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神人入侵
    渡厄的眸子里一丝一丝的金光不断闪过,大量的信息不断传入殷血歌脑中。
  
      “九转金丹,乃仙庭大罗金仙亲手炼制,一粒成地仙,两粒成天仙,三粒则直接成就金仙大道。”渡厄的眸子里金光四射,他的面孔也变得越发的扭曲怪异。
  
      而殷血歌也是听得心惊胆战,三粒仙丹,居然直接让人成就金仙大道,哪个混蛋悬赏这么多来要自己的性命?仙庭?玄天府?到底是什么人?
  
      但是看渡厄那张扭曲的面孔,殷血歌却又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如果真有人拿出这样的天价要自己的性命,为何一叶不知道?反而是地位实力远不如一叶的渡厄知晓了?
  
      “我现在只是三难境,不知道还要多少苦功才能成为地仙。”渡厄眯着眼,眸子里金光越发的炽烈:“三颗九转金丹,若是我能拿到手,你可知道在仙界金仙意味着什么?”
  
      冷眼看着渡厄,殷血歌将脖子伸了过去:“那么,下手吧?”
  
      渡厄的身体微微一僵,他握紧了双拳,死死地盯着殷血歌看了许久,然后无奈的向功德宝轮的方向望了一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慢悠悠的说道:“好自为之,你的性命,现在很珍贵呢。”
  
      冷笑了一声,渡厄慢慢的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向着功德宝轮的方向合十行了一礼。随手一指,脚下一团白云生出,渡厄踏在云头上飘然而起,很快就飞上了高空。
  
      盘坐在山崖前,殷血歌眯着眼回想着渡厄所说的那一番惊心动魄的言语。
  
      “这小子,满口胡说八道呢。”一直站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抬起了头,眯着小眼睛看着渡厄远去的背影。他狞声笑道:“这小子想要捣鬼,但是他可瞒不过鸟爷,他很心虚,这话显然是假话。”
  
      殷血歌眯着眼。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渡厄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仙庭悬赏的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还活着?并且还拿出了三颗九转金丹悬赏自己的性命?这种事情肯定会闹得纷纷扬扬世人皆知,为何一叶没任何反应,反而是渡厄出手?
  
      如果渡厄的话是假的,那么他为什么对自己的名字有这么古怪的反应?
  
      “他是冲着我来的。”殷血歌拍打着血鹦鹉的脑袋。
  
      “仇人啊。”血鹦鹉吧嗒了一下嘴,他用力的嗅了嗅殷血歌身上的味道,然后摇了摇头:“不是仇人,反而是,你们身上的血脉,味道很相似。鸟爷在这一点上不会弄错。分辩他人血脉气息。这是鸟爷这一家子都有的天赋神通。毕竟鸟爷……”
  
      话音未落,夜空中突然迸射出夺目的光华。
  
      殷血歌惊讶的抬头望了过去,就看到数以万计的流星撕裂了夜空,带着长长的火光从高空崩落。仙绝之地上空的天地元气剧烈的波动起来。两仪星的高空罡风层被那些流星崩得粉碎,粉碎的罡风化为肉眼可见的白色飞瀑从高空坠落,罡风之间相互摩擦,发出恐怖的声响。
  
      无数道可怕的意识横扫大地,狂暴而野蛮的神识宛如潮水一般袭来,这些神识中蕴藏着杀气腾腾的信息——‘死’、‘杀’、‘毁掉一切’,简单而粗暴的信息近乎凝成实质,震得殷血歌眼前金星乱闪。
  
      强光急速迫近,两颗夺目的流星呼啸着直接向功德院的道场冲来。
  
      一叶的声音响遍百里方圆。她轻声喝道:“何方妖孽,胆敢闯我悬空寺道场?”
  
