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彩头
    饿了,月初最后一次喊月票了。
  
      给点月票填填肚子吧。
  
      真饿了。
  
      ***
  
      彩头?
  
      大殿内突然刮起了一道清风,这是众府令和众多仙兵仙将、仙女仙童过于惊讶而剧烈呼吸,以至于在大殿中掀起了这么一道儿足以将凡人吹飞的清风。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殷血歌,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强的信心。
  
      他只是一个元神境修士,虽然开始踏上了真正的长生之路,但是距离成就真正长生逍遥的仙人正果还有无比漫长的路程。登天境,纳元境,三难境,三劫境,不离境,五大境界之后才能顺利的跻身地仙正果。而登天、纳元、三难、三劫,这几个大境界的每一次突破,都会给修士带来数倍甚至是十倍的实力提升。
  
      也就是说,一个刚刚踏入地仙境的菜鸟仙人,哪怕他的仙魂和仙体都还没有稳固,因为修炼的功法水平高低的不同,他的实力最弱都是一名元神境巅峰修士的数十倍,最强则可能达到一万倍以上。
  
      那名站在殷血歌面前的仙将,是三品地仙!
  
      如何鉴定地仙的修为很简单,仙庭为各阶仙人的判定制定了极其精确的判定标准。以最标准的十等十分的道品满灵根修炼而成的地仙,在最标准的每天释放出相当于一块下品地仙石仙灵之气的灵穴中,全心全意修炼一万两千九百六十年所得到的仙力就是一品!
  
      三品地仙拥有的仙力,相当于一位标准的十等十分道品满灵根的地仙,在每天释放出相当于一块下品地仙石仙灵之气的灵穴中,修炼三个一万两千九百六十年所拥有的全部仙力。
  
      三万多年将近四万年的仙力储存,和区区数百年的元神境修士的那点儿微不足道的法力相比,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好像用大山砸鸡蛋,绝对是轻松碾碎的下场。
  
      在殷血歌手下吃过亏的赵天德突然站了起来,他笑吟吟的指着殷血歌说道:“彩头,殷府令。你能拿出什么彩头来?要说身家,你可比不上我们这些最少也担任了数千年府令之职的老人吧?”
  
      差点被殷血歌送进宫里的敖埅‘呼’的一下跳起,他死死盯着殷血歌冷声道:“赌啦,殷血歌,你能拿出什么赌注来,我老敖全部接下来了。”
  
      一众府令纷纷放声大笑,他们很配合崇元的挑衅,他们纷纷开口挑斗殷血歌,都表示只要殷血歌拿出足够的赌注来,他们也都有兴趣和殷血歌赌上一把。问题是他们不相信殷血歌能拿出足够份量的赌注来。要知道。他们都是高阶天仙。起码都担任了数千年的府令一职,他们可比殷血歌阔绰太多了。
  
      “得定个合情合理的赔率。”殷血歌看着这些嬉笑近乎于狎的府令,朗声喝道:“以元神境的实力,赌斗一位三品天仙。这赔率可不能简简单单的一比一哦。”
  
      崇元眉头一挑,他冷声道:“你要多少?”
  
      殷血歌冷声道:“一比一千,你们愿意,我就拿出赌注来,你们不愿意,那就拉倒。”
  
      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将那玉芴往腰带上一插,殷血歌双手抱在胸前连连冷笑:“我就不信,我不和这位仙将大人赌斗。你们还能硬生生的咬我一口?”
  
      大殿内一阵沉默,看着殷血歌近乎无赖的表现,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硬生生咬他一口?这显然是不合乎规矩的,虽然在场很多人都能轻松的拿走殷血歌的性命,但是这不符合仙庭官场的潜规则。毕竟殷血歌是至尊仙君保荐的府令。如果用合乎规则的手段将他赶下府令宝座,那是谁都说不出话来的。
  
      但是如果他们撕破脸动手将殷血歌抹杀的话,至尊仙君哪怕是为了自己的脸面,也不会轻松放过这件事情。仙君一怒,嘿嘿,整个圊云州说不定就是人头滚滚。
  
      “一比一千,这,倒也说得过去。”赵天德摸了摸肚皮,向崇元望了过去:“司令大人,您觉得呢?”
  
