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沦陷
    幽冥十八禁囵塔放出一道黑气,将青丘炎等人卷了进去。
  
      殷血歌施展秋蝉蛰隐术,身形没入清风中,用最快的速度向着远处的茫茫山岭逃去。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眼下的局面。
  
      神人大军怎么可能出现在玄天大陆?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就破掉了玄天大陆外围的防御仙阵?并且直接攻入了玄天府的核心要地?甚至那座跨域的传送仙阵,那是玄天府和圊云州唯一的联系通道,居然就这么轻松的被神人给摧毁了?
  
      “内奸,有内奸勾结神人。”青丘炎站在塔狱的第一层大声咆哮着,他的声音也直接传出了塔狱,被殷血歌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勾结神人,背叛了仙庭。该死,他们开启了玄天府外的仙阵,将神人放了进来,他们配合神人,刺杀了玄天大陆的各位城主。”
  
      玄天大陆一共有大小城池一千多座,其中三十六座大城的城主都是天仙修为,小城的城主也都是地仙实力,加上他们麾下的仙官仙吏,玄天大陆的防御力量还是极强的。更不要说玄天府作为仙庭控制地方的官方衙门,玄天大陆外面布置了一座巨大无比的防御仙阵,甚至可以抵挡金仙的进攻。
  
      如此森严的防御力量,居然在顷刻间被摧毁,这定然是有人勾结了神人。
  
      殷血歌一边急速的向前遁行,一边急促的说道:“不要管是谁做的这些事情,青丘前辈,我们身上的材料,还够布置一座传送仙阵么?”
  
      青丘炎飞快的盘点了一下自己和殷血歌的库藏,顿时欣然的大笑了一声——他们来玄天大陆的时候,一叶将自己私人库藏的大批珍稀材料交给他们一并带了过来,这里面有足够的裂空仙石,可以让他们布置好几座传送仙阵。
  
      “还是一叶大师英明,赶紧找个安全的僻静角落。我们赶紧离开这里。”青丘炎掐着手指计算着路程,他咬牙道:“圊云州离这里太远,我们手上的材料,不可能让我们布置这么一座传送仙阵直接赶去圊云州。但是,我这里还记载了好几个偏僻小仙域的坐标,我们去那边暂避一二倒也可以。”
  
      青丘炎的话音未落,高空中就传来了沉闷的巨响声。
  
      数十座巨大的牌坊、宝塔喷吐着云烟从高空中出现,数以万计的旗幡凌空飞舞,放出亿万道仙光将整个玄天大陆包裹了起来。一股庞大的压力从高空袭来,十几个身躯巨大的神人从空中浮现。他们昂着头。无比得意的仰天长笑。
  
      “尔等蝼蚁。不要想着逃跑了。这是你们仙庭布下的‘混元无极囚神大阵’,大阵开启,内外隔绝,你们谁也别想离开一步。”
  
      “乖乖的为我们做牛做马。你们如果做得好,我们会赏给你们几根骨头的。”
  
      这些神人笑得龇牙咧嘴,一个个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而无数正在地面上乱窜的修士则是绝望的停在了原地,一个个嘶声哀嚎起来。
  
      这座混元无极囚神大阵,是玄天大陆最强大的防御禁制,一旦开启,则内外隔绝,无论是传送仙阵还是瞬移法术,乃至佛门的天足通之类的神通。都别想通过这座大阵。除非是实力超过金仙的大能以暴力摧毁了这座大阵,否则玄天大陆的人别想出去,而外面的人也别想进来。
  
      “完了。”殷血歌抿了抿嘴,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然后再做打算。”
  
      青丘炎也不再吭声,哪怕他出身青丘一族,是九尾天狐的后裔,向来精明过人,但是面对如此困境,他也无计可施。这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个人力量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两个庞大势力的战争,面对规模庞大的神人大军,他还能有什么计较?
  