      “贼秃子,杀。”一团流星呼啸着爆炸开,一条身高两米开外的壮硕身影手持一柄长刀从火光中冲出,凌空一刀向一叶劈砍下来。随着他这一刀挥出。四周空气一阵剧烈的翻滚,狂风呼啸着从四周汇聚而来,集中在了那人的刀头上,化为一条长有百里的刀龙笔直落下。
  
      一叶抬起双手,一片金霞伴随着梵唱声从她掌心喷出,迎向了那一条呼啸而至的风龙。
  
      一声巨响,风龙炸开,无数刀锋一样的飓风横扫周边百里之地。殷血歌稳稳的站在地上,扑面而来的飓风撕扯着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黑色风刀摩擦着他的皮肤,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悬浮在半空中的功德院楼阁被一刀劈得稀烂,无数僧侣纷纷怒斥着从庭院中飞身而起。其中有数百僧人被这一道风龙卷入,当场被撕成了粉碎。更多的僧人刚刚飞起,就被湍急的飓风卷了进去,被风刀撕扯得血肉模糊。
  
      另外一颗流星几乎是擦着一叶的身体落下,火星炸开后,同样一条魁伟的身影从中窜了出来。这人和同伴不同,他一出现就直接砸进了大地中。随后四周的山岭剧烈的颤抖起来,地面犹如水波一样剧烈的起伏着,骤然间一支岩石构成的大手从地下伸出,随后重重的一张拍在了地上。
  
      大地宛如稀粥一样沸腾着,一头身高千米的岩石巨人从地下慢慢的爬了起来。在这尊岩石巨人的心脏附近,一个通体呈灰白色的壮硕男子悬浮在那里,他周身放出一道道土黄色的气流,整个岩石巨人都被这气流牢牢地包裹在内。
  
      这尊巨人刚出现,他就一把抓起了地上一座小山,向着满天乱飞的悬空寺僧人投掷了过去。
  
      高有百米的小山急骤的摩擦着空气,很快就变成了一颗熊熊燃烧的火流星。数十名僧人被那座燃烧着的小山命中,他们甚至惨嚎都没能叫出一声,就被大山砸成了一片肉泥,很快就烧成了灰烬。
  
      小山被投掷出了数百里远,他重重的撞在了一座古陵墓高耸入云的墓碑上,将那墓碑撞得迸射出万道火光。偌大的古陵墓群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各处的古墓墓碑都轻轻的动摇起来。
  
      “尔等余孽,焉敢侵入我峤琰域?”一叶一边放出道道金霞抵挡那手持大刀的壮汉,一边抓出了一个金色木鱼向着那岩石巨人砸了过去。原本不过巴掌大小的木鱼一脱手就变得有百丈方圆,宛若一座小山一样向着巨人的脑袋当头砸下。
  
      “好凶狠的臭尼姑。”悬浮在岩石巨人心脏附近的壮汉狂笑了起来:“峤琰域算什么?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又能怎样?听说你们将两仪星的所有神游境以上的修士都抽走了,所以我们特意来登门拜访啊。”
  
      岩石巨人拔起身边的两座小山,狠狠的向着头顶砸下来的木鱼砸了上去。
  
      一声巨响。木鱼被震飞了数百丈高,两座小山也被炸成了无数巨石四处飞散,其中一块巨石就直接向着殷血歌砸了下来。殷血歌冷哼一声,他带起一片残影避开了漫天乱飞的巨石,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着盻珞、青丘炎他们居住的小楼冲了过去。
  
      又是一颗流星坠落,正好落在了殷血歌前方,一个身材窈窕的美丽少女从爆炸的流星中冲了出来。长着银色长发的少女面无表情的望了殷血歌一眼,她双手一拍,殷血歌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重厚达十米的玄冰墙壁。
  
      看着那闪耀着淡淡蓝光的玄冰墙壁,殷血歌长啸一声。一头撞了上去。
  
      一声巨响。玄冰墙壁崩裂。殷血歌的额头上也裂开了一条极大的伤口,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但是流出来的鲜血就好似活物一样,在他的脸上略微盘旋了一阵,就乖乖的逆向流回了伤口内。深可见骨的伤口也急速的愈合了。
  
      银发少女惊骇的看着殷血歌,看到满脸是血的殷血歌依旧向自己冲了过来,她很有点手足无措的尖叫了一声。
  
      十几里外的岩石巨人急转身体向这边张望了过来,悬浮在巨人心脏附近的大汉有点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一群没上过战场的嫩雏儿,真是麻烦!你们这些小妞躺在床上生孩子就够了,让你们上战场?是哪个脑子塞屁股里的蠢货做出来的决定?”
  
