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新的开始
    曜奕被仙将拿下。
  
      那些从峤琰域前线返回的,曾经玄天府的所有仙官仙吏都被逐次拿下。等得所有人都被生擒活捉后,殷血歌一声令下,将他们全部丢给了第一至尊。
  
      巨大无朋的虚空神锚缓缓的离地飞起,虚空轻轻的震荡着,第一至尊就要带着规模庞大的讨伐军返回中央仙域。他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将近半个月,而虚空神锚每天耗费的天地灵气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在中央仙域那边,已经有好几个负责掌控虚空神锚的金仙累得虚脱了。
  
      这半个月内,玄天府周边的九大神国,被仙庭的讨伐大军狠狠的洗荡了一番。除开一些残兵败将遁逃进了茫茫星空荒漠深处,九大神国已经被彻底摧毁,玄天府周边顿时变得干干净净。
  
      殷血歌站在第一至尊身边,静静的聆听他对自己的教训。
  
      “你的根基打得很稳固,体内真元居然堪比地仙和散仙的仙元力,这是极好的。不要忙着突破境界,你如今的实力,已经足够使用。每一个小境界,多参悟其中的奥秘,基础就是基础,不能为了追求一时的力量,就忙着突破境界,这对你未来的修炼不利。”
  
      “玄天府,我是交给你了。我带来的那些小宗门和小世家,他们会接管玄天府治下的那些修士星球。他们每年都会按时向你缴纳赋税,只要他们相互之间不起厮杀和争斗,你就不要理睬他们。”
  
      “我给你留下十八位死士,个个都是金仙三品的修为。”
  
      沉吟了片刻,第一至尊终于压低了声音,说出了最后一番话来。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低声咕哝道:“他们的脑子都不是很好用,除了修炼。就只会杀人。我授命他们听你的命令,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希望你轻易的动用他们。”
  
      “什么事情。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的,就不要过多的借助外力。”
  
      殷血歌心头一震。他看了看第一至尊,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十八位金仙死士?修炼到金仙境界的大能,个个都是妙悟天机能够毁天灭地的人物,这样的大能,他们怎么可能成为死士?
  
      只能说第一世家的底蕴太厚,厚得让殷血歌都无力说什么了。
  
      “从金一到金十八,你只管这么称呼他们。”第一至尊淡然道:“姓名这东西。对他们没有意义。平日里给他们找个天地灵气充沛的洞府让他们闭关修炼,到了金仙境界,吞吐天地灵气就能活下去,你连水米都不用给他们操心。最是好养活不过。”
  
      微微一顿,第一至尊又挥了挥手:“以前玄天府的底子太弱,我给你留下千万仙军,最弱的仙兵都是元神境的修为,他们的将领清一色都是地仙和天仙。我再给你留下三万六千仙官仙吏。清一色的天仙修为,这样也多少能弥补一下玄天府的损失。”
  
      殷血歌连连点头,对自己的父亲慷慨的手笔,他已经挑不出任何的茬儿来。
  
      经此一役,玄天府受到的损失极其惨重。高阶修士和仙人几乎是全军覆没,曾经的十余万修士星球好容易拼凑起来的数十万的地仙、天仙,被神人借助人皇帝陵之力一击覆灭,玄天府如今已经是一个空架子。
  
      幸好有了第一至尊的慷慨增援,玄天府才有了维持运转、维持整个领地正常秩序的底气。
  
      没有足够的天仙和地仙坐镇,数百个大小仙域,十几万修士星球,无数低阶修士如果缺了管束,这闹腾起来,真的会是一片乌烟瘴气,闹得民不聊生。
  
      “我这次带来的那些小宗门和小家族的修士、仙人,他们也会为你所用。但是平日里,不要和他们显得太亲近。”第一至尊淡然道:“他们都是这些年投靠本家的一些小势力,在中央仙域,他们连一块自家的地盘都没有,只是占了一两座山头的小角色。”
  
