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仗势
    两仪星,莽荒原,这里满地都是原始森林,天气炎热潮湿,是各种毒虫毒兽的天堂。万蛊教就立教于此,借助莽荒原无穷无尽的毒虫毒兽,万蛊教蓬勃发展,成为两仪星的两大巨头之一。
  
      但是神人入侵,两仪星首当其冲,是最前线的战场。
  
      殷血歌带着随行人等来到莽荒原的时候,就看到满目疮痍,原本的原始森林几乎不复存在,广袤的大陆被贪婪的神人弄成了戈壁滩,到处都是深达数百里的峡谷、矿坑,这都是神人们毁灭性开采和挖掘各种矿产资源留下的伤痕。
  
      曾经的万蛊教山门,也被神人们祸害得不成样子。原本从万蛊教的山门入口一直到顶部的万蛊教祖师大殿,一路上有数十座精美的牌坊,上面铭刻了万蛊教历代先辈的丰功伟业。但是现在这些牌坊都被打得粉碎,上面的精金美玉等材料被神人挖掘一空。
  
      万蛊教山门的所有房屋都被拆卸,那些梁柱都被神人的低阶战士哄抢干净,甚至他们低阶弟子使用的伙房内,所有的锅碗瓢盆都被抢得干干净净。
  
      殷血歌站在万蛊教原本的祖师大殿门前,过了整整一盏茶的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万蛊教弟子来询问他是干什么的,以及从哪里来之类的问题。
  
      到处都是面带惊慌之色的万蛊教修士往来奔走。那些高阶一点的修士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总而言之一个个就好像死了爹娘一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而那些低阶的门人弟子,则是愁眉苦脸的做着苦力。他们或者挖掘地基修建房屋,或者从残存的几片树林内砍伐原木制成梁柱。就在殷血歌身边不远的地方,居然还有万蛊教的弟子修建了几个窑口,里面大火熊熊烧得青烟直冒。殷血歌用仙识往窑口内扫了一眼,不由得哑然失笑。
  
      真的是锅碗瓢盆都被抢光了,这些万蛊教的弟子居然正在急就章的烧制各种瓷器。离殷血歌最近的一个窑口内。熊熊大火正在灼烧数十口硕大的水缸,烧得泥坯通红。
  
      血鹦鹉拍打着翅膀。幸灾乐祸的笑着,笑得浑身羽毛都竖了起来。仙家器具,自然非寻常凡俗器物能比的。修士使用的各种瓷器,自然也是尽求精美,这些东西从凡俗的瓷器厂可是没办法收购的。
  
      所以呢,仙界的大小仙门,平日里的瓷器用具都是自行供应。一般的仙门内务殿下面,都会分设一个专门供应各种精美瓷器的堂口。但是像万蛊教这样,居然在原本的祖师大殿外堂而皇之的架起窑口烧制瓷器,这也太不像话了。
  
      “他们怎么不在自己祖师画像前做饭吃呢?”血鹦鹉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不成体统。真的是不成体统。殷血歌自从担任了玄天府令,这些日子他已经将仙界通行的一些清规戒律都记了下来。像万蛊教眼前的这种情况,真的是连最基本的伦常都混乱了。这分明就是山门倾覆,灭门之灾就在眼前的架势啊。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向身边的随员打了个眼色。
  
      将身形压缩到两米高下的一尊黄巾力士一言不发的上前了两步。蒲扇大小的巴掌一把抓住了一个万蛊教元婴修士的脑袋,好似拔萝卜一样将他抓了起来,重重的往殷血歌的面前一杵。
  
      不等那元婴修士哭喊出声,这黄巾力士已经熟练无比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弯里,逼得他跪在了地上。他手掌往对方肩膀上一压。一股如山般沉重的力量压下,当即压得那元婴修士浑身骨节‘咔咔’作响,眼看着他的身体都被压得缩短了一寸有余。
  
      “还不叩见大人?”黄巾力士面无表情的低声呵斥着。
  
      “见,见过大人。”万蛊教乃邪魔宗门,门下弟子奸诈阴狠、凶残毒辣,唯独缺少一点‘骨气’。被黄巾力士大手一压,这元婴修士当即知道,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能抓住了自己,所以他当即身体一软,乖乖的向着殷血歌磕了三个响头。
  
