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闯入
    每天吃吃饭,喝喝茶,码码字,数数推荐票,这就是乐趣了。
  
      嗯,数数推荐票!
  
      所以,大家多投点吧!
  
      ***
  
      中央仙域,某寻常城市中。
  
      一座普普通通的酒楼内,进进出出的都是实力低微的修士,从淬体、练气境的修士算起,修为最高的几个也不过元婴境的实力。
  
      一名身穿淡黄色绸缎材质,密布着金钱花纹,生得慈眉善目、面容清癯的老人一步三摇晃的走到了酒楼门前,在店小二殷勤的招呼声中,不紧不慢的走上了三楼。很显然老人是这酒楼的常客了,他在三楼雅阁内刚刚坐定,就有美貌的侍女将他喜欢的香茶、干果等送了上来。
  
      一名小二很是热络的向老人点头哈腰的行着礼:“九翁,九翁,有新送来的金鳞大鲤鱼,足足三百年火候的鱼妖,都已经生出了银龙须子的好东西,您来上一份?”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他慢吞吞的扒开一枚青绿色的松子,将香甜可口的松仁丢进了嘴里,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得很啊,还有什么新鲜货色,一并送来。老头儿的习惯,你是知道的。”
  
      微微顿了顿,老人向着站在雅阁门口的几个美貌侍女指了指:“老头儿还是老规矩,叫两个小丫头来倒酒。唔,今天这黄历啊,大利南方,就那两个穿红裙的吧。”
  
      两个身穿红裙的美貌侍女急忙走了上来,很是亲昵的依偎在了老人的怀里。老头儿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双雪白细嫩的手掌不紧不慢的在侍女的身上揉搓着,一步步的就伸进了侍女的裙底。
  
      侍女们娇声细气的在老人耳朵边低声哼哼着,就好似两只猫儿一般。她们都知道这老翁,直到他是这座城里最大的药材商人,周边十万里内,所有的药山药圃都尽在他的把握下。老翁生性风-流,总喜欢和侍女们拉拉扯扯、勾勾搭搭,如果能够让他带回家去,那可就一步登天了。
  
      所以两个侍女用尽浑身解数任凭老翁上下其手,差点就脱去了全身的衣物当场献身了。
  
      就在雅阁内的气息渐渐变得旖旎暧昧时。一名面容精悍的中年男子悄无声息的在老人的面前浮现。他恭谨的向老人鞠躬行了一礼。然后低声说道:“天刑那边,不是很顺利。”
  
      老人轻哼了一声,他一边用力揉搓一名侍女胸前丰盈的两团雪白,一边淡淡的说道:“以他的实力。以他的经验。以那边的那些小小土著的力量。有什么东西能难住他?”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他双手垂在身边,双眼盯着脚尖前三寸的地板。柔声回禀道:“因为那个姓殷的小子,事情变得很不顺利。包括原本不应该死的傅三峰,也被心魔血咒反噬,魂飞魄散了。”
  
      老人讶然抬起头来向那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沉吟了片刻,他淡淡说道:“详细说来。”
  
      中年男子急忙将殷血歌和崇元、傅三峰等人打赌,签署血咒密卷赢取了傅三峰等人天文数字般财富的事情说了一遍。按照赌约,傅三峰应该在三天内就把赌注交给殷血歌。但是傅三峰被天刑仙君擒拿,丢进了大牢中,事发突然,傅三峰和天刑仙君都忽略了赌约这个茬儿。
  
      结果就是殷血歌使用的血咒密卷品级极高,居然傅三峰都没能承受住域外天魔的反噬,直接被一尊域外天魔中的魔王级存在无声无息的潜入了他体内,引动了阴火烧毁了他的全身精血,他的仙魂则是直接被那天魔给吞噬了。
  
