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仙身成就
    哥斯达黎加,这是意外。
  
      今年的世界杯,有点冷啊。
  
      ***
  
      两仪星上,四团雷云急速旋转。
  
      太玄真一道祖的小道观内,数十名周身金光闪烁,紫烟缠绕的金仙带着大群修士、仙人走了出来。他们低声叮嘱这些修士小心观摩殷血歌渡劫的过程,这对他们未来有极大的裨益。
  
      驼背老人笑吟吟的,他那小小的观堂中,也有一批修士、仙人走了出来。这些修士仙人向驼背老人齐齐稽首行礼,恭声称呼‘太乙真武大老爷’之后,也都乖乖的站在一旁。
  
      九翁大袖一挥,他袖子里洒出了一大群九华宗的弟子门人。而那白眉老道呵呵一笑,他头上戴着一顶道冠中烟云闪烁,同样是大批修士仙人涌了出来。这些修士仙人一出现,就急忙向老道行礼,恭敬的称之为‘太皓妙一道祖’。
  
      九翁悻悻然的向白眉老道看了一眼,他手一挥,一裘金丝编制而成的道袍裹住了全身,然后冷声连连:“太玄真一道祖,三劫境三重雷劫和阴阳造化雷劫同时降临,小心这娃娃被劈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可就浪费了你一番好意了。”
  
      太玄真一道祖似笑非笑的向九翁望了一眼,然后幽幽一叹:“九翁,你又顽皮了。要不,我再劈你一剑?”
  
      老脸一抽,九翁当即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呱噪。他恼怒的向雷云笼罩下的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很是愤然的向驼背老人太乙真武瞪了过去。九翁心里那是一肚皮的火,一个太玄真一他招惹不起。这太乙真武,他居然也巴巴的赶来凑这个热闹。
  
      雷云笼罩下。殷血歌正在感受身体内奇异的变化。
  
      识海中,一缕白色的仙魂犹如风中烛光,正悬浮在血池上轻盈的舞动。融合了太玄真一一缕阴阳之气后,刚刚成型的仙魂灵性十足,生气勃勃。隐隐可见无数紫金色的符文在白色的仙魂中盘旋飞舞,不断释放出沧桑古朴的大道气机。
  
      一颗功德龙神果,一道大罗阴阳气,硬生生将殷血歌提升到了不离境大成,就要得到成仙的临界点。天空中四团雷劫之云正在酝酿雷劫,无数极细的雷光在雷云中盘旋扭动,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气息。
  
      突然间,四团雷劫之云开始了诡异的融合。先是那升仙雷劫阴阳造化雷劫的雷云将最近的三劫境九重小雷劫的雷云一口吞下。融合后的雷云体积膨胀了数倍,剩下的两团雷云也毫无反抗之力的被他吸引着融了进去。
  
      九翁抚掌大笑,他得意洋洋的向太玄真一道祖看了一眼,朗声笑道:“妙哉,妙哉,这小子杀人无数,作恶多端,这是天要灭他。可不是老道和他为难。”
  
      笑了几声,九翁突然掏出了一瓶仙丹在手上抛了抛,他向太乙真武笑道:“老太乙。我们来小小的赌一把如何?这小子刚才浑身馨香,头顶功德之气外露,分明是服下了功德龙神果,而且是百万年火候的功德龙神果。寻常凡人服下这般灵果,金仙都大可成就。”
  
      太乙真武翻过手,在驼背上用力的抓了两把。然后才笑着说道:“赌他能提升到什么境界?”
  
      九翁点了点头,他向盘膝而坐的殷血歌看了一眼,沉吟片刻后笑道:“我赌他如果能渡过雷劫,应该能有天仙三品左右的修为。这小子有点古怪,根基禀赋应该是雄厚的,但这毕竟是百万年的功德龙神果嘛。”
  
      太乙真武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向太玄真一道祖看了一眼,然后笑道:“这小子根基禀赋,怕是比你盘算的要强得多。天仙?嘿,我赌他地仙七品左右的修为。”
  
      所谓的根基禀赋,可比一个大湖,湖的面积和深度,决定了他能容纳多少水。禀赋强的人,他容纳的水就多,禀赋弱的人,容纳的水就少。同样的功德龙神果,一个根基一般的凡人,可能会被强行提升为金仙,但是他未来就再也没有进步的可能。
  
