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周一求推荐,同时小小打个赌!

  
      go-->嗷呜,嗷呜,嗷呜!!!
  
      为了世界杯,把推荐票投给猪头!
  
      一边看球一边投票,多快乐的事情!
  
      黑风yin气扑面而来,殷血歌吓得汗毛倒竖,怪声尖叫了起来。(♀小说)<>
  
      在这里点滴法力都无法动用,他身体腾在半空,只能腰肢一用力,带起身体翻着跟头向侧方一歪,勉强让那一团黑风yin气擦着身体掠了过。他眉心颅骨上,修炼鸿蒙血神道凝出的一朵白莲微微一闪,他被黑风擦过的皮肤‘嗤啦’一响,就好像被火烧一样疼痛。
  
      ‘咚’的一声,殷血歌狼狈的摔倒在那血灵芝前方,他震惊的看了一眼自己被黑风碰触的身体,发现那一片衣衫已经变成了黑灰飘散,原本白皙光洁的皮肤密布黑气,一股可怕的剧毒正在向他身体内渗透。
  
      幸好他的强横异常,鸿蒙血神道修炼到了白莲法体一品的境界,却堪比专门锻体的天仙之躯。他的皮肤、筋肉都对剧毒有极强抗xing,这剧毒只是缓慢的向他身体内钻,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
  
      转过头,殷血歌又惊又怒的看向那已经站起身来的血灵芝真灵。
  
      他想要动用噬魂血眸看破这血灵芝的本体,但是这里一丝法力都无法动用,噬魂血眸也失了作用。那一片血灵芝正在急速的蠕动着,那雪白细嫩的小人儿正‘桀桀’怪笑着向他这里冲来。
  
      “什么玩意儿。”随手在地上抓起一块石头,殷血歌狠狠的向那小人儿砸了过。
  
      这里是鸿蒙道宫。天道法则被异力扭曲的时空。他抓起来的这一块碗口大小的石头足足有上亿斤沉重,也就是殷血歌强横,换了寻常地仙不能动用法力,他们根本想挪动这石块都做不到。
  
      石头带起一声沉闷的破空声,狠狠的砸在了那小人儿的头顶。
  
      那小人儿闷哼一声,石头和他的身体撞击,发出一声宛如木鱼敲击的空响。石头被弹得飞起,小人儿向后翻了个跟头,他怒气冲天的尖啸着,张开嘴又是一道黑风邪气向殷血歌喷了过来。
  
      看着那小人皮都没有破烂一点、完好无损的模样。殷血歌也不由得大骇。他知道自己刚才用了多少力量。仓促之间没有爆发全部的力气,但是他起码也动用了五成的力道。加上那块石头自身的重量,这一击放在外面,就是一颗小陨星都被他砸碎了。
  
      但是这看上粉白细嫩的小人儿居然皮都没伤到?
  
      看着滚滚黑风扑面而来。殷血歌脚下一滑。第一世家秘传的大力魔龙拳中的步伐魔龙闪施展开来。他的身形带起一溜儿残影,轻松的避开了那一片黑气。脚尖一转,殷血歌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一下子就冲到了那小人儿的面前,狠狠的一脚踏了下。
  
      ‘当啷’巨响,殷血歌脚上的靴子炸成了粉碎。这里的地面极其坚硬,那小人儿的身体强度也强得吓人,殷血歌这一脚踏下,小人儿的身体一抖,脚下和地面接触的地方都迸出了大片的火光。
  
      殷血歌只觉好似踩在了一根铁柱子上,他脚板下的几根筋骨差点没被震断了。这小人儿的身体强硬如斯,就连殷血歌如今的都有所不如。
  
      “吃,肉,喝,血。”小人儿抬起头来,怒视着在自己头顶踩了一脚的殷血歌,他的身体一晃,他身后的那一片巨大的血灵芝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自身也喷出一团黑气,变成了一个黑漆漆的,头顶杵着三根尖角的骷髅头。
  
