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图谋化神
    飞龙崖就好像被神圣仙佛从与外星空胡乱丢下的一块砖头,四平八稳的矗立在茫茫山林之中。四四方方的飞龙崖四周都是陡峭的悬崖峭壁,高出地面三百多丈,正好压过了下方山林中的参天古木一头。
  
      在这方圆数百万里内,飞龙崖是最强大的一个玄级势力。确切的说,飞龙崖相当于数十个玄级势力的总和。他们的总堂口就位于这块长十里宽五里的飞龙崖上,而他治下的大大小小数百个聚居点,则是由总堂派遣的数十个元婴修士以及近千个金丹修士分别坐镇。
  
      规模巨大的飞龙崖只有山主飞龙上人唯一一个元神境的修士,在飞龙上人之下,本来还有几位神游境的大能,但是这些和飞龙上人义结金兰的神游境修士,全部被飞龙上人亲手斩杀。
  
      殷血歌踏着一片薄云向前疾飞,远远的他已经看到了在茫茫山林之中突然凸起的那一片方方正正的山崖,也看到了那平坦的山崖顶部一座规模巨大的庄园。
  
      那里就是飞龙崖的总堂所在,飞龙上人日常起居的飞龙堂,这里除了三百名负责清扫打杂的修士,剩下的两千多人清一色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俏丽女子,是供飞龙上人平日里享用的禁脔。
  
      血蟒对飞龙上人的评价就是‘好色’,极度的‘好色’;他‘贪财’,极其的‘贪财’。
  
      而且他有着强得离谱的独占心理,他从来不乐意和任何人分享任何东西,无论是财富、美色还是权力,他都想要尽可能的独占一切。所以当年他的结拜兄弟们,和他一并打下了飞龙崖这一片疆土的老人们,都被飞龙上人突破元神境后第一时间杀得干干净净。
  
      正因为‘好色’,而且有着极度的独占心理,飞龙上人的飞龙堂内三百修士,全部被他亲手阉割,所有人都不能人道。以免他们染指那些千娇百媚好容易挑选出来的美女。
  
      并且飞龙上人平日里对这三百伺候他的修士极度的苛刻,哪怕他们对他身边的那些美女稍微看一眼,都可能被他殴打一顿,甚至直接被处死都有可能。所以这三百修士在飞龙堂的地位就连牲口都不如。
  
      也正是如此,飞龙堂负责坐镇各处聚居点的元婴、金丹修士们,他们都是能不靠近飞龙堂就不靠近,唯恐自己不小心看到了一个两个飞龙上人身边的美女,平白无故给自己招惹一番是非。
  
      除了年头年尾两次飞龙崖所有高阶修士的聚会,飞龙堂周边千里内,都不会有一个修士出现。
  
      但是同样因为‘贪财’。飞龙上人定下了规矩。任何修士只要能拿出让他心动的宝贝。都能去飞龙堂求见。他可以根据宝贝的价值,为求见的修士出手一次。
  
      距离飞龙崖还有百多里的距离,一道强横的神识就破空而来,死死的锁定了殷血歌的身体。
  
      “够了。不许再靠近一步,否则你就死了。”一个沙哑、粗暴的声音突然从殷血歌面前数米处传来:“小娃娃,你来飞龙崖做什么?如果不给个说法,老子就一掌打死你。”
  
      因为前面所说的原因,外来修士就算是给飞龙上人送礼的,也都不能靠近飞龙崖周边百里,否则就会被视为对飞龙上人的挑衅,被他遥空击杀。所以殷血歌刚刚飞到百里之遥的地方,飞龙上人的警告就传了出来。
  
      殷血歌哆哆嗦嗦的向飞龙崖的方向稽首行了一礼:“黑风岭黑风老祖座下弟子殷歌参见飞龙上人。此次前来。是奉黑风老祖之命,向上人您求助的。还请上人出手,为我黑风岭铲除一条不知道从何处地底洞穴中钻出来的鬼鲛。”
  
