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暂时搁置
    天罗地网是仙庭打造的战争仙器,一架普通天罗地网就能引动方圆万里内的天地灵气波动。
  
      十八架金仙级的天罗地网同时张开,方圆十万里内的天地灵气瞬间被抽动,地下灵脉的灵气全部冻结,管你金仙、天仙还是地仙,都无法从空气中抽调哪怕一丝半点儿的天地灵气。
  
      这种天地灵气完全抽空,地脉灵气完全无法抽取的地带,被仙庭战部称之为绝灵领域。这里面的天地法则都会受到一定的扭曲和破坏,基本上等同于一个小规模的末法世界。就算是大罗金仙如果在绝灵领域中呆得久了,也会道基受损,损失一定的法力和道行。
  
      如此异变当即惊动了整个圊云城。
  
      四面八方数百座形如小城池的驿馆内,大群大群的仙兵仙将腾云驾雾飞上高空,他们也架起了天罗地网,苦苦抵挡着玄天府十八架金仙器造成的绝灵领域。
  
      一些身穿府令官袍的仙官骑乘着各种罕见的仙兽仙禽悬浮在半空中,远远的眺望着这边的动静。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放出熠熠金光照耀四方,厚重的金色帷幕覆盖了整个天地,这些仙官只觉得眼珠一阵阵的刺痛,根本无法看清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曾经和殷血歌发动过冲突的玄沭府令赵天德看到这金光灿灿的一幕,不由得冷笑连连:“是那小子在祸害谁呢?这里可是圊云州,他敢在这里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
  
      和赵天德相熟的几个府令急忙凑上来询问详细,赵天德就添油加醋的将殷血歌和他的梁子说了一遍。在赵天德的嘴里,他变成了古道热肠、热心助人的好人,一门心思的带着人去帮殷血歌处理麻烦,结果却被殷血歌硬泼了一身污水。还勒索了他三千万天仙石。
  
      这些府令一个个面面相觑作声不得,赵天德的为人秉性他们是知道的,这家伙最喜欢看人出丑。落井下石他肯定是第一个,要说热心助人么。这事情不是很靠谱。
  
      但是这个叫做殷血歌的新任府令,居然能够从赵天德手上敲诈勒索三千万天仙石,这手腕可着实了得。尤其是他手上居然掌控了十八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这玄天府新任府令的后台靠山到底是谁?
  
      玄天府驻地内,敖埅被两条捆仙索结结实实的捆在地上。敖埅愤怒的挣扎着,冲着殷血歌破口大骂。两个黄巾力士手持铁板站在他身边,敖埅骂一句。他们就狠狠的用铁板抽敖埅的嘴一下。
  
      敖埅是蛟龙修成的妖仙,蛟龙之身比寻常仙人坚固得多,几乎堪比一般宗门出身的专门锻体的体修仙人。但是面对两个黄巾力士的暴力殴打,他依旧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口龙牙都‘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血鹦鹉乐滋滋的蹲在敖埅的面前,每一颗龙牙被打下来,他都将亮晶晶的龙牙收集起来吞进肚子里。龙牙可是炼制飞刀飞剑的好材料,有破魔驱邪的神效,在幽冥界可找不到血统像敖埅这么纯正的蛟龙修成的妖仙。血鹦鹉正乐得多收集一些。
  
      看到血鹦鹉如此对待自己被打掉的大牙,敖埅气得直用脑门在地上乱撞。
  
      他看着殷血歌,双眸充血的厉声喝道:“殷府令,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放了老子,向老子磕头赔礼。然后乖乖的辞去玄天府令一职,说不得还能全身而退。不然的话,你迟早会知道厉害的。”
  
      “打掉他满口牙齿。”殷血歌端坐在一张大椅上,狠狠的向着敖埅指了指。
  
      一尊黄巾力士拎起一个大铁锤,大步走到了敖埅的面前。这黄巾力士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散发出淡淡金光的仙符,念诵一声真言往敖埅额头上一贴,敖埅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他的身躯急速的膨胀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条长达百丈的巨龙有气无力的躺在院子里。
  
