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章 功勋
    虚空神锚,仙庭战部征伐四方的无上道器!
  
      是道器,而不是仙器。所有的虚空神锚都由大罗金仙耗费本命鸿蒙之气铸造而成,有穿越虚空、横跨仙域的无上威能。偌大仙庭,虚空神锚也只有十八枚,而每祭出一次虚空神锚,最少都要动用一百零八位上位金仙联手灌输仙力。
  
      眼前的虚空神锚直接来自中央仙域,来自仙庭总部。
  
      那看似微小的点点祥光,是一片一片长宽百里的祥云,上面矗立着宫殿楼台,无数仙人神兵、黄巾力士矗立在宫殿楼阁上,随着祥云向前急速飞行。
  
      在那些祥云的上空,凌空悬浮着无数仙庭治下的异种仙兵。他们或者龙头人身,或者鹰头人身,或者拨弄云雾,或者喷吐烈焰,这些仙兵尽是仙界众多强横的神兽、神禽的族人,或者天龙,或者大鹏,或者凤凰,或者青鸾,他们也随之出战。
  
      点点祥光顺着虚空神锚开辟的黑洞跨越无穷虚空,直接传送到了玄天大陆上空。
  
      那长宽百里的祥云起码有一万以上,每一片祥云上都聚集了数十万仙人神兵,这一支来自仙庭的征伐大军,数量惊人到了极点。
  
      但是似乎,这仅仅是仙庭征伐大军的先锋?因为在那一万片祥云之后,还有数十头体型巨大的玄龟慢悠悠的挥动着四肢,划开虚空向这边袭来。
  
      这些玄龟体积硕大无朋,他们的背甲大致呈椭圆形。长度是宽度的三倍以上。就是这样,他们的背甲宽度也有一万里左右,几乎将虚空神锚开辟出的黑洞整个塞满。
  
      如此巨大的玄龟,他们的背上矗立着一座金光四射的城池,无数身穿金色、银色甲胄的仙兵仙将站在城墙上,正目露金光远远的向玄天大陆打量个不停。
  
      在这些玄龟的脑袋上,还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鼓楼,数十名身高千丈左右的洪荒异种巨人手持巨型鼓槌,疯狂的敲打着一面直径超过百里的龙皮战鼓。金光灿灿的战鼓每响一声,都震得四周虚空宛如水波一样鼓荡不停。
  
      隔着数十万里远。那鼓声都震得玄天大陆乱颤。隆隆鼓声听到那些修士和仙人耳朵里,只觉得浑身精力弥漫,体内被神人下的禁制突然‘哗啦啦’的被澎湃的真元和仙力一举震碎。
  
      而那些神人则是被那鼓声震得七窍喷血,就连亚娇这些王子公主。已经多藏进了黑色的金字塔中。依旧被那鼓声震得眼前金星乱闪。体内的神力好似沸腾的油一样就要燃烧起来。
  
      亚娇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不要管了,放下一切东西,那些仙石、灵石和各种宝贝。全部丢下,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快,快,快,自顾自的逃命吧。”
  
      尖叫声中,黑色的金字塔表面无数诡异的神文流转,偌大的一座金字塔就要破开虚空逃走。
  
      但是那虚空神锚已经急速射来,他准确的命中了玄天峰的废墟,重重的扎进了玄天大陆的深处。虚空神锚上无数道玄奥不可言喻的仙符喷射出大片祥光照耀四方,玄天大陆四周的虚空顿时凝固。
  
      刚刚没入虚空的黑色金字塔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硬生生被虚空神锚的恐怖威能逼了出来。亚娇等一众王子、公主被剧烈的空间震荡震得连连吐血,黑色金字塔更是发出了‘咔咔’脆响,露出了无数的裂痕。
  
      一名身穿紫金色朝服,腰间悬挂着紫金仙箓,周身云烟隐隐,手持玉笏,头上戴着朝天冠的仙人突然出现在金字塔上空。周身紫气升腾,根本看不清面容的他大袖一挥,偌大的金字塔就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一缕青烟飘散。
  
      冥幽抬起头来看着那仙人,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金仙!”
  
