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万蛊教徒
    礁石面积不大,也就一丈见方。礁石险险露出水面,海浪拍打过来,整个礁石都会被浪头淹没。
  
      殷血歌站在礁石边缘,笑容可掬的看着那神色难看的枯瘦道人。他胸口的破口正在急速的愈合,刚刚被弩矢炸飞的血肉早就在一种神奇力量的牵引下,化为粘稠的血浆涌回他的身体,组合成新的肌肉和骨骼。
  
      这样的回复会损耗大量的精血,但是他刚刚吞噬了大量的海妖血液,这点消耗根本算不得什么,更不要说他体内依旧存留着些许血圣精血和神灵神血。
  
      刚刚三阳开泰斧的突袭,被枯瘦道人用一块轻薄的黑色甲盾挡了下来。黑色的盾牌呈椭圆形,表面光洁带着奇异的花纹,看上去就好像一只大甲虫的甲壳。枯瘦道人的修为很不错,那块盾牌的质地也很高,三阳开泰斧骤然突袭,只是吓了对方一跳,逼得他倒退了几步,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一击无功,殷血歌当即收手,静静的等待伤口的完全恢复。
  
      枯瘦道人脸色难看的看着殷血歌,尤其重点看着他胸口正在急速恢复的伤口。血鹦鹉已经飞到他的身后,骂骂咧咧的在他身后百米外打着转儿,也就是说他已经被殷血歌和血鹦鹉包围。所以枯瘦道人并没有仓皇的逃走,而是眼珠不断转悠着,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海风不断吹过,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特有的水腥味,更有一抹奇异的香味在空气中回荡。
  
      当殷血歌胸前最后一块皮肤生长出来,伤口完全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时候,枯瘦道人这才好奇的问道:“你们怎么恰好找到这里来?墨珠岛附近这样的礁石何止千百,你们怎么可能就找得这么准?”
  
      殷血歌揉了揉鼻子,很得意的笑着,却只是轻轻摇头,懒得回答枯瘦道人这个问题。
  
      如何找到这里来的?海风带着那么怪异的香味吹了过来,殷血歌的嗅觉比常人敏锐数百倍。隔着百多里地,他都能嗅到一滴新鲜血液的味道,他怎么可能闻不到空气中这股怪异的香味。
  
      只要指点血鹦鹉,顺着海风吹来的方向,顺着香味飘来的方向,自然就找到这里了。
  
      墨珠岛周边都有琼雪崖控制的大型岛屿,换言之,墨珠岛位于琼雪崖掌控的海域腹地中,是最为安全不过的岛屿。所以虽然墨珠岛偶尔会有三五海妖骚扰,但是平日里这里也就驻扎了三位金丹境的修士以及一批普通道兵而已。
  
      但是这一次。居然有上万海妖亡命的冲击墨珠岛。这里面没人捣鬼才怪了。
  
      那些雪狼道兵。殷血歌自然会和他们慢慢的算账,但是这点起了异香,用来吸引海妖攻击墨珠岛的罪魁祸首,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笑了几声后。殷血歌反问枯瘦道人:“那香炉里的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刺激海妖登岸?”
  
      枯瘦道人笑着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香炉,随手向殷血歌投掷了过来:“你看看,这是我万蛊教秘制的‘肉膏**香’,除非是有足够灵智的妖物,否则都会被他迷惑。”
  
      小香炉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而且飞行的苏度也不快,殷血歌随手一把抓住了他,仔细的端详了起来。枯瘦道人看到殷血歌接住了小香炉。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你已经死了,知道么?”
  
      一抹淡淡的麻痹顺着香炉渗入指尖,几条极细的黑色线条从指尖直透了进来,迅速的向着手腕的方向蔓延。殷血歌看着自己手上的黑色线条,轻轻的摇了摇头:“毒?”
  
      体内一抹热流涌出。九转万毒汤的神奇功效发挥了出来,侵入殷血歌体内的剧毒几个呼吸间就被化为无形。他的指尖有几滴黑色的液珠渗了出来,黑水滴落在礁石上,坚硬的礁石都被腐蚀得‘嗤嗤’作响,很快就被腐蚀出了几个拇指大小的窟窿。
  
      枯瘦道人的眼神骤然一僵,他呆滞的看着黑色的小香炉,咬着牙说道:“这上面抹了三头黑蝮蛇、百足过山风、金线毒蚰的毒液混合十三种毒草制成的剧毒,你莫非是天生的百毒不侵之体?”
  
