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当场击杀
    殷血歌抢出小楼,就看到无数道青色红色混杂在一起,宛如罡风烈火相互碰撞迸射出的雷火正不断从高空坠落。长达十几丈的雷火拖着长长的火光犹如流星雨一样坠落下来,每一道雷火落在地上,方圆百米内都被炸成一片焦土。
  
      小楼附近的草棚大片大片被摧毁,无数人体碎片被冲得飞上天空,在炽热的火光中烧成焦灰。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过万聚居点的平民被炸得粉身碎骨,就连殷血歌刚刚收服的黑虎帮和蝎子帮的修士,都被炸死了数十人。
  
      青色的高空中不见任何云霞,或者说所有的云彩都被震得支离破碎,早就不见了踪影。
  
      一名身穿灰白色僧袍的俊秀僧人脚踏一朵白莲,悬浮在半空中,双手散发出淡淡金光,不断的向身体四周拍出金色的佛印。一道道佛印在他身体外组成了一座淡金色的墙壁,死死抵挡着漫天呼啸落下的青色红色混杂的雷火。
  
      另外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衫,袖口挂着一枚白浪滔滔上漂浮着一座大鼎纹章的青年修士则是绕着僧人急速飞旋,他的头顶有一块儿方圆丈许的青红二色混杂的罗帕急速旋转着,滚滚雷火不断从罗帕中喷出,宛如烟花筒一样向着俊秀僧人乱打。
  
      僧人身边的金色墙壁柔韧异常,有着极强的防御力,更有一股神奇的反弹力量。大量的雷火撞击在金色墙壁上,只是发出一声闷响后就被弹得四处飞溅。这些乱射的雷火纷纷从高空坠落,地上的聚居点内的平民就倒了大霉。
  
      四处都是哭喊声、尖叫声,数以万计的平民四处奔逃,就好似被掏开了巢穴的蚂蚁一样,地面上到处是黑漆漆乱窜的人影。高空中拖着刺目火焰落下的雷火不断坠落,逃跑的人群中往往火光一闪,就有数十数百人被炸得高高飞起。
  
      殷血歌的心一抽,他当即长啸一声,带着一道儿血光冲上了高空。
  
      血歌剑荡起一道尖锐的剑鸣声。大片血雾喷薄而出,数百条剑影漫天乱扫,每一条剑影都命中了一道落下的雷火,直接把雷火在空中引爆。;数百团雷火几乎是同时炸开,殷血歌只觉心头一震,丹田中的血海一阵颤抖,血色剑影急骤的激荡着,血歌剑几乎是瞬间被炸回了圆形。
  
      低声悲鸣的血歌剑带着一线儿血光遁了回来,剑锋上坑坑洼洼的尽是锯齿一样的缺口。蓝衣修士放出的雷火威力巨大,血歌剑极重的伤害。换成普通的飞剑。这已经是彻底废掉了。幸好血歌剑拥有和殷血歌自身相同的属性。他能吸收精血之气缓慢复原,所以这才勉强维持着飞剑的形态。
  
      一口将血歌剑吞回体内,殷血歌径直飞到了那两个修士的身边,他厉声喝道:“两位不知道仙绝之地的规矩么?”
  
      白衣僧人和蓝衣修士同时停下了手。看着下方大片大片正在剧烈燃烧的草棚,再看看那些哭爹喊娘在狼藉血肉中哭喊挣扎的伤员,以及大片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白衣僧人双手合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佛慈悲,任施主,你罪孽深重。”
  
      蓝衣修士任戊琊冷眼看着下方死伤惨重的聚居点,讥嘲的冷笑起来:“慧性贼秃,少在这里假惺惺。你用小须弥离合佛光将我的雷火反弹出去。不就是想要杀死这些平民么?如果你用金刚禅定佛光,硬受我的雷火,这些人怎么会死?”
  
