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功德使
    推荐票啊推荐票,继续砸下来吧?
  
      *********
  
      “黑虎,当年你杀死我父亲的时候,记得我说了什么?”
  
      一柄巴掌长短两指宽的无柄短剑悬浮在火蝎子身边,摆出一副前辈高人的架势,生了一张瓦刀脸,瘦骨嶙峋的火蝎子昂着头,万分倨傲的向这边行了过来。
  
      五六百位火蝎子麾下的大汉稀稀拉拉的围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势,遥遥的向黑虎帮的小楼包抄了过来。但是这些大汉都很谨慎的和火蝎子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有意的凸显出了他那份前辈高人的气派。
  
      “你要把我千刀万剐。”黑虎连连冷笑,看着火蝎子摇了摇头:“只不过,我不信你做得到。”
  
      “你信不信没关心,等我扒下你的皮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火蝎子冷眼看着黑虎,他的眼里就只有黑虎一人,其他的人包括殷血歌在内都被他彻底忽略了。
  
      短剑围绕着火蝎子的身体缓缓旋转着,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殷血歌向那短剑打量了一眼,这只是一柄普通的法器,看他的光泽就知道使用的材料不是很高级,而且炼制的手段也很低劣,只是一柄很寻常的飞剑而已。
  
      但是有这么一柄飞剑在手显然给了火蝎子无穷的勇气,他得意洋洋的向黑虎比划了一个威胁的手势,然后大咧咧的向虎大爪等人勾了勾手指:“虎大爪,虎大牙,虎大眼,虎大耳,还有你们几个家伙,以后都跟着火蝎子爷爷我吧,黑虎今天是注定要被我干掉了。”
  
      黑虎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殷血歌已经冲了出去。
  
      “少废话了,我对付这个家伙,黑虎。把所有人都给我留下来。”殷血歌长啸了一声,带起一连串的残影笔直的冲到了火蝎子的身边。
  
      被殷血歌可怕的速度吓了一跳,火蝎子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殷血歌近了身。火蝎子只觉得眼前一黑,他顿时下意识的控制着飞剑笔直的向面前射了过来,就听得一声脆响,飞剑命中了殷血歌的面门。
  
      黑虎目睹了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火蝎子属下的那些大汉已经举起了双手,正准备发出一声欢呼,但是他们突然瞪大了眼睛。已经到了嗓子眼的欢呼声突然变成了尖锐的惊叫冲了出来。
  
      飞剑撞在了殷血歌的脸上。就好像一根木片狠狠的捅在了一堵铜墙铁壁上。点点火光喷出,飞剑居然断成了两截,而殷血歌的面皮上就连一点儿伤痕都没有留下。
  
      “该,该死的。”火蝎子犹如见鬼一样看到近在咫尺的殷血歌。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的嗓子都已经凝成了一块儿,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殷血歌手一长,一把抓住了火蝎子的脖子,五指只是轻轻的一合,就听得火蝎子的脖子附近的肌肉传来了可怕的扭动声。‘咔咔’脆响声中,火蝎子双手骤然抓住了殷血歌的手掌,竭尽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指。
  
      但是殷血歌的手指就好似铁铸一样,任凭火蝎子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但是就连他的一根手指都掰不动。火蝎子的双眼逐渐翻白,他绝望的看着殷血歌,目光中尽是哀求之色。
  
      古怪的抿嘴一笑,殷血歌淡然道:“你会感激我的,金丹修士的寿命是多少?八百年?一千年?我可以赐予你更漫长的寿命。而且你还会得到更多的好处。”
  
      在火蝎子数百下属惊恐的目光中,殷血歌张开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火蝎子的脖子上。‘咕咚’声不绝于耳,火蝎子大量的鲜血被殷血歌抽走,他的身体宛如离开水的鱼儿一样剧烈的抽搐着。
  
      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火蝎子神上的皮甲突然炸开,一对儿隐隐带着一丝血光的本命蝠翼从他的背后张开。邪魅的气息冲天而起,火蝎子哆哆嗦嗦的垂下了蝠翼,乖乖的跪在了殷血歌的脚下。
  
      殷血歌向那些火蝎子的下属望了一眼,已经有大半人被黑虎带着人打翻在地,血鹦鹉正兴奋的在人群中飞来飞去,用翅膀打得那些大汉满脸是血,好些大汉倒地的时候,从嘴里都喷出了好几颗大牙。
  
