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道宫见闻
    意大利,这完全是惊喜了。
  
      嗯,的确是惊喜!
  
      ***
  
      茫茫虚空中,一点细微的空间波动不断向四周扩散开。
  
      这一点奇异的空间波动传遍了整个圊云州,金仙以下的修士根本无法感知这波动的存在,但是对于金仙而言,这就好像黑夜中的一座灯塔,这空间波动散发出无穷的大道诱惑,勾引他们前往那一处地点查探一个究竟。
  
      但是圊云州所有的金仙,都已经被新来的州令以及监察司令强请了去,整日里在一座全封闭的、与外隔绝的府邸中坐而论道。虽然这奇异的空间波动带着大道气息穿透了府邸的禁制,让所有的金仙都感受到了那气息中蕴藏的无穷道理玄妙,但是他们出不去!
  
      这样的空间波动也仅仅在圊云州的范围内扩散,再远一点,这空间波动也就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彻底在无穷虚空中消泯。所以外界的仙人根本不知道有一座鸿蒙道宫开辟了,九翁等四位道祖如愿守住了这里的秘密。
  
      就在那空间波动的源头处,殷血歌盘坐在太玄真一道祖送给他的一座蒲团上。幽泉、盻珞等一众人站在他身后,好奇的打量着四位容貌、气息迥异的道祖。
  
      唯独崇元蹲在殷血歌身旁,哆哆嗦嗦的躲避着九翁的目光。他浑身战栗犹如筛糠,额头上无数冷汗不断淌下,九翁每看他一次,都让他浑身犹如刀割一般。
  
      静静的感悟着丹田血海中的奇异变化,识海中的血池中不断有一丝丝的奇异气息飘出。不断和那一缕初生的仙魂相互融合。殷血歌明了了血海浮屠经接下来的修炼手段,知道了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
  
      但是这里众目睽睽、耳目众多。殷血歌不方便开始下面的修炼,于是就从那静悟状态苏醒过来。
  
      看到崇元哆哆嗦嗦胆战心惊的样子,殷血歌不由得瞪了他一眼:“九翁道祖宅心仁厚,不是已经放过你了么?你还吓成这个样子,真是丢脸。”
  
      嘴唇惨白的崇元干笑了一声。他向殷血歌苦笑道:“主上,老祖,老祖他……”
  
      哆嗦了好一阵子,崇元才带着哭音儿说道:“我倒是没事了,但是我满门老小……”
  
      血鹦鹉拍打了一下翅膀,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妻子嘛,人生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你老婆被干掉了,你不是正好换一个?女儿嘛,你那女儿坏了你的好事,那种不成器的女儿,死了也就死了。”
  
      崇元狠狠的瞪了血鹦鹉一眼,他怒道:“那不肖的女儿,死了就死了吧,我也不会在乎;我那妻子。只是指腹为婚,她又凶狠妒忌,这样的女人。死了也就死了。但是我崇家满门无辜!”
  
      血鹦鹉也狠狠的瞪了崇元一眼,他大声叫道:“你爹生你,不过是为了自己快活才有了你;你娘亲生你,她只是一个装东西的容器而已,你已经生下来了,你和那容器还有什么感情可言?你爹娘如此。你祖父祖母如此,所谓人伦大道,只是狗屁,你管他们死活?”
  
      (必须解释,这番话并非猪头原创,罪过,罪过)!
  
      崇元气得脸色发青,他死死地咬着牙,却拿血鹦鹉没有半点儿办法。
  
      一旁的九翁冷笑着开口了:“崇元,老祖我还没下作到和你的亲眷为难的地步。怎么说,你崇家也是老祖我门人,为了你这不肖无能的废物,我岂会自断臂膀?只是你背叛师门,出卖师门机密,坏了老祖大计,你日后行走,一定要小心又小心了。”
  
      崇元吓得身体一软,差点晕倒。
  
      殷血歌则是向着九翁望了一眼,淡然笑道:“九翁,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太玄真一道祖,不追究崇元的罪过了么?何必还在这里吓唬他?如果崇元未来陨落,九翁你还要不要脸了?”
  