      白衣僧人慧性眯着眼,周身佛光闪耀,满脸的慈悲庄严。他淡淡的说道:“小僧法力低微。消受不了任施主的坎离神雷,故而只能以离合佛光将雷火反弹出去。这些平民都因为任施主肆意胡为而死,却是怪不得小僧的。”
  
      任戊琊冷笑一声,他向慧性看了一眼,然后没好气的向殷血歌重重的挥了挥手:“兀那小子,在那看什么?不就是死了几个平民么?你还想怎的?莫非要少爷给你偿命不成?滚,不然连你一起斩杀了。”
  
      地面上,青丘炎背着手,昂着头看着慧性和任戊琊两人。他眯着眼,尤其着重在任戊琊左胸的那枚徽章上打量了一番。然后一缕细微的声音在殷血歌的耳朵里响起:“这任戊琊,是峤琰域沧濎门的真传弟子,沧濎门秘传坎离神雷,是正经的道门降魔大神通,不可小觑了。”
  
      微微一顿,青丘炎又继续传音道:“任戊琊刚刚凝结元婴,绝对不会超过三年,气机都还没稳固。这和尚的实力也相当于道门的元婴境,金刚禅定法体也有了五六分火候,单纯**力量应该就有数十万斤上下,当心不要和他近身了。”
  
      殷血歌不由得在心里连连苦笑,两个元婴境的修士,他怎么都不会是对手,他才不会傻到和慧性近身作战。和当日被他斩杀的马脸修士不同,慧性和任戊琊显然都是有着正统传承,自身灵根天赋也是极佳的那种名门真传,他们的实力可不是那个马脸修士能相提并论的。
  
      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殷血歌向任戊琊和慧性稽首行了一礼:“两位道友,这里乃人烟繁密之处,两位道法高深,一旦动手,平民百姓消受不得。这里已经死伤万余人,还请两位大发慈悲,若是还要动手,请远离此处百里,如何?”
  
      慧性淡然一笑,他轻柔的说道:“任戊琊,过万百姓被你斩杀,你罪孽深重。这仙绝之地,是本门熬炼弟子,积累功德的地方,由不得你肆意胡为。小僧今日一定要启禀几位长老,将你逐出两仪星。”
  
      心脏再次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慧性所言,要将任戊琊逐出两仪星,这就证明殷血歌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他们能够在两仪星布置出仙绝之地这么一份基业,并且用来‘熬炼弟子、积累功德’,可见他们一定是峤琰域顶尖的大势力,任戊琊既然是沧濎门的弟子,那么慧性定然出身悬空寺。
  
      而且他们既然能够离开仙绝之地,这也就代表着仙绝之地的幽冥之气对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困扰。他们离开仙绝之地后,也不会真元自燃而烧得魂飞魄散。
  
      这法子,他一定要掌握在手中。殷血歌死死的握紧了拳头,眯着眼。脑子里翻腾着无数的念头。
  
      任戊琊怨怒的望了慧性一眼,他冷声笑道:“慧性贼秃,少爷我是奉命借用你悬空寺的地盘,采集幽冥之气中的百年冥蚕吐出的鬼纹丝炼制法宝。是否驱逐少爷我,由不得你来说。”
  
      “两位道友,还请……”听得任戊琊语气中那一股子火辣辣的怒气,殷血歌急忙开口了。
  
      任戊琊的怪眼一翻,他厉声喝道:“我说过了,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
  
      头顶悬浮着的青色、红色交缠在一起的罗帕轻轻一抖,一片青红二色混杂的雷火呼啸着就向殷血歌打了下来。密密麻麻的雷火起码有数百枚。这些雷火飞行的速度又快又疾。殷血歌只是勉强一个转身避开了其中大半。却依旧被三十几枚雷火打在了身上。
  
      火光四射,雷劲迸发,殷血歌闷哼一声被雷火炸飞了老远。他身上下品法器级的长衫被炸得粉碎,白皙的皮肤也被炸得处处碎裂。伤口附近大片粘稠的血浆喷射出来,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重重的吐了一口血,殷血歌从高空坠落,踉跄着向后退了好几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丹田中血池翻滚,本命血莲子急速旋转着,大片血雾不断涌遍全身。他皮肤上的伤口迅速的愈合,流出体表的血浆也乖乖的流回了体内。
  
