深沟渠。斧头一类的法宝威力强大,但是向来易发难收,殷血歌一口气息没接上,就再也来不及调动三阳开泰斧。
  
      ‘去’!
  
      一声轻喝,殷血歌张开喷出了血歌剑。他心念一动。血歌剑化为细细的血丝当头笼罩下来,数百条血丝化为一道绵绵密密的光网,将那一片蛾子全部包裹了进去。
  
      ‘嗤嗤’声不绝于耳,大片蛾子被切成了两片纷纷坠落。每一只裂开的蛾子体内都喷出了大量淡黄色的汁水,这些散发出刺鼻腥味的汁水一碰到空气就立刻燃烧起来。点点暗绿色的光芒在空气中燃烧,每一滴汁水燃烧后体积膨胀数千倍,变成了无形无色的毒气弥漫四方。
  
      殷血歌只防范到了这些腐尸螟蛾的近身攻击,没想到这种蛾子被杀死后居然还有这么诡异的变化。
  
      就连血鹦鹉都没想到,这两个丑陋修士放出的蛾子居然还有这种就连原汁原味的腐尸螟蛾都没有的功能。弥散的毒气迅速包裹住了殷血歌,他一时不查,当即连连吞了好几口毒气。
  
      眼前骤然一黑,眸子里一道黑色的纹路生了出来,殷血歌的脸上迅速弥散开一团黑气。
  
      两个修士同时欣然大吼:“中了!”
  
      但是很快殷血歌眼前的黑雾就消散开来,他在鸿蒙本陆的时候,喪婆婆一鼎九转万毒汤让殷血歌服了下去。那一鼎汤药让殷血歌的身体对各种剧毒都有了极强的抵抗力,腐尸螟蛾体内的汁水所化的剧毒虽然连元婴境的修士都难以抵挡,却拿殷血歌没什么作用。
  
      冷笑一声,殷血歌双手一搓,一道血箭喷出,点点血水溅落在血歌剑所化的血光上,当即漫天剑光凭空增长了十倍,森森寒气袭人,血歌剑带着刺耳的啸声就朝着那两个修士当头斩下。
  
      “不可能。”两个修士同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这化血妖蛾是本门秘传……”
  
      话音未落,血歌剑所化剑光当头落下,两个金丹初阶的修士被无数道剑光环绕,一时间被切成了无数的碎片。血鹦鹉张开嘴狠狠的一吸,黑红二色光流喷出,两颗金丹入腹,漫天弥漫的毒气也都被他吞了下去。无比回味的吧嗒了一下嘴,血鹦鹉感动得眼泪水都快流了出来。
  
      在这毒气中,他感受到了一丝幽冥之气的存在,对血鹦鹉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剂大补药。
  
      斩杀了两个不明来路的修士,从他们腰上将两个乾坤袋扯了下来,收回三阳开泰斧,殷血歌迅速向小城飞去。距离小城还有一里多远。殷血歌调集体内血元狠狠的向外一喷,一道血光‘哧溜溜’的喷出数里,血歌剑化为数十道血光当头落下,将城内的那些海蟹顷刻斩杀。
  
      李一、李二兄弟两站在街头,呆呆的看着那些被一剑斩杀的巨型海蟹,突然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上仙恩典,上仙恩典啊。你们这群混蛋,还不快快叩谢上仙。”
  
      一时间满城老小都跪拜了下去,向着殷血歌顶礼膜拜,口口声声‘上仙慈悲’。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他悬浮在小城上空。向着远处雪狼道兵的营地望了一眼。营地内依旧是静悄悄的。那些雪狼道兵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或者去了哪里。
  
      恼怒的皱着眉头,殷血歌正盘算着是否将这些雪狼道兵全部斩杀,将他们的精血都用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天空中突然传来低沉的狂风嘶吼声。
  
      十几头龟甲有数丈方圆的大海龟人立而起,伸着长长的脖子,拎着用珊瑚和大石头拼凑成的大锤子,摇头晃脑的从海水中走了出来。这些大海龟双眸中凶光闪烁,嘴里利齿嶙峋,一个个宛如疯狂一样驾驭着狂风和水云,一步步的向小城逼近。
  
      ‘吃’、‘肉’,这些海龟显然智商不是很高,只是单调的咆哮着他们心头最纯粹的**。带着周身的煞气冲上了岸。在这些海龟的身后,大群披挂着绿色甲胄的虾兵拎着长枪,一个个贼头贼脑的窜上了岸来。
  