      殷血歌急忙摇头,他笑着将那小香炉一把捏碎,一团血炎从他掌心喷出,将那小香炉烧成了一团灰烬。看着脸色难看的枯瘦道人,他淡然道:“百毒不侵之体?世界上还有这种玩意?我只是几年前服用了一种神奇的汤药,让我对普通剧毒有了一些免疫力而已。”
  
      轻叹了一声,枯瘦道人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笑了笑,枯瘦道人向殷血歌拱了拱手,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尖锐的鸣叫声突然响起,三条背后生了一对儿小小蝴蝶翅膀的血色蜈蚣化为三条精光从他袖子里激射而出,长有三尺的大蜈蚣张牙舞爪的就向着殷血歌的面孔扑了过去。
  
      “噢,鬼脸血蜈蚣,好东西啊,大补壮阳。”殷血歌刚要喷出血歌剑斩杀这三条蜈蚣,血鹦鹉已经欢天喜地的大笑了起来。他嘴里喷出三条细细的黑红二色光流,一把卷住了这些面容狰狞不断喷吐出毒气的蜈蚣,张开嘴一口将他们吞了下去。
  
      “不!”枯瘦道人的脸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扁毛畜生,把道爷的鬼脸血蜈蚣吐出来。该死的,这是道爷准备用来炼制本命心蛊的至宝啊,你这该死的扁毛畜生。”
  
      很明摆着,枯瘦道人有点抓狂了,他甚至顾不上殷血歌,转身袖子一晃,一片黑气喷薄而出,黑气中大片宛如芝麻粒一样大小的奇异蚤子发出轻微的鸣叫声,密密麻麻的向着血鹦鹉冲了过去。
  
      血鹦鹉绿豆大小的眼珠子骤然一亮,他张开嘴,又是一道黑红二色光流喷出,数万只细小的蚤子同样被他一口吞下,然后他还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好味道啊,鸟爷刚刚孵出来的时候,最喜欢吃这些虫子。你这死道士,让鸟爷重温了童年的回忆,太感激你了。”
  
      双眸中凶光一闪。血鹦鹉突然化为一道刺目的闪光向枯瘦道人扑了过去。他的两只翅膀宛如两柄大刀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着枯瘦道人的脑袋劈砍下去,血鹦鹉无比凄厉的尖叫着:“鸟爷惨不忍睹,惨绝人寰的童年啊。每天被逼着吃虫子,鸟爷要大鱼大肉,要醇酒美人啊,每天被逼着吃虫子!”
  
      “你这死牛鼻子,你敢让鸟爷想到那噩梦一样的童年,我弄死你,我弄死你,我弄死你。”
  
      血鹦鹉的翅膀上一根根鸟毛宛如刀片一样笔直的竖起。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刺目的寒光。顷刻间他向枯瘦道人劈出了几乎一百击。每一击都在空气中带起了长有数丈的血色刀芒,打得枯瘦道人狼狈不堪,只能祭起了那面黑色的椭圆形甲盾牢牢地护住周身。
  
      ‘当啷’声不绝于耳,血鹦鹉宛如疯魔一样抡起翅膀就是一通乱打。他的翅膀劈砍在甲盾上,打得甲盾上一层薄薄的黑色雾气荡起无数涟漪,藏身在盾牌下的枯瘦道人身体花枝般乱颤。
  
      殷血歌顺势落井下石,他咬破舌尖,喷出一点精血,然后将血海浮屠经中的纯阳诛邪神雷祭了出来。低沉的咒语声中,一颗光芒四射的雷种悄然成型,他神念锁定了枯瘦道人的身体,印诀一引就将雷种打了出去。
  
      虚空中一声雷鸣。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光带着淡淡焦灼的气息劈了下来。
  
      纯阳诛邪神雷是一应邪道法宝的克星,血鹦鹉的翅膀连贯劈下,依旧被枯瘦道人的甲盾挡了下来。但是这一道雷光落下,就听得一声脆响,甲盾上的黑色雾气被劈得支离破碎。光洁如镜的甲盾硬生生被劈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缺口。
  