      雷火的威力极大,殷血歌身上好些肌肉都被炸得翻卷起来。露出了白惨惨的骨骼。幸好他体内精血充沛,在血海浮屠经奇妙的功效下,他的伤势正以惊人的速度复原。
  
      刚刚殷血歌避开的大片雷火宛如流星一般坠落在山谷中,这一次雷火将一座高出地面百多丈的山峰炸得稀烂,无数几尺见方的大石头从崩塌的山峰上坠落下来。将山峰下的大片草棚夷为平地,更将数百平民当场压成了肉饼。
  
      “我佛慈悲,任施主你又造啥孽。”慧性和尚嘴角一勾,轻轻叹息道:“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坏我功德院定下的规矩么?这些平民,可都是我功德院的功德来源,可由不得你肆意杀戮。”
  
      任戊琊没搭理慧性和尚,他转过身体,死死地盯着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区区金丹境修士,居然能够在我坎离神雷的攻击下活下来,很有趣。”
  
      殷血歌深深的抽着气,体内血元奔涌,身体内的伤势正在急速恢复,犹如潮水的血元流转全身,每一滴血元都沉重犹如水银,在质量上堪比普通元婴境修士的婴元。
  
      看着面容扭曲的任戊琊,殷血歌暗自盘算着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如果燃烧精血的话,以他血元的质地,他应该能爆发出堪比元婴境修士的攻击。但是也仅仅是一击之力,因为他毕竟只是金丹境的修为,他的血元数量太少,而元婴境修士一次攻击调动的婴元,就堪比金丹境修士的全部修为。
  
      所以他只有一击之力,如果任戊琊或者慧性硬是要做什么的话,他必须一击将两人斩杀才行。
  
      难度太大,而且风险太甚。殷血歌心里犹豫不决,但是一股暴戾之气却是在他心头不断凝聚。
  
      或许,他还有机会;如果任戊琊敢欺人太甚的话,那么……
  
      “我说过,你敢多嘴,你就得死。”任戊琊冷笑了几声,他袖子里一柄黑色水蛇状的飞剑无声无息的滑了出来,带着一抹黑色精光急速向殷血歌的心脏刺了过来。
  
      殷血歌冷哼一声,鸿蒙血神道锻体秘法施展开来,他的心脏、肋骨和胸口的肌肉同时挪移了三寸,水蛇状的飞剑轻松的刺穿了他的心口,从他背后刺了出来。殷血歌很配合的吐了一口血,身体后面也有大量的鲜血不断涌出,他翻着白眼仰天就倒,甚至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师父。”原本躲藏在伙房内的盻珞见到殷血歌被任戊琊一剑‘击杀’,她当即发出尖锐的叫声,惊慌失措的从伙房内跑了出来。虽然和殷血歌只认识了短短两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盻珞却对殷血歌亲密得很,尤其殷血歌击杀火牛王,取回了牛黄救活了青丘炎。这让盻珞更是对殷血歌有了极深的感情。
  
      “噫?”空中的任戊琊和慧性和尚同时惊呼了一声,他们眸子里奇光闪烁,死死盯住了盻珞。
  
      “好一朵仙露明珠,真正是我沧濎门真传弟子的本色。”任戊琊长笑一声,他身形一晃就冲到了地面,一把向着盻珞抓了过去:“小丫头,我看你骨骼精奇,正应加入我沧濎门。”
  
      “好雄厚的根骨禀赋,小施主,你和我佛门有缘。”比任戊琊更快一分的慧性已经到了盻珞的身边。他纤长有力、莹白如玉的手掌已经按在了盻珞的肩膀上:“贫僧师尊座下。正缺少一护法龙女。这是你的福缘。”
  
      “贼秃,滚开。”任戊琊黑色飞剑带起一道寒光,向着近在咫尺的慧性软肋刺了过去。
  
      “任施主,你今日杀戮无数。已经坏了我功德院规矩。这仙绝之地是本门领地,这仙绝之地的一草一木、所有黎民,都是本门的私产。你敢抢夺本门弟子,莫非想要引起悬空寺和沧濎门的争端么?”
  
