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章 帝墓
    昏暗,憋闷的地下墓穴。
  
      数万修士稀稀拉拉的洒落在一块平坦的地下广场上,这一座广场长宽超过二十里,数万人聚集在这里,也就占了广场的一小块而已。
  
      四周的气息沉肃而压抑,正在交手的修士们迅速摆脱对手,各自呼朋唤友的聚集在了一起。
  
      悬空寺的僧众在渡厄的领导下,结成硕大的阵型,将两三万来援的土著修士护在了里面。七彩佛光奔涌,却无法照亮这地下的广场。空气中好像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将佛光的光华全部吞噬了。
  
      那些来袭的神人则是警惕的聚集在一起,和悬空寺的僧众保持了好几里的距离。几个身体完全由蓝色水波组成的神人低沉的念诵着咒语,一道厚重的水波禁制护住了近万名神人。
  
      而殷血歌则是召集了自己的下属,脸色阴沉的他看着死伤惨重的下属们,额头上青筋都跳了起来。血蟒等元婴修士几乎是全军覆没,那些神人的攻击太过于突然,太过于猛烈,血蟒等人被转化为血妖之后,性情也变得凶悍好战,故而死伤狼藉。
  
      其他金丹境的修士陨落了一半,倒是那些淬体境、练气境的修士只折损了三成。如今殷血歌麾下还有三千余人在场。但是和悬空寺的和尚以及来袭的神人相比,他麾下的战力无疑是最弱的。
  
      青丘炎轻哼了一声,他的袖子里一道道流光喷出,很快三顾倾城大阵就在四周不止妥当。他在阵盘上镶嵌了几块上品仙石,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想死的,就来闯阵。”
  
      三顾倾城大阵没有发动的时候,从外面看起来,只是一片淡淡的云烟弥漫在地上,透着一股子清闲优雅的出尘韵味。但是无论是渡厄还是神人的领袖们,他们看到这看似不起眼的大阵。一个个都谨慎的低声警告自己的下属。
  
      在仙界。越是看起来不起眼的阵势,很可能越是要人命的杀招。
  
      他们不知道青丘炎的这座三顾倾城大阵的底细,自然就不敢冒险让自己的人靠近这座大阵一步。
  
      殷血歌背着双手,站在大阵的边缘。远远的向渡厄打了声招呼:“渡厄和尚。你们上啊。把这群家伙全部干掉,我在旁边给你打下手。”
  
      渡厄和尚冷哼了一声,他眸子里一丝丝金光闪烁。佛门法眼神通已经发动,他仔细的审视着四周的环境,根本懒得搭理殷血歌的挑衅。刚才的事情太突然了,所有人都是眼前一黑,然后骤然被卷入了地下广场,这种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渡厄心里也紧绷着呢。
  
      一名通体晶光四射,宛如无数细小钻石拼凑起来的高大人影缓步从神人阵列中走了出来,他的声音很清脆,就好像两块宝石在相互撞击:“你们这些无耻的人类修士,你们搞什么鬼?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这么浓郁的死亡、寂灭气息?”
  
      殷血歌的眼眸一转,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中,一缕信息传了出来。
  
      所谓的死亡、寂灭气息,是天地间最终极的湮灭之力,是这个世界最终极的法则力量之一。天地间万物有生就有死,一如四季轮回,而万物的消亡和毁灭就是被这死亡、寂灭之力掌控。
  
      这种力量比幽冥界的幽冥之气还要厉害得多,或者可以这样说,幽冥之气只是寂灭之力的一个小分支罢了。
  
      眸子里一抹血光闪过,殷血歌下意识的发动了噬魂血眸向四周望了过去。噬魂血眸能够遥空吸引、吞噬他人灵魂、元神,但是除开这种杀伤力绝大的攻击方式,噬魂血眸更能看透各种幻象,看破各种阴魂,修炼到极限,甚至比佛门的天眼通还要玄妙莫测几分。
  