      狰狞嶙峋的骷髅头喷吐着黑风邪气,带起一团黑se的魔焰向着殷血歌的身体一扑。殷血歌没有来得及躲闪,这黑se骷髅头带着兴奋的狂笑声直接闯入了他的识海,快若闪电般向着殷血歌的仙魂冲了过。
  
      “无数年了,无数年了,本尊陨落无数年了,今ri终于能夺舍重生!苍天开眼,苍天有眼啊,本尊终于能够离开这鬼地方!吃香的,喝辣的,风sao的女人只管干,本尊出后,先吸干一万个女人的元yin之气,再吃掉三万个童男的心脏,好好的饱饱口福。”
  
      殷血歌的仙魂感受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强烈邪气,这黑se的骷髅头内隐隐有一道无比邪恶的意识留存,他就好似一头恶狼一样向殷血歌的仙魂张开嘴一口吞了下。
  
      但是殷血歌的仙魂下方就是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仙魂的上面漂浮着的,正是幽冥十八禁囵塔。看到那黑se骷髅头大吼大叫着冲了过来,幽冥十八禁囵塔突然敞开塔门,一道黑光喷出,牢牢地锁定了骷髅头,将他一把拽了进,然后塔门轰然关闭。
  
      第一重塔狱内,近千名被殷血歌俘虏的监察司金仙正盘坐在地上,猛不丁的看着一个喷吐着yin风邪气的黑se骷髅被拽了进来,这些金仙下意识的站起身来,同时放出了满身的金光瑞气。
  
      黑se骷髅呆住了,他僵硬的悬浮在半空中半晌没动弹。
  
      这就好比一条yu火焚身的彪形大汉,兴致勃勃的闯进了一美貌少女的闺房,正要痛痛快快酣畅淋漓的大干一场,却突然发现这闺房中居然藏着一千多条彪形大汉。
  
      “何方妖孽,胆敢作祟?”一名金仙怒声呵斥。
  
      “管他什么东西,抽他!”另外一名金仙说出了在场所有金仙的心底话。他们被殷血歌逼着投降,浑身所有的个人财产都成了殷血歌的战利品,被关在这幽冥之气浓郁不见天ri的地方这么多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被放出。
  
      所有的金仙都憋着一肚皮的火,如今突然有一不知道死活的妖孽闯了进来。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抽他!抽他!往死里抽他!”一众金仙兴致勃勃的卷起袖子,也顾不得节省体内所存不多的金仙之力,冲着那黑se骷髅就是一通天火、天雷狂砸了下。在这幽冥十八禁囵塔内,外界的天地法则无法影响这些金仙的法力,他们尽可以肆意的施展各种神通秘法。
  
      可怜的黑se骷髅被无穷无尽的火焰、雷光淹没,他刚刚发出一声悲鸣,就被炸得粉碎,就连骷髅头内刚刚孕育的一条意识都被打得魂飞魄散,彻底没有了夺舍重生的指望。
  
      感受着塔狱中的动静,殷血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黑se骷髅居然幻化成那么巨大的一朵血灵芝诱huo人。甚至还会闯进他的身体内想要夺舍重生。如此凶厉yin邪之物,还是赶紧灭杀了好。
  
      那朵血灵芝突然炸开,化为团团漆黑的雾气冉冉升起,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血灵芝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一具残缺的骨骸。那骨骸的头颅已经不知向。显然刚才冲进殷血歌体内的骷髅头就是他原本的头骨。剩下的骨骼通体漆黑。可以看到在他的四肢关节上都有长长的骨刺生出,分明不是人类应有的骨骼。
  
      骨骸四周有几柄断裂的飞剑,一柄折损的长矛。还有一套破破烂烂的甲胄堆在地上。
  
      殷血歌小心的凑了过,将这猩剑、长矛捡起来审视了一番。这些破损的兵器品质极高,虽然已经破损了,依旧有浓烈至极的仙灵之气不断从破损的地方冒出来。在那些断裂的口子上,他还能看到无数比蚂蚁头颅还要细小千百倍的符文在蠕动闪烁。
  
      这几柄兵器显然是道门仙家之物,他们使用的材料殷血歌都无法辨识。
  
      掌心一道血炎喷出,殷血歌用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尝试着想要消融这些兵器,将其中的jing华萃取出来。但是他耗费了一刻钟的功夫,这些残损的兵器居然没有丝毫的变化。殷血歌不由得一惊,然后心头突然大喜。
  
      他现在就连金仙器都能用大禁宝箓萃取其中的jing华,用来炼制自己的本命灵宝。
  
      但是这些兵器他居然无法萃取丝毫,那也就是说,他们是比金仙器更好的宝物?
  