      而一个禀赋极强,根基极雄厚的修士,他服下这枚功德龙神果后,他或许只能提升到天仙一品的实力。但是他的**、仙魂、仙力本源等等,都被极大的加强加厚了,他未来一旦修炼,自然就是一飞千里,前途不可限量。
  
      九翁是不看好殷血歌的天赋,而太乙真武,分明就是很看好殷血歌。
  
      一旁的太玄真一道祖只是淡淡一笑,斜睨了九翁一眼,没吭声。殷血歌的天赋如何,没有比他更清楚的。天仙三品?地仙七品?你们也都太小看他了。
  
      血海翻滚,无数鬼卒仰天长啸,殷血歌的精气神都已经调整到了最完美的状态。他缓缓站起身来,刚刚凝结而成的仙魂特有的气息突然外泄,那已经膨胀到方圆千里大小的雷云受到仙魂气机牵引,当即一道水缸粗细的狂雷当头劈下。
  
      紫煌煌的雷光刚刚落下不到百米,就突然凝成了一柄硕大无比的狂雷铡刀,当头一刀砍了下来。
  
      太玄真一、太乙真武、九翁、太皓妙一等四位道祖同时身体一抽,齐声惊呼道:“雷劫化形?”
  
      雷劫化形,这种重劫对于四位道祖来说,他们是见得多了。无数年的苦修,无数年的经验,他们亲眼目睹过无数作恶多端的魔头妖孽被化形后的天雷劈成粉碎。但是那些魔头妖孽都是金仙以上的修为,天道才降落化形雷劫对付他们。
  
      殷血歌区区一个依靠外物强行提升,得到大罗道祖助力才凝成仙魂的小辈,区区不离境巅峰的水准,为何天道会降下化形的雷劫劈他?
  
      四位道祖心中震动,殷血歌却对头顶降落的雷劫没有任何的概念。他抬起头来,双手向着虚空一抓。掌心一片蒙蒙的血光闪烁,那柄长达百丈的狂雷凝成的铡刀重重的劈在他手上。就听得一声巨响,雷刀炸开,殷血歌只觉身体一震,一道灼热的气息突然涌入身体。
  
      这道热气在他体内急速流转,所过之处浑身大汗淋漓。筋骨、肌肉都在剧烈的跳动。
  
      换成其他人,这一道热力足以将他们体内的大量杂质蒸发出来,帮助他们洗筋易髓、淬炼**。但是殷血歌修炼天道人皇宝箓,自身**丝毫杂质都没有,这道热力没能给他的身体带来半点好处,最终全部被他的血海吸收。
  
      无数鬼卒齐声欢呼,这一道热力中蕴藏了一丝天地之间最神奇的阴阳造化之气,是万物繁衍滋养的根源。这些鬼卒同时分享了这一丝造化之气。他们的鬼体隐隐就有了凝聚为实体的势头。
  
      晃了晃身体,殷血歌只觉得掌心有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疼痛。必须要承认,这一道狂雷的威力还是很强悍的,换了其他的修士,起码要损坏一件顶级的灵器才能扛住这一道攻击。但是对殷血歌而言,这雷霆的威力也就是这么点事。
  
      四位道祖的表情可就格外不同,太玄真一道祖是含笑点头,太乙真武瞪大了眼睛。太皓妙一若有所思的盯着殷血歌,而九翁则是犹如见鬼一样跳了起来:“这**,这小子不是修炼的血道魔功么?怎么他的**还这么强横?难不成他辅修佛门不坏金身?简直是荒唐!”
  