      崇元眼眸一转,一道仙识绕着殷血歌转了好几圈,没错啊,就是一个元神境小修士啊,和他收到的情报中的信息完全一样。三品地仙殴打一个元神境的小修士,那是手拿把掐完全不可能有意外的事情。
  
      沉吟了片刻,崇元缓缓点了点头:“三品地仙比起元神境修士,实力差不多也是一千倍上下,这个赔率,倒是合乎情理。殷府令所言,极其有理。”
  
      殷血歌连连冷笑,肆无忌惮的冷笑着。
  
      众多府令相互之间你向我笑笑,我向你挑挑眉毛,一个个神色都诡异到了极点。一个修炼的功法普普通通,刚刚踏入地仙门槛的菜鸟地仙,他的实力或许比起元神境修士强了一千倍,这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眼前这位可是三品地仙,而且大家都认识这位仙将是九华宗的弟子,是前几年刚刚被九华宗送来崇元麾下历练的。他修炼的是九华宗的金仙大道,实力可不是那些普通小门小户的仙门出身的地仙能比的。这尊仙将的实力,起码是普通元神境修士的数万倍。
  
      这完全就是大象和蚂蚁之间的战争,两者之间的实力,完全没有可比性。
  
      但是崇元既然如此无耻,大家当然要配合一二。所以敖埅立刻鼓掌大笑起来:“崇元大人说得极其有礼,千倍的实力差距,那就是千倍的赔率。嘿嘿,现在就要看殷大人的了,你真敢赌斗?你真敢?你若是敢,你能拿出什么赌注来?”
  
      手指轻弹,发出‘啪啪’的空气震荡声,殷血歌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如是输了……”
  
      崇元冷声说道:“你若是输了,你就是谎报军功,欺瞒仙君,我当治你重罪,扒了你官服。”
  
      殷血歌点点头,他沉声道:“我若是输了,这一切都休提。若是我赢了?”
  
      崇元冷笑一声,他伸出了右掌,比划出了五根手指:“你若是赢了。你能拿出来多少赌注,本官五倍偿还给你。就算是本官质疑殷府令的一点点小小补偿而已。”
  
      笑了笑,殷血歌看了看在场的众多府令,他麻利的掏出了一个通体仙光缠绕,不断喷出淡淡青色云烟的卷轴,冷声道:“那么,我们正式签署赌约吧。这是一份域外天魔血咒密约,在这上面用心头精血签下姓名,谁也赖不了账。”
  
      崇元冷哼一声,他提醒道:“殷府令。你的赌注呢?”
  
      殷血歌向站在自己座椅后面的金一望了一眼。金一大步走了出来。伸手在面前一晃,画出了一个圆形的光镜。大片光影闪烁,无数奇珍异宝和大量修炼资源的影像在光镜中浮现出来。
  
      四周的众多府令和圊云州的官员全傻眼了,随后他们的眼珠骤然一亮。宛如恶狼一样放出无比贪婪的光芒。堆积如山的仙石,比山峰还要高出数倍的灵石,无数的珍稀矿产,无数的灵药仙草。
  
      数量如此庞大,庞大到让这些见多识广的府令、仙官们都有点瞠目结舌。
  
      “神人侵入玄天大陆。”殷血歌慢条斯理的说道:“他们破坏性的开掘了很多的矿产,他们挖掘出来的修炼资源,相当于玄天府正常情况下,十个元会的时间内所能开采出的全部财富。”
  
      所有的府令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玄天府个十个元会的时间内开采出的全部财富。这是一笔何其巨大天文数字般的财富?单看玄天府三百六十年一次的朝贡中,献上的仙石数量就超过百亿块,那么十个元会开采出的财富会是多少?
  