      残余的雷劲落在了枯瘦道人的身上,可怜这道人被雷劲打得浑身胡乱哆嗦,张嘴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血鹦鹉趁虚而入,他喷出一道黑红二色光流定住了那块甲盾,身体化为一片血影闯入了枯瘦道人的怀中,坚硬的带着弯钩的喙子狠狠的冲着枯瘦道人的左胸凸起处狠狠一啄。
  
      一声惨嚎,枯瘦道人左胸半斤皮肉被血鹦鹉啄得飞起。无论男女,胸-乳处都是神经最集中的区域,血鹦鹉这一击痛得枯瘦道人眼前一黑,身体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礁石上。
  
      “贼厮鸟,扁毛畜生。”枯瘦道人声嘶力竭的咒骂着,他的袖子一动,数十条毒蛇、蜈蚣、蝎子、蚰蜒、不知名的多腕足毒虫等等宛如雨点一样飞出,向着血鹦鹉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在这些毒物中,居然还有一条头顶生了几只细小的弯角,通体银白如雪的大蟒。
  
      但是这些毒虫碰到血鹦鹉这好胃口的家伙,全部被黑红二色光流一卷,纷纷没入了血鹦鹉的肚子里。血鹦鹉不断的打着饱嗝,眸子里凶光闪烁,越发疯狂的用翅膀拍打起枯瘦道人。
  
      可怜这枯瘦道人玩弄各种毒物是一把好手,论起修为,他也有金丹巅峰的实力。但是长年累月和毒物打交道,没有炼体功法淬炼**,又没有极品灵丹滋养身躯,他的这幅身躯实在是虚弱到了极点。
  
      护身的各种毒虫碰到了血鹦鹉这克星,三两下被吃得干干净净,枯瘦道人顿时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任凭血鹦鹉的翅膀一次次的拍打他的身体。
  
      奈何他碰到了血鹦鹉这心黑的主儿,大致判断出了枯瘦道人的身体承受极限后,血鹦鹉就好似闲着没事打孩子玩的后妈一样,每一击都打得枯瘦道人痛不欲生,却偏偏让他想昏迷过去都做不到。
  
      浑身剧痛,五脏六腑都快要碎裂了,四肢百骸早就被打得快要分家,丹田震荡,一口丹元都提不起来。可怜枯瘦道人被打得口吐鲜血,浑身抽搐的倒在地上,刚开始他还只是‘嗷嗷’痛呼,到了最后他干脆歇斯底里的惨嚎了起来:“别打了,别打了,贫道输了,贫道认输。”
  
      殷血歌站在一旁,左手拎着三阳开泰斧,右手拎着血歌剑,眯着眼看着枯瘦道人,严防他逃走。
  
      血鹦鹉则是不断的殴打对方,骂骂咧咧的呵斥着:“求鸟爷开恩啊。求鸟爷放过你这条狗命,快,说好听的,求鸟爷,求得鸟爷快活了,鸟爷就饶了你这条小命。”
  
      枯瘦道人被逼无奈,只能哭天喊地的哀求起来,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好听的话,苦苦哀求‘鸟爷’放过他的一条小命,求得血鹦鹉心满意足了。血鹦鹉这才停下了手。
  
      爪子轻轻一扯。将枯瘦道人腰间的乾坤袋扯了下来。然后三两下将他身上的道袍扒得干干净净,将他发髻上那根散发出淡淡黑气的发簪子也扯了下来,血鹦鹉这才心满意足的叼着自己的战利品飞了起来。
  
      枯瘦道人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赤身露体的他蜷缩在礁石上。偷偷摸摸的睁开眼,正想要看看四周的动静,殷血歌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三阳开泰斧的那个小小的牛角尖儿狠狠的朝着他的膝盖就是一下砸了下去。
  
      一声惨嚎,枯瘦道人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他惊恐的看着殷血歌尖叫道:“不要动手,殷道友,暂且听我一言。我乃万蛊教血蜈峰修士罗三阴,我家曾祖父乃万蛊教血蛊殿主罗鸦。”
  
      “你曾祖父就算是万蛊教主又怎样?杀了你,他莫非能闯到琼雪崖腹地来杀我?”殷血歌狞笑着将血歌剑架在了罗三阴的脖子上:“你来算计我。就该有被我杀死的打算。”
  
      罗三阴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他哆哆嗦嗦的看着殷血歌,小心翼翼的赔起了笑脸:“道友何必做得这么绝?算计道友的,是别有他人,对我而言。这只是一笔买卖而已,有人出了五十块上品灵石想要道友死,我只是贪图悬赏而已,其实这事情和我无关。”
  
      ‘啪’的一下耳光声脆响,殷血歌狠狠的抽了一下罗三阴,他厉声喝道:“我只值五十块上品灵石?”
  
