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灭绝光针
    还是很需要推荐票啊!!!
  
      大家有,就投下来吧!!!
  
      ***
  
      血海急速扩散,眨眼间方圆百万里的仙宫都被血海笼罩在内。
  
      那个沧桑而沙哑的声音变得更加的霸道和蛮横:“快点,你们当中有一半人必须抹脖子。难道还要老祖亲自动手么?老祖如果出手的话,那就不是死一半人的事情了。”
  
      一道道阴邪而恐怖的仙识冲击犹如海啸一样从血海中喷出,众多金仙纷纷吐血,那些低阶的地仙、天仙,以及仙兵当中的普通修士则是头颅纷纷爆开,身上仙器也被冲得支离破碎。天空中就好像下雨一样,无数的仙人、修士纷纷坠落。
  
      殷血歌呆滞的看着那一片血海,这气息,似乎,有点熟悉?
  
      天刑仙君艰难的从战车上站了起来,他望着天空的血海厉声呵斥道:“我奉中央紫薇大仙帝之命,前来缉捕勾结神孽的仙人败类,不管你是何方老祖,你敢逆天行事?”
  
      “逆天?逆你,大爷。”血海中的声音冷笑了一声,正要开口,但是那血海扩散的速度突然停滞,然后偌大的一片血海骤然崩解。那股可怕的威压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瞬息间抹杀了数百万仙人、修士的,绝对达到了大罗境的仙识冲击更是不知去向。
  
      趴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口吐白沫的一头栽倒在地。
  
      他身上的血色羽毛已经变得黯淡无光,就好像被开水浸泡后又丢进粪坑浸泡了半年的鸡毛一样。乱杂杂的湿漉漉的,更有一股子淡淡的汗臭味不断散发出来。当日殷血歌从神人附庸的血妖一族手上夺来,拥有灵魂攻击力量的血魂珠慢悠悠的从他嘴里飞出,偌大的一颗宝珠上已经是裂痕密布。
  
      “鸟爷,亏大了。”血鹦鹉哆哆嗦嗦的挣扎着,抬起头来向殷血歌干笑着:“里面的所有阴魂之力,被鸟爷我全部燃烧干净了,还动用了我罗睺一族的精神秘法。这才冒充了大罗金仙的威压。可惜,鸟爷的实力太弱了一些,这血魂珠内的阴魂数量太少了一些。”
  
      ‘哇’的一声,血鹦鹉喷出一大口粘稠的浆汁来。五颜六色,恶臭扑鼻,带着一股子刺骨的阴寒味道,这不是鲜血,也不知道是他以前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在他肚皮里酝酿发酵后形成的剧毒汁液。
  
      这一口五颜六色的浆汁喷在地上。玄天峰的山头当即被腐蚀得‘嗤嗤’作响,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大坑急速向下延伸,等得这一口浆汁的威力彻底消散的时候。他已经在山头上溶出了一个深达百里的大坑——这只杂毛鸟。他肚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毒性居然如此恐怖。
  
      “罗睺一族。”一叶轻叹了一声:“幽冥界,有机会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高空中,天刑仙君恼羞成怒的看着玄天大陆,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殷府令,你居然敢勾结邪魔外道,动用这种阴邪手段算计我仙庭天军?杀你一万次都不为过。你真正是该死,你一定得死!”
  
      殷血歌挺起了脖子,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脖颈,向着天刑仙君厉声喝道:“殷血歌头颅在此,有种。你就来亲手砍下。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亡!”
  
      一道黑气从殷血歌眉心冲出。已经修复大半的幽冥十八禁囵塔带着森森寒气冲了出来。高达里许的塔狱顶部,十八尊镇狱鬼王手持各色狰狞鬼器,不断的向着天空中的无数仙兵仙将咆哮嘶吼。
  
      塔狱已经修复大半,这些镇狱鬼王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金仙境。虽然只是相当于金仙两品三品的水准,还没能恢复到他们巅峰时的实力,但是这已经是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
  
