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大家都懂的!

  
      所有的旅游者以及森林居民全部被禁止回到丛林,许出不许进,直升机搭乘大批的特种兵会同当地警察搜寻山里的住户。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凡是与断魂谷所在的森林地区所有的城市与乡村,这一幕都在上演,进山的路口被封锁,遇上麻烦的市长不是他一个。
  
      挣扎着像海豚一样的扭动身子,意图站起来,却忘记了双腿和双手被绑缚在后,用力之下不但没有挣拖,头重重的再次下垂……
  
      隆隆声中,坦克部队抵近,沿铁丝网一字排开,摆出进攻架势。
  
      “老师,你确定目标还有生存的希望吗?”
  
      军队很快调来大批的挖掘机,沿断魂谷进山路口挖掘长长的壕沟,竖起高高的一层又一层的铁丝网,并在上面标注:“高压电,切勿kao近!”等字样。
  
      “不行啊,一旦启动,后果不堪设想,金州足足有几百万人口啊,不是当年的156事件那样,发生在沙漠中,人口稀少,只有确定局面无法控制,才能启动最终方案。”
  
      双手被牢牢的捆住,墨明就像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只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程哑,愤怒、诧异、惶恐、尴尬,而程哑太惨了,被人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成变态,自己呢犹在“恋恋不舍”的埋首……惊慌而猥琐,勤奋的姿态令人无法不想入非非。
  
      敏感的人意识到——金州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流言蜚语开始通过各种途径传播,一些居民悄悄的撤离金州。
  
      “金州不是边境呀?”
  
      军车路过万通职业学校门口的时候,学生与老师跑出来看热闹,议论纷纷。
  
      愤怒令程哑有犯罪的冲动!
  
      “什么时候自己睡觉有流口水的习惯了?”程哑有些惊慌,难道身体的阀门失控带动了其它部位的损坏?这可是严重的问题。程哑更惊讶的发现自己对着一个突出的部位流着口水,
  
      市长汗如雨下,好不容易打发走商界代表,然后化妆一番,尽量令自己容光焕发,发表了电视讲话,对一系列的情况解释,请居民们稍安勿躁,正常工作与生活。
  
      但是x6爆炸形成的大坑提醒周智还有乘机一同抵达的1号,发生的事情确凿无疑,那些庞大的鼠群究竟哪里了?
  
      大小姐和墨明自从经历残酷的生死患难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心理隔阂,但是这友谊的上升程度也实在太快了吧?墨明自问是保守的人,即或是非常时期,他对于这样状态的接受程度依然持保留意见。
  
      完毕,他走入办公室,对着屋子里的人毕恭毕敬道:“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一切工作,什么时候启动落日方案,请您指示!”
  
      1号转身,短短的几天已经憔悴了许多,在看过详细的汇报之后,一种巨大的失落在内心漫延,但是他很好的控制了这一点,慢慢地由坚定地唯物主义者向唯心主义转变,期待奇迹降临。
  
      墨明也惊呆了!
  
      “老师,是不是应该启动疏散方案?”尖利的声音。
  
      断魂谷所在的地域顿时成为人类的禁区。
  
      金州突然躁动起来,所有的航班停飞,大型运输机不断起降,将一批批装备和人员运抵。途经金州的铁路全部改道,装甲部队连夜从铁路、公路开进,一路急行,天亮的时候,从梦中醒来的居民们发现整个金州成为了一座军营,街上全是疾驶而过的装甲车和快步跑过的军人,天空中的轰鸣除了直升机还有不时飞过的战斗机。
  
      墨明和轻雪的消失,费玉清用派驻外地出差暂时安定了老人的心,但是如同这个巨大的新闻一样,真相到底能隐藏多久?
  
      要了解女人真的真的好困难!
  
      头部疼痛,不能动弹,手被牢牢地绑缚在背后,身子kao在墙壁,来不及看周围的环境,眼睛就被跟前的人吸引住了,因为这个人的姿态实在太奇怪,也太诱人了,一个高贵的躯体正跪在自己的面前,云鬓四散埋首于自己双腿之间,白玉般的面颊一抹红晕。高高撅起的臀部与纤细的腰肢形成夸张的比例,勾勒出的曲线是男人梦寐以求的s,紧身而轻薄的面料牢牢的兜住那令人垂涎的圆,画出深深的“子午线”。
  
      痛苦之下她身体在地上扭来扭不断呈现夸张的s,试图站起来向墙面撞击,墨明目瞪口呆——这个女人怎么了?为什么漂亮的女人都这样的疯疯癫癫?轻雪如此,程哑亦然?
  