      视野突然变成了一片暗红色,殷血歌仔细的向着四周打量,这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广场,在边缘矗立着数百尊高高矮矮的雕像。那些雕像都是各色神兽神禽,看似仪仗队一般侍立在一旁。
  
      目光向广场的一侧望去,殷血歌的身体微微哆嗦了一下。
  
      那里有一条宽敞的甬道,直接延伸向了远处。极尽殷血歌的目力,他能隐约看到极远处一道陡峭的阶梯隐隐向上延伸,通向了一座由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兽雕像扼守的陵墓。
  
      除开这一条甬道,广场其他几个方向都是厚重的岩壁,上面雕刻了大量线条古朴厚重的浮雕。其中有站在云端的神灵和无数妖兽妖禽的厮杀,有踏着祥云的仙人和妖族的战争,也有身穿帝皇装束的男子站在山头,迎接万众膜拜的景象。
  
      让殷血歌心里为之一抽的,是那条甬道上胡乱堆砌着的大量骨架。
  
      有人,有兽,有飞禽,有蛟龙,其中也有几具骨架的特征看上去分明属于血妖一族。这些骨架的血肉都已经风化干净,唯独散发出淡淡光泽的骨架留存了下来。看这些骨架栽倒在地的姿势,他们分明都没有任何的战斗,就突然被夺走了性命,所以他们倒伏的姿势都很工整。
  
      就好像他们正在走路,突然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来袭,他们的生命被瞬间摧毁,只有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前辈,我们一起过去。”殷血歌看着广场其他几个方向那些巨大的浮雕,感受着那些浮雕上传来的让他毛骨悚然的危险气息,低声向青丘炎嘀咕了一声。
  
      那些浮雕有古怪,上面不知道加持了多少狠戾的禁制。谁要是敢去碰触,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唯一的出路就是那条甬道。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既然他们被卷来了这里,那么顺着那条甬道走过去,这是唯一的办法。那甬道或许很危险,但是总比碰触那些浮雕来得好。
  
      一道黑气从眉心喷出,黑虎、火蝎子等下属纷纷被殷血歌卷入了幽冥十八禁囵塔。塔内的幽冥之气化为黑色冰片死死的包裹着他们,就和那些鲛人少女一样,将他们冻得昏迷了过去。
  
      很快殷血歌身边就只剩下了青丘炎、盻珞还有血鹦鹉三人,青丘炎收起了四周的阵旗。一行人迅速的向那甬道的方向走去。
  
      身体仿佛由无数细小钻石组成的神人眯着眼。神色凌厉的看着殷血歌。
  
      渡厄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边,沉吟了一阵,他低声向身边的几个大和尚叮嘱了几句,大袖一甩。施展开佛门神通。两步就追上了殷血歌一行。他紧随在殷血歌身边行走。同时低声的笑着:“殷血歌,你可还记得贫僧对你说过的话?”
  
      冷眼看着渡厄,殷血歌知道他所说的是‘九转金丹悬赏’的事情。冷冷一笑。殷血歌冷声道:“你若是有兴趣,就亲自动手。如果不敢,就不要在那呱噪。玄天府,很了不起么?”
  
      青丘炎斜睨了渡厄一眼,他淡淡的说道:“血歌道友,不要搭理这些贼秃,他们嘴里的话,没一句能信。玄天府又如何?我青丘家的令信送去,玄天府令也得乖乖开门迎接。”
  
      冷然一笑,青丘炎傲然昂起了头:“我倒是想要看看,玄天府里哪个人敢和你为难?”
  
      渡厄的脸色微微一抽,他握了握拳头,恼怒的向青丘炎望了一眼该死,这里怎么会有青丘家的人?
  