      几个黄巾力士凑上去,用力的掰开了敖埅的大嘴,露出了他满口嶙峋的、闪耀着森森寒光的龙牙。手持大铁锤的黄巾力士大吼一声,举起铁锤狠狠的一通乱砸,就听得‘铛铛’一阵乱响,敖埅的满口龙牙都被打得飞起,眉开眼笑的血鹦鹉急忙将龙牙全部吞了下去。
  
      “黄口小儿,焉敢欺我?”敖埅气得浑身乱颤,他张开大嘴厉声吼道:“我出身万妖盟,我敖氏一族当今族长乃万妖盟九大副盟主之一,你敢伤我?你居然敢伤我?”
  
      “扒了他的龙鳞。”殷血歌不动声色的摆了摆手,径直下令让黄巾力士出手。
  
      数十尊黄巾力士走了上去,他们用力的拉直了敖埅的身体,其中两个黄巾力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柄大铡刀,侧过刀锋就从敖埅的尾部向他的头顶,宛如割麦子一样狠狠的扫了过去。
  
      ‘铿锵’声不绝于耳,锋利的大铡刀强行掀起了敖埅身上的鳞片,将他的龙鳞一片片的刮了下来。敖埅痛得浑身乱抽,但是被数十尊黄巾力士按住了身体,又被天罗地网封住了全身法力,饶是他堂堂巅峰天仙的实力,依旧无法动弹分毫。
  
      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敖埅身上三万六千片大小不一的龙鳞被全部刮了下来。敖埅的本体乃是一条通体银色的独角巨龙,片片龙鳞带着银光洒了一地都是,就好像下了一地的大雪。
  
      血鹦鹉欢快的将所有龙鳞一片片的吞下去,有些龙鳞太过于巨大的,硬是撑得他的脖子肿得有水缸般大小,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这龙鳞吞进肚子里的。
  
      敖埅浑身血迹斑斑,痛得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哀嚎了一阵,过了好久,他才抬起巨大的龙头,向着殷血歌厉声喝道:“儿子,你打得你亲爹好,你痛得你亲爹好!”
  
      殷血歌的眉头一挑,他指着敖埅厉声喝道:“贼人刁蛮,拔了他的龙须,砍了他的龙角。”
  
      一连串的嘶声惨嚎声中。敖埅嘴角的四根长达数十丈的金龙须被黄巾力士蛮力扯了下来。这金龙须坚韧异常,内蕴强大的龙元灵气,以敖埅巅峰天仙的实力。加上他龙族的血脉,这四根金龙须配合上一些极品的辅助材料。足够炼制四根金仙级的捆仙索了。
  
      这四根金龙须被殷血歌丢给了盻珞,他笑着对盻珞说道:“带回去给青丘大叔,这可是炼器的好材料。”
  
      一尊黄巾力士扛着大斧头,用尽全力对着敖埅头顶那根长达六丈开外的金色独角狠狠的砍了下去。黄巾力士一连劈砍了数十斧头,这才将敖埅的龙角砍了下来。
  
      殷血歌将这根龙角送给了幽泉,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说道:“这龙角擅长控水,幽泉。你看看用他的角,能不能炼制出一柄上好的本命仙器来?总不能老是用水球砸人。”
  
      幽泉笑得无比灿烂,她径直走到了那根巨大的龙角边,双手按在了龙角上。巨大的龙角就好似水波一样融化,迅速的在她面前凝成了三千六百柄巴掌大小的乌金色飞剑。
  
      殷血歌骇然瞪大了眼睛,幽泉这是什么炼器手段?她好像就是用玄冥重水浸泡了一下龙角,然后这角就自然而然的融化,最后就凝成了三千六百柄飞剑?
  