      “鬼鲛?”飞龙上人‘桀桀’笑了起来:“那种似人非人,似龙非龙的鬼鲛?嘿嘿,那可是有着接近神游境实力的鬼物。你们黑风岭摊上大麻烦了。”
  
      飞龙上人的笑声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殷血歌苦涩的连连点头:“还请上人开恩,救我黑风岭满门老小。那鬼鲛这些日子,已经吞吃了黑风岭数千壮丁,眼看他就要把黑风岭的人给吃光了。”
  
      “吃光了也和老子无关。”飞龙上人笑得格外开心:“老子刚刚上手两个嫩雏儿,正在这里舒爽着呢,哪里有空去救你黑风岭的人?黑风老祖那小子呢?他怎么不亲自出手?怕死了?不敢上?回去让他试试啊,一头鬼鲛而已,无知鬼物,说不定他能轻松灭杀了那货?”
  
      殷血歌可怜巴巴的向着飞龙崖的方向连连稽首行礼:“上人开恩,老祖他已经和那鬼鲛交手,但是他老人家被那鬼鲛喷出的鬼火烧化了两条腿子,现在重伤不起啊。”
  
      轻轻冷哼了一声,飞龙上人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关我屁事?他死了就死了吧?”
  
      殷血歌不由得都在心里暗骂起来,这飞龙上人,听血蟒的描述的时候,还不觉得他坏到哪里去。现在面对面的和他交流起来,这才发现这家伙实实在在是个人渣败类,真的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咬咬牙,殷血歌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乾坤袋:“上人,前些日子,有个外来的修士流落到仙绝之地,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身负重伤,我家老祖他……”
  
      眼前黑影一闪,一个浑身光溜溜的魁伟大汉凭空出现在殷血歌面前。他一把抢过乾坤袋,用力的嗅了嗅乾坤袋上附着的气息,突然咧开嘴大笑了起来:“没错,是外面的味道,和那些功德使身上的味道差不离儿。这果然是外来修士留下的宝贝。”
  
      手指一捏,乾坤袋上几个简陋的禁制轰然粉碎,飞龙上人强横的神识冲进了乾坤袋中,然后很快就掏出了一件通体闪耀着淡淡金光的重甲,一柄造型美轮美奂的龙头重拐。
  
      这龙头拐杖长有一张二尺,足足有海碗粗细,拐杖呈黑色,而上面盘绕着的巨龙则是通体赤金,和那重甲遥相辉映,看上去恰好是一对儿成套的法宝。
  
      “宝贝,宝贝。仙绝之地绝对找不到的好宝贝啊!”飞龙上人兴奋得连连蹦跳嚎叫,这一套儿重甲和拐杖,都是青丘炎个人私藏中的得意之作,是他当年神游境的时候炼制的极品法宝。
  
      出自青丘炎这种铸造宗师之手的法宝,无论是造型还是威力都比寻常法宝强出一大截,尤其内部的各种仙法禁制格外的奇妙,不要说在仙绝之地,就算是在两仪星甚至是峤琰域,都难以找到可以相提并论的极品法宝。
  
      “您看,只要您斩杀了那鬼鲛……”殷血歌小心翼翼的嘀咕了一声。
  
      飞龙上人狂笑了一声。他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喷在了重甲上。强大的神识在重甲上铭刻了一道神识烙印后,他得意洋洋的将重甲穿在了身上。能够自动调整大小的铠甲完美的紧贴着飞龙上人的身体,将他除开脑袋外的全身全部笼罩了起来。
  
      “好宝贝,果真是好宝贝。一头鬼鲛。不值一提。”飞龙上人大眼一转,他向殷血歌望了一眼,冷笑道:“这宝贝袋子里面,可就只有两件宝贝?”
  