      九翁语气一滞,他转过头去,恨恨的哼了一声。
  
      太玄真一道祖笑了笑,很是温和的开口了:“殷血歌,此番你打探出九翁私下里谋划的勾当,将如此机密通传我等,立下了大功啊。所以我特意抓你出来,让你也去那鸿蒙道宫行走一番,如有所获,也算是你的机缘。”
  
      从袖子里掏出了一道紫气升腾的仙符,太玄真一道祖随手将仙符丢给了殷血歌:“这是老道亲手所制的护命仙符,特意赐与你。进入鸿蒙道宫后,一切小心,如有不济,即刻逃出来。除开那鸿蒙传承,其他你在里面得到的任何物事,都是你的。”
  
      九翁在一旁怪声怪气的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是所谓命乃天注定,小子,你进去后,可不要刚刚成就长生之道,就突然陨落了,那可就对不起你的这一份机缘了。”
  
      太玄真一道祖笑看着殷血歌,他点头笑道:“九翁说得有理,这道宫之中,人心莫测,禁制凶险,你若是不愿意进去,我随意送你几件护身的小东西,你就回去吧,日后,你自有你的机缘。”
  
      深深的看了一眼太玄真一道祖,殷血歌稽首一礼道:“道祖,我自然愿意进去。”
  
      太玄真一道祖连连抚掌大笑,他笑着点头道:“好,好,好,我们修道之人,就是要有这勇猛精进的心才对。如果遇事畏缩退却,那还不会回家娶妻生子,何必与天夺命?”
  
      眸子里精光闪烁,太玄真一道祖沉声道:“你这娃娃,我喜欢。只是我已经收了第一至尊做关门小弟子,所以你我却是无缘。若是你能从那道宫中活着出来,我就给你介绍一个好老师。”
  
      微微一笑,太玄真一道祖向九翁扫了一眼:“那老家伙脾气古怪,他门下弟子,最低最低也是要地仙。没有地仙修为,你就算是他在面前抹了脖子。他也不会收你入门的。你乃血妖之躯,入他门下,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太乙真武、九翁、太皓妙一三人齐齐色变,太皓妙一惊声道:“是那位前辈么?嘿,这小子好造化。只不过,那位前辈的道场,嘿嘿,进入容易,想要出来,可就难喽。”
  
      太玄真一道祖没吭声,他只是看着殷血歌笑着。
  
      殷血歌想起了当日和第一至尊见面的时候,第一至尊对他说过的话。等他到了地仙修为。就给他找一个好老师?看来太玄真一道祖所说的那人,就是第一至尊说的那人了。
  
      会意的向太玄真一道祖点了点头,殷血歌闭上眼,再也不说话。
  
      他已经明白了在仙界有靠山、有后台的好处。当日崇元不就是仗着他是九华宗弟子,所以才如此的骄横跋扈么?哪怕已经被金一一鞭子打得面容全非,他居然还敢让盘咟去找自己的麻烦,无非就是仗着他背后有道祖撑腰而已。
  
      ‘道祖’这个词看似简单,但是在仙界。有了这面护身符,真正是没人敢招惹的。崇元也就是不幸,碰到了殷血歌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否则崇元以他的出身,以他九华宗弟子的身份,圊云州这边的事情,或许早就被他顺顺利利的拾掇下来了。
  
      崇元都能如此,等到殷血歌也成了道祖的门人,以他的底蕴。这仙界大可横行。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恰好是一个月后,太玄真一道祖突然睁开了双眼,两条明净的光芒从他双眸喷出,落在了虚空中那不断散发出空间波动的原点上。
  
      “尔等进去,一切小心行事。鸿蒙道宫玄妙无方,无穷尽的机缘等着你们。九翁道祖的门人虽然提前你们一个月进去了,但是机缘乃天定,他们或许一无所获也未尝可知。总之,你们进去后一定要谨慎小心,属于你们的机缘,只管拿下就是。”
  
      ‘属于你们的机缘,只管拿下就是’!
  