      看看那些虾兵狰狞的模样,以及基本上依旧保持着大海虾的造型,就知道这些家伙根本没什么道行可言。他们甚至连开口说最简单的单字都不能。显然只是一群被大妖的气息影响后,刚刚走上修炼之道的野生妖孽。
  
      看着这些海妖不断的涌上岸,殷血歌看看那些吓得再次发出惊天动地尖叫的平民,无奈的拔出了血歌剑,纵身挡在了那些海妖前进的路线上。随手在身前划出了一条细细的剑痕,殷血歌厉声喝道:“吾乃琼雪崖战仙殿主文秀秀之徒殷血歌,你们若是再敢前进一步,全部杀了。”
  
      血炎从殷血歌的皮肤下涌出,白天里吞噬的十头白熊道兵的精血正在他身体内翻滚,不断化为血元融入六重浮屠小塔。眼前的这些海妖虽然修为低微,但是他们的体型巨大,一头大海龟的精血估计就比二十头白熊道兵的所有精血加起来还要丰沛。
  
      如果吞噬了眼前这些海妖的精血,怕是能够直接踏入练气高阶吧?
  
      血歌剑紧了紧,殷血歌残酷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们是不准备讲道理了。”
  
      一缕血元涌上喉头,裂魂蝠音冲天而起,尖锐的鸣叫声化为白色声波向四周扩散开,那些海龟的身体骤然一晃,一屁股倒在了地上,七窍中都有鲜血喷出。那些实力地位的虾兵们则是同时惨嚎,他们的头颅纷纷炸开,淡蓝色的血液宛如喷泉一样喷洒了出来。
  
      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张开嘴向着前方狠狠的一吞,顿时一道道血箭飞起,不断的注入殷血歌嘴里。这些虾兵的血液真的是淡薄无味,里面蕴藏的天地灵气几乎可以忽略。但是架不住这些虾兵数量庞大,这里起码有两千多头虾兵冲上了海岸,他们的精血加在一起,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数字。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吸入体内的精血迅速被转化为自身血元,修为一寸寸的加深,殷血歌只觉浑身力量一丝丝的增加,他长啸一声,干脆团身扑向了那些手持大锤的海龟。
  
      不等这些海龟从裂魂蝠音的震荡中苏醒过来,殷血歌已经宛如幽灵一样掠过了他们的身体。
  
      锋利的血歌剑轻松的扫过他们的脖子,水缸大小的乌龟脑袋纷纷飞起,大量鲜血不断喷出。殷血歌张开嘴凌空吞咽,道道血柱不断的被他吞下。但是他的肚子就好像一个无底洞,不管他吞下多少血液,始终不见他的肚皮凸起来。
  
      滚滚热流在他体内流转,随着斩杀的海妖越来越多,吞噬的精血越来越多,殷血歌的实力也在以一种让人惊骇的速度在提升。
  
      血海浮屠经全力运转,殷血歌丹田中的无形漩涡在疯狂的吞噬四周的天地灵气。一声声雷鸣在他体内响起,大量精血中的污垢被强行排斥出体外。
  
      大股大股的血元不断融入六重浮屠小塔,刺激得小塔不断放出血色光芒,塔身越发的光泽夺目,散发出的气息也越发的古朴厚重,隐隐有一股浓郁的沧桑、洪荒气息透露了出来。
  
      一刻钟后,冲上岸的这一波海妖被斩杀殆尽,但是远处海面上再次冒出了影影倬倬的黑点。
  
      更多的一群海妖来袭,这一次的海妖数量起码超过一万头,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身形和人类相似,气息隐隐达到了金丹高阶的真正妖族出现。
  
      但是这些妖族就和那些海妖一样,眸子里闪烁着贪婪的饥渴的凶光,驾驭着狂风和水云急速的向岸边冲来。
  
      那一块礁石上,枯瘦道人讥嘲的冷笑起来。
  
      “那两个想要抢功的蠢货,已经死了吧?死得好,死得妙啊,这些废物师兄弟,要来有什么用?”
  
      “殷血歌,我倒是要看,你能抵挡多少波海妖的侵袭。”
  
      “等你耗尽了全部的真气法力,我就亲手砍下你的人头去领赏。”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