      幽泉袖子一挥。闪耀着淡淡乌光,边缘有一丝金芒闪烁的飞剑宛如一群鱼儿,轻灵无比的流进了她的袖子里。她走回殷血歌身边,乖乖的说道:“飞剑炼制好了,等有空再找些先天太阴真水精华以及庚金精英融进去。就炼制成了。”
  
      殷血歌欣然点了点头,又伸手拍了拍幽泉的脑袋。
  
      被强行抽掉龙须砍掉龙角,敖埅痛得仙魂都快崩溃了。他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哀嚎了许久,这才睁大了眼睛朝着殷血歌连连冷笑:“好,好,乖孙子,打得你爷爷好。哈哈哈,打得你爷爷好痛!好,好,好,你死定了,我告诉你,孙子,你把你亲爷爷打成这样,你死定了。”
  
      看着依旧嘴硬的敖埅,殷血歌无奈的拍了拍手:“这都还不服软么?那行,翻过他的身体,看看他是公龙还是母龙。”
  
      几个黄巾力士‘嘿嘿’一声大吼,抓住敖埅的身体就将他翻了过来,硬是让他肚皮朝天的暴露在众人面前。敖埅吓得的脸色都变了,他嘶声吼道:“干什么?干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殷血歌,你要做什么?我,我警告你,我家组长可是万妖盟的副盟主。”
  
      “把他那条惹是生非的龙鞭给我切了,切干净一点,洗刷干净了,拿去泡酒。”殷血歌翘起了二郎腿,又掏出了一颗从妙香楼顺手摸出来的五千年蟠桃啃了起来。一边啃香甜多汁的桃子,殷血歌一边说道:“对了,我听说给男人去势之前,要准备鹅毛管和香炉灰,都去预备着。”
  
      敖埅吓得唇青齿白,他终于扛不住殷血歌的手段,嘶声哀嚎起来:“殷大人,殷府令,是下官的错,是敖埅错了。敖埅不该和崇元勾结,不该来威吓府令大人您啊!求您开恩,放过下官这一次,敖埅以后再也不敢在您面前放肆了。”
  
      “切了,切了干净。”殷血歌丝毫不动容的淡然道:“你这家伙喜欢做别人的便宜干爹和干爷爷,这种习惯不好,切掉吧,一了百了。以后你只能给别人当干娘和干奶奶了,这一点,我是不反对的。”
  
      那些黄巾力士都是服下了仙符仙箓,唯命是从的憨直家伙。听了殷血歌的命令,当即就有人跑去找了几根鹅毛管,弄了数十斤香炉灰,然后拿着一柄磨得飞快的飞剑大步走了回来。
  
      这黄巾力士还很体贴的弄了一坛子烈酒,用烈酒在敖埅的下体处仔细的擦拭了一阵,唯恐让他染上了破伤风伤到了性命。敖埅吓得浑身乱抽乱扭,两条龙爪子想要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但是几个黄巾力士牢牢地抓住了他的龙爪,他哪里挣脱得了?
  
      眼看就要变成一条母龙,敖埅吓得眼泪水都流淌了出来,他放缓了语气,柔声说道:“殷大人,我错了,我真心错了。求您放过下官,就当放了一个屁罢。下官有错。下官有罪,任凭你打,任凭你罚。但是下官还没有子嗣,还求您开恩啊!”
  
      雪亮的飞剑举了起来。眼看就要一剑落下。
  
      殷血歌冷笑了一声,他看着敖埅,挥手制止了那个持剑的黄巾力士,冷声问道:“据说仙人有肉白骨起死人的手段,切掉一点肢体,不是也能长回来么?”
  
      敖埅哭笑不得的看着殷血歌,他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肢体什么的,都好说,就算是六阳魁首被砍下来,只要有灵丹仙药调和。救治及时也能接上去。但是唯独这先天纯阳之根,那是我等妖修先天一点阳气的根基,若是损伤了,这道基也就崩溃了。”
  
      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敖埅:“还有这种说法?我这个黄口小儿才疏识浅,不懂。还真想见识见识,这道基崩溃的妖仙是什么模样。”
  
      敖埅苦笑着看着殷血歌,他耷拉着脑袋瓮声瓮气道:“殷大人,我只是奉崇元大人的命令,来给大人传个信儿而已。您何必……”
  
      站起身来,殷血歌走到那持剑的黄巾力士身边,歪着脑袋看着敖埅的肢体慢悠悠的说道:“你不该提起我母亲。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杀了一个府令,我的后台会帮我把这事情给掩饰下去么?”
  