      不仅仅是傅三峰,当初贪图便宜和殷血歌立下赌约的人还有数百人之众,他们都没有及时的给殷血歌送上赌注,所以他们都被反噬而亡。
  
      原本在天刑仙君的计划中,傅三峰是不必死的,而那些府令都已经暗地里被九华宗的各种手段控制,全部成为了九华宗的外围门人弟子,他们更是九华宗掌控圊云州的助力。
  
      现在他们这一死,那些府令也就罢了,从他们的亲眷、门人中挑选几个对九华宗忠心耿耿的人物,暂时接管府令一职,倒也马马虎虎能派上用场。但是傅三峰死了,这就有点麻烦了,据说刚刚履职的西平洲的洲镇大人,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圊云州。
  
      而天刑仙君攻打玄天府不利,耗费了三个多月时间,损军折将数百万,有数百金仙被击杀,但是居然连玄天府的护山大阵都没破开。
  
      但是在九华宗的计划中,玄天府令是必须换上自己人的,玄天大陆也是必须纳入掌控中的。因为九华宗老祖探索鸿蒙道宫,他必须找一个可靠的、距离比较近的、行事方便的临时驻地,整个圊云州,还有比玄天大陆更加适合的地点么?
  
      “他,居然连护山大阵都没攻破?”老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天刑是你的徒孙吧?怎么就变得这么无用了呢?这些年,看他风风光光的,也为宗门立下了无数的功劳啊。”
  
      站在老翁身边的两位侍女已经变得面无表情,犹如雕像一样浑身僵硬。她们的眸子也变得浑浊无光,她们身边的时间还有空间都被放慢了数万倍,她们就好像琥珀中的虫子一样,被无形的时空之力冻结了起来。
  
      “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老祖。”中年男子苦涩的笑了起来:“镇压阵眼的,是太乙真武大元帅未成道之前的炼魔至宝眩光塔。天刑刚刚抵达,就中了暗算,被一道大五行灭绝仙光轰穿了眉心,差点就身死道消了。”
  
      老翁的瞳孔内一抹奇光闪烁,他缓缓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太乙真武的眩光塔?难道那小子,是他的传人?但是最近三个量劫来。没听说太乙真武收了新的门人啊?”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他缓声说道:“太乙真武倒是没收新的门人,但是仙庭战部刚刚进了一员新的将领第一至尊。此子行事霸道,下手狠辣无情,深受太乙真武欣赏,很是为太乙真武办下了几件棘手的事情,屠灭了好几家仙庭追杀了无数年的邪魔仙门。”
  
      “所以太乙真武就把自己压箱底的东西给了那第一至尊?”老翁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你确定,那第一至尊不是太乙真武游戏凡尘的时候,和哪个凡人女子生下的孩儿?”
  
      中年男子摊开双手,不敢接这个话茬儿。有些话。是老翁说得。而别人听到耳朵里都算是大罪过的事情。太乙真武何等人物,中年男子哪怕是背后非议他一句,被正主儿知道了,搞不好哪天他就莫名其妙的遭了劫。一缕儿魂魄只能去转世投胎了。
  
      “那个第一至尊居然将眩光塔送给玄天府的那小子作为镇压阵眼的宝物。”老翁皱起了眉头:“可查出这个第一至尊的身份?可查出他和那小子的关系?可查出那小子的出身来历?”
  
      中年男子急忙说道:“第一至尊的出身倒是清清白白。是三清妙元洞天无上真妙宫太玄真一道祖的关门小弟子。他的根基禀赋都是极其惊人的,但是出身的第一家族只是一个寻常的小小仙族,阖族男女不过百万人上下而已。”
  
      “他和那小子。怕是没什么关系。这第一至尊就是一个撒手的纨绔败家子,他加入战部短短几天,送出去的大罗道器都有七件之多,那殷血歌想来不过是合了他的脾气,走了一步好运而已。”
  
      “倒是这殷血歌么,我们没有查出他的来历。他身为血妖之体,但是无论是万妖盟还是血曌仙朝,都没听说有个殷氏大族。”中年男子很麻利的,将他们查清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老翁都不由得直咂嘴,第一至尊这个败家子,大罗道器就这么丢出去了七件?那不是什么地里随便划拉一下就一大把的法器、法宝,也不是不怎么值钱的地仙器和天仙器,那是大罗道器啊!
  