      面对这些速度和敏捷都提升了数倍的黑虎帮众,火蝎子带来的下属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本来黑虎帮众单独的修为和战斗力就比火蝎子的下属强上一等,加上他们转化为血妖后得到的提升,五六百号淬体境和练气境的大汉毫无法抗之力的被生擒活捉。
  
      接下来又是一通忙碌,殷血歌花费了两个时辰,将这些大汉都一一转化成了血妖。
  
      加上黑虎帮的成员,黑虎和火蝎子以下,如今一共是八百七十九人成为了殷血歌的下属。他们的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只有火蝎子一个人凝结了金丹,但是只要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妖兽精血,他们的修为定然能够迅速的提升。
  
      看着眼前这些下属,殷血歌满意的点了点头。
  
      “以后再也没有黑虎帮,也没有蝎子帮。以后两个聚居点都是我的地盘,所有人都是我的下属。黑虎和火蝎子,你们分别负责管理你们原本的领地,你们相互之间,再也不许有任何的争斗。”
  
      “不管你们以前有多少仇怨,你们现在都是自己人了。”
  
      殷血歌无比严厉的告诫黑虎和火蝎子,两人敬畏的看着殷血歌,深深的跪拜了下去。此时殷血歌的每一句话对他们而言就和圣旨无异,他们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敢违逆殷血歌的任何一条命令。
  
      勒令虎大爪带着被收服的下属去救火,以及安定聚居点的民心,又派了几个人跟着盻珞去照顾她的父亲。殷血歌叫了黑虎和火蝎子,进了黑虎帮的小楼,端端正正的在以前黑虎的虎皮交椅上坐下了。
  
      看着恭敬站在面前的黑虎和火蝎子,殷血歌掏出了黑虎拿出来的密卷向火蝎子晃了晃。
  
      生得瘦骨嶙峋,从骨子里就透出一股子奸猾气息的火蝎子急忙在腰带中抓了一下,同样掏出了一卷密卷,恭谨的递了上来。殷血歌接过密卷,然后很是诧异的向火蝎子望了一眼:“储物腰带?有意思。想不到你居然还能弄到这样的好东西?”
  
      火蝎子恭恭敬敬的向殷血歌行了一礼:“回禀尊主,这储物腰带还有那皮甲,以及那柄飞剑,都是属下立下了功劳后,功德院的功德使奖励的宝贝。就连属下能够结成金丹,也是功德使奖赏的一颗灵丹所致,否则以属下这点微末之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造化?”
  
      听到‘功德使’一词,黑虎的身体就剧烈的哆嗦了一下。
  
      殷血歌敏锐的发现了黑虎的表情变化,他立刻问道:“功德使。这是做什么的?”
  
      黑虎和火蝎子相互望了一眼。火蝎子向黑虎指了指。黑虎就上前了一步,恭敬地将自己所知的,有关于仙绝之地功德院和功德使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仙绝之地广袤无边,起码对黑虎和火蝎子这样的低阶修士而言。这块陆地面积太巨大了,他们很可能一辈子子都摸不清仙绝之地到底有多大。黑虎帮和蝎子帮控制的两处聚居地,只是在仙绝之地的边缘,是两个极其弱小的势力。
  
      一个名之为‘功德院’的组织,实际上控制着整个仙绝之地。但是功德院的存在,只有各个大小势力的首领才有资格知晓,其他人哪怕是某个势力的核心高层,都不见得能知道他们的存在。
  
      而功德使,则是功德院派遣出来巡视各处的使者。
  
      黑虎杀死了自己曾经的大哥。建立了黑虎帮,成为这一个聚居点的主人后,他就生平第一次见到了功德使——身穿灰色长袍,头戴斗笠,四周悬挂着三尺纱幕。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甚至黑虎都无法分辨出这个功德使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黑虎只知道,功德使的实力极强,强得让人绝望。初见功德使的时候,黑虎正是一心狂傲想要带领黑虎帮发展壮大、建立一番宏图伟业的时候,年轻人骄狂冲动,对那功德使很是说了几句不客气的话。
  
      而那功德使只是放出了一丝气息,甚至衣衫都没飘动一下,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垮了黑虎的意志,直接将他压得趴在地上,甚至都尿了裤子。
  