      那仙人冷冷一笑,厉声喝道:“尔等神孽,焉敢侵犯我仙庭领土?莫非真个要亡族灭种不成?老老实实躲在你们那荒僻之地,我仙庭仁厚,不去理睬尔等,反而让尔等气焰愈甚。”
  
      亚娇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不管我们的事,是你们的人勾结我们,是你们的人勾结我们,让我们来攻打玄天大陆。不然我们根本连混元无极囚神大阵都无法破开,我们甚至无法找到玄天大陆的准确位置,是你们的人勾结……不,是他们引诱威逼我们做下来的事情。”
  
      金仙晒然一笑,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冷淡的说道:“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进了我仙庭天牢,再说吧。监察司的诸位同僚,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招待你们了。”
  
      冥幽、亚娇等一众神国核心高层吓得脸色惨白,更有甚者,两个神国王子胯下大片水痕淋漓,已经被吓得尿了出来。仙庭天牢,监察司的酷刑,这是他们能承受的么?
  
      同样被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动弹的胡娇娇呆了呆,然后她突然抬起头来,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尖叫道:“我是幽冥教主隔代传人,我是幽冥教的弟子胡娇娇!”
  
      站在半空中的金仙呆了呆,他下意识的抬头向天空望了过去。
  
      一道高大魁伟的身影凌空落下,一柄长戟带着赤红色的太阳真火呼啸落下,直接穿透了胡娇娇的眉心。‘呼呼’一声响,胡娇娇被烧得魂飞魄散,娇小的身躯当即化为一片飞灰。
  
      “第一大人。”金仙毕恭毕敬的向那从高空落下的身影欠身行了一礼,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第一狻猊冷哼了一声,双眸中金光一闪,倨傲的点了点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清理一下。本将军的本家刚刚出世,正缺少奴隶、矿工,这些神人本将军全部买下来了,一块下品灵石够不够啊?”
  
      亚娇、冥幽等人同时气得脸色发紫。他们堂堂神国王子和宫主,怎么也是神帅巅峰级的存在,一块下品灵石就把他们给买了下来?而且这里可不仅仅是他们九个,侵入玄天大陆的,可是玄天府周边九大神国的全部精英啊。
  
      数以亿计的神人精锐,一块下品灵石就全部买了下来?
  
      又是几道祥光落下,几名金仙同时现身。听了第一狻猊的话,他们纷纷笑了起来。
  
      最先出现的那金仙连连点头道:“第一大人说得是,我等收复玄天大陆,神孽拼死抵挡。死伤狼藉。只剩下了三五十个不怎么值钱的货色,大人一块下品灵石的价钱,很是公允。”
  
      高空中,祥云上的仙庭征伐军已经越来越近。数十头巨型玄龟也慢慢的靠近玄天大陆。悬浮在了离地数百里的高空。这些玄龟的体积是如此的庞大。他们悬浮在那里,地面上大片的区域就变成了一片漆黑,再也不见丝毫的天光。
  
      那些龙皮战鼓依旧震天价的响着。滚滚声浪震得玄天大陆上的众多神人口吐鲜血、浑身痉挛的倒在地上抽搐。无数的仙兵仙将和黄巾力士从高空飞下,他们手持捆仙索,三两下打翻一个神人将他们捆得和粽子一般,然后直接丢进了祥云上的监狱中。
  
      “哟,这就完事了?”一个略带着几分轻浮的声音响起,第一至尊斜跨在一头张牙舞爪的异种黑魔龙背上,懒洋洋的拎着一个酒壶,怀里搂着一个衣衫暴露的仙姬,嘻嘻哈哈的从一头玄龟背后的城池中飞了出来。
  
      大口大口的灌着酒,第一至尊歪着眼睛,斜斜的向摊在地上的亚娇等人望了一眼,随手向亚娇指了指:“这妞儿看起来不错啊,这个……”
  
      紧跟在第一至尊身后的一位白须老仙人急忙凑了上来,他压低了声音,凑在第一至尊耳朵边小心翼翼的提点道:“第一大人,仙庭斩仙台上可是明文昭示——敢与神孽交合者,斩!”
  
      第一至尊的脸抽了抽,他眨巴着眼睛,回头望了这老仙人一眼:“也就是说,我不和她正儿八经的做那档子勾当,其他的百无禁忌喽?”
  