      不多时,他们后面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那个身体晶光四射的神人领袖也带着几个下属,大步向这边追了上来。就听得那身体好似钻石组成的神人冷声喝道:“这种莫测之地,想要活着出去,我们还是联手应对吧。我是魔里奇,伟大的……”
  
      渡厄和青丘炎同时打断了魔里奇的话:“我们对你的血脉所属不感兴趣,闭嘴。”
  
      魔里奇气得低吼了一声,他狠狠的一跺脚,就看到地面上火光四射,一道血色符箓突然从地砖内冒了出来。高空中一尊背生大鹏羽翼,面容精悍的壮汉虚影一闪而过,他手持一柄血色长矛,狠狠的一枪贯穿了魔里奇的胸膛。
  
      一声巨响,魔里奇防御力惊人的身体被那宛如幽灵的壮汉虚影一枪刺穿。魔里奇惨嚎一声,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无数细小的钻石状微粒从他身上不断的脱落,一道道土黄色的细细流光从他体内急速喷射出来,很快就被四周地面吸得干干净净。
  
      最终魔里奇只剩下了一小把土黄色的灰烬留在地上。
  
      殷血歌看得目瞪口呆,渡厄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那几个高阶神人更是惊慌失措的连连倒退。
  
      魔里奇的实力惊人,按照修炼者的境界划分,他起码也是半步不离境的实力。而且他的身体秉承大地戊土之气,而且是大地戊土之精凝结而成的晶石,身体防御足以抵挡地仙器的正面攻击。
  
      他只是发泄怒火跺跺脚,就引动了这里的古怪禁制,被那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壮汉虚影一枪击杀?而且那壮汉面容和人类无异,背上生了一对儿大鹏羽翼,这样的种族众人也是闻所未闻。
  
      “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看起来,这里的主人不希望有人损坏这里的任何东西。”殷血歌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不管那些神人的脸色有多难看,自顾自的笑着,一路快速向那甬道尽头的阶梯走去。
  
      渡厄低头思忖了一阵,深深的向殷血歌的背影望了一眼,然后他也快步跟了上来。
  
      殷血歌和青丘炎肩并肩的行走着,盻珞跟在殷血歌的一侧,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袖子。青丘炎一边走,一边神识传音询问殷血歌:“玄天府和你有什么纠葛?为何那贼秃会说那样的话?”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淡然道:“他给我说。玄天府悬赏三粒九转金丹,要我的性命。而且这悬赏是从仙庭秘密发布下来的。青丘前辈,你觉得这事情可能么?”
  
      青丘炎骇然瞪大了眼睛,他向殷血歌上下望了一眼,沉默了一阵,他才严肃的说道:“这渡厄居心叵测,他说这番话,是有意要挑起你和玄天府的敌对关系。但是其中还有其他的关键,比如说渡厄和你有仇?和你有怨?或者,他和你有什么利益纠葛?”
  
      渡厄高大魁梧的身体突然逼近殷血歌和青丘炎。他一把抓向殷血歌的肩膀。沉声喝道:“两位有什么话是见不得人的?怎么私下里神识传音呢?莫非我们被卷入这里,是你们的阴谋?”
  
      几个神经绷紧的高阶神人正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听到渡厄的话,他们同时眼睛一亮。其中一名通体由蓝色水波组成的神人厉声喝道:“果然。魔里奇大人被害。就是你们的阴谋!我们……”
  
      殷血歌一巴掌拍在了渡厄的手掌上。就听得一声巨响,他和渡厄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渡厄的身体踉跄着向后连退三步,每一步都重重的踏在了地上。踏得地面‘咚咚’作响。
  
      每一步迈出去,渡厄都吓得脸色发青,面孔肌肉都抽成了一团。
  
      而殷血歌则是见机的张开本命蝠翼,身体轻盈的腾上了天空。渡厄的这一抓势大力沉,起码也有数百万斤力量,他和渡厄相互碰了一记,巨大的反震力推着他的身体在空中向后急速飘行,却没有在地上行走哪怕一步。
  
      “好奸诈的小子。”渡厄气急咆哮了一声。
  
      殷血歌有这么强的**力量,居然能和他平分秋色,这是渡厄做梦都没想到的。渡厄根本不相信殷血歌有实力打得他向后倒退,所以刚才他重重的三步踏在地上,实在是吓得他魂飞天外。
  
      魔里奇不就是因为狠狠的跺了一脚,所以激发了这里的防御禁制被瞬间击杀么?
  