      一边咒骂着,大汉控制着岩石巨人抓起地上一大块巨石,狠狠的向殷血歌投掷了过来。
  
      岩石巨人力大无穷,这块方圆数十米的巨石快若闪电般到了殷血歌面前。眼看就要命中他的身体。但是殷血歌的身体一晃,数十条血影炸开,他的身体宛如幽灵一样从巨石旁溜了过去,他身上一阵血光闪烁,丹田内一朵血莲已经化为一套战甲裹住了他的身体。
  
      一声剑鸣。十柄生得一模一样的血歌剑从他十指上喷射而出,随着他的心念一转,十柄血歌剑骤然炸成了上千条剑影。满天剑光闪烁,银发少女根本来不及闪避,就被那急速穿插的剑影戳成了筛子。
  
      血鹦鹉一个虎扑到了少女的身上,他很猥亵的用爪子在少女的脸蛋上抹了一把,两柄翅膀宛如钢刀一样绕着少女的脖子一旋。就听得‘噗嗤’一声响,少女的脑袋高高飞起,被血鹦鹉一翅膀拍出了数十米外。
  
      “走!”殷血歌长啸了一声,带着血鹦鹉继续向前飞奔。
  
      但是刚刚跑出了不到两里地,身后一声怨毒的冷笑声传来,数十根硕大的冰刺呼啸着向殷血歌砸了下来。殷血歌急忙回头,就看到数十根长有三米开外,通体银白色的尖锐冰刺宛如箭矢一样密密麻麻的砸下,而控制着这些冰刺的,正是刚刚被斩首,身上起码有一百多个窟窿眼的银发少女。
  
      “我们乃天生的神灵,你们区区凡人,怎可能杀得了我们?”银发少女的脸色有点发白,气息也微弱了一些,但是她浑身上下一点儿伤口都没有,好似刚才的斩首、受伤都是幻觉一样。
  
      一颗又一颗流星不断坠落,入侵的敌人和功德院坐镇此处的僧众展开了激烈的搏杀。很快四处都响起了凄厉的惨嚎声,好些僧众击杀了自己的敌人后转身去帮助自己的同门,却没想到那些被杀死的敌人突然一跃而起,反而击杀了这些僧众。
  
      殷血歌也是如此,银发少女突然复活喷射出数十根冰刺袭来,他根本就没想到还有死而复生这种事情发生。数十根冰刺带着刺耳的啸声命中了他的身体,将他身体远远打飞了出去。
  
      但是也仅仅是打飞了出去,冰刺在殷血歌的胸膛上炸得粉碎,却没能伤损他的血色护甲丝毫。很显然,这朵丹田血海上的血莲花所化甲胄,可比寻常的法宝要坚韧太多了。
  
      “功德院所有弟子听令,这些人乃上古神灵余孽。想要击杀他们,就必须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彻底磨灭他们的道则烙印。”
  
      同时应付两个强悍的敌人,一叶百忙之中开口了。不仅是开口,她还撒出了一道佛光当头笼罩住了一个正勇悍无比四处冲杀的彪形大汉。金色佛光一层层的将那大汉的皮肤、肌肉、骨骼、内脏烧成灰烬,最后从他体内炼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犹如水晶的物事。
  
      佛光一震,那块水晶状的物事顿时碎裂成无数的碎裂,很快就随风化去。那大汉就此消散于天地间,再也无法恢复人形。
  
      殷血歌一跃而起,他向着那银发少女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想要杀你们。也不困难。”
  
      感情这些人就和血妖一族一样。血妖一族的致命要害是心脏。只要心脏不被攻击,血妖就能依靠吞噬精血快速的恢复元气。这些所谓的神灵后裔,他们体内的结晶体就是他们的致命弱点。
  