      殷血歌笑了,他明白了太玄真一道祖的一丝——属于你的机缘,只管拿下;如果有人敢和你抢,只管一巴掌拍死。反正有他撑腰,九翁也不敢打击报复。
  
      站起身来,殷血歌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幽泉、盻珞、一叶、青丘炎,以及崇元、盘咟、林翚等一众下属,用力的拍了拍肩膀上的血鹦鹉,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化身一道血光就闯入了鸿蒙道宫中。
  
      身体被那原点吞没之前,殷血歌大声喝道:“都随我来吧,有好处,只管抢。”
  
      太玄真一道祖只是暗示殷血歌他们可以放手抢夺,但是殷血歌可不像这些道祖这么含蓄,他堂皇的叫喊出了那个‘抢’字。九翁和太皓妙一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太皓妙一轻哼了一声,他身后大群的修士、仙人也都纷纷闯了进去。
  
      太玄真一道祖和太乙真武道祖身后的众多门人弟子也是纷纷向自家祖师行礼后,放开各色仙器护住了身体,同时驾驭遁光闯入了鸿蒙道宫中。
  
      四位道祖孤零零的悬浮在虚空中,过了许久,太乙真武突然掏出了一个月前九翁输给他的那一瓶丹药:“还要等一年呢,打个赌吧,谁的门人弟子得到的好处最多?”
  
      九翁气急败坏的看着那一瓶九转龙虎丹,咬牙道:“好,我跟你赌了!”
  
      太皓妙一则是向太玄真一道祖叹了一口气:“这一次门人弟子也不知道会死伤多少。就算是我们亲身进入,这风险也是极大的。”
  
      太玄真一道祖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点了点头:“风险,自然是有的,但是机缘,不管修为高低,只看气运。或许我们进去一无所获,而一个金丹弟子却能离地得道,谁说得准呢?你们挑出来的,都是自家门下气运最隆的弟子吧?”
  
      四位道祖不再吭声,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原点,等待着自家门人弟子的好消息。
  
      鸿蒙道宫的确风险无穷,四位道祖都不敢轻易闯入。他们分别挑选了门下气运最隆,自修炼以来奇遇最多、进境最猛的弟子作为先哨踏入道宫,为他们先行探路。
  
      比如说九翁这次就带来了他们门下一位气运逆天的奇才——这人红尘凡人家族出身,收入九华宗后五岁修炼。十二岁金丹,十六岁元婴。二十岁元神,一路修炼上去,短短五十年就成就地仙正果。
  
      九翁暗自盘算着,这位已经被九华宗定为重点培养对象的门人,或许能够给他带来一份惊喜吧。如果他能将鸿蒙传承直接带出来。也就省去了九翁亲身冒险。毕竟这是鸿蒙道宫,九翁对此也是很有几分恐惧。
  
      殷血歌闯入了原点中,一阵的天旋地转之后,他沉甸甸的摔在了一座宫殿的屋顶上。四下里没人,就连趴在他肩膀上的血鹦鹉都不见了踪影。也就是说,鸿蒙道宫的禁制,将他们所有人都分开了。
  
      站在宫殿的屋顶上向四周看去,四面八方都有说不出什么颜色。但是灵光闪烁的烟云升腾,以殷血歌如今的目力,居然只能看出去数百米远近。
  
      他脚下的宫殿乃青砖碧瓦,占地有亩许左右,大殿上下干干净净,不见丝毫尘埃。大殿四周都环绕着绿水宝树,树下生有各种灵药灵草,而且这些灵药灵草都格外的丰美肥厚。在一株起码十人合抱的大松树下。殷血歌骇然见到了一块足足有十几丈方圆的血灵芝。
  
      十几丈方圆的血灵芝通体流光溢彩,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殷血歌都不知道这血灵芝到底生长了多少年,居然能生得如此巨大。而且在那血灵芝的根部。一个身高一尺左右,生得粉白细嫩,身穿一件红色短衫的孩童正懒洋洋的趴在那里打瞌睡,这株血灵芝居然已经成精了。
  