      一道一丈粗细的紫色雷光当头落下。这一次雷霆刚刚落下百米左右,就凝成了一道海碗粗细,足足有千多丈长的蟠龙长枪,‘轰隆隆’的当头刺下。
  
      这一次,殷血歌甚至懒得用双掌去接他,只是单纯的一手向雷霆长枪抓了过去。他稳稳的托住了这一根劫雷凝成的长枪。刺目的电光四射,他的五指微微一用力,就将劫雷长枪捏成了粉碎。
  
      一道比刚才强大了三倍的热力涌入身体,殷血歌的身体晃了晃,浑身又是大汗淋漓。他的汗水晶莹剔透宛如水晶,汗珠中有一股奇异的馨香散发出来,就好似深山之中,古松林内,雷阵雨过后松针散发出的自然气息,带着勃勃的生机,给人一股清新洁净的感觉。
  
      “这小子的肉身,简直是……”太乙真武连连摇头,他感慨道:“若是那些妖族的狐媚子见到这娃娃,还不赶着去把他一口吞下去?如此肉身,吃他一口肉,堪比仙丹一粒。”
  
      太玄真一道祖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老太乙,你可别动这样的心思。我那小徒儿如今可是你直接的下属,你知道那小子的混账脾气,你敢动他‘看好的人’,他就真敢闹翻天去。”
  
      九翁的脸色又抽了抽,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会同时来这里占他便宜。
  
      感情殷血歌将这里的事情报告给了第一至尊,而第一至尊时太玄真一道祖的关门小徒弟,又是太乙真武如今的下属,所以这两个难缠的老家伙就联袂到来?
  
      想到这里,九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瞥了站在身边的太皓妙一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幸好他得知天刑仙君阵亡,监察司大军全军覆没之后,他立刻找上了太皓宗的开山祖师太皓妙一联手。也幸好他九翁也有盟友在场,否则的话,今天这里的局势可就不好收拾了。
  
      雷云翻滚,似乎雷劫对于连续两道劫雷都无法伤到殷血歌感到震怒,高空中的雷云急速压了下来,直接逼近到了距离殷血歌的头顶不到千米的地方。雷云中又是一道狂雷劈下,这一道狂雷不过碗口粗细,但是他却是紫色银色混杂在一起,刚刚涌出就幻化成一柄大锤当头轰落。
  
      面对二色劫雷凝成的大锤,殷血歌应对的方法是收起双手,一头向着大锤顶了过去。
  
      一声巨响,大锤粉碎,殷血歌的身体晃了晃,被雷霆中蕴藏的无铸大力压得向下落了数尺。他微微晃了晃头,笑着向身边四位道祖点了点头:“有点力道,但是想要伤我还不足够。”
  
      九翁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上的仙丹瓶子,他突然开始后悔和太乙真武对赌了。看殷血歌**的强横程度,看他抵挡雷劫举重若轻的模样。他的根基有多雄厚,他简直都不敢想象了。
  
      或许。这小子的根基甚至能比得上还没有得道之前的九翁了?
  
      雷云中传来沉闷的轰鸣声,骤然间雷云散开,虚空中就剩下了八十一团直径数丈的云团。这些云团急速的旋转着,伴随着刺耳的雷鸣声,云光炸开。八十一个完全由紫、金、银三色雷光凝成的人形甲士从云光中冲出,举起手上的兵器就向殷血歌杀了过来。
  
      雷劫有灵,当他发现足以威胁寻常地仙的三道雷劫都无法奈何殷血歌的时候,他立刻将这一次雷劫中蕴藏的所有劫雷之力化为雷霆甲士,一次性的将所有的雷霆威力爆发出来对付殷血歌。
  
      这些雷霆甲士每一尊都有地仙七品左右的实力,这样的雷霆甲士一尊就足以随意斩杀五品一下的地仙。八十一尊雷霆甲士联手,这样的阵仗甚至堪比地仙巅峰的存在晋升天仙时的雷劫了。
  
      “这小子造了多少孽啊?”九翁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握紧仙丹瓶子的手指突然松开。他摇头晃脑的叹息道:“这样的雷劫,换成我们未成大道之前,或许……”
  
      正要高谈阔论,评判一下殷血歌是否能够熬得过这一次雷劫的问题,殷血歌却是一拍后脑勺,一道血光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滚滚血海瞬间覆盖了方圆万里之地,无数鬼卒、鬼将、鬼君宛如恶狼见到羊羔一般,向着八十一尊通体雷光缠绕的雷霆甲士扑了上去。
  
