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血脉疑云
    圊云州府,后园。
  
      数千株异种梅花正开得绚烂,拳头大小的花朵绽放开来,有精通呼风唤雨的仙女招来一场鹅毛大雪,花蕊中就攒下了一小簇白花花的雪片,看上去煞是美艳。
  
      梅林中,小溪旁,一间雅静的竹楼斜斜的靠在一座小山的峭壁下。厚厚的绿苔在峭壁上铺了一层,大片墨兰从绿苔中探出头来,酒盏形状的花朵垂下,在风雪中喷吐着芬芳。
  
      竹楼内,一叶坐在一张竹椅上,双手捧着一个半透明的天青瓷茶盏,静静的品尝着杯中清茶。一名身穿如雪长裙的美艳少女,则是坐在她对面,紧张的看着一叶的脸色。
  
      “清香细细,如丝如缕,透彻脏腑,洗涤精神。果然是好茶,夫人这次可是找到了好东西。”一叶细细的尝了几口香茶,满意的点了点头:“的确是好茶,等会我回去的时候,给我捎上三五斤罢。”
  
      美艳少女翻了个白眼,狠狠的向着一叶的额头指了一指头:“三五斤?青莲啊,我手上总共也就这么八两的存货,给你一两带回去尝尝新鲜吧。三五斤?你把我这州令夫人给卖了,也换不来三五斤的份量。”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一叶将那茶盏放在了身边的小几子上,捏着佛珠慢慢的转动起来。她看着美艳少女,淡淡的说道:“青莲已然是昨日泡影,今日坐在令狐夫人面前的,只是一叶。”
  
      圊云州令傅三峰的正房夫人令狐巧巧‘嗤嗤’一笑,站起身来,端起了一个小茶壶,又给一叶点上了一盏香茶。她看着一叶,很是不解的摇了摇头:“你们这些佛门弟子,最是擅长卖弄玄虚。我就是不懂,当年你已经是莲台菩萨的身份,怎么就舍得将那功果一朝给舍弃了?”
  
      向着竹楼外指了指,令狐巧巧轻声道:“就算是要修炼你佛门的百世轮回的秘法。你留在原本的道场也是好的,或者佛门那么多的禅林圣地,哪一个地方不比那悬空寺强出千万倍?何必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偏偏在那偏僻之地立下悬空寺这一脉传承?”
  
      浅浅的一笑,一叶看着竹楼外的一片青蓝色的天空,长袖突然向外一挥。
  
      挥袖之间,漫天雪片尽成粉碎,梅林中亿万朵梅花同时枯萎,化为点点黑灰从枝头飘落。数千株异种梅花同时凋零,树干急速枯萎枯朽。就连树下的草地也都急速化为黑色的灰烬。
  
      随后一叶又是一袖子轻轻一挥。在那枯萎腐朽的树干上。点点新芽滋生了出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崭新的嫩芽急速生长成了枝叶虬结高有数丈的老梅树,并且绽放开了足足有冰盘大小的七彩梅花。
  
      梅林内异香流溢,这新生的梅树比起原本的那些梅花。品质高出了何止十倍?
  
      令狐巧巧美艳的脸蛋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她惊骇不已的看着一叶,轻声说道:“你怕是连罗汉舍利都还没凝成吧?居然已经有了这样的神通?你这一番辛苦,到底是要作甚?”
  
      一叶眯着眼看着令狐巧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不想作甚,莲台菩萨当得腻味了,想要混一个佛祖的牌位而已。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有这么点小小的追求,也不过分吧?”
  