      殷血歌眨巴了一下眼睛,他还没说话,飞龙上人已经开口笑道:“跟着黑风老祖那小鬼有什么前途?小家伙,以后你就是老子的关门弟子了,你跟着老子,吃香的。喝辣的,那些顶级漂亮的女人你没法碰,但是普通的美女随便你玩,岂不是比现在逍遥自在多了?”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竖起了五根手指。他耷拉着眼皮看着自己的脚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老祖他,还从这袋子里拿出了五件宝贝,看上去都金光闪闪,很是华丽。但是晚辈没有资格碰触,所以不知道那是何等宝物。”
  
      “五件!”飞龙上人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他用力的拍打着胸口的甲胄,咬着牙说道:“那不知道死活的黑风老祖,他居然敢把老子的宝贝瞒下来五件?嘿,那鬼鲛老子是要杀的,但是黑风老祖么,看来是太久没有教训他了。”
  
      冷笑了一声,飞龙上人突然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脖子,他死死地捏着殷血歌的脖子厉声喝道:“你是不是来欺瞒老子的?你是不是黑风老祖的人?嗯?”
  
      殷血歌艰难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黑色木牌,上面是一团儿风影包裹着一座黑色山峰的图案。这就是被殷血歌收服的黑风岭黑风老祖的黑风令,整个黑风令也就只有这么一块。
  
      “哦,真是黑风令啊。”飞龙上人‘哈哈’笑了起来,他松开手,用力的拍打起殷血歌的肩膀,他大声笑道:“老子误会你了,但是老子必须要小心又小心啊,不然如果老子被对头给骗了,被你引进陷阱的话,老子岂不是亏了?”
  
      殷血歌苦涩的看着飞龙上人,他干笑道:“上人您睿智英明,谁敢在您面前玩小花招?”
  
      飞龙上人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他发出一声尖锐的唿哨,当即就有十几道遁光从飞龙崖的方向飞了过来。过了半刻钟的功夫,十几个面白无须,通体透着一股子阴柔之气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飞了过来,乖乖的跪在了半空中。
  
      “老子出去有点事情,看紧了门户,不许有任何男人靠近飞龙崖百里之内,若是做差了,让我知道了什么不好的风声,我连你们爹和兄弟一并杀了,你们的娘亲和姐妹,嘿嘿。”
  
      怪笑了几声,看着那些白面男子一个个磕头应诺了下来,飞龙上人这才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带着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向着远处飞去。耗费了好几个时辰,飞龙上人绕道周边数万里区域,召集了三十名元婴修士,这才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向黑风岭赶去。
  
      殷血歌不由得直翻白眼,听血蟒说飞龙上人因为自己偷袭暗杀了几个结拜兄弟的缘故,所以他行事变得格外小心,甚至额可以说他有点贪生怕死。刚开始殷血歌还觉得可能这是谣传,但是没想到,飞龙上人真的是如此的‘谨慎小心’。
  
      黑风岭黑风老祖不过是一个刚刚踏入元婴境的元婴修士,飞龙上人则是百年前就已经成功的修成元神。两人之间实力相差悬殊,他居然还要带着三十名元婴修士一并上路。
  
      果然是做多了亏心事,时刻害怕鬼上门。
  
      殷血歌向带队朝前疾飞的飞龙上人望了一眼,听血蟒说,这老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结拜兄弟后。居然将自己结拜兄弟的妻女全部纳入房中,而他们的儿孙,也就是自己的侄儿侄孙,则是全部被他斩草除根。
  
      这人心狠手辣,实在是穷凶极恶的败类,所以殷血歌才将目标选定为他。
  
      毕竟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对飞龙上人而言,也实实在在的太残酷了。
  
      一路掀起风云向着黑风岭急速奔行,天黑后一个时辰的样子,飞龙上人带人来到了黑风岭。
  
      远远望去黑风岭一片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灯笼火把。到处都是咋咋呼呼拎着棍棒往来巡弋的壮汉队伍。高处只有稀稀拉拉三五个练气期的修士不时跃起来向四周张望。就连一个能长时间飞行巡逻的金丹修士都不见身影。
  
      黑风岭聚居点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山谷中,山谷内还有一条小河流淌而过。
  
      此刻河水中正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同时血腥味中还有一丝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黑红二色气息弥散出来,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不安的魔性气息。
  