      殷血歌按下遁光,几乎是贴着树梢向前飞行。过了许久许久,青丘炎才苦涩的笑了起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早知道是如此情形,我就应该脸皮厚一点,用青丘一族的信用担保,借用玄天府的跨域仙阵,直接返回圊云州。”
  
      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是啊,他们真的应该趁早离开,如果不是一叶将她的七十二个门徒全部委托给了殷血歌,他其实也想离开的。跟着青丘炎返回青丘域,那里距离血曌仙朝可就不远了,只要能找到太平公主,起码就能给自己母亲传一个口信,告诉她自己平安的消息。
  
      咳嗽了一声,殷血歌轻笑道:“可是前辈不是去问过价码么?从玄天府传送去圊云州,一个人的单程路费就是十万上品仙石,我们可没这么多仙石。您说,青丘一族的族人出门游历,从来不向人伸手借钱,是准备在玄天大陆挣足了路费再回去呢。”
  
      青丘炎又不吭声了,过了许久,他才嘀嘀咕咕的抱怨了一声。
  
      就在殷血歌一路向前飞遁的时候,玄天峰的山脚下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刚才已经倒塌了大半截的玄天峰彻底的被崩上了天空。一道黑色的浓烟从山脚下冲天而起,数十万名衣衫褴褛面容狰狞的修士怪叫着从黑云中飞了出来。
  
      “那是玄天府的天牢。”青丘炎通过塔狱的禁制,看到了外界的情形,他淡然道:“历年来被玄天府镇压的魔头、妖修,全部被那些神人放了出来。这下,玄天府麻烦大了。”
  
      一尊周身散发出无穷威能的神将向那些从天牢中冲出来的修士飞了过去,他厉声高呼道:“尔等不容于仙庭,乃仙庭重囚,此番逃离天牢,世间再无容足之地。何不投靠我等,做我神族爪牙,依旧能逍遥快活,更能向仙庭报复,岂不是快活?”
  
      四面八方一队一队的神人大军围绕了上去,高空中混元无极囚神大阵放出逼人的气息,那些冲出天牢的魔头、妖修只是犹豫了一小会儿,当即就有大半囚徒跪了下去,向着那些神将膜拜行礼。
  
      一如那神将所言,他们逃出天牢。日后定然被仙庭满天下的追杀,而且再次被生擒活捉,他们定然是死路一条。这些人都是凶狠毒辣的性子,干脆就横下心投靠神人,还能混一个吃喝玩乐、逍遥快活。
  
      但是也有一小半囚徒厉声尖笑,他们不屑的向那些神将咒骂了几声,反手将身边跪倒在地的那些囚徒打死了一大片,然后化身各色遁光向远处逃去。
  
      那神将冷哼了一声,用力的挥了挥手:“冥顽不灵,留着无用。全部杀了。”
  
      高空中混元无极囚神大阵一阵光芒闪烁。骤然间无数柄飞剑从高空激射而下。起码有上百万道剑影凌空飞射,将那些逃遁的囚徒笼罩在了里面。就听得无数声惨嚎传来,这些修为最强已经有天仙七品的囚徒纷纷被大阵抹杀,眨眼间就被打得魂飞魄散。连一丝残骸都没留下。
  
      殷血歌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只是不断的摇头。
  
      这些敢于反抗的囚徒还是有骨气的,奈何他们错认了形势。神人已经用极高的效率控制了整个玄天大陆,所有的阵法禁止都被他们全盘接手,这些囚徒怎么可能逃脱他们的掌握?
  