      “这次玄天府被清扫一空,他们每个宗门、每个家族起码都能分上一个修士星球尽情发展。他们族中起码也有三五个散仙、一两个地仙坐镇,你不用担心他们会被土著势力给吞没了,你只要约束他们不要相互之间起争斗就成。”
  
      用力的按了按殷血歌的肩膀,第一至尊掏出一枚乾坤镯递给了他。
  
      深深的看着殷血歌,第一至尊沉声道:“仙界风波诡谲,一切小心。这里面,是我给你准备的一些随身之物,好生的在玄天府,把你的底子积攒厚实了。”
  
      三指宽,通体紫色,流光溢彩隐隐有烟云飘逸的乾坤镯是一件金仙器。殷血歌从青丘炎那里学会了初步判定法宝品阶的法子,从这乾坤镯的外在表现来看,这是一件金仙器。
  
      仙识投进乾坤镯中,里面的空间广大无比,不愧是金仙制成的储物至宝,这个乾坤镯内的空间足够将半个玄天大陆给装进去。如此巨大的空间中,稀稀拉拉的储存了三套装备,数千个丹药瓶子,以及几堆仙石和灵石。
  
      说实话,这些东西的体积很不小,尤其是那几堆仙石和灵石,更是每一堆都有上亿块之多。但是这乾坤镯内的空间太过于巨大,以至于这些东西放在那里,根本就好似饭碗中的一点灰尘,显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那三套物件,你没有修成地仙前,可以使用那一套散仙器;然后是一套地仙器和一套天仙器,你有足够的实力了,就能使用。”第一至尊笑吟吟的看着殷血歌:“什么时候,你的修为突破到金仙境了,本家就能给你量体锻造一套本命仙器。”
  
      狠狠的给了殷血歌的肩膀一拳,第一至尊看着越升越高的虚空神锚,沉声喝道:“记住,好好在玄天府积攒家当,堆实自己的底子。等你成为地仙后,就给我传个信儿,我给你挑了一个不错的师门。但是那家道门,嘿嘿,打杂的门人都是一品地仙或者高阶的散仙。普通修士,根本进不去啊。”
  
      大笑了三声。第一至尊一跃而起,带着第一狻猊、第一蒲牢等族人跳上了正随着虚空神锚越飞越高的一头玄龟背上,头也不回的顺着虚空神锚开辟出的黑洞返回中央仙域。
  
      殷血歌生擒活捉的那六个仙人也交给了他带回去,在中央仙域,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阴谋诡计等着第一至尊,也不知道第一世家到底会折腾出多大的风波。
  
      “这一切和我无关。”回头向站在自己肩膀上的血鹦鹉望了一眼,殷血歌笑着说道:“我们的实力太弱。那些事情我们还插不上手。”
  
      血鹦鹉的眼珠里血光闪烁,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越来越远的虚空神锚,‘咯咯’的怪笑着:“十八个死士打手啊,据说。圊云州的州令也不过是金仙三品?不如我们做了他,我们来做那个州令吧?”
  
      殷血歌的嘴角抽了抽,他狠狠的瞪了血鹦鹉一眼,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往地上一丢,再也懒得搭理他。
  
      十八名身穿普普通通的灰白色粗麻布衣。身高比寻常人高出了一头以上,但是面容普普通通,双眸光芒晦涩,周身不见任何气息波动,看上去就是十八个普通砍柴樵夫的男子一字儿排开在殷血歌身后。
  
      见到殷血歌转过身来。这十八位男子同时向殷血歌单膝跪地行了一礼,恭谨的口称‘主上’。
  
      看着这些普普通通犹如凡人,但是实际上有着金仙三品可怖修为的男子,殷血歌突然挺直了腰杆。在圊云州,一如血鹦鹉所言,州令的修为也不过金仙三品。有了这十八位死士坐镇,殷血歌叫做一个底气十足,叫做一个腰杆铁硬。
  