      “这一次,倒是有所收获。”将这几柄断剑、长矛塞进乾坤仙镯中,殷血歌向着那一套黑漆漆的到处都是缺口的甲胄打量起来。这套甲胄通体漆黑,不断的向外散发出一股逼人的yin寒之气。他小心的用手指头碰触了一下这套甲胄,就觉得触手yin寒,一丝邪力犹如雷霆一样钻进了他的身体作祟。
  
      幸好殷血歌的强横,这道邪气很快就被他强盛异常的jing血气息冲得粉碎。
  
      但是换了寻常地仙,怕是已经被这道邪气冻结了仙体,粉碎了仙魂。这是一套邪门的魔甲,他和那几柄断剑、长矛丢在一起,很显然都是同品阶的宝物。
  
      沉思了一阵,殷血歌拿出了一个空的乾坤仙戒,将这破损的甲胄单独放置了起来。
  
      在四周仔细的搜罗了一阵,殷血歌发现再也没有了血灵芝那样的怪物。而血灵芝消失后,这座宫殿附近的所有奇花异草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很显然所谓的灵药,所谓的灵草,都是那黑se骷髅幻化出的幻象,殷血歌刚刚到来就中了他的道儿。
  
      “该死。”殷血歌不由得暗自恼怒,如果噬魂血眸能够施展,他绝对不会吃这种暗亏。但是这里是鸿蒙道宫,鸿蒙道祖留下来的道宫遗址,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只能自己小心行事,千万不要行差走错,真个折损在了这里。
  
      看着四周那些高耸入云,有十几个人环抱粗细,但是透着一股子枯萎、萎缩气息的古木,殷血歌摇摇头,转身向那一座宫殿望了过。他暗自盘算这座宫殿的用处,从这宫殿古朴雅致的风格来看,再配合左右两侧的偏殿以及附近参天的古木,这里或许是某个道宫门人修炼的场所?
  
      而两侧的偏殿,应该是门下童子ri常起居、等待呼唤的地方。
  
      盘算了一阵,殷血歌没有走向正殿,而是向左侧的偏殿走了过。这一溜儿偏殿一共有六间。门前有游廊,有三重台阶,台阶的两侧还杵着仙鹤造型的香炉,只是此刻仙鹤嘴里已经没有香烟喷出来了。
  
      仔细的倾听了一下偏殿内的动静,小心走上台阶,殷血歌推开了最上头一间偏殿的大门。
  
      一如殷血歌所料,这是童子们的居所。这间偏殿内有一云榻、一蒲团、一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香炉,墙壁上挂着一个面容苍老的道人骑在一头五se神牛背上的画像。
  
      之所以殷血歌能够确定这是童子的居所,是因为这房间的主人。他正糊在墙上。
  
      的确是糊在墙上。看他容貌,大概是十二三岁的一个小道童,他紧紧的贴在墙上,四肢和头颅保持完好。而他的身躯已经炸成了一片肉碎。眉清目秀的小道童瞪大双眼。惊恐的看着门口的殷血歌。头颅、四肢还有那些残破的身躯,被一层薄薄的黑se冰块封在了墙上,这也是过了这么多年。这道童尸体没有腐烂的原因。
  
      “罪过罪过,晚辈有打扰之处,还请前辈恕罪。”殷血歌向那死不瞑目的道童稽首行了一礼,然后他继续说道:“但是看前辈留下的这些身外之物,前辈既然已经无用,不如让晚辈拿救济世人,也是一番功德。”
  