      老仙人赔起了笑脸:“这,自然,只要是仙庭没限制的事情,就自然无碍的。”
  
      仰天大笑了三声,第一至尊随手将怀里的仙姬往天空一丢,直接将她丢回了玄龟背上的城池中,然后笑着一把向亚娇抓了过去。五指上淡淡的幽光一闪,亚娇身上的衣甲尽成粉碎,在曜日怨毒而疯狂的目光中,第一至尊将嘶声尖叫的亚娇搂在怀里,双手迅速的攀上了高峰。
  
      一旁的仙庭诸多仙官仙吏、仙兵仙将全傻眼了,他们这次是摊上了一位什么样的统帅?
  
      曜日嘶声怒吼,他跳着脚怒吼道:“无耻匪类,放开殿下。”
  
      第一至尊冷哼一声,他双眸中幽光一闪,一股无形的重力从高空呼啸落下,曜日的神体和道则烙印被那重力一压,当即碾成粉碎。原本曜日所在的地方,硬生生被那无形的力量轰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长宽百丈的大窟窿。
  
      偌大的玄天大陆剧烈的震荡了一下,从那窟窿里居然有天光透了出来。
  
      第一至尊双眸微光闪烁,看似不经意的一击,居然将整个玄天大陆给打穿了。
  
      玄天府的驻地所在,方圆千万里,厚达数十万里,居住了无数平民、仙人的玄天大陆,居然被第一至尊轻描淡写的一击给打了个对穿。且不说玄天大陆上有多少阵法禁制,单纯玄天大陆自身如此厚重,居然就被他轻松一击给打穿了。
  
      第一狻猊无奈的拍了一下额头,他实在是无话可说。
  
      第一至尊呆了呆,然后他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哈,喝多了,用力过猛啊。只不过,打穿了就打穿了吧,这么大一块大陆,多个窟窿眼算什么?嘿,公子我的师尊可是鸿蒙太上道祖,谁敢找我麻烦不成?”
  
      一旁的众多仙兵仙将、仙官仙吏同时低下了头去,没一个敢吭声的。
  
      一如第一至尊所言,如今他在仙庭很有点肆无忌惮、骄横跋扈的样子,因为他背后的那位师尊来头太大。大到就连仙庭的九大仙帝都只能忍气吞声。就连仙帝都对这个纨绔骄纵的家伙只能打马虎眼,他们这些小人物还能说什么?
  
      双手用力的在亚娇身上乱捏,第一至尊懒洋洋的向四周望了一眼:“喂,是谁破坏了混元无极囚神大阵啊?收服玄天大陆,这位破阵的英雄,才是首功啊,咱们得重赏,厚厚的赏赐才行。不然的话,以后谁还会为我们仙庭卖命啊?”
  
      十几位地仙在一众仙兵仙将的押送下,小心翼翼的向这边行了过来。
  
      他们不敢靠近第一至尊。也不敢抬头看第一至尊那近乎荒唐的举动。而是乖乖的低下了头,向第一至尊毕恭毕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臣等,仙庭清灵郡圊云州玄天府监察司暗部所属,参见大人。”
  
      “清灵郡圊云州玄天府监察司暗部所属?哦。就是一群地老鼠嘛。藏在暗地里监视玄天府令和那些大小仙官。同时针对各种变故,随机应变的那种人?”第一至尊好奇的看着这些地仙:“你们,倒是辛苦?”
  
      一个‘地老鼠’的评价。让那些监察司暗部的仙人脸色一阵发绿。但是面对趾高气扬,身边起码环绕着上百金仙的第一至尊,这些仙人只能是乖乖的连连点头,连说‘不辛苦’。
  
      “不辛苦?真不辛苦?”第一至尊‘嘻嘻’直乐。
  
      这些暗部的仙人,还没有领教过第一至尊的无聊和荒唐,他们平日里所见的仙人和上司,都是那种正儿八经、无比严肃的角色,何曾见过第一至尊这种无赖?
  