      仙石、灵药,哪怕是金仙、大罗金仙,他们对这些修炼资源的追求也是无穷尽的。
  
      玄天府十个元会开采出来的全部财富。就算在场的众多府令均分,那也是一笔极其可观的财富,足以支撑他们修炼到中阶金仙,或者让他们门下多出数万名高阶天仙了。
  
      傅三峰轻轻的拍了拍手,他笑容可掬的看着殷血歌,淡然道:“这样的话,你那赌注中的一半,本官和你赌了。”
  
      傅三峰的眸子里寒光闪烁,财帛动人心,这笔巨额的财富让他都忍不住心动了。虽然他坐拥一州之地,但是修炼资源哪里有人嫌多?他自己用不了,还能献给师门太皓宗嘛。
  
      当然了,如果殷血歌斩杀了那尊仙将,获取了赌斗的胜利,傅三峰就要赔出相当于玄天府五千个元会开采出的全部资源的巨额财富。如果真的赔付的话,傅三峰绝对会倾家荡产。但是傅三峰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元神境修士杀死一尊三品天仙?这怎么可能呢?
  
      在场很多府令和仙官的心思都和傅三峰一模一样——殷血歌这么做,完全就是在给大家送钱吗。殷血歌根本不该做玄天府令,他应该去做散财童子才对。
  
      一看到傅三峰狮子大张嘴的独占了一半的好处,众多府令纷纷开口,七嘴八舌就开始瓜分殷血歌提出的赌注。殷血歌笑容满脸的连连点头,让这些府令和仙官用心头精血,在那血咒密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官名、姓名以及压下的赌注数量。
  
      到了最后,殷血歌将血咒密约递到了傅三峰的面前。
  
      傅三峰看着这烟气缠绕的血咒密约,很是慎重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点头笑道:“若是违约,天魔血咒发动,就算是金仙都会瞬间走火入魔,有魂飞魄散的风险。”
  
      “大风险,大收益啊。”殷血歌不转眼的看着傅三峰:“州令大人,我可是要和三品天仙拼命的。”
  
      沉吟片刻,傅三峰刺破心头,取出一滴心头精血,在血咒密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赌注。他仔细的思忖良久,总觉得殷血歌这一场赢的把握绝对是零。
  
      他又将太皓宗的同门从中央仙域传来的消息仔细的咀嚼了一阵,那个至尊仙君绝对是个荒唐无稽的纨绔子,或许殷血歌就是用了某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才从至尊仙君那里骗来了玄天府令的职司?
  
      自己赢的把握绝对是九成九,傅三峰又向那仙将望了一眼,很是笃定的笑了起来。
  
      看来崇元也是下了一番心思,这尊仙将出身九华宗,是九华宗外门弟子,专责巡山护法之责。他修炼的是九华山秘传的《九岳仙身》,是一门注重锻体的金仙**。**强横绝伦。虽然神通法力比起九华宗其他嫡传的弟子要弱了许多,但是他的**绝对强大。
  
      或许殷血歌都破不开他的防御。
  
      傅三峰笑着向崇元看了一眼:“崇元大人,接下来,就要看你九华宗门人的手段了。”
  
      崇元也早早的在赌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姓名,而且还抢占了极大的一份赌注。听到傅三峰的话,崇元笑得无比灿烂的连连点头:“州令大人放心,火鹿子他还是有几分手段的。”
  
      身穿银色甲胄的圊云州监察司校尉火鹿子冷冷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大步的向大殿外走去。一边走,火鹿子一边冷声道:“我生平最恨那些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的下作小人,殷血歌。你可敢与我决一死战。不死不休么?”
  
      殷血歌不紧不慢的跟在火鹿子身后。淡然道:“你若是敢签生死状,决一死战又如何?”
  
      火鹿子当即站定,他向崇元点了点头,沉声道:“师叔祖。请将生死状拿来,我和这厮决死。”
  
      崇元眸子里精光一闪,他向傅三峰望了一眼。
  
      傅三峰思忖一阵,然后点了点头,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他知道崇元的心思,无非是想要将殷血歌赶下台后,让他九华宗的门人接管玄天府令一职。他更是知道九华宗的一些布置,这些年九华宗扩张的速度很快,他们在仙界各处不断的落子儿。就是为了加强对边缘仙域的控制,掠夺资源滋养本宗门人。
  
      太皓宗和九华宗一向交好,他更是纳了崇秀儿为妾,崇秀儿还给他生下了一个天赋卓越的儿子。无论是从公从私,他都没有不帮崇元的理由啊。区区一个靠着歪门邪道谄媚无良仙君上位的殷血歌而已。死了就死了吧,随便找个借口往郡守那里汇报一声,这事情也就这么了结了。
  