      在这些鬼王的身边,密密麻麻无数宛如金属铸成的恶鬼载波载浮的站在浓郁鬼雾中,挥动着各色兵器向着那些天兵天将咆哮挑衅。天地间充斥着无数恶鬼的尖叫声,这些恶鬼再用最恶毒的言辞,最污秽下流的词汇,亲热的问候着高空中那些仙人的所有亲属。
  
      这些恶鬼都是幽冥道人用大神通、**力击杀后,强行封印在塔狱中供他驱遣的鬼仆。无数年来,这些恶鬼被囚禁在塔狱中无法超脱,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兵仙将,这些恶鬼充满了嫉妒和仇视的心理。所以不需要殷血歌鼓舞士气,他们已经迸发出了狂热的战斗热情。
  
      金一等十八尊金仙死士纷纷穿戴上自家的仙甲,手持各色仙器冲上了高空,和那些镇狱鬼王一字儿站开。金一他们身上的仙器全部是极品的金仙器,每一件金仙器上都密密麻麻的附着了无数道符箓封禁,仙甲绽放出的仙光宛如旭日东升,照耀得方圆百万里都是明晃晃的一片。
  
      他们手上的兵器清一色都是沉甸甸的重兵器,很显然他们走的都是主修锻体的路子。他们的兵器同样是流光溢彩,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一圈圈仙光云烟向着四周急速扩散开,犹如实质的仙力波动冲击得监察司的阵脚一阵阵的摇晃。
  
      天刑仙君的脸色变得极其的严肃。
  
      金一他们的修为,天刑仙君并不在乎。十八个金仙三品巅峰的仙人,正面交战的话,天刑仙君一人就能拾掇了他们。但是金一他们身上穿戴的仙甲仙器品质如此之高,而且十八套仙甲造型一模一样,分明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大势力为自家下属统一的锻造的制式甲胄。
  
      顶级金仙器级别的制式甲胄?
  
      有这样的大手笔为门下弟子提供这样的‘制式’甲胄的势力,绝对不会比他们九华宗弱到哪里去。天刑仙君看着金一他们,心中也不由得忐忑起来。杀了金一他们倒是不难,但是杀了以后呢?
  
      尤其是悬浮在殷血歌头顶的那座散发出五彩仙光的眩光塔,天刑仙君当然认识这件在仙庭的所有大罗道器中排名第八十一位的强力仙器。他更是知道这座眩光塔的原主人,是仙庭五大战部地位最高的三界扫荡群魔太乙真武大元帅,那可是老资格的大罗金仙,历经数十位仙帝而巍然不倒的仙庭重臣。
  
      这座眩光塔,是那位太乙真武大元帅未成道时的炼魔至宝,无数年来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仙人、神灵。以及域外天魔,赫赫凶名响彻仙界。殷血歌的护山大阵,居然用这件道器镇压大阵,这是什么个意思?
  
      天刑仙君一时间没有言语,他只是任凭自己麾下的仙兵仙将整理阵势,重新布置了天罗地网,将整个玄天大陆连带着直辖的三十六个修士星球团团包围了起来。沉重的龙皮战鼓声再次响起,仙宫中涌出了大量的仙兵仙将,迅速补充了刚才的消耗。
  
      殷血歌看着站在战车上的天刑仙君。他看出了这家伙眼眸中的一丝犹豫甚至是畏惧。
  
      抬头看看正缓缓旋转着,不断放出五彩仙光的眩光塔,殷血歌突然开口朗声喝道:“这位大人。你到底是攻。还是退?如果你要进攻,就放马过来。如果你要撤退,就带着你的人走吧。我殷血歌堂堂正正,仙庭收复玄天府,我是首功,你想要诬赖我勾结神孽。这官司,你打不赢的。”
  
      天刑仙君目光森森,逐次扫过了金一等十八尊金仙,然后目光在幽冥十八禁囵塔上凝滞了一阵子。好一件幽冥鬼器,分明也是大罗道器级的物事。只是内部铭刻的鬼道道则被破坏得厉害,似乎才刚刚修复了六七成的样子。
  
      饶是如此。这座塔狱依旧让天刑仙君感到浑身凉沁沁的,心窝里都在泛着冷气。
  
      任何一件大罗道器身后,都可能站着一个甚至是好几个老不死的存在。而这件通体黑漆漆的,有无数恶鬼雕像若隐若现的鬼器,分明和眩光塔是不同的来路。也就是说,殷血歌身后可能站着两个来头不同的强横势力?
  