      加入战部才短短几年时间,就丢出去了七件大罗道器。
  
      沉默了好一阵子,老翁才自言自语道:“如果我是太玄真一那老东西,门下有这样的门人弟子,我非一脚踹死他不可。七件大罗道器,他把大罗道器当什么了?只不过这样看来,这殷血歌只是走了好运,和那第一至尊并无关系?”
  
      中年男子沉吟了片刻,然后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很笃定的说道:“绝无关系,只是一面之识而已。那第一至尊行事荒唐而跋扈,是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眩光塔虽然在仙庭也是排名进入前百位的重宝,但是对他而言眩光塔来得容易,他也不会怎么珍惜。”
  
      既然不会珍惜,那么第一至尊自然就有十成十的道理将他送人。这种纨绔败家子,在仙界极其罕见,但是每隔三五个元会,仙界的某些豪门大族中,总是会冒出几个这样出名的败类来。
  
      老翁就曾听说,现今某位仙帝的太子殿下,就曾经偷走了仙帝用来打通天人感应灵窍的仙丹,给自己看中的一位姿容绝美的元婴境女修提升修为,三日内让那元婴境女修硬生生提升到了金仙巅峰的水准。事发后,那位太子殿下被仙帝亲自毒打了八千锤,却已经变成了仙界出名的笑话。
  
      既然第一至尊是这么个纨绔,而殷血歌和他不过是一面之缘,那么老翁也就不用忌惮什么了。
  
      如果殷血歌真的和第一至尊有什么纠结的话,第一至尊身后的那位太玄真一道祖可是仙界最强横、最强势、脾气最古怪、资历最古老的几位道祖之一,就连老翁都不敢轻易招惹,对付殷血歌的各种盘算,自然要更改一下。
  
      但是既然他们当中没有什么纠结,区区一个殷血歌,抹杀了也就抹杀了吧。
  
      冷笑了一声,老翁淡然道:“给天刑三天时间,必须将圊云州整个拿下。傅三峰的死,全部扣在那殷血歌的身上,该用什么说辞。也就不用我教了吧?”
  
      沉吟片刻,老翁淡然道:“我会亲自下一份帖子,反正崇元的名声已经毁了,干脆就毁得更加厉害一点。让崇元娶了傅三峰的遗孀,让傅三峰的儿子拜崇元为父,让傅三峰的儿子挂个空头的圊云州令的牌子吧。但是圊云州,必定要掌握在我们手上才好。”
  
      中年男子呆滞了一番,他抬起头来向老翁看了一眼,然后陪着笑脸说道:“崇元也是奇怪,天刑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他居然一直没有露过脸。或许。他心里有怨气在。”
  
      “由不得他有什么怨气,教出了那样的女儿,差点坏了我数千年的谋划,牺牲一点虚名。算什么?”老翁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去吧。灭杀殷血歌。夺了玄天大陆,然后将崇元找出来,逼着他取了傅三峰的遗孀。收了傅三峰的儿子。这样一来,他的名声是臭了一点,但是谁也无法再插手圊云州的事情了。”
  
      冷笑一声,老翁淡然道:“大道之心,当力求精进,犹如雄狮猛虎,凶狠残厉一往无前。只要能成就大道,什么名声,什么道德,什么仁义,那都是哄鬼的事情。”
  
      袖子里一抖,一张灵符、一枚暗青色梭子形的法宝被老翁随手丢了出去。
  
      “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会亲自赶去玄天府。如果那时候天刑还不能成功,那么他还有什么面目做我九华宗的门人?”老翁的语气很是森严,目光很是凌厉的向中年男子瞪了一眼:“九华宗门人弟子以万亿计,金仙弟子何止十万,也不缺了他天刑一人。”
  