      舔了舔嘴唇,已经修成人身的血灵芝,这可是天地灵珍。绝对有肉白骨起死人的功效。
  
      看着那百米外的血灵芝,殷血歌纵身一跃,就要飞扑过去将那血灵芝生擒活捉。但是他刚刚跳起来,就觉得浑身血元空荡荡,什么遁法遁光根本无法施展,他就好像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从屋顶上摔了下去,硬邦邦的摔在了地板上。
  
      这里的重力奇大,起码是外界的万倍以上。殷血歌从高有十几米的地方摔下来,比从在两仪星的万丈悬崖上摔下来还惨。‘当啷’巨响声中,他的额头撞在青色石板铺成的地面上,额头上火星四溅,一个鹅蛋大小的肉瘤很快就冒了出来。
  
      殷血歌痛得眼前金星乱闪,他双手抱着脑袋缩在地上一阵乱滚。
  
      自从修炼了鸿蒙血神道,他的**越来越坚固,越来越强横,普通飞剑法宝根本伤不到他的油皮,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苦头?但是这里是鸿蒙道宫,这里的天地法则都被奇异的力量扭转,这里的地面比他的脑袋坚硬何止万倍,加上那巨大的冲击力,他的脑袋上磕出肉瘤子也是正常的。
  
      连连抽了好几口冷气,殷血歌踉跄着站起身来。
  
      仙识内视,殷血歌发现他丹田中血海还在,但是血海丝毫波纹都没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禁锢了他的法力,让他一点儿力量都抽调不起来。在这里,他只能依靠强横的**行事,什么神通秘法都成了空谈。
  
      “该死。”殷血歌暗骂了一句,摇摇头,他小心翼翼的向那血灵芝走了过去。
  
      但是刚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得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两名身穿青色道袍,袖子上用银色丝线勾勒出了一片云烟飘渺的仙山,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九华宗门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一边跑,这两个倒霉的九华宗道人还在那里大喊:“救命啊,救命,哪位道友救命啊!这仙兽好生厉害!”
  
      话音未落,这两个九华宗道人已经跑到了这一座宫殿前。对比外界强出了上万倍的重力呼啸压下,两个仙人浑身仙力同样被禁锢起来,两个倒霉蛋惨嚎一声,就和殷血歌一样,结结实实的趴在了地上,脑门重重的磕在地上。
  
      但是殷血歌**强横,他磕了个肉疙瘩还能爬起来。
  
      这两位仙人可是最正统的法修,他们的身体可没有殷血歌这样变态。两个仙人的脑袋摔在地上,当场摔得头骨碎裂鲜血四溅。两条青光缠绕的仙魂怒吼着从他们体内冲出,不知所措的悬浮在了半空中。
  
      “这,这,这……”两个仙人欲哭无泪的看着对方。只是摔了一跤,他们都还没看清四周的动静,居然就摔死当场?
  
      殷血歌对九华宗的门人可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崇元开始为了玄天府令的职位找他的麻烦后,他就对九华宗充满了敌意。看到两个仙人狼狈的摔死,殷血歌‘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一个虎扑冲了过去,挥起拳头就将他们的仙魂砸成了粉碎。
  
      可怜两尊天仙,就连殷血歌的影子都没看清,就被打得魂飞魄散。
  
      蹲在两个天仙的身边,将他们身上的各种宝物搜刮一空后,殷血歌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来。
  
      “机缘天注定,命也是天注定,看来你们注定死在这里。怪老天吧,不要怪物。或者你们胆大,怪你们九翁老祖也没问题。”殷血歌笑得很灿烂,然后他一个纵身跃起,横跨了百米距离,一把向那血灵芝所化的孩童抓了过去。
  
      那正在沉睡的血灵芝真灵突然睁开眼睛,他张开嘴,一道恶风裹着黑气向殷血歌扑了过来。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