      所以,他们再次重申:“这是臣等职责,自然是不辛苦。”
  
      “不辛苦啊?那就算了,既然你们自己都说不辛苦,可见你们这次的功劳也不怎么大嘛,用不着奖励你们了。”第一至尊笑得很灿烂:“那些准备用来打伤有功之臣的仙丹仙器,我就可以省下来了么。”
  
      一众暗部的仙人全傻眼了,他们无比幽怨的抬起头来,无可奈何的看着第一至尊。
  
      仙庭到底派了一个多么奇葩的混蛋来收复玄天大陆?这家伙,这家伙怎么品性差到这种程度?
  
      一旁的仙庭众多金仙纷纷侧目,他们都有一种不忍言的怜悯感。可怜这些暗部的仙人,他们投靠神人,忍辱负重,然后在玄天大陆混元无极囚神大阵被破坏的第一时间,就打出了空间道标指引仙庭的讨伐大军及时赶来,这份功劳可是不小。
  
      怎么碰上这位大人,就被一口给抹掉了?
  
      第一至尊看着四周那些仙人精彩的脸色,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开个玩笑,看你们的脸色,好像都吃了一吨狗屎一样,至于这样么?啊,赏,当然有赏,全部重重有赏,嗯,按照平日里的十倍,赏下去。”
  
      那些暗部的仙人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按照平常奖赏的十倍办法奖励?这,这,这似乎有点奢靡过度了吧?这位大人是真的缺心眼呢,还是太不把仙庭的仓库当做一回事了?
  
      这厢里,第一至尊正欢天喜地的处理玄天大陆的善后工作。仙庭的讨伐大军实力太强悍,直接来自中央仙域的仙庭正规军,跳过了清灵郡和圊云州以及他们更上层的仙庭官府,直接来自仙庭核心机构的大军犹如泰山压顶,亚娇他们的这点力量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大阵支撑点上空,殷血歌一手抓着一个被他斩杀的地仙尸体,眺望着远处规模庞大的仙庭大军。
  
      一头巨大无比的玄龟就悬浮在他的正上方,点点遁光从玄龟背后的城池内飞出,绕过玄龟的身体后,来到了殷血歌的面前。两名身穿重甲,脸上罩着面甲的仙将带着数百仙兵踏着云团,向着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
  
      “这位道友,混元无极囚神大阵,是你摧毁的?”一尊仙将开口了。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扒下了手上两个地仙的乾坤仙戒,将他们身上的各色佩饰也取了下来,然后随手将他们丢了下去。不急不忙的将乾坤仙戒内的东西转移到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中,殷血歌这才说道:“是我做的,只不过,我可不是为了给仙庭立功受奖。这里的事情完了,我就要离开玄天大陆。”
  
      说完这番话,殷血歌转身就走。
  
      但是一尊仙将脚下白云一旋,带着他就挡在了殷血歌面前。他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脸上的面甲突然开启,露出了一张英俊而威严的面孔,殷血歌很熟悉的面孔:“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肯定是要受奖的。所以,还请跟我们前去面见大人。”
  
      殷血歌的嘴角一阵阵的抽搐,第一蒲牢,站在他面前的人居然是第一世家龙生九子的第一蒲牢。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出现在仙界?出现在这里?鸿蒙本陆的末法时代,还要有数十年时间才能彻底完结,那时候鸿蒙本陆的天地法则恢复正常后,修炼者才能逐次的修炼飞仙。
  
      他们怎么能出现在这里?他们是,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那位大人是谁?
  
      殷血歌满头雾水的招呼了青丘炎一声,跟着第一蒲牢向玄天峰的方向飞去。
  
      当眼角抽搐的殷血歌出现在第一至尊面前的时候,第一至尊下意识的将怀里一丝不挂的亚娇丢了出去,然后他打着哈哈向殷血歌挤眉弄眼的连连点头。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这位小道友年纪轻轻,却立下如此功劳,啧啧,不简单,不简单啊。”
  
      “赏,一定得重重有赏。年轻人帮我仙庭收服玄天大陆,剿灭亿万神人,这份功劳,唔,本官最大的授功权限是多少?”
  
      第一至尊向自己身边的老仙人嘀咕了几句,然后挺起了胸膛笑了起来。
  
      “小道友,可否愿意为我仙庭效力?这玄天府令的位置,也该换换人了。”
  
      一旁的青丘炎张了张嘴,差点没晕了过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