      罗三阴惊愕的看着殷血歌,他顾不得擦去嘴角流下的一行血迹,哆哆嗦嗦的说道:“可是,殷道友您只是练气期的修为,按照行情价,您这样的小修士,最多值三五块下品灵石而已。五十块上品灵石,这就是五十万块下品灵石,这是超出行情十万倍的价码,您还嫌价码低了?”
  
      殷血歌和血鹦鹉对视了一眼,殷血歌不由得咧了咧嘴。看来他们对两仪星的物价估计有错,杀一个练气期的修士,原来行情价就是三五块下品灵石?感情他们过于不接地气,对这些东西完全不了解。
  
      故意做作的咳嗽了一声,血鹦鹉张开嘴,艰难的吐出了一块水属性极品仙石。拳头大小的幽蓝色仙石悬浮在血鹦鹉面前,散发出瑰丽迷人的光晕,淡淡的光雾散开有三丈多远,将整个礁石都笼罩在了光雾中。
  
      罗三阴的眼神骤然僵硬了,他痴痴的看着那块极品仙石,突然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贱人,那个贱人,她居然敢欺骗老子?殷道友,你,你居然有极品仙石?你,你身后到底是琼雪崖哪一位地仙老祖?这,这,这和贫道知道的情报完全不对付。我,我也是受人蒙骗啊!”
  
      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血歌剑,罗三阴可怜巴巴的流下了眼泪。
  
      他真的后悔死了,原本他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琼雪崖的那些大家族又想坑死几个对他们利益有威胁的门人弟子,所以在外高价悬赏。如果他知道殷血歌居然手持极品仙石,打死他也不会来趟这浑水。
  
      极品仙石,这在两仪星都是无比珍稀的战略级的物资,就连那些地仙老祖都舍不得用极品仙石修炼。殷血歌这练气期的小修士身边的一只妖宠,居然都能拿出一块极品仙石,打死罗三阴都不信他身后会没有一座让人敬畏的大靠山。
  
      在两仪星,能够拿出极品仙石的,也只有两大仙门明面上的那六位地仙老祖了,其他的散仙大能们,他们都不见得能掌握这样的珍稀资源。
  
      所以罗三阴真的恨死了给他情报的那人,如果他能活着回去的话,他一定会请自家的长辈追杀那个‘贱人’。
  
      冷眼看着罗三阴,殷血歌慢吞吞的说道:“嗯,不想死?好,很好,先帮我想办法,把墨珠岛上的那些海妖驱散。然后呢我们再慢慢计较,你的这条小命该怎么处理,怎么样?”
  
      罗三阴呆滞了一阵,然后他垂头丧气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几道极细的黑烟几乎是贴着海面向这边掠了过来,几个闪身就到了这块礁石附近。
  
      一名身穿黑色道袍,枯黄的长发胡乱披散在身后,生得面容狰狞满口烂牙的马脸道人从黑烟中窜了出来。他桀桀怪笑了几声,向着礁石上的罗三阴打了个招呼。
  
      “罗师侄,你怎的也在这里?嘿嘿,难不成你也是来赚那一笔快钱的?”
  
      罗三阴猛不丁的看到这马脸道人,他顿时欣喜若狂的尖叫了起来:“马师叔救命啊,马师叔,这小子就是殷血歌,他……”
  
      殷血歌眉头一皱,血歌剑干净利落的扫过了罗三阴的脖子。
  
      罗三阴的尖叫声戛然而止,马脸道人的笑容顿时一僵,他面带凝重之色,深深的看向了殷血歌。
  
      “你就是殷血歌?”
  
      殷血歌看着马脸道人,很是凝重的叹了一口气。
  
      “元婴修士?你怎么看得上五十块上品灵石呢?我出双倍价钱换你离开,行不行?”
  
      马脸道人沉默了一阵,他贪婪的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极品水性仙石,轻轻的摇了摇头。
  
      “原本只是来杀人,现在我想换劫财了。”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