      看到傅三峰赞同了自己的做法,崇元当即拍了拍手,就有圊云州的文笔仙吏取来了生死状,一式四份让殷血歌和火鹿子签下了名字,然后让在场的众多签证人用了仙印。
  
      本着凑热闹的心思,在场的大半府令都在生死状上盖下了自己的仙印。看他们纷纷乱乱抢着用印的架势,倒是唯恐殷血歌不赶紧被人杀死当场。
  
      殷血歌看着这些府令,不由得连连冷笑。
  
      站在殷血歌身边的火鹿子也是冷笑不断,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殷血歌,好似在盘算要从哪里下刀最是方便。看着殷血歌和自己魁伟的身材相比,犹如豆芽菜一样瘦削的身材,火鹿子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连连冷笑:“小子,你死了,我就是玄天府令。”
  
      听到火鹿子的声音,殷血歌诧异的向他望了一眼:“你这么弱,也能镇压一府?九华宗,没人才了么?”
  
      一句话气得火鹿子头顶青烟缭绕,他双手紧握拳头,眸子里一团火光涌出,恨不得现在就将殷血歌碎尸万段。
  
      那些府令忙碌了好一阵子,终于将生死状签署完毕。
  
      圊云州府正殿前广场上,一座由三十六位高阶天仙联手施为的禁制笼罩了方圆数里的一片区域。殷血歌和火鹿子面对面的站在那禁制中,静静的等待着崇元的命令。
  
      充当赌斗裁判人的崇元志得意满的看着殷血歌,假惺惺的叹息道:“殷府令,你也算年少有为的英才,奈何你也太不冷静。生死决斗,唉,年轻人,太冲动啊。”
  
      装模作样的感慨了一声,崇元用力的一挥手:“赌斗,正式开始。”
  
      火鹿子长啸一声,他头顶连续冲出六重火云,宛如六座大山悬浮在他头顶,他周身火光升腾,带起一道狂飙就向殷血歌冲了过去。他张开双手,也不动用兵器,摆出了一副要把殷血歌生生撕成碎片的架势。
  
      殷血歌长啸一声,张开嘴一片血海翻滚而出,数百天仙级的鬼将怒啸一声带着亿万鬼将鬼卒冲出,涛涛血海带着无数个漩涡,瞬间将决斗场地彻底淹没。数十名凶残狠戾的高阶天仙转化而成的鬼将怒吼一声,双手向着天空一挥,一道道血海纯阳神雷宛如雨点一样向着外面的禁制砸去。
  
      负责维护禁制的三十六位高阶天仙根本没把任务放在心上,他们任何一人都有足够的力量维持整个禁制的稳定,毕竟决斗的人只是区区一尊地仙和一个元神境的小修士,他们根本不可能攻破这个禁制。
  
      哪知道数十尊高阶鬼将突然发狂,威力绝大的纯阳神雷呼啸而来,当即将禁制轰得粉碎。
  
      殷血歌一不做二不休,血海中数以千计的地仙鬼将嗷嗷嚎叫着向四周乱打乱砸,纯阳神雷犹如雨点一样向着圊云州府四周乱炸,就听得爆炸声绵绵而起,措手不及的圊云州上下仙官根本没有一人反应过来,偌大的第一重大殿没有丝毫反抗的,就在血色雷光中被炸成了一片灰烬。
  
      一声惨嚎,火鹿子被血海彻底吞没,血海中又多了一尊鬼将。
  
      殷血歌踏着一朵血色莲花,悬浮在方圆数里的血海上,大群天仙、地仙、散仙转化成的鬼将簇拥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目瞪口呆的圊云州一众人等。
  
      不屑的看了一眼傅三峰,殷血歌抱拳向他行了一礼:“相当于玄天府五千个元会开采出来的所有财富。州令大人,按照赌约上注明的,三日之内,这笔钱必须放在我面前,不然的话,您可就要天魔血咒反噬,小心魂飞魄散啊。”
  
      看着面色惨白如纸的一众府令、仙官,殷血歌无比张狂的放声大笑起来。
  
      亿万血海鬼将鬼卒齐声仰天长啸,滚滚啸声犹如雷鸣,当场将圊云州的第二重大殿也震得坍塌下来。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