      “真够凄惨的。这得死多少人才会把这条河都带上血腥味啊?”飞龙上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一把将殷血歌丢向了山谷,淡然说道:“我就不进黑风岭了,让黑风老祖出来,亲自给老子带路。嘿嘿,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到底伤成了什么样子。”
  
      殷血歌不由得暗自感慨,飞龙上人果然是谨慎到了极点,已经到了黑风岭的门口。他居然都不肯进去坐一坐,反而要黑风老祖亲自出来带路。
  
      幸好这一次行动,青丘炎、殷血歌加上血蟒等一众人,大家前前后后的推敲了数十遍,将各种可能性都给推敲清楚了。所以各种应付的手段都已经事先安排妥当。
  
      恭谨的向飞龙上人欠身行了一礼,殷血歌正要飞回黑风岭,飞龙上人突然又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就听得飞龙上人笑着摇头道:“罢了,你还是不要去,省得你给黑风老祖漏了口风,说你把那五件宝贝的事情说给我听了,也省得他有了防范,万一他让人把宝贝藏起来了怎么办?”
  
      向着身后一个元婴修士勾了勾手指,飞龙上人淡然道:“大角,你去叫黑风老祖出来给我们带路。”
  
      名为大角的元婴修士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然后迅速向着黑风岭飞了过去。大概一顿饭的功夫过后,大角就拎着面色惨白,胸口多了一个血肉模糊的大窟窿,伤口处不断有黑色烟雾喷吐的黑风老祖飞了回来。
  
      “上人,晚辈,晚辈实在是伤得太重,没力气给上人您行礼了。”黑风老祖看了一眼殷血歌,突然骂了起来:“蠢货,怎么也不知道请上人进去坐坐?”
  
      飞龙上人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废话少说,坐什么坐?你也没有让老子看得上的女儿,我进去做什么?赶紧的带我去找那条鬼鲛,我一把掐死他了,才能理直气壮的找你要谢礼啊。”
  
      黑风老祖呆了呆,他干笑道:“谢礼?晚辈不是已经……”
  
      飞龙上人急忙打断了黑风老祖的话,他用力挥手道:“别说废话,赶紧的带路。先把那鬼鲛给宰了,其他的事情都好说,咱们都是自己人,什么话都好说嘛。”
  
      飞龙上人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一手牢牢的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另外一手抓住了黑风老祖,就这么拎着两人,按照黑风老祖交代的方向一路飞了过去。
  
      一路飞了数百里地,前方几座高耸入云的山岭中,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地穴正不断喷出浓郁的灰色雾气。飞龙上人警惕的停下了脚步,他将神识放开,仔仔细细的围绕着那几座山峰搜寻了好一阵子,逐次的搜遍了周边数百里山林的每一寸地面,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随手丢开了殷血歌和黑风老祖。
  
      “就是这地方?四周倒是无人,但是那鬼鲛呢?”
  
      飞龙上人背着手站在半空中,眯着眼开始百多里外的那个黑漆漆的地穴。他冷声说道:“鬼鲛呢?”
  
      黑风老祖低眉顺眼的向飞龙上人陪着笑脸:“或许,他前两天吃饱了,如今正在巢穴中休息。”
  
      沉吟了一阵,飞龙上人又抓起了殷血歌和黑风老祖,慢悠悠的架风向地穴飞去。他一边飞,一边不断的将神识向四周乱扫,天上地下,树梢草根,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他都扫了一个遍。
  
      如此缓慢行来,最终飞龙上人终于带着殷血歌和黑风老祖,来到了距离地穴还有三里地的地方。
  
      随手将殷血歌往外面一丢,飞龙上人淡然道:“小子,去把那鬼鲛引来。”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他身体一闪,快若闪电般向地穴的方向飞去。
  
      黑风老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的身体突然炸开,一枚元婴急速向外遁逃。
  
      飞龙上人一愣神,他怒啸一声一把向黑风老祖的元婴抓取,但是他身上的甲胄突然喷出了大片祥光,一枚三山压顶符从甲胄上涌出,恐怖的力量凭空压在了他的身上。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