      “嗯,通往炎灵界的传送仙阵,可是你万蛊教把持在手中的?”殷血歌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跪在地上的元婴修士还没开口,远处十几条人影突然从一座木楼中冲了出来,一名大概有着不离境修为的修士厉声喝道:“谁敢来我万蛊教放肆?真当本门诸位祖师、殿主陨落了,我万蛊教就任凭人欺凌不成?诸位同门,与我共同御敌。”
  
      这修士双手一挥,袖子里顿时有数十柄毒蛇状的飞剑喷射而出,飞剑不过一尺长短,后面带起的黑烟却有十几丈长,飞剑刚刚喷出,一股子刺鼻的腥臭味已经扑面而来,熏得人作呕。
  
      殷血歌向对方望了一眼,对方是个生得满脸疤皮,分明是被毒虫的毒液毁了容貌的老人。跟在他身边的,都是一些实力在神游境、元神境上下的修士。此刻随着这老人出手,他们也纷纷祭出了各色法器,带起了大片浓烟毒气向殷血歌斩杀了过来。
  
      跟在殷血歌身边的几尊黄巾力士一言不发的迎上前去,他们拔出了背后背着的重锏、金鞭等重兵器,就这么握在手中冲着对面射来的飞剑和各色法宝一通乱砸。
  
      这些黄巾力士起码都是十二品以上的实力,随手一挥就有亿万斤巨力,他们使用的兵器清一色都是仙庭为他们铸造的仙器,虽然没有什么神通变化,却最是沉重坚硬不过。这一通乱打乱砸,就好像一个莽汉挥动大铁锤砸金丹一样,那疤面老人飞出的飞剑首先被轰成了碎片。
  
      可怜这老人的飞剑也是他精心祭炼了无数年,已经隐隐要突破成为仙器的力气。但是被这些黄巾力士蛮横不讲理的一通乱打,他的飞剑就连悲鸣都没有发出一声,就被重锏打得稀烂。疤面老人的脸皮一白,一口心血喷出,当即哼都不哼一声转身就走。
  
      “对头厉害,逃罢。万蛊教。完蛋啦。”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叫嚣着‘万蛊教不能任人欺凌’,但是眨眼间这个疤面老人就溜得比谁都快。
  
      他身后的那些修士祭出的飞剑法宝也都被黄巾力士们打成粉碎,他们同样吓得惊呼一声转身就走。就听得这些人一边乱逃。一边呼朋唤友的招呼着门人弟子跟着他们一起逃开。
  
      “走吧,走吧。琼雪崖的那群老家伙都活着回来了,万蛊教铁定是保不住的。”
  
      “可不是么,悬空寺的贼秃和琼雪崖的臭娘们勾搭在一起了,我们完蛋了。”
  
      “本门的长老们全部陨落了,没有仙人坐镇,万蛊教是在没有前途了,随我去投奔琼雪崖吧。”
  
      “快。快,我还记得本门有个秘密的宝库,随我去,拿了走啊。”
  
      就看到无数人影乱飞。曾经在两仪星烜赫一时的万蛊教突然哗啦啦的崩塌,所有门人弟子来了个卷堂大散,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偌大的万蛊教山门内,再也不见一个万蛊教修士的影子。
  
      听到那些万蛊教修士的大吼大叫。殷血歌不由得心头一动。
  
      琼雪崖的那些地仙、散仙都平安归来了么?怕是一叶在里面帮了忙,这才保住了他们,没有让他们随着岩延之一起全军覆没吧?除开一叶的缘故,殷血歌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理由了。
  
      看来等这次回来后,还得去琼雪崖走一趟。
  
      殷血歌回头和血鹦鹉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眸子里都是一抹血光一闪而过。他们还记得当年乔木蝶和花巧语的陷害,以及镜花先生‘赏赐’给他们的满无休止的追杀。或许他们可以帮琼雪崖铲除了镜花先生为首的毒瘤,就当是还了洛雪华的人情。
  