      面对殷血歌的询问,黑虎没有丝毫隐瞒的将自己最丢脸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也就是那个功德使给了黑虎一番教训后,就将黄字一千九百八十八号密卷交给了黑虎,并且告诉他仙绝之地的大小势力一共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层,此时黑虎帮只是最弱小的黄级势力,并且在黄级势力中,黑虎帮也属于垫底的那一类。
  
      “其他三阶势力,最强的修士能有多强?”殷血歌诧异的挑起了眉头。
  
      “玄级势力必须有元婴修士统领,地级势力要有登天境修士撑腰,而天级势力,最弱也要有三劫境的修士坐镇。”黑虎苦涩的看着殷血歌。
  
      功德院偶尔还会发放一些任务,而这些任务都能通过密卷随意查阅。任何一个势力只要完成了相应的任务,都能从功德院得到足够的好处。比如说黑虎就曾经帮助功德院找到了三株罕见的灵药‘九转回梦草’,从他手上带走灵药的功德使,就赏赐了他一部修炼功法,足够他修炼到金丹巅峰。
  
      火蝎子深深的看了黑虎一眼,他沉声道:“难怪这几年,你的实力进展这么快,感情你有了上好的修炼功法?只不过你的造化还是不如我,三个月前,功德院颁发的那个寻找‘三光清神玉’的任务。”
  
      “你找到了那宝贝?”黑虎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找到的?”
  
      火蝎子得意洋洋的昂起了头,他的绰号就是火蝎子,他平日里也喜欢蓄养各种蝎子类的毒虫把玩。三个月前,火蝎子在一出地穴火眼附近捕捉毒虫豢养,结果为了追捕一条罕见的黑白花纹的毒蝎,他闯入了一处危险的地下溶洞中,在那里他找到了一条小型地脉,几块三光清神玉乖乖的镶嵌在石壁上,就等着他去开掘。
  
      得到了功德院悬赏的宝物,火蝎子立刻联系上了功德使。正好有一位功德使正在附近出没,他当即赶了过来。给了火蝎子丰厚的赏赐。
  
      一件储物腰带,一件防御力强大的皮甲,一柄飞剑,最重要的就是一粒‘琉璃夺元丹’。凭借着这颗灵丹,火蝎子闭关一个月,硬生生从练气九重一路突破,花费了一个月的功夫就凝丹成功。
  
      随后他又耗费了那位功德使赏赐的一枚‘大力金刚盾甲符’,平安的度过了雷劫,就此成为了一个金丹修士。
  
      殷血歌向火蝎子上下打量了一阵,难怪这家伙修成了金丹。体内的丹元和**依旧是驳杂不纯。感情这家伙怕死。所有天雷都用那张灵符给抵消了。身体没有受到天雷的足够淬炼,一应杂质都还留在体内呢。
  
      不要看他已经凝结了金丹,但是依靠外物丹药之力强行凝丹,加上丹元和**的杂质又多得惊人。火蝎子此刻的真正战力,最多比黑虎稍微高出一等,也就能欺负一下淬体境和练气期的修士,碰到任何一个正路子出身的金丹修士,他都要被打得满地找牙。
  
      摇摇头,殷血歌摆了摆手,示意黑虎和火蝎子都闭上了嘴。
  
      把玩着手上的密卷,火蝎子手上的那一册密卷编号是黄字两千零三十三号,显然在功德院的排名中。火蝎子的蝎子帮是远不如黑虎帮。只不过大家都是实力最低的势力中最弱小的一等,相互之间的差距倒也不大。
  
      把玩着两卷密卷,殷血歌一不小心将两册密卷凑得略微近了一些,一股强劲的吸力突然从密卷中涌出,就见到两侧密卷发出了刺目的黑色幽光。伴随着低沉的嗡鸣声,两册密卷居然宛如水银一样融化开来,渐渐的合并成了一册完整的密卷。
  
      黑虎和火蝎子同时感慨了一声:“原来功德使所说的是真的?”
  
