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道祖降临
    兰若界。
  
      儒良是一种很和气的小精灵,他们个个生得英俊秀气,而且性格也极其的温和驯服。他们非常符合佛门的某些经典精义,比如说,他们一生中几乎不会说粗话,也不会生气发火。
  
      但是如今在殷血歌的前方,一块儿平整的草地上,整整两万名身高一尺多点的儒良,正穿戴着用嫩草编织的皮甲,分成了绿、黄二色泾渭分明的军阵,拼命的挥动着手上细小的树枝。
  
      ‘操’、‘干’、‘日’之类的词句不断的从这些愁眉苦脸的儒良嘴里喷出,他们软绵绵的挥动着树枝,给自己对面的族人带来微不足道的杀伤力。两万儒良排着整齐的军阵,正在血鹦鹉的指挥下,爆发兰若界儒良一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场战争。
  
      “抽他脸,抽他肚皮,踹他下面,哎呀,踹啊,用力踹,往死里踹。”血鹦鹉悬浮在半空中,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儒良一族的勇士们,你们没吃饭么?你们都是软蛋么?你们还是爷们么?干翻你们面前的敌人啊,想象一下,他们杀死了你们的父亲,干掉了你们的女人,你们一点脾气都没有么?”
  
      幽泉和盻珞肩并肩的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着血鹦鹉歇斯底里的嚎叫,盻珞不由得幽幽叹了一口气。
  
      这些可怜的儒良,他们落到了血鹦鹉的手里,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一旁的树林里,殷血歌头顶一团血炎熊熊燃烧。血海灵宝大禁宝箓中无数奇异的符文飘出,正不断烙印在血歌剑上。这些天击杀和俘虏的那些仙人的本命仙器,无论是完整的仙器还是战场上回收来的碎片,一件接着一件的被投入了血炎中。
  
      除开血歌剑,血炎中还有一条绳索,一条锁链,一面圆镜,一块金砖正在逐渐成形。抽取仙器中最精华的材料。在大禁宝箓的驱动下,凝聚成崭新的,拥有无穷妙用的血海灵宝,这是殷血歌独特的炼器手段。
  
      血海灵宝一旦成形,就自然而然和殷血歌心神相通,拥有无穷玄妙的能力。
  
      这条绳索,名之为血龙索,一旦被他缠绕,就周身血气凝滞。浑身法力再也无法调动丝毫,除非实力比殷血歌强出十倍以上,否则一旦被缠上就只能任人宰割。
  
      那条锁链。名之为血灵锁。就和仙庭的虚空神锚一样,血影锁有穿梭虚空的奇异能力。他直接攻击敌人的元神和仙魂,若是被血影锁上的十八个血色龙爪扣住,就算是金仙也会头昏目眩,搞不好就会被抽出仙魂任凭殷血歌施为。
  
      圆镜就不说了,前两天殷血歌还在用血莲花幻化的血影镜攻击天刑仙君。这圆镜只要照定敌人的身影。就能直接攻击敌人的影子,从而影响到敌人的本体,是一件极其邪恶、难以防范的法器。
  
      至于说金砖么,殷血歌也曾经用他攻击过敌人。方方正正的一块大金砖,里面加持了数十重定身咒禁制。一旦放出敌人就身形凝滞犹如被山峰压住一样,比泰山还重千百倍的金砖当头拍下。没有专门精修过锻体功法的仙人,定然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有禁锢类,有魂魄攻击类,有特殊攻击类,还有正面强攻类,配合上殷血歌一直使用的血歌剑,他的攻击手段已经越来越丰富了。
  
      天刑仙君麾下浩浩荡荡的监察司大军,为殷血歌献上了无数的顶级仙器和材料。将这些仙器和材料用大禁宝箓熔解吸收之后,这四件本命灵宝的威力绝对能够达到上品金仙器的水准。
  
      血炎熊熊燃烧,随着四件血海灵宝的逐渐成形,殷血歌对这篇奇异的祭炼本命灵宝的宝箓越发的透彻,一条条奇异的咒语、符印不断在他心头掠过,让他的气息都变得格外的飘渺莫测。
  
      一边祭炼本命灵宝,殷血歌还在分心用血炎灼烧一个小小的匣子。
  
      这匣子就是当日那个黑衣仙吏偷偷塞进天刑仙君袖子里的宝贝,天刑仙君陨落,这匣子却被殷血歌缴获。他觉得很好奇,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天刑仙君不惜一切的,执意要杀死自己?
  