      程哑被带到这里后,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喝水了,饥渴难耐,脑袋里盘旋的都是冰糕啊,冰欺凌啊,矿泉水啊等等富含人类生存必须的水分的事物,王自强为了预防她逃跑,将她反绑后和墨明扔在一块就出了,在微弱的火光下,她kao着墨明倚在墙边就睡着了,男人并不结实的肩膀给她安全感。令她很快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对于所有人的疑问,路过的军人保持沉默,而电视频道与广播反复播送一则消息:“请大家保持稳定,支持部队的演习。”
  
      墨明从黑暗中再次归来,睁开的眼睛看见一幅不可思议的画面。这到底是怎么了?自从认识轻雪以后,生活再次象童年般丰富多彩起来,而程哑大小姐的加入,令丰富变成了刺激。
  
      接下来的日子里,却一切平静,派出的特殊部队小心翼翼地搜寻前进,一切异常均消失了,森林中巨鼠的残肢也消弭得无影无踪,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个问题也许佛洛依德能够解释,他老人家曾经写过梦的解析,对于此类情状有科学的描述。
  
      而大小姐和自己一样被双手反剪,这到底是在玩什么游戏?
  
      “是!”市长恭敬的退出,掩上门,不住擦拭额头的冷汗,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在任期内遇上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amp;amp;amp;amp;amp;amp;……”羞愤欲死。
  
      专家告诉人们,每一天清晨醒来,每一个健康的男人都会这样,涉及心理学、生理学、神经学等诸多学科的知识,作为集团ceo的大小姐自然不会知识贫乏,她目瞪口呆,有些明白那个突兀的东西是什么物体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程哑极度口渴,很自然的回到童年,梦见慈祥的父亲给了自己一根冰棒。捧着含着的感觉真幸福啊。她在幸福里不知不觉地从kao着墙壁滑落到地上,还好墨明的大腿成为最好的枕头,让梦中的程哑感觉就像回到奶妈的怀抱。当她tian着冰棒的时候,唇齿间的粗糙感令她渐渐的她醒了过来,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张大嘴巴,口水浸湿了身下男人的裤子,形成令人疑惑的版图。
  
      等待答案的还有程瑞森,墨明的母亲,金明队长,以及不知名的组织,然而一切的答案都在茫茫而神秘的大山之中。
  
      从生死搏斗的残酷画面一醒过来,就看到这香艳的场面,对比度实在太惊人了,令人的思维就像坐火箭,一瞬间上升到几千米,血液嗡的一声飞上大脑。
  
      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
  
      “天哪,那个男人千万不要醒过来,要不然就不能让人活了!”大小姐眼神向上方斜邈,脑袋嗡的一声,惊慌失措的眼神正对上一双惶惑惊讶之极的眼睛。
  
      “目前为了不引起恐慌,只有封锁消息,到时会提前通知你的!”
  
      惊慌之下墨明挣扎,这个大小姐是个不可思议的怪人,喜欢随意小便,不按常理出牌,那张令人神往的小口,但除了吐出不礼貌的话语之外,还长满锐利的牙齿,随时可能进化为凶器,万一……墨明不敢想下了。
  
      “但愿吧……”低沉得几乎只有自己能够听到。
  
      “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小姐惊呆了……
  
      羞愤欲绝令大小姐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使劲抬头身子奋力后仰,一屁股坐在地上,后脑勺重重地撞在地面,七晕八素,用身体的痛苦终结了心灵的痛楚——她疼得呲牙咧嘴,美丽的梦境就以这样难堪而痛苦的场面醒来,墨明也感觉“受伤”了!
  
      据野史记载,武侯每晚睡觉时,喜欢含着宠臣张邦昌兄弟的分身入眠,书中对于兄弟二人有文学性的描述“垂如悬胆,宛如玉管”令伟大的女皇爱不释手。深信每天这样可以令乾坤倒转,美容延年。
  
      “是不是要打仗了?”
  
      程哑泪流满面,高贵、矜持、优雅的她,从小在公主般的恭维中长大的她,从来没有就这样……复杂的心情语言难以形容,就像打翻调味瓶,杂七杂八的作料混合一起,她——想跳河,想撞墙,想……负面情绪瞬间滔滔不绝。
  
      又羞又气之下恨不得拿出一把刀……脑海里出现家里的园丁,用大剪子咔嚓绿叶的画面,觉得自己迫切需要那样的武器!
  
      市政府也乱作了一团,旅游作为支柱产业的金州,全面戒严,所有的旅行团被提前告知结束旅程。餐饮,酒店等各行各业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商界代表挤满市长办公厅,要求合理的解释和赔偿。
  
      “天哪,这个大小姐难道是个色狼,是个武则天?她要干什么?采阳补阴?”墨明心里一阵惊慌,惊讶于大小姐之小巧竟然有如此“包容力”。;更新第一,全文字,!网址。.。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