      雷霆甲士周身雷光隐隐。无数道雷光将靠近身体的血水和鬼卒炸得粉碎。但是所有鬼卒随灭随生、杀之不尽,滚滚血海一拥而上,瞬间就将他们裹在了茫茫血海中。一阵恐怖的鬼啸声后。殷血歌张开嘴将血海吞回了体内,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青烟出来。
  
      所有雷霆甲士全军覆没,滚滚热流在殷血歌体内洗炼了一番,没能给他的身体带来任何好处,最终也都全部流入了血海中,被那些鬼卒分别消受了。
  
      高空中传来曼妙仙音。一团七彩祥云冉冉落下,从祥云中洒下了如烟如雾的馨香雨水。点点雨水浸润殷血歌的身体,其中仙灵之气浓郁至极。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感到一丝丝的酥痒在全身袭来,他体内的血元力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原本血气冲天的血元力,此刻逐渐变得灵动出尘,带上了一丝仙人特有的气息。
  
      原本让他觉得很是清新袭人的天地灵气,此刻却让他觉得有点刺鼻。他深吸一口气,方圆千里的天地灵气不断融入他的身体,却很快又被他的身体排斥了出来。体内血元只是增加了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天地灵气已经对他的修为没有了太大的作用。
  
      下意识的抹了一块下品仙石出来,双手一捏,仙石中蕴藏的仙灵之气滚滚而出,不断注入血海。一块下品仙石很快就被他吞噬一空,只留下了满手的石粉。这么一块下品仙石提供的修为增长足以比得上他之前一个月自己辛辛苦苦修为,丝毫精血都不吞噬时提升的法力。
  
      太乙真武已经迫不及待的大叫了起来:“殷血歌,小子,你的修为提升了多少?现在是地仙几品?那可是一枚紫色功德龙神果,你可不要说,你居然突破天仙境了。”
  
      深吸了一口气,感受了一下体内的血元力,殷血歌身体一晃,身后一片血光冲天而起,茫茫血光高有百丈上下,血光中一朵血色莲花载波载浮。血莲花周边,一圈灵机勃勃的白光若隐若现,这分明代表了殷血歌一品地仙的修为。
  
      九翁的身体晃了晃,太乙真武骇然瞪大了眼睛,太皓妙一的脸色也有点不对了。
  
      一颗紫色功德龙神果,居然只是让殷血歌突破到了地仙一品?这家伙的根基到底有多雄厚?那庞大的药力都去了何方?难不成全部被他的**给吸收了?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这家伙的**为什么能够硬抗变异的雷劫。
  
      只有太玄真一道祖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他慢条斯理的摆了摆手,淡然道:“好了,为了这娃娃,也浪费了不少时间。九翁,你的门人可以先行踏入道宫,一个月后,就是我们的门人进去。一年之后,等他们初步探明了其中的虚实,就轮到我们出手了。”
  
      太乙真武则是哈哈一笑,他手指一挑,九翁手中的仙丹瓶就腾空而起落入了他的手中。
  
      拔出瓶塞嗅了嗅里面的味道,太乙真武大笑道:“九转龙虎丹,好东西,好东西啊,嘿嘿,我那小孙儿正是奠定仙基的紧要关头,有此进补,说不得他仙根禀赋都能提升几等。九翁,你实在是太阔气了。”
  
      九翁的脸抽了抽,他冷声说道:“少说废话,我等联手,先确定那道宫所在,然后将其开启。”
  
      四位道祖的脸色同时变得严肃起来,他们相互看了看,肩并肩的站在了一块儿。
  
      不管之前有多少的纠纷和暗斗,此刻他们已经是最坚定的盟友。这鸿蒙道宫的大肥肉,是他们四人联手占下来的,如果再有人想要分一杯羹,那就要面临他们的联手打击。
  
      殷血歌乖乖的退后了几步,静静的看着这些道祖。
  
      一股玄而又玄无法名状的气息从道祖的身上扩散开来,两仪星四周的星空一阵颤抖,方圆亿万里的星空突然一阵蠕动,距离两仪星数千万里的虚空中,一点奇异的波动出现了。
  
      九翁顿时一挥手,他身后的大群九华宗弟子带起道道遁光,急速向道宫遁去。
  
      一眨眼的功夫,这些修士、仙人纷纷消失在那一点波动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