      “殷府令,你胆大妄为,罪孽深重。”过了半晌,天刑仙君终于开口了,他摸了摸眉心那个几乎洞穿了他头颅的伤口,带着一丝怨怒之气冷声道:“但是本座宅心仁厚,也不愿意胡乱的抹杀了你,如果你愿意束手就擒,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分辩的机会。”
  
      殷血歌的心头一动,天刑仙君的口风软了下来,或许他可以从天刑仙君身上想点别的法子?只要天刑仙君不是执意像在其他仙府那样,将所有不听九华宗使唤的仙人修士全部击杀的话,如果能够用利益交换的方式解决问题,殷血歌并不介意给天刑仙君足够的利益。
  
      但是殷血歌还没开口,监察司众多仙官群中,一名身穿黑色仙袍,显然地位低微品阶不入流的小小仙吏悄无声息的飞了出来。他凑到了天刑仙君身边,挥手甩出一道禁制裹住了两人,然后压低声音在天刑仙君耳朵边低声说了几句。
  
      虽然有禁制隔绝,外人都无法听清这仙吏说了什么,但是殷血歌眼力极好,殷族稚子殿内的传授,又让他掌握了读唇语的本领。他瞪大眼睛看着那仙吏,依旧是清楚的分辩出了这人说的话。
  
      “天刑仙君,我家主人说了,杀了这殷血歌,若是他背后的人施加压力,都有我家主人一力承担。仙君无用顾前瞻后,这小子身后的势力,并没有仙君担忧的那么强大。”
  
      黑衣仙吏很轻蔑的冷冷一笑,目光斜斜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和鄙夷,就好似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子,在俯瞰一个街边烂泥坑内打滚的乞丐。
  
      殷血歌瞳孔缩小到了针尖般大小,他正要开口说话,黑衣仙吏已经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匣子,不动声色的塞进了天刑仙君的袖子里。四周很多监察司的仙人都看到了他的动作,但是所有仙人都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
  
      堂而皇之的在军阵前向天刑仙君行贿!
  
      而行贿的目的,居然是让天刑仙君杀了殷血歌!
  
      殷血歌的心头一团怒火熊熊燃烧。他近乎本能的知道,又是那些第一世家的人想要对自己下手了么?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前些日子渡厄传话,有人悬赏三枚仙丹诛杀自己,今日居然就有人堂而皇之的收买监察司的仙君,让他动用监察司的力量抹杀自己。
  
      “备战!”殷血歌祭出了血歌剑,身体内一片血海翻滚而出。无数血海鬼卒仰天咆哮着,和幽冥十八禁囵塔内的无数恶鬼混杂在了一起。幽冥鬼气不断注入血海,为那些血海鬼卒凭空增添了几分凶狠煞气;而血海的血气反馈幽冥十八禁囵塔,让那些恶鬼更多了几分勇力。
  
      “这大阵啊,不是你们这么玩的。硬拼,怎么可能拼得过仙庭的正军呢?”
  
      青丘炎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从殷血歌的手上抢过了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的主阵旗。他沉声笑道:“这座大阵,耳闻已久,我青丘家也钻研过他的诸般变化。让我来试试,或许能够给他们一个惊喜。”
  
      玄天大陆的地下灵脉已经崩解了无数,输送给大阵的天地灵气被削弱了五成以上。大阵正在急速的崩解。殷血歌已经做好了大阵彻底崩溃后和监察司的仙军硬拼的准备。但是青丘炎一接管大阵,当即就让大阵产生了神乎其神的变化。
  
      眩光塔五彩仙光一闪,三十六条细如发丝的仙光激射而出,瞬息间跨越了数百万里虚空,狠狠扎进了玄天大陆直辖的三十六颗修士星球的地心深处。
  
      眩光塔的仙光再次闪烁,就听得沉闷如雷的龙吟声不断响起。悬浮在天际的修士星球内所有的地下灵脉都被激动,滚滚地脉灵气翻滚而来,顺着那些细细的仙光直冲高空,化为粗达万里的灵气巨龙直扑玄天大陆。
  