      感慨一声,殷血歌继续小心翼翼的向着远处深山遁逃。
  
      神人侵占了玄天大陆,接下来肯定是掠夺性的开采玄天大陆的各种矿脉资源,他可没兴趣被那些神人驱使着去做他们的矿奴。还是找一个僻静安全的地方,想办法从玄天大陆逃走为上。
  
      但是殷血歌心头也笼罩着厚厚的阴影。神人掌控了玄天大陆的防御大阵,他现在是找不到一点儿机会逃走。等神人将玄天大陆掠夺一空了,他们必然要彻底摧毁玄天大陆,到时候如果还找不到逃走的办法,他和青丘炎等人。都要随之化为灰烬了。
  
      一路行来,殷血歌就见到玄天大陆已经乱成了一团。
  
      无数的神人士兵手持各色榜文往来奔走,在一座座城池、一处处村镇上空大声宣布各种命令。他们将城池村镇内的居民驱逐出来,逐个的登记入册,从中挑选年轻力壮的人编成队伍,然后驱赶着他们向各处查探明白的矿脉行去。
  
      与此同时,他们还犹如篦子一样,将各处城池的库房,以及居民家的财产一丝不漏的过了一遍。殷血歌亲眼看到一队神人士兵闯入了一家民宅,所有的绫罗绸缎都被他们洗劫一空,所有的灵石、仙石都被搜刮得干干净净,到了最后,他们甚至把这户人家厨房的锅碗瓢盆都搬得干干净净。
  
      所过之处犹如蝗虫成灾,除开那些破砖滥瓦没有人放在心上,就连那些上好大木头制成的梁柱,那些用美玉铺成的地砖,都被这些神人士兵给挖得干干净净。
  
      更让殷血歌摇头不语的就是,那些平民身上品质上佳的衣物都被这些神人强迫着脱得干干净净,然后丢给了他们几片大叶子遮挡羞耻部位。至于说这些衣物,同样被那些下界神人士兵嘻嘻哈哈的带走。
  
      “神人,就穷成这个样子?”殷血歌很有点无语的问青丘炎。
  
      “他们曾经拥有一切,整个鸿蒙世界都是他们的领土。”青丘炎缓缓说道:“但是随着两次鸿蒙战争,随着仙人崛起,神人已经彻底衰落。如今他们只能在仙界的偏僻之地苟延残喘,自然是穷困得很了。”
  
      青丘炎缓缓解释着里面的缘由,这些神人虽然已经沦落,但是他们骨子里依旧把自己当做三界之主。所以神人是不事生产的,他们哪怕再穷困潦倒,他们宁可纠集大军去抢夺,但是他们绝对不会自己去劳作。
  
      哪怕他们脚下就有一块仙石,他们也不会弯腰去捡。他们的选择是看到别人捡起了这块仙石,他们再拔刀将这块仙石抢夺过来。
  
      而神人的阶级性极强,高阶神人对低阶神人的剥削简直令人发指。
  
      这些低阶的神人士兵血脉浅薄,他们虽然有一丁点儿太古神灵的血脉,但是那血脉稀薄得就好像一片大海中倒进了一碗鸡血一般,高阶神人甚至不承认他们是神灵的后裔。
  
      所以高阶神人对这些低阶的神人士兵,那简直是犹如对待奴隶一样。这些低阶的神人士兵平日里可谓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或许他们就和仙绝之地的土著修士一样,直接在身上裹着兽皮就这么出来行军打仗了。所以他们看到了这些华美的衣物,精美的靴子,哪怕正穿在别人身上。他们也是直接下手抢夺。
  
      如果不是这些低阶神人士兵缺少储物法宝的话,他们绝对会把玄天大陆上的那些精美的宫殿楼阁都拆了下来,运回自己老家原样的搭建起来。
  
      因为在他们的家乡,他们很可能直接住在山洞里,或者干脆就是露天睡觉——你别指望他们会自力更生的修建房屋,他们是高贵的神人,他们怎么可能做这么卑贱的事情?
  