      但是很奇怪,殷血歌一边向银发少女冲杀过去。一边不解的问自己。幽冥十八禁囵塔内的那几尊神灵,他们体内并没有结晶体存在,他们又是什么个情况?或许,是这些来袭的敌人太弱小,而那五尊神灵太强大的缘故,那些神灵已经超越了这些道则烙印的局限。
  
      银发少女没想到殷血歌被自己全力凝结的冰刺命中,居然若无其事的就这么冲了上来。
  
      她的实力折算成修士的境界,已经相当于元婴巅峰,而且神灵后裔和天地法则更加契合。他们就是天地法则具体凝现的化身。所以银发少女的冰系法术,甚至堪比神游境的修士。
  
      但是殷血歌居然皮都没伤到一点儿!
  
      银发少女很不能理解的看着殷血歌,她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她的瞳孔内寒光闪烁,突然看向了殷血歌身上的血色战甲。一切都是这套战甲的缘故,一定没错。
  
      殷血歌已经冲了上来。另外一朵血莲花凝成一块四四方方的大板砖,定身咒全力发动,银发少女的身体突然一凝。板砖呼啸着拍了下来,银发少女惨嚎一声,被血光四射的板砖整个拍进了地里。
  
      血鹦鹉窜了上去,他的爪子张开,一把抓穿了银发少女的肩膀,让她再也无法动弹。
  
      殷血歌冲到了银发少女的身边,他的丹田处一道血光喷出,数以万计不过芝麻粒大小的血海鬼卒呼啸而出,顺着血光冲到了银发少女的身上。这些被殷血歌斩杀的妖兽妖禽魂魄转化的鬼卒疯狂的咆哮着,张开爪牙朝着银发少女就是一通乱抓乱咬。
  
      银发少女发出尖锐的惨嚎声,一阵血肉横飞中她被撕成了无数碎片,那些血海鬼卒欢喜的吞噬了她的血肉,最终只有一颗银白色的多棱面水晶留了下来。
  
      殷血歌刚要出手,血鹦鹉已经一口将那颗水晶吞了下去。他的羽毛上一阵阵的寒气波动,血鹦鹉很是享受的叹了一口气,喷出了一道淡淡的寒气:“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水系道则痕迹,不错,不错,能给鸟爷增加三五十年的道行,很是不错,真心不错。”
  
      血鹦鹉的眸子里血光四射,他向四周的那些来袭的敌人望了过去,贪婪的咕哝了一声。
  
      殷血歌一把抓起他,化身一道血光就朝着盻珞他们居住的小楼冲去。那一片小楼已经化为一片火海,一个浑身都被粘稠的火焰包裹的敌人正在那里喷吐着烈焰,烧得四周石头都变成了岩浆。
  
      远远地,殷血歌听到了自己那些下属的不断惨叫。
  
      四面八方的敌人越来越多,实力越来越强,那个浑身喷吐着火焰的家伙就有着相当于神游境巅峰的实力。面对这样强悍的敌人,殷血歌的那些下属根本无法抵挡。这才交战了多少时间,已经有近百名殷血歌下属修士被敌人击杀。
  
      盻珞周身喷吐着浓郁的鬼气,放出三条数尺高的青黑色旋风环绕着身体急速旋转。她将青丘炎护在了身后,三条旋风所过之处,四周的火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并且旋风不断放出刺骨寒气,抵消了那些火焰的威力。
  
      那个火人很快就注意到了盻珞的存在,盻珞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不过是金丹境的水准,但是她居然能够在火人的手下坚持这么久,表现出的实际战斗力甚至比血蟒那些元婴修士还要强出一大截。
  
      “这个女娃娃的资质真好,必须杀了。”火人低沉的咆哮着:“资质越好的修士,就越要斩尽杀绝。跟我一起上,这个女娃娃,留不得。”
  
      尖锐的鸣叫声从远处传来,火人的身体突然一阵摇晃。
  
      殷血歌不断发出裂魂蝠音,带着一道血光冲杀了过来,隔着远远的,他已经一剑劈出。
  
      ps:
  
      猪头的‘威’‘星’号是:g-1979,请大家多多关注,上面好多猪头的好玩的东西。嘿嘿。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