      殷血歌好奇的看着黑虎和火蝎子,一番追问,他才明白那些功德使曾经对他们说过,如果一个势力灭掉了另外一个势力,双方的密卷只要凑在一块儿,就会立刻合并成一册全新的密卷。
  
      黑虎帮和蝎子帮周边倒也有十几个小势力,但是大家的实力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强出一截,所以这么多年了,这附近就没有哪个势力曾经吞并了其他的势力,所以这种密卷融合的事情,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尊主,这密卷一旦融合,就会立刻被功德院的人查知。这附近如果有功德使的话,他们也会尽快的赶来这里。”黑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看着殷血歌:“按照那日见到的功德使的说法,他们会用最快的速度登记这个融合后的势力拥有的实力,然后重新标注他们的排名。”
  
      殷血歌低下头,怔怔的看着这新生的密卷,他正要说些什么,但是突然一道强横的神识从高空扫了下来,这一道神识恢弘、博大,就好像一道金色的强光照进了黑漆漆的密室中,给人一种一沙一尘都尽在他掌握中,没有任何隐秘能够瞒过他的感觉。
  
      随手将密卷丢进了乾坤戒,殷血歌站起身来,警惕的向高空望了过去。
  
      这人怎么来得这么快?这里密卷刚刚融合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他居然就赶到了?
  
      一声细微的破空声传来,大厅内微光一闪,一个身穿灰色长袍,带着斗笠,四周挂着三尺纱幕,不知道男女的人突然凭空出现。殷血歌向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发现他就连手掌都缩进了宽大的袖子里,浑身一丝儿皮肉都没有露出来,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
  
      但是这灰色的长袍么,看样式却是那样的熟悉。在鸿蒙本陆的时候,那些金佛寺的大和尚们就穿着类似的长袍。只不过眼前这灰袍人的袍子线条更加流畅一些,每一处裁剪的印痕,都透着一股子古朴、厚重的味道。穿着这一件灰色袍子站在那里,殷血歌就好似看到了一座古朴的铜钟。
  
      “嗯,你们两处聚居点,合并了?”灰袍人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说不出的古怪,没有任何的平仄起伏,也听不出到底是男音还是女声。虽然面前吹着纱幕,但是殷血歌依旧感觉到,这灰袍人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己的身上。
  
      纱幕后的灰袍人,一定有一双炽热如太阳的眸子,因为隔着厚厚的纱幕,他的目光依旧犹如针扎一样让殷血歌的面皮隐隐发痛。
  
      “是,黑虎帮和蝎子帮,现今都是我的下属了。”殷血歌笑着向灰袍人稽首行了一礼:“敢问大师法号?”
  
      询问这灰袍人法号,这是殷血歌比较冒险的做法。他不知道这灰袍人到底是不是和尚,或者他单纯是袍子看上去像是僧袍也不一定。同时他也不知道这灰袍人的秉性,这人将自己包裹得如此结实,显然他并不愿意泄露自己的身份,如果殷血歌猜中了他的身份,而他又想要保守秘密的话,殷血歌就有大麻烦了。
  
      但是心中的好奇逼着殷血歌问出了这句话。看着这个灰袍人,殷血歌实在想要知道,这仙绝之地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仪星只有琼雪崖和万蛊教两大仙门,他们一正一邪,走的都是道门的路子。如果在这仙绝之地突然出现了一个佛门势力,那就真的太有趣了。
  
      “噫?小施主有点意思。”灰袍人惊疑了一声,他的身体微微一动,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老衲慧厄,倒是让小施主见笑了。”
  
      双手一动,灰袍人拿下了自己头上戴着的斗笠,露出了一个光溜溜的大光头。就见他生得慈眉善目,圆团团的一张大胖脸,两条雪白的长眉一直垂到了肩膀附近。
  
      “小子殷血歌,见过慧厄大师。”殷血歌向慧厄大和尚肃然的稽首行礼,然后苦笑道:“显然大师也看出来了,小子并非仙绝之地的人,乃是落难漂流来这里的倒霉蛋。”
  
      慧厄笑了笑,缓缓的点了点头:“这倒也罢了,既然来了,以后小施主就是仙绝之地的人,却是再也无法离开了。嘿,既然小施主已经收服了这两个聚居点的人,那么以后小施主就是这一块领地的主人了。”
  
      顿了一顿,慧厄向殷血歌合十行了一礼:“如此,有些话,老衲就必须要交待一二,还请小施主不要坏了这里的规矩。”
  
      黑虎和火蝎子早就愣在了那里,他们这辈子就没见过和尚,猛不丁看到慧厄这么一个大光头,他们无比稀奇的上下打量着慧厄,就当是看稀罕了。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