      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一叶看了许久。令狐巧巧突然笑了起来。她用力的拍了一下手,柔声笑道:“好罢,好罢,一叶佛祖,等你真的成了佛门的佛祖。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这弱女子才是。”
  
      淡然一笑,一叶手上的佛珠相互对撞,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她斜眼看着令狐巧巧,不紧不慢的说道:“当年在三寸山一念洞,初次相见,夫人还云英未嫁。今日重逢,夫人的孩儿都已经那般大了。求我这还没影子的佛祖关照作甚?夫人的丈夫,可是堂堂圊云州令。”
  
      听了一夜的话,令狐巧巧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的难看。冷笑了一声,令狐巧巧双手一挥,一片祥云从她脚下涌出,化为大片光霞将整个竹楼牢牢地裹在了里面。竹楼的那些竹节上,无数细巧的灵符道纹一闪而过,竹楼顿时被彻底的和外界隔绝。
  
      “别说我那丈夫。”令狐巧巧的脸上阴云密布,言语中好似有冰渣子能渗出来。她看着一叶,干脆的说了一句市井俚语:“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也不怕您笑话,那傅三峰,当日追求我令狐巧巧的时候,奴颜婢膝,整日里献殷勤,我一直到今天还记得他的嘴脸。”
  
      一叶笑得很含蓄,她慢条斯理的说道:“如今州令大人的嘴脸,可是变了?”
  
      令狐巧巧两只细白犹如白玉的小手紧握住了竹椅的把手,‘咔擦’声中,坚逾钢铁,用‘清净灵竹’炼制而成,品质堪比天仙器的竹椅把手被令狐巧巧硬生生的捏成了粉碎。粉嫩的手掌用力的握成拳头,可怖的巨力在掌心凝聚,那些竹子的粉末直接被碾成了一缕青烟。
  
      一叶只是静静的看着令狐巧巧,浅浅的笑着,看着令狐巧巧在那里发威。
  
      当年在一叶开宗立派的道场一念洞初见时,一叶已经是佛门举足轻重的莲台菩萨,而令狐巧巧只是一个刚刚成就地仙之身的小姑娘而已。今日重逢,一叶只是一名连罗汉舍利都没凝结的蓄发女修,而令狐巧巧,悍然已经是二品巅峰金仙的实力。
  
      一眨眼的功夫,百万年的光阴就这么一晃而逝。饶是一叶百世轮回,一颗禅心已经雕琢得好似琉璃宝玉一样光泽可鉴、坚固异常,却依旧凭空生出了一丝感慨和缅怀。
  
      “嘴脸倒是变了一些。”令狐巧巧红唇一撇,冷声说道:“最重要的,是他的心也变了。”
  
      双眸中怒火隐隐,令狐巧巧一口银牙紧咬,双手指头捏得‘咔咔’直响:“当年向我求亲的时候,傅三峰口口声声说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人。如今的圊云州令大人么,这宅院中的美婢美姬也不知道蓄养了多少,他修炼的又不是双-修法门,要这么多女人做什么?”
  
      冷笑一声,令狐巧巧阴沉着脸看着一叶:“若他只是偶尔打打野食。蓄养这么些女人开开心,我也就忍了,男人么,无非是这般模样,仙人莫非还能免俗了不成?”
  
      “但是他居然宠溺那小狐媚子崇秀儿,和她诞下了一个孽障。”令狐巧巧的眸子里精光四射,一张俏脸扭曲起来,牙齿更是咬得‘嘎嘣’作响。恐怖的金仙威压从她身上犹如潮水一样扩散开来,挤压得整个竹楼‘咔咔’作响,随时都可能在她的威压下炸成粉碎。
  
      一叶轻轻一挥手。一朵白色莲花从她指尖射出。轻盈的没入了令狐巧巧的眉心。
  
      一道凛冽的寒意席卷全身。耳朵中隐隐听到暮鼓晨钟的轰鸣声。震怒的令狐巧巧身形微微一颤,当即吐出了一口淡淡的青烟,神色迅速恢复了正常。她轻轻的挽了一下耳边垂下的一缕秀发,笑吟吟的向一叶欠身致谢。
  
      “让一叶大师你见笑了。实在是那崇秀儿这些日子。仗着她那孽种资质卓越,对我大有不恭敬的地方。”令狐巧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那孩儿却又不争气,好几次在外胡作非为,被那崇元掌控的监察司直接拿了去,若不是我亲自出面讨要人,那孽障直直要丢尽我的脸面了。”
  
      一叶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感情,这是崇元在故意的和夫人您为难了。”
  