      他当然不会像血鹦鹉说的那样,派遣死士去吧圊云州的州令给干掉,然后自己霸占州令的职位。没有经过仙庭正式的公文授受,杀死仙庭的正印仙官夺其权柄,这是绝对在找死。
  
      殷血歌的这个玄天府令可就不同,第一至尊带来了正儿八经的仙庭公文,更有大大小小九方仙庭将作监铸造的仙印一并颁发给了殷血歌,他的这个玄天府令,才是正儿八经牌子硬得不能再硬的仙庭认可的仙官。
  
      “玄天峰下,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的阵眼,由你等看守。”殷血歌看了一眼十八位金仙,沉声道:“外界无事,你等就不用出现。若是有任何需求,只管向专职侍奉你们的侍女护卫说明就是。”
  
      十八位金仙站起身来,恭声应诺了一声,然后身形就骤然消失。
  
      以殷血歌如今的眼力,他根本看不清这些人是用什么手段离开的,甚至空气中一点儿法力波动都没有,他们就好像幻影一样突然消散。殷血歌张了张嘴,这才点了点头,金仙大能的实力,果然不是他能随意揣测的。
  
      高空中,虚空神锚已经没入了那个直径万里的黑洞中,伴随着一阵阵沉闷的雷鸣声,偌大的黑洞骤然关闭,第一至尊已经带着规模庞大的仙庭大军返回了中央仙域。
  
      站在玄天峰顶部一座望台上,殷血歌高高举起了自己手上代表了玄天府令的仙印,体内血元向仙印内一催,顿时就见到祥光万丈喷薄而出,一片灵云笼罩了他的身形,有龙虎凤凰等无数神兽神鸟的虚影绕着殷血歌急速盘旋飞舞。
  
      虽然仅仅是仙庭最底层的正印仙官,仙庭为了维护自己正统、权威的形象,在仙印中布置的各种禁制依旧放出了美轮美奂的光影,将殷血歌衬托得宛如传说中的大罗金仙一样气派。
  
      三万六千仙官仙吏,千万仙兵仙将,以及驻扎在玄天峰上,供殷血歌驱策使用的百万黄巾力士,数万仙姬侍女同时向殷血歌跪拜了下来,恭声高呼‘参见府令大人’!
  
      这些人当中,修为最低的都是元神境的实力,高阶地仙、巅峰天仙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些身高数米的黄巾力士,更是中气十足,吼一声都好似打雷一样。千多万人同时高呼呐喊,那等声音简直好似整个天地都在放声高呼。
  
      随后是玄天大陆上无数的修士、妖修,数量庞大达万亿人之众的平民纷纷跪倒在地,向殷血歌顶礼膜拜,高呼‘参见府令大人’。
  
      最后是一片血云冲天而起。殷血歌前些日子耗费无数心力发展处的,数量直逼千万人大关的血海神教的无数血妖,也纷纷张开本命蝠翼飞身而起。恭声高呼‘参见府令教主大人’!
  
      望着那些跪伏在地乖乖参拜,实力比自己强大千百倍的地仙、天仙。殷血歌只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差点将他震得晕了过去。如斯权势,却仅仅是仙庭最不起眼的一个渺小的低层仙官所拥有的风光,那么那些州令如何?那些郡令如何?那些洲镇如何?那些国君又如何?
  
      甚至,那高高在上的九大仙帝,那些仙庭的重臣,那些霸占一方星空称宗道祖的大罗们。他们又是何等风光,何等的权势?
  