      小匣子上有一道不过两寸宽的银色仙符封禁,这几天来,殷血歌已经动用了各种手段,包括让血鹦鹉一泡尿狠狠的浇在了仙符上。如此施为了几日,这仙符散发出的光芒已经黯淡到了极点,隐隐有银色微粒从仙符中飘出,这是仙符本体受到损伤的表现。
  
      又过了半个时辰,就听得‘啪’的一声脆响,仙符崩解成无数的光点飘散。
  
      殷血歌抓住匣子,轻轻的揭开了盖子。一股馥郁诱人的清香味飘荡了出来,匣子里别无他物,只有一枚拇指大小形如蛟龙的紫色果实静静的躺在匣子里。这蛟龙盘成了一团,须发鳞甲一应俱全,而且栩栩如生细致入微,他的胸膛甚至还在轻轻的起伏着,鼻孔不断吐出两条淡淡的紫色烟霞。
  
      这一枚果实简直就是一条活着的蛟龙,殷血歌甚至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凛冽的龙威。
  
      “这是……”殷血歌琢磨了半天,硬是不认识这枚紫色果实到底是什么东西。
  
      “功德龙神果,大补元气,急骤提升法力修为和**强度,极大增加仙魂强度,更有一丝大道妙理融入其中。就算是一个凡人都能随意服用,一枚成熟的红色功德龙神果,能够让一介凡人一步登天成就地仙正果。”一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殷血歌身边冒了出来。
  
      出神的看着这枚功德龙神果,一叶也不由得惊叹了一声。
  
      “功德龙神果成熟后,色泽赤红如血。如果不从树上摘取下来,而是任凭他继续生长。则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变化一次颜色,功效就增强一倍。红橙黄绿青蓝紫,这枚紫色的功德龙神果,已经有近百万年的火候了。就算是在诸位佛陀的佛国之中,这样的功德龙神果也是极其罕见的。”
  
      “变化一次颜色就能提升一倍的功效。”殷血歌看着掌心这枚沉甸甸足足有三万六千斤重的果实,不由得骇然道:“那么他现在的功效有多强?”
  
      一叶沉吟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凡人,金仙可期。不过……选个良辰吉日将他服下吧。我不知道你的根基有多雄厚,但是这枚功德龙神果的药力充沛至极,就算分别强化你的**、元神和法力,也足够让你得到极大的好处。只可惜你没有达到金仙巅峰的境界,否则这果子能提升三成突破的概率。”
  
      殷血歌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他看着一叶骇然道:“提升三成突破到大罗的概率?”
  
      一叶眯着眼笑了起来,她看着殷血歌笑道:“所以,我也明白为什么天刑仙君要执意杀你了。一枚紫色功德龙神果,值得他冒这个风险。而且这是仙界极罕见的几种帮助突破。却没有任何后遗症,反而能带来极大功德随身的无上妙品。送这枚果实的人,身家很足么。”
  
      能够帮助提升三成突破为大罗金仙境的概率。却没有任何副作用。还能带来巨大的功德随身。如此的异宝,难怪天刑仙君也抵挡不住他的诱惑。或者说,仙界任何一个高阶金仙,都无法抵挡这样的诱惑。
  
      “两天后就是良辰吉日。赶紧服下吧。”一叶看着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的机缘。赶紧服下,省得留在你的手上。引得我禅心大乱,我都想出手抢夺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匣子里隐隐被一圈灵光缠绕的功德龙神果,一叶双手合十低沉的颂唱了一声佛号,然后转眼化为一道清风流散。殷血歌不由得一呆,他看着一叶消失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两天后就是良辰吉日?这种机缘,还要等日子不成?”
  