      冷笑一声,殷血歌向跪在地上的元婴修士喝道:“通往炎灵界的传送仙阵在哪里?带我过去,就放了你。”
  
      那元婴修士乖乖的带着殷血歌来到了万蛊教后山的一座山谷,这里矗立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传送仙阵。这些传送仙阵,分别通往一个类似于炎灵界一样的小星球。这些小星球甚至都不被玄天府认为是自己的治下领地,是仙界最贫瘠、最偏僻的世界。
  
      但是这些小星球就好似炎灵界一样,总有一些奇异的出产多少有些价值,对于一个宗门来说,掌握了这些小星球,总归是宗门的一份基业。玄天府正式登记造册的修士星球只有十几万个,但是像炎灵界这样不在名册上的贫瘠之地,却不知道有多少,而这些贫瘠的小星球,都分别被各大仙门掌握着。
  
      “留下几个人,守住这座山谷,有敢于靠近者,先警告。不听劝说者,杀了。”
  
      按照那元婴修士的指点,殷血歌带着二十几尊黄巾力士,踏上了通往炎灵界的传送仙阵。一阵轻微的天旋地转后,呼啸的热风卷着黄沙扑面而来,他们已经站在了炎灵界的土地上。
  
      这是一片坡度柔和的戈壁丘陵,几个身穿皮甲的土著修士正站在唯一的一座传送阵边。看到殷血歌等人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这几个土著修士急忙一骨碌的跪倒在地,向着殷血歌等人顶礼膜拜。
  
      “晚辈……”
  
      还不等这些修士说出自己的姓氏来历,殷血歌已经留下了四尊黄巾力士扼守这座传送仙阵,一袖子向下挥去,一团白云翻滚而起,裹着他们一行人急速向着黄沙城的方向行去。
  
      几个土著修士被殷血歌的做派吓得不敢做声,他们只是炎灵界土著势力派驻在这个传送阵边,专门用来伺候万蛊教往来修士的修士。他们把殷血歌当做了万蛊教的某位大人物,所以看到殷血歌自行离开,他们哪里还敢开口多废话。
  
      一块妖兽皮制成的地图悬浮在殷血歌面前,上面光影闪烁,正是炎灵界的全图。
  
      脚下的那一团白云,并非殷血歌动用法力聚集的水汽凝成,而是第一至尊送给他代步的一件儿仙器云辇。这云头飞行绝迹,更兼轻灵无声,还有极强的防御作用,比起寻常修士的御剑飞行何止快了百倍?
  
      随着灼热的狂风,一条长有百丈宽数丈的白云轻巧的掠过高空,瞬息间就是数十里。一路行去。云头所过之处尽是茫茫戈壁和沙漠,或者就是寸草不生的石山。偌大的一座炎灵界,居然连一片儿绿色都难得见到。往往行出数千数万里地。才能在无边的黄沙戈壁中见到一块儿绿洲。
  
      如此前行了小半天,前方无尽黄沙中。一道紫气冲天而起,化为一蓬紫色的烟罩将一座巨大的城池笼罩在下方。那城池正中是一眼湖水,湖心有一座儿小岛,紫气就是从小岛正中的大殿门前一座香炉中喷出。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黄沙城终于到了。
  
      转过头,殷血歌向幽泉笑了起来:“我们当年就是在这里被追杀呢。”
  
      幽泉深邃的眸子里寒光闪烁,一颗玄冥重水宛如珍珠一样在她指尖轻快的跳动着。不断发出‘嗤嗤’的破空声,可见这颗玄冥重水震颤的速度达到了多么惊人的程度。
  
      云头在黄沙城的护城禁制外降落,大袖一挥,云辇化为一条细细的云气钻进了袖子里。殷血歌手指一点。一道灵光打在了禁制上,当即几个身穿皮甲的蜥蜴人道兵走了过来,隔着护城禁制喝问道:“什么人?来我们黄沙城做什么?”
  