      偏偏这些低阶神人士兵却连拥有奴隶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没有人会帮他们修建房屋,他们自然就只能住山洞,或者干脆就幕天席地的过日子。
  
      殷血歌听得是瞠目结舌。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神人。他一时间都找不到任何适当的评语了。
  
      唯独血鹦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神人们的这种做派表现出了极大的欣赏之情:“这也没错啊,怎么说他们祖上也风光过,哪怕在家里吃糠咽菜,出门前也得找块猪皮在嘴上抹一抹。再吞两块酒糟,就说咱今儿个吃的是龙肝凤胆,喝得是玉液琼浆。”
  
      血鹦鹉感慨的说道:“怎么说,人活一张脸不是?这面子,是万万丢不得的。”
  
      一声闷响,一颗玄冥重水无声无息的飞出,准确的轰在了血鹦鹉的胸膛上,将他打得紧紧的贴在了塔狱的墙壁上。幽泉横了血鹦鹉一眼,柔声说道:“这些神灵的后裔。实在是不堪。幽泉还记得,当年幽冥界初开的时候,神灵、仙人联手灭杀幽冥界亿万土著,那些上古的大神,他们的神力实在是可怖呢。”
  
      青丘炎‘呵呵’笑了起来:“幽泉丫头。幽冥界初开时的景象,你都有印象么?”
  
      幽泉歪着脑袋沉吟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那时候还很糊涂,现在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总归是记得一点的。那些上古的大神,一人之力就能屠灭万族,杀得幽冥界血流成河……曼殊沙华,才开得那般灿烂。”
  
      一路向前行进,渐渐的殷血歌就遁入了深山中。
  
      大群的神人士兵也开始在山岭之中出现,他们犹如篦子一样搜索每一寸土地,将山林中小村落内的那些居民一个不拉的全部贬为奴隶。有些在山林之中开辟道场建立洞府的修士,也没能逃过这些士兵的搜索,这些修士都被禁锢了全身的法力,送去了矿场开挖矿产。
  
      有几座深山中的洞府,那洞府的主人也有着天仙的修为,这些神人士兵攻打洞府,惊扰了他们清修,当即就被这些天仙打成了肉饼。
  
      但是这就立刻引来了神人中神帅一级高手的报复,在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威胁下,这些洞府的主人无不乖乖的束手就擒,同样在脖子上带上了一柄要命的金色枷锁,被送进了矿洞中。
  
      青丘炎不断的感慨着,将天仙送去矿洞开矿,这些神人还真做得出来。
  
      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众多的神人军队,三日过后,殷血歌终于在一座山谷尽头的深潭内,开辟了一个小巧的洞府。滚滚瀑布从洞府前飞坠,巨大的声响和厚达数十丈的水幕就是最好的掩护。加上青丘炎布置了几个遮掩气息的小巧幻阵,除非是高阶神将一级的人物直接闯进了瀑布,否则是不会发现他们的。
  
      安定下来后,殷血歌和青丘炎凑在一块儿,绞尽脑汁的捉摸着如何离开玄天大陆的问题。
  
      其实他们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冒充普通矿奴,在神人们撤离玄天大陆的时候,跟随神人们一起离开。但是这样做的话,他们就会被带回神人的领地,到了那边一个不小心,搞不好就会生出祸端。
  
      或者,他们只能选择神人们准备撤离玄天大陆的那一瞬间,建造传送仙阵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仔细的商讨了许久,殷血歌和青丘炎都一致认定,趁着神人们准备撤离的时候,自己建造一座传送仙阵离开这里,会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候,一叶送给殷血歌的那颗代表了她身份的佛珠突然从他乾坤戒内飘了出来,一团金光从佛珠内喷出,很快里面就出现了一叶憔悴的面孔。
  
      “血歌道友,你们还活着,这就太好了。”一叶苦涩的笑了起来:“你们是被神人俘虏了,还是自由的?”
  
      殷血歌看了看青丘炎,沉声道:“我们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外面到处都是神人的军队。一叶大师,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闯进玄天府的?”
  
      一叶的身影突然被曜奕取代,脸上凭空多了一道伤口,几乎将他的脸劈成两半的曜奕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殷血歌,我代表玄天府,勒令你必须完成我给你的任务——去,破坏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眼,如果成功了,重重有赏,如果失败了,你就等着千刀万剐吧。”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一团怒火凭空升起。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