      一把抓起功德龙神果。殷血歌毫不犹豫的一口将他吞了下去。
  
      一团淡淡的热流流入腹中,然后殷血歌的身体突然被一团浓烈的紫色光影环绕。滚滚热浪不断冲出,一片血海血影从他体内扩散开来,眨眼间就覆盖了方圆数万里的虚空。血海中无数鬼卒、鬼将、鬼君仰天长啸怒吼,纷纷向着虚空张开大嘴一通乱吞,将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吞进腹中。
  
      兰若界内,殷血歌服下了功德龙神果,正在享受其中庞大的好处。
  
      而在外界,纷纷扰扰的圊云州,终于迎来了一份难得的平静。一位新的州令,一员新的监察司司令,已经在天刑仙君兵败身死之后不到两天的时间,就由天庭钦点指派了下来。
  
      新的州令依旧来自太皓宗,他甚至依旧姓傅,他甚至还是傅三峰嫡亲的堂叔。
  
      新的监察司司令来自九华宗,他依旧姓崇,而且和那新的州令一般,他也是崇元嫡亲的大伯。
  
      两尊大员来到圊云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召集圊云州内所有修为达到了金仙境界的仙人,召集他们坐而论道,详细讨论一本新州令大人刚刚从某处上古遗迹中得到的神秘道书。
  
      这两位大人的修为都达到了金仙九品巅峰的水准,随行的幕僚多有金仙高阶的修为。他们派人发出的请帖隐隐带着威胁之意,圊云州的土著金仙们哪个敢不听话?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神秘道书是什么玩意儿,但是所有圊云州的土著金仙,包括那些正在闭关修炼的,全部都乖乖的赶去了圊云大陆。
  
      圊云州的秩序迅速的恢复,天刑仙君掀起的腥风血雨被人急速的忘却。不管是自动的还是被迫的,反正短短几天后,就再也没有人提起被天刑仙君放肆杀死的那些仙官仙吏,以及被他灭门的仙门和家族。一切就好似一个梦,梦醒了就一点儿残痕都没留下。
  
      玄天府两仪星,身穿丝绸缎子制成的员外服,衣服上印满了铜钱纹路的九翁背着手,站在一座儿高山上,突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果然人算不如天算,早知道事情结果是如此。我何必耗费这么大的心计?”
  
      他身后一株古松轻轻一动,一个身体瘦削,隐隐有仙鹤出尘之气的白眉道人悄然从古松中行了出来。他手握一柄拂尘,轻轻的挥了挥手,四周顿时一片烟云茫茫。他看着九翁柔声笑道:“话是这样说,但是任凭是谁碰到了九翁你面临的问题,选择都是一样。”
  
      白眉老道眯着眼,向着远处一朵急速接近的流云笑道:“道友以为呢?鸿蒙道宫。若是能独吞,那自然就是要独吞的。九翁这般想,我们不也都是这般想么?”
  
      流云突然消散,一个生得身材高大,却佝偻着腰肢,有一个极大驼背的老人从流云中冉冉浮现。这老人驼背,大长脸,周身皮肤洁白如玉,隐隐有荧光从皮肤下散出。虽然他的体型极其狼囥。但是气质却是飘渺出尘,甚至他那大驼背都隐隐带上了浓郁的道韵在内。
  
      驼背老人缓缓点了点头:“可不是么?鸿蒙道宫这种事体,独吞下来有伤天和。所以任何筹划都是要吃苦头的。白眉毛。九翁,虽然大家都想要独吞,但是也要看看自家气运如何。”
  
      九翁的脸微微一抽,他怒视着驼背老人跳着脚喝道:“老太乙,你的意思是说,我九华宗气运不济?”
  
      驼背老人笑得很灿烂。他端端正正的在虚空中座下,他的身体四周突然就有一座小巧的,长宽不过一丈,正门洞开的小道观冒了出来。驼背老人坐在道观中,笑容可掬的向九翁点了点头:“如果你九华宗气运昌隆。为何筹划了数千年的事情,却一朝败坏了?如今可就连我都得了消息。”
  
      一声清脆的鹤鸣声遥遥传来。众人同时向天空望了过去。
  
      就看到极高远的虚空中,一只硕大无朋的白鹤正轻巧的穿破虚空,一路向两仪星飞了过来。那白鹤的体型也说不出他到底有多大,反正他隔着两仪星还有数亿里地,看上去就和普通白鹤差不多大小了。
  