      殷血歌没吭声,只是掏出了一块万蛊教的令牌。
  
      那些万蛊教的修士抛弃宗门逃窜的时候,不少人将自己的身份令牌也丢了下来。他掏出的这块万蛊教令牌。还是一个元神境的修士丢下来的。一团淡淡的黑烟环绕着令牌,里面好似有无数的虫豸在蠕动,正不断发出‘吱吱’的响声。
  
      几个蜥蜴人道兵的脖子顿时一缩,他们无比殷勤的掏出了一块令牌向着城防禁制一挥,就破开了一个城门大小的口子。还不等殷血歌开口。他们已经跪在了地上,将额头紧紧的贴住了地面。
  
      “小妖等叩见上仙,如有怠慢之处,还请上仙恕罪。”
  
      “不知者不罪,啊,无罪,无罪。”血鹦鹉大咧咧的挥了挥翅膀,昂首挺胸的叫道:“我们是来找麻烦的,欸,有劳你们把龙家的那群杂碎给我们叫过来,咱们把他们赶尽杀绝了,还要做正经事呢。”
  
      几个蜥蜴人道兵瞬间僵硬在了那里,他们呆滞的抬起头来看着血鹦鹉,哆哆嗦嗦的不敢开口。
  
      黄沙城有四大家族,炎家、黄家、龙家、林家,他们四家人的实力相差仿佛,轮流执掌黄沙城的权柄,是黄沙城绝对意义上的土霸王。这些蜥蜴人道兵不过是他们奴仆一类的人物,听血鹦鹉说他们要将龙家斩尽杀绝,他们都吓得呆住了,哪里还能开口?
  
      “好了,这些事情和他们无关。”看了看这几个不过淬体境的蜥蜴人道兵,殷血歌随手给他们丢下了几块灵石,然后快步向炎家庄园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日他和幽泉、血鹦鹉流落炎灵界,炎家的有金老人还有炎火麟给了他们极大的帮助,这份人情殷血歌一直记得。单纯是报复一个龙家,以殷血歌如今的权势,他根本不需要亲自来此。
  
      他只是要还炎家的人情,顺便看看炎家是否愿意迁徙出去,他可以在玄天大陆或者直辖的三十六个修士星球上,给炎家一块儿领地,远比炎灵界的灵气充沛千百倍的洞天福地让他们修炼。
  
      人家当日对他有恩,殷血歌可不能仅仅派遣一个仙官或者仙吏替他走这一趟。
  
      一路行来,黄沙城比起当日显得寂寥了不少,街道上虽然依旧有大量的修士往来行走,但是所有人都带着一丝惴惴不安的气息。
  
      “这里似乎并没有被神**害过?”殷血歌诧异的向四周张望着。
  
      “这地方,有值得祸害的东西么?”血鹦鹉的嘴巴一如既往的恶毒:“那些神人来这里打个转,也差不多该离开了。这里能有什么让他们抢的?挖一大堆沙子回去盖房子不成?”
  
      眼看着前面就是炎家的大宅,却看到好些修士要么悬浮在半空中,要么站在附近的高楼上,全都伸长了脖子向炎家的大宅张望着。殷血歌诧异的挑了挑眉头,他拉着幽泉的小手,急忙向那边赶了过去。
  
      炎家的宅院门前,数百名修士正站成一个弧形,将炎家的大门围了起来。
  
      殷血歌的老熟人,黄沙城龙家的现任家主龙飞雄趾高气扬的站在最前方,放声向对面的数十位炎家族人笑着:“炎三风,炎老爷子,不要说我龙家欺人太甚,我们还是乐意给您一点机会的。”
  
      竖起三根手指,龙飞雄朗声笑道:“不要说我欺负人,三场,公平决斗三场。若是你炎家赢了,黄沙城的规矩一如既往。如果你们炎家输了,嘿,你炎家所有的产业都要交出来,然后给我滚出黄沙城。”
  
      炎家正门前,炎火麟愤然指着龙飞雄怒喝起来:“龙飞雄,你不过就是仗着那些外人的势么?”
  
      龙飞雄傲然昂起了头,他朗声笑道:“我就是仗了外人的势,你能耐我何?”
  
      笑声中,几个神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化身为燃烧的火人。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