      数以万计的五彩光柱从玄天大陆的各处冲天而起,这些光柱循着一个奇异的轨迹急速的旋转着。光柱所过之处那些崩裂的地脉缓缓的愈合,冲出地面的天地灵气也急速缩回地下。
  
      就听得一声声龙吟越来越近。三十六条巨龙狠狠的撞在了玄天大陆上。在这一刻,玄天大陆和三十六颗修士星球的地下灵脉彻底融为一体,修士星球上数以百万计的地下灵脉完全被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所用,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滚滚注入眩光塔,光芒黯淡的眩光塔突然迸射出无量强光。
  
      “该,该死!他们这里,怎么还有宗师级的阵法师!”天刑仙君的身体一晃,差点没气得吐血!
  
      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这座仙阵在仙界凶名极盛,在仙界无数杀戮大阵中,足以排进前百之列。这座大阵有无穷的变化,有无数的奥秘,但是这些变化,这些奥秘,只有白首穷经的宗师级的阵法师才有可能催发。
  
      如果不懂阵法之道,单纯依仗大阵的蛮力和敌人硬碰硬,那么就是刚才殷血歌和金一他们的那种结果,面对数万金仙的联手攻击,他们很快就耗尽了全部的力量,甚至玄天大陆的地下灵脉都被破坏了。
  
      但是如果有一个精通阵法变化的阵法师控制这座大阵的话,这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能够爆发出的威力足以让人绝望。那不是一两倍的提升,而是数千倍上万倍的突飞猛进。
  
      “大五行灭绝仙光的精义,在于凝聚,在于精炼。”青丘炎好整以暇的控制着大阵,同时向殷血歌娓娓讲述大阵的一应变化:“他的力量,适合攻击一点,而不适合大范围的攻击。”
  
      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说起来,刚开始他和金一都是用大片仙光和仙人们硬碰,这完全从根底上就错了。大五行灭绝仙光,凝练,应该怎么凝练呢?
  
      “进攻,鸡犬不留!”天刑仙君伸手摸了摸袖子里的那件物事,他突然下定了决心。
  
      不惜一切代价,将玄天府上下彻底抹杀。这不仅仅是九华宗老祖交代下来的任务,只有杀了殷血歌,才能让外人相信这是崇元在公器私用报复私仇,为九华宗老祖探索鸿蒙道宫留下足够的时间。
  
      同时这也是他个人的私利。
  
      有人想要殷血歌死,为此他们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让天刑仙君都无法割舍的利益。天刑仙君不知道那些让他都无比忌惮的人为什么要针对一个小小的元神境修士,但是既然有人愿意为他擦屁股,那他为什么要拒绝送上门来的好处呢?
  
      沉闷的战鼓声响彻云霄,无数仙兵仙将大声嘶吼着,结成阵势向玄天大陆冲杀了过来。
  
      剑光如雨,箭矢如雨,各色仙雷更是连成了一片绵延百万里的水幕呼啸而下。数万金仙也都齐齐出手,咬着牙对玄天大陆发动了全力攻击。
  
      青丘炎‘呵呵’一笑,他手上阵旗一挥,就有无数比头发丝还要细小百倍,不过三寸长短的五彩光针冲天而起。无量光针将天空都染成了五彩色泽,仙剑一穿而过,箭矢一穿而过,仙雷更是一穿而过。
  
      就算是那些金仙的本命金仙器,也被那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光针轻松穿透,无数道禁制就好似豆腐一样被扎穿了无数的窟窿眼儿。
  
      大五行灭绝光针,这是仙庭号称穿透力第一,号称大罗之下无可匹敌的大神通。高空中突然有大片血雾喷出,冲杀在最前方的一百座仙兵云阵上的百万仙兵仙将身上突然多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透明窟窿,大量鲜血喷出,这些仙兵仙将的身体几乎是同时崩解。
  
      剑光崩解,剑气崩解,金仙器崩解,仙兵仙将崩解。
  
      一眨眼的功夫,监察司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仙阵就被击穿了一角。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