      令狐巧巧眯起了眼睛,一缕凌厉的寒光一闪而过。她看着一叶,语气谨慎的说道:“一叶大师。我是做梦都没想到,你居然会在今日登门拜访的。若不是你报出了‘青莲’的法号,我怎么也想不到,当年赫赫有名的‘普闻大菩萨’,居然会在圊云州这等荒僻之地转世潜修。”
  
      柔柔的一笑。令狐巧巧端起身边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香茶。
  
      “佛门大德行事,向来是天马行空难以揣测。但是佛门大德行事,却有一个最根本的道理——无利不起早,万事不落空。您此番登门,怕是有所为而来吧?”令狐巧巧笑得很灿烂,就真的好像一只正儿八经的小狐狸一样。
  
      明亮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一叶,令狐巧巧轻声问道:“我可否知道,一叶大师此番登门,有何教诲?巧巧还记得,当年巧巧险些被蓝云老祖所害,却被普闻大菩萨救了下来,这份情谊,我总归是要还上的。”
  
      一叶也笑得很灿烂,她看着令狐巧巧,很坦诚的说道:“欠我的人情,夫人您肯定是要还的,这份因果,您想忘记也是不能的。只不过这次登门么,夫人想要还这个人情,也是没机会的。我固然是有事要夫人您出面,但是这对您,对您的孩儿,也是有好处的。”
  
      令狐巧巧两条秀眉一挑,她惊愕的看着一叶,惊声问道:“唉哟?崇秀儿那贱人得罪了一叶大师您?那可真是她作死了。嘻嘻,整个仙界谁人不知,招惹谁也不要招惹佛门的诸位大德啊。嘻嘻!”
  
      令狐巧巧笑得很灿烂,笑得很开心,有一股喜悦的光辉从她的心底里扩散开来,她眉心一丝隐约可见的阴郁之气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她已经开心到了极点。
  
      一叶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淡然问道:“那崇秀儿得罪了我,你就这么开心?”
  
      端起茶盏,将茶盏内的香茶一饮而尽,令狐巧巧双手叉腰,笑得越发灿烂了:“在仙界,得罪了佛门诸位菩萨的,没听说有过好下场的。能留得一缕残魂转世投胎,那都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其他的要么是身死道消,要么是连累宗门、家族都被铲除了。”
  
      眉开眼笑的看着一叶,令狐巧巧笑吟吟的说道:“那崇秀儿这几年骄纵跋扈,接连和我为难,不瞒大师您,我好几次都想让她粉身碎骨、永不超生了。奈何傅三峰看得紧,我好几次背后下手,都被他给化解了去,我总不能真个一掌当众劈死了她?”
  
      目光炯炯的看着一叶,令狐巧巧很是欣悦的笑着:“大师您要对付她,这事情可是直接打到我心坎上去了。大师想要什么方便,巧巧这里自然都是配合的。那贱人,还有那孽种,以及崇元那奸佞小人,只要大师您能除了他们。巧巧愿意给大师重重一笔香火银子。”
  
      晒然一笑,一叶淡然道:“我贪图你那点香油钱?”
  
      令狐巧巧的脸色骤然一变,她急忙站起身来,笑着向一叶连连稽首行礼,然后又无比亲热的一把搂住了一叶的胳膊:“大师您别见怪,这是巧巧一时说错话了。只是那崇秀儿这些年逼得我厉害,巧巧也是喜出望外,所以才失言了。大师您大人大量,何必和巧巧一般计较?”
  
      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叶淡然道:“罢了。罢了。谁叫你也算是我前世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呢?也不瞒你。悬空寺,是我昔年的外门弟子,在峤琰域留下的一脉传承。我这些年,多次轮回。都身在悬空寺中。”
  
      淡然一笑,一叶轻声道:“悬空寺于我,是证道之基。如今悬空寺被玄天府令殷血歌殷府令借重,门下弟子,多有在玄天府内供职之人。”
  
      令狐巧巧的眉头一挑,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玄天府的上一任府令,似乎就是崇元的师侄?”
  