      殷血歌突然理解了第一至尊的某些念头,突然明白了第一至尊和第一世家的某些想法。
  
      权势带来的风光犹如剧毒的蜜糖,如此的诱惑人。让殷血歌的心境,再次发生了某种顺理成章的变化。
  
      血鹦鹉却又拍打着翅膀飞到了殷血歌的肩膀上,看着四周高声呐喊的无数凡人、修士、仙人、血妖,不屑的歪了歪脖子:“府令大人?这算什么?芝麻粒大小,狗屁不如的不入流的官儿。想想鸟爷的亲爹。他才叫做一个威风霸气,才叫做一个权势赫赫。”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血鹦鹉的一对儿小眼睛里,依旧对殷血歌的风光流露出了无穷的羡慕。
  
      曾经的他也不过是带着三五狗奴才四处欺男霸女的纨绔一个,他亲爹的风光。那是他亲爹的风光,和他有什么干系?所以血鹦鹉喃喃自语道:“好吧,鸟爷也要给鸟爷的人生立下一个宏伟的目标。三界之中,飞禽之王乃凤凰。他-奶-奶-的,仙界凤凰的头儿是谁?鸟爷去干掉那雄的,上了那雌的,三界的所有神禽、仙禽、灵禽,也得乖乖的全部趴在鸟爷的面前哆嗦。”
  
      殷血歌差点没吐血,如此庄严肃穆的场面,硬是差点被血鹦鹉一番胡说八道给毁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用力的一挥手,厉声喝道:“所有仙官仙吏,所有城主、将领,各归其位。传我谕令,除玄天府直属仙军,从民间征调金丹、元婴境修士一亿,整编成军后,派驻玄天府治下各修士星球坐镇弹压,一应事务,速速办理。”
  
      无数的仙兵仙将、仙官仙吏同时应诺一声,然后整个玄天大陆都随着殷血歌的一句话忙碌起来。
  
      整编一亿修士,这数字看似巨大无比,但是一旦分散到玄天府治下的数百仙域十几万修士星球,那每个修士星球也只能分配上数百人而已。
  
      这点点人数,只是在那些修士星球上宣示玄天府的存在而已,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星球而言,数百修士投下去,就连一点儿水花都溅不起来。殷血歌只是想要告诉那些土著修士,告诉那些第一至尊从中央仙域带来的小仙门、小家族的修士——这里是玄天府的地盘,这里有玄天府官方的存在。
  
      第一至尊送给殷血歌的那些仙官仙吏,都是在经验丰富的积年老手。
  
      殷血歌只是将自己的意思向他们说了一下,整个玄天府就有序的运转了起来。
  
      挑选精明能干的仙吏坐镇四方,组织巡逻队伍巡视各处仙域,在各个修士星球建立玄天府的监视机构,调解、弹压修士星球上的大小纠纷,坐地收税、追捕作恶的魔头妖孽等,一应事务根本不需要殷血歌多做操心,事情就已经妥妥帖帖的分派了下去。
  
      如此过了三个多月,玄天府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而殷血歌也在玄天大陆和直辖的三十六个修士星球上,建立了血海神教的分坛。
  
      一些想要抱粗大腿、溜须拍马的高阶修士,甚至是达到了地仙境的妖修,当他们知道血海神教是殷血歌一手建立的时候,他们也都纷纷投奔而来,心甘情愿的被转化成了血妖。
  
      三个月的时间,血海神教的门人弟子中,起码增加了上百地仙和过万的高阶修士,这支绝对忠诚于殷血歌的力量,也逐渐有了强盛的雏形。
  
      玄天府的重建已经完成,被神人破坏、摧毁的城市和村庄也都整修一新。
  
      数百名天仙在玄天大陆施展‘回梦**’,耗费了大量的灵石、仙石后,终于让玄天大陆的所有平民都遗忘了前些日子神人入侵带给他们的痛苦。他们忘记了自己死去的亲友,忘记了自己曾经被欺凌、侮辱的痛苦,满怀着欣悦和欢喜的继续着他们年复一年的生活。
  
      对凡人而言,强迫他们忘记这些事情或许太残酷,但是这何许不是一种仁慈?
  
      就在玄天府的一切都向着好处发展的时候,殷血歌已经带着人,通过传送仙阵返回了两仪星。
  
      他的第一站路,就是直奔万蛊教掌控下的一座小小仙阵。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