      慧性和尚一条舌头灵活无比,短短一弹指的功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滑溜的将这么一长串话给说出来的。他右手按住盻珞的肩膀,左手五指灵巧的弹动着,每一击都带起一片佛光击打在黑色剑光上。‘叮当’声不绝于耳,黑色飞剑荡起大片剑雨飞快的穿刺攻击。但是却始终无法靠近慧性的身体。
  
      ‘被一剑击杀’的殷血歌突然睁开了眼睛,刚才那一剑只是击穿了他身体前后两层皮肤而已,他的要害根本没有被伤到半点儿。此刻慧性和尚和任戊琊因为盻珞而发生了争端,殷血歌当即一跃而起,悄无声息的向着两人逼近。
  
      站在小楼门口的青丘炎看到了殷血歌的动作。他突然长啸了一声,一柄散发出狂暴热力的赤红色大铁锤呼啸着出现在他手中。这柄四四方方看似铁匠用来捶打铁锭的大铁锤带起一道狂风,呼啸着向慧性和尚以及任戊琊当头砸了下去。
  
      慧性和尚和任戊琊身体一哆嗦,同时抬头看向了那柄大铁锤,然后嘶声尖叫起来:“仙器!”
  
      和寻常的法宝、灵气不同,这柄赤红色的大铁锤四周环绕着道道祥光流云,有大片火焰在铁锤上喷吐不定,火焰已经凝成了各种火龙、火马、火蛇、火鸦等影像。只有仙器才有这样的异象,而任何一件仙器只要被祭起来了,哪怕祭起他的人是一个普通的练气期小修士,都会拥有可怕的毁灭威能。
  
      “我佛慈悲,法莲护体。”慧性和尚尖叫了一声,他头顶一颗拇指大小的青色舍利子飞了起来,化为一团青色莲花裹住了他的身体。
  
      任戊琊则是一指头顶漂浮着的罗帕,化为一道青红二色缠绕的光幕将他姥姥的裹在了里面。他哆哆嗦嗦的看着头顶轰下来的大铁锤,声嘶力竭的怒吼着:“贼秃,你们家的地盘上,怎么会有人手持仙器?你们不是说,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土著么?”
  
      话音未落,大铁锤已经犹如一座大山一样砸了下来。
  
      青色的莲花粉碎,青红二色的罗帕粉碎,慧性和任戊琊身上的僧袍、长衫刚刚迸射出一道祥光,就同样被狂暴的火焰烧成了灰烬。两人身上各种各样护身的小玩意‘噼里啪啦’就好像炒豆子一样炸开了无数,然后他们双膝一软跪在地上,粘稠的鲜血不断从七窍中喷出。
  
      青丘炎放出本命仙器重创慧性和任戊琊,但是他也耗尽了体内最后的一点儿元气,同样身体一软重重的摔倒在地。盻珞嘶声尖叫起来,那柄大铁锤则是急速化为一道火光,飞快的遁回了青丘炎的体内。
  
      青丘炎的身体微微一震,七窍中同样喷出了大量的鲜血,而且他喷出的血液色泽黯淡,刚刚流出来就冻成了厚厚的冰块。
  
      “你们都该死!”殷血歌怒啸着冲了上来,体内所有的血元一瞬间全部燃烧,化为无匹的力量灌注在他的双手上。血歌剑重创,三阳开泰斧被镜花先生收走,殷血歌此刻能动用的,只有十根锋利的指甲。
  
      长有一尺的指甲轻轻的颤抖着,指甲上喷射出长有三尺的血光,在这一瞬间,精纯堪比婴元的血元爆发出了和元婴中期修士相当的杀伤力。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的功夫,可是也已经足够了。
  
      长长的指甲握住了慧性和任戊琊的脖子,手掌轻轻一旋,两颗硕大的头颅就‘噗嗤’一声飞了起来。
  
      大量精血从脖颈内喷出,饮血张开嘴将两人的精血吞噬的一滴不剩。
  
      一颗舍利和一个元婴发出凄厉的怪叫声冲天而起,但是不等他们飞走,一道黑红二色的光流呼啸而来,将舍利和元婴同时定在了空中。血鹦鹉拍打着翅膀飞了过来,将舍利和元婴全部含在了嘴里。
  
      “不要吃他们,带走他们,我要口供。”
  
      殷血歌厉声尖叫:“黑虎、火蝎子,没死的话就给我滚出来,召集所有人,离开这里。”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