      刚才如果渡厄脚下的力量再强上几分,岂不是他也要和魔里奇一样被莫名杀死?
  
      殷血歌向渡厄冷笑了几声,他懒得再和这个心机深沉的大和尚纠缠下去,他一个俯冲来到了青丘炎和盻珞身边,抓起他们就向远处的那一座陡峭的台阶飞了过去。
  
      渡厄抬起脚,本来想狠狠的在地上跺上一脚,但是他很快想到了刚才魔里奇的遭遇,他急忙轻手轻脚的放下脚步,大袖一挥招来一团白云托起了自己的身体,同样向前快速飞去。
  
      几个高阶神人相互看了看,很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本以为,这些愚蠢的修士会自相残杀。”一个通体火光缠绕的神人很幽怨的叹了一口气。
  
      殷血歌飞行的速度极快,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那座陡峭的台阶下方。
  
      前方是一整块硕大无朋的悬崖,一道高有九百九十九丈的台阶直达悬崖顶部的一个四方形入口。宽达数丈的台阶两侧矗立着金属铸成的石质雕像,清一色都是身披重甲手持长枪大戟的精锐战士。
  
      仅仅是靠近这条台阶,殷血歌就感到浑身的汗毛都在急速的颤抖着。空气中充斥着某种古老而洪荒的力量,宛如一头洪荒巨兽盘踞在前方,让殷血歌感到无比的恐惧。
  
      无名法诀自动运转,四周天地大势悄无声息的汇聚在殷血歌的身上。一股莫大的勇气突然从心底涌出,四周那种古老而洪荒的力量对殷血歌的压制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殷血歌挺起了胸膛,他的头顶隐隐有一层淡淡的明霞涌了出来。
  
      青丘炎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他佝偻着腰,拼命的抽动着鼻子。他这时候的动作,就好像一条饿极了的老狐狸,突然闻到了香喷喷的小母鸡的味道,正着急去寻找这气味的来源。
  
      “爹爹,你怎么了?”盻珞很担忧的看着自己父亲,忙不迭的扶住了他的胳膊。
  
      “这是,这是人皇之气。”青丘炎眯着眼,眸子里突然闪过一缕寒光:“没错,这是人皇帝气,昔年我曾经在中央仙域一处人皇帝墓外瞻仰上古人皇遗迹时,感受到过差不多一模一样的气息。”
  
      青丘炎的身体都在微微哆嗦:“血歌道友,这是人皇帝墓,这里埋葬的是上古人皇。但是,怎么可能呢?上古人皇的帝墓怎么可能在这么荒僻的地方?”
  
      殷血歌急转身看向了青丘炎:“上古人皇帝墓?上古人皇是什么东西?”
  
      青丘炎的嘴唇哆嗦着,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渡厄和几个高阶神人已经狂奔了过来。
  
      渡厄的眸子里金光闪烁,他厉声喝道:“人皇帝墓?该死,难怪我悬空寺历代先祖耗费无穷心机,折损了无数前辈,居然都无法踏入这些陵墓半步?这里一共有三十六座陵墓,难道全部是人皇帝墓么?”
  
      渡厄激动得身体都在哆嗦:“人皇帝墓,定然有无数殉葬至宝,这都是我的。”
  
      几个高阶神人则是厉声尖叫着向这边扑来,他们怒声喝道:“人皇帝墓?你们休想从中得到任何好处。我们绝对不允许这里面的东西面世,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我们一起毁掉吧。”
  
      澎湃的灵力波动从这几个高阶神人体内涌出,他们肆无忌惮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气息。
  
      但是他们不发力还好,他们刚刚将自己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台阶两侧那些手持长枪大戟的甲士雕像就同时动了起来。他们转过身,手上兵器锁定了这几个高阶神人,然后兵器上寒光一闪。
  
      几个高阶神人就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点点精光从空气中慢慢滑落,最终和尘埃混为一体。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