      一叶手上佛珠轻轻对撞,不断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冷冽的说道:“所以崇元正在想尽办法的为难殷府令。他为难殷府令,就是在为难我悬空寺。就是和我的大道过不去。夫人也该知道,坏人证道,这可是比杀父之仇更加难以容忍的。”
  
      令狐巧巧吞了一口吐沫,她看着一叶那张清洁肃静、美丽得好似佛门传说中的八宝功德池内一朵莲花的面孔,轻声的说道:“崇元有崇秀儿为靠山。傅三峰对他信任有加。”
  
      一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斜睨了令狐巧巧一眼,缓缓的站起身来。
  
      “所以,崇元计算殷府令,就是坏我证道。坏我证道,就是我之佛敌。既然是我的佛敌,虽然佛门弟子都以慈悲为怀,奈何我一叶修为不够,这无名之火隔三差五的也要发上一场,免不得就要动用一些手段,对崇元做些举动了。”
  
      “奈何有崇秀儿这层关系在,想要将崇元怎么样,势必要斩草除根,连崇秀儿一并除掉。偏偏她又极受州令大人的宠爱,想要对付她,免不得就要误伤州令大人。而州令大人若是路人,他的死活我也无需考虑,偏偏他又有一个得力的贤内助,是我前世之交好友,这让我就很是为难了。”
  
      令狐巧巧的眸子里精光闪烁,她顺着一叶的话锋,轻轻柔柔的说道:“若是能够只将崇元和崇秀儿给除去,不伤到我家老爷,那其实也是很好的事情。十全十美,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一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看着令狐巧巧笑道:“我登门拜访的时候,还唯恐夫人您和那崇秀儿姐妹情深,舍不得让她出事呢。”
  
      令狐巧巧笑得格外的温顺和柔美,她轻轻的挽住了一叶的手,柔声道:“大师实在是慈悲心肠,未免也将这世间的人和事想得太善良了一些。那崇秀儿心肠狠毒,好些次差点将巧巧害死,我怎可能和她有什么姐妹之情呢?她视我为仇,我莫非还要巴巴的贴上去,用我这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手上的佛珠急速的转了几颗,一叶冷声道:“那么,殷府令给夫人您传来了一句话——他听得市井传言,那傅秀峰,似乎并非是州令大人的血脉。按照殷府令的说法,也不知道那崇秀儿和哪个野男人媾和,才有了这个孩子。”
  
      一叶沉声道:“要知道,州令大人可是三品金仙。这仙界如此广大,何曾听过金仙如此容易的三五年时间就有了孩儿的?”
  
      皱了皱眉眉头,令狐巧巧沉重的叹息着:“可是,崇元大人可是献上了两粒孕龙丹呀。”
  
      一叶淡然道:“夫人可不要被人骗了,孕龙丹何等珍贵,他崇元何德何能,何等身家,能够从那亿万望子心切的金仙、大罗手中,抢到两粒孕龙丹?”
  
      令狐巧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原来,是两粒假丹。”
  
      一叶摊开了双手,她看着令狐巧巧淡然道:“夫人都说是假的,那么想来是假的了。”
  
      沉默了一阵,令狐巧巧皱起了眉头:“那么,得检视一番,看看那傅秀峰,到底是否是老爷的亲生骨肉了。这验证血脉的法子么,自然是有的,但是,就怕出了什么纰漏。”
  
      冷哼了一声,一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玉瓶递给了令狐巧巧。
  
      令狐巧巧看着那白色玉瓶,过了一会儿,她拔开瓶塞,看到玉瓶内是一滴黄豆大小,仅仅一滴却有上千斤沉重的血滴。她下意识的看向了一叶,皱眉问道:“有效?”
  
      一叶身形一晃,已经化为一抹淡淡的影子消散。
  
      竹楼内,只留下了一叶的一缕轻音。
  
      “以后还请夫人多多关照玄天府令殷大人。为了凝结这一滴精血,他可是损失了不少。”
  
      令狐巧巧举起瓷瓶,嗅了嗅那滴血浆,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迷人的微笑。
  
      “如此精纯强横的血妖精血,真亏了他怎么凝结出来的?听闻那殷府令是血妖一族?血曌仙朝内,没听说有一个殷姓大族啊?这一滴精血的品质,真真惊人。”
  
      “看样子,以后还真得多多关照一下这位大人才对。”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