      他那红彤彤的鹤头上,一座儿透着古朴沧桑之气的小道院矗立在那里,门口两个身穿道袍的童子,正一本正经的站在那儿,恭恭敬敬的向九翁、白眉道人和驼背老人稽首行礼。
  
      三个老家伙不敢怠慢,他们远远的看着那两个道童,齐齐稽首回了一礼。
  
      九翁的心里一阵的苦涩,看看人家的排场,那小道院门口站着的两个道童,一个名之为‘清风’、一个名之为‘明月’,这是在道门中已经用烂了的两个道号,基本上是个道观,都会有这么一对儿名之为清风明月的小道童存在。
  
      但是整个仙界,不,整个鸿蒙三界中,眼前的这一对儿清风明月绝对是最有名的。
  
      因为他们自身的修为,都达到了九瓣紫莲的境界!在仙界,仙人的法力幻化,地仙为白莲,天仙为青莲,金仙为金莲,只有大罗金仙,才能将自身法力幻化为紫色莲花现于人前。
  
      九瓣紫莲,那就是大罗金仙九品境界,这一对儿清风明月小道童,他们的实力都和九翁他们三人差不多了,甚至修道的岁月还比九翁他们早了许多,是实实在在的道门老前辈。如此人物,哪怕他们的身份恒古以来就是一对儿小道童,谁又敢把他们真的当做小道童看待?
  
      巨型白鹤在距离两仪星还有数百万里的地方停下,此刻他的身形已经变得硕大无比,翼展可以轻轻松松的将整个两仪星笼罩在内。那小巧的道院大门敞开,一个盘坐在紫玉蒲团上,面容祥和,周身气息轻松闲淡犹如年老的邻家老爷爷,不显丝毫异样征兆的老道人轻轻的飘了出来。
  
      老道刚刚飘出,九翁、白眉道人和驼背老人同时向老道人深深稽首一礼,只称‘参见太玄真一道祖’不迭。
  
      胡须足足有数尺长,直接绕着腰肢缠绕了一圈的太玄真一道祖双眸微微展开,轻轻的点了点头:“九翁,此番是生受你了。你筹划近万年,耗费无数苦功,却被我们捡了便宜,这个因果,我不和你结。道宫开启,你的门人弟子可以提前一月踏入,如有收获,尽是你的。另外,我补给你道器一件,前番种种,就此算了。”
  
      九翁的身体微微一怔,他皱眉看着太玄真一道祖冷笑道:“算了?贫道苦苦经营数千年,耗费的这么大的力气。甚至门人弟子折损无数,天刑仙君他……”
  
      “不肯算了,我就打死你。”太玄真一道祖古井无波的向九翁说道:“好久没出手了,手痒。”
  
      九翁的一张老脸顿时气得通红,他咬着牙,气得眉毛倒竖的看着太玄真一道祖:“打死我,有这么简单?”
  
      太玄真一道祖立刻拔出了一柄通体漆黑,有无数冤魂缠绕,不断飘出凄厉惨嚎声的颀长宝剑:“来这里之前,我去幽冥界,找冥元老祖借了这柄‘玄屠’剑。有他在手,加上我的功德道行,杀你不过一剑。”
  
      太玄真一道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知道,我做事,向来喜欢做得周全一些。你听话,你有好处。你不听话,打死你,换你的徒弟做九华宗的第一老祖,他想必是乐意的。”
  
      驼背老人已经在一旁‘嘻嘻’的笑了起来:“干脆直接打死这老家伙算逑,想吃独食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打死他吧,剩下的好处我们三家分了,何必分成四份?”
  
      九翁的脸色一阵惨变,过了好一阵子,他才缓缓点了点头:“天刑他们,就当白死了。那出卖我消息的殷血歌,我也不追究他的罪责。但是叛变本门,出卖我的逆徒崇元,必须交给我。”
  
      太玄真一道祖二话不说,拔出宝剑就是狠狠一剑向九翁劈了过去。
  
      ps:
  
      我挺喜欢太玄真一道祖的脾气的!!!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