      中年男子再也不敢吭声,他接过灵符和梭子形法宝,身形一晃,一如他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雅阁的门被推开,满脸是笑的小二端着一个硕大的托盘走了进来,酒肉香气扑面而来。老翁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两个侍女已经是衣衫半解,气喘吁吁满脸酡红的软在了他身上。
  
      玄天府,殷血歌盘坐在一座青嫩嫩的小山顶上,抬头看着正在高空中大吼大叫的天刑仙君。
  
      这几天天刑仙君再次出面挑战,但是回应他的只是犹如暴风雨一样射去的五彩光阵。任凭他如何叫唤,殷血歌等人只是稳坐钓鱼台,如果他敢派兵去攻打那些修士星球破坏天地灵气的输送,那么殷血歌就立刻迎头痛击。如果天刑仙君摆开阵势堂堂正正的挑战,那么殷血歌他们就关门不出。
  
      天刑仙君面对殷血歌这般无耻的战法已经彻底没了办法,他已经动用了所能想到的各种手段,但是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的力量太强悍了,天刑仙君自己都好几次被光针洞穿了身体。任凭他攻势如潮,大阵只是巍然不动,犹如龟壳一样死死的横在他的面前。
  
      “看来,他是没辙了。”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眸子里满是凝重:“也不知道,九华宗会怎么做?”
  
      刚说到九华宗会怎么做的事情,一名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就凭空从天刑仙君身边冒了出来,将一道长有三尺六寸卷成一个小卷轴的灵符、以及一枚暗青色的梭子形法宝递给了天刑仙君。
  
      天刑仙君突然狞笑了一声,他双眸中射出一道金光,隔着大阵狠狠的向殷血歌瞪了一眼,然后他骤然仰天长啸,当即就有数百名金仙带起各色遁光来到了他身边。天刑仙君一把拍碎了那枚灵符,一道青色光幕腾空而起,将他们所有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随后那梭子形的法宝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一道暗青色的梭子形强光破空虚空,居然直接闯入了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内。殷血歌眼前一阵强光闪烁,他大惊跃起,那梭子形的法宝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一圈圈一重重暗青色的仙光环绕着那法宝,随后一道道仙光急速闪烁,天刑仙君等三百多位金仙从法宝内鱼贯而出。所有人的身上都裹着一层浓郁的青色仙光,四周的五彩光芒不断落下,却只是在青色仙光上荡起了无数的涟漪,根本无法攻破这一层仙光的防御。
  
      “糟了。”殷血歌长啸一声,一把搂住了身边的幽泉和盻珞,化身一道血影向玄天峰的方向遁去。
  
      “你的确是糟了。”天刑仙君咬着牙狞声冷笑,化身一道金光紧跟在了殷血歌的身后。他的遁光速度快得让人绝望,轻轻松松的就和殷血歌追了一个肩并肩。他回过头来看着殷血歌,冷声喝道:“你觉得,你会怎么死呢?我来盘算一下,仙庭监察司有酷刑十万八千种,总要一样一样的让你试试才对。”
  
      天刑仙君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前面三个多月,他在殷血歌手下屡屡吃瘪,他在仙庭监察司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居然被殷血歌这样的蝼蚁一样的修士打得节节败退。
  
      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他天刑仙君纵横仙庭数十万年的威名,不就全毁了么?
  
      所以他一定要出这口气,所以他一定要好好的折腾殷血歌,让他知道触怒自己的后果到底怎样。
  
      至于说殷血歌身边的人么。天刑仙君双眸内金光闪烁,他很是贪婪的在幽泉和盻珞绝美精致的小脸蛋上来回打量了几眼:“两位小姐,跟着殷血歌,白白辱没了你们绝世的风华。你们若是愿意做我的侍妾,我保你们未来起码也是金仙道果。”
  
      “区区金仙,算得什么?”幽泉的回答很直接,她的手一指,一片黑漆漆的玄冥重水就呼啸着冲了出去,狠狠的拍在了天刑仙君的身上。(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wap.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