      敖埅再也不敢吭声,他苦涩的看了一眼高空中架开的十八架天罗地网,悄然骂了一句:“崇元,我干你老母的亲娘。你要老子招惹的,是个什么怪胎?”
  
      殷血歌听到了敖埅的这一声咒骂,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闪身到了敖埅的脑袋前。用力拍打着敖埅硕大的脑袋,殷血歌冷声道:“你去干他的老母的亲娘,那就完全正确了。记住了,下次见了崇元,就这么说。”
  
      敖埅干笑着,没吭声。背后骂这么一句他倒是敢,但是真要他当面对崇元这么说,他就没这个胆量了。
  
      看着躺在地上乖乖的不敢动弹的敖埅,殷血歌正盘算着要从他身上敲诈多少东西呢,突然一片白云急速从府衙的方向飞了过来。两名身穿紫色仙袍的仙官手持一块令牌,直接落在了殷血歌所在的宅邸。
  
      一名生得仙风道骨,偏偏一对儿三角眼让他整体的气质打了对折的仙人向殷血歌行了一礼,将手上的令牌晃了晃:“殷府令,奉州令大人之命,还有几天,就是秀峰二少爷满月的好日子,诸位大人有什么私人恩怨想要解决的,还请给州令大人一个面子,不要在这两天发作。”
  
      抬头看了看高空中十八架天罗地网,这仙官的脸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他沉吟片刻,向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殷府令,大家毕竟都是一州的同僚,下官就在这里说句公道话。不管敖府令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看在州令大人喜添公子的情分上,也不至于闹得这么杀气腾腾的吧?”
  
      殷血歌无奈的耸了耸肩肩膀,何止是杀气腾腾?外面院子里,敖埅的一千名近卫的尸体都还没清理掉呢。这是直接下了杀手了,何止是杀气腾腾这么简单?
  
      只不过,既然是傅三峰都被惊动了,这事情再闹下去显然也是不合适的。
  
      殷血歌深吸了一口气,他撕开了自己身上破损的仙袍,露出了那个依旧保留完好的,在胸口上的透明伤口,指着敖埅说道:“这位大人,不是下官蛮横无理,不是下官故意破坏州令大人的兴致。还请大人回去给州令大人好生美言几句,我这实实在在是被奸人刺杀,被逼无奈下手反击啊。”
  
      两个奉命来传信的仙官看着殷血歌胸口上的那透明的伤口,脸色也不由得一变,同时向躺在地上闭眼不吭声的敖埅望了过去。沉默了好一阵子,这仙官才点点头,沉声道:“这事情,我们自然会向州令大人解释,只不过,还请殷府令撤掉大军,省得惊扰了百姓。”
  
      惊扰了百姓?殷血歌暗自失笑,估计是傅三峰自己都被惊动了吧?十八架金仙级的天罗地网,可是直接威胁到了傅三峰的生死安全的。
  
      举起右手,向着天空轻轻一挥,玄天府的仙兵仙将顿时撤掉了天罗地网,纷纷返回营地。
  
      殷血歌走到敖埅身边,从他的龙爪上解下了一枚乾坤仙戒,直接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然后他狠狠的踢了敖埅一脚,淡然道:“看在州令大人的面上,放过这条孽龙,还不快滚?”
  
      一把抓起敖埅的龙爪,殷血歌皮肤内一片银辉喷出,他运足全部的力量,抖手将敖埅长达百丈的身躯丢出了数十里外。敖埅发出一声羞怒交集的龙吟声,卷起一片白云迅速消失。
  
      两个仙官向殷血歌行了一礼,然后直接踏云离开了驿馆。
  
      殷血歌背着手,看着那两个仙官远去的背影,突然柔声问道:“你们说,傅三峰知道不知道崇元在背后算计我的事情啊?想要赶我下台,没有州令的默许,怕是这公文都不好书写吧?”
  
      没人回答殷血歌的问题。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朝贡大典的正日子到了。
  
      朝贡大典至后,紧接着就是傅三峰新生爱子的满月酒宴。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