      说了一番哄鬼的话,殷血歌大袖一挥,那张仙气缠绕用亿万年冰川青云母石制成的云榻就被他收进了乾坤仙镯。随后是那清宁仙藤编制成的蒲团,用百万年的龙涎木制成的供桌,用九阳赤焰金打造的香炉,全部被他收了起来。
  
      在屋子里搜寻了一阵,殷血歌又从屋子角落里找到了几卷遗失在地上的道。
  
      但是翻开一看,殷血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黄庭经真解,这是他在第一世家就完成了的功夫,这几本道对他无用,但是材质都是极吓人的,拿出做人情倒也不错。
  
      最后屋子里就剩下了墙壁上的那张画像,用紫金抽丝编制而成的绢帛制成的画像。
  
      殷血歌看着画像上的老道人看了半晌,他沉思了一阵,干脆将这画像留了下来。一个呢,是那画卷使用的材料很普通,紫金抽丝而已,他还看不上眼。二个呢,这种描绘了大能真身图影的画卷,上面往往有某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存在,殷血歌可不想自己一时贪心,在这上面栽了跟头。
  
      又向糊在墙壁上的道童鞠躬行了一礼,殷血歌转过身,走进了第二间偏殿。
  
      和上一间偏殿一模一样,一个小道童糊在了墙壁上,屋子里的布局和上一间没有任何不同,殷血歌的收获也是一模一样。随后的第三间、第四间一直到第五间都是如此,但是到了第六间的时候,殷血歌刚刚推开门,一支白骨嶙峋的爪子就突然抓破房门探了出来。
  
      ‘嘭’的一声巨响,殷血歌胸前的衣衫被打得粉碎,胸口也感到一丝丝疼痛。他不由得惊呼一声,一个闪身就向后退出了十几步。以他如今的身体强度,居然能够让他感到一丝疼痛,这一击的威力绝对相当于下阶天仙的全力一击了。
  
      屋门被震碎,一个披头散发,身体大半都变成了嶙峋白骨,唯独身躯和面孔保持大致完好的鬼物走了出来。看她的容貌,这鬼物身前是一花容月貌的绝se女子,但是看她如今白骨处处的模样,殷血歌只是感到一阵阵的心寒。
  
      鬼物身上原本穿着一件儿月白se的道袍,但是此刻她下半身的道袍和亵裤已经被生生扯,露出了大片血肉狼藉的身躯。她一步步的逼近殷血歌,同时嗓子里不断发出诡异的叫声:“杀,杀啊,死,死啊。弟弟,你怎么了?我怎么没办法把你拼凑起来?”
  
      语气含糊的咕哝了几句,鬼物突然又尖叫起来:“走开,走开,不要靠近我。师父,师父,他们扯我衣服……嘻嘻,他们扯我衣服。哈哈,炉鼎,好炉鼎,我是好炉鼎,嘻嘻。”
  
      殷血歌看着鬼物凌乱的衣衫,狼藉的下身,以及她含糊其辞的话语,他的脸se骤然一沉。
  
      他大致能判断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鬼物,生前应该也是这座道宫的弟子,却不知道为何遭了这样的毒手。
  
      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鬼物向自己抓来的爪子,殷血歌沉声道:“姑娘,死了,就安心转世投胎,何必沉迷在这里?今ri我助你一臂之力,这人情,也就不用你还了。”
  
      大喝一声,一拳重重的击出,这鬼物的身躯突然粉碎。一声轻叹从那鬼物的体内传来,一缕儿淡淡的烟气从粉碎的身躯中飘出,突兀的冲上高空,就此不知向。
  
      殷血歌yin沉着脸闯进了第六间偏殿,果然里面同样是一个被黑se冰块封印的道童。但是这道童的身体已经被人从墙壁上取了下来,勉强的在那云榻上摆出了一个人形的模样。
  
      殷血歌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向那云榻上的道童行了一礼,卷走了供桌、香炉和蒲团,对那云榻他却是没有理睬。这毕竟是那道童沉睡的地方,殷血歌虽然也贪图那亿万年冰川青云母石的珍贵,但是他的贪婪毕竟还是有底线的。
  
      转过身,殷血歌闯入了右侧的偏殿。
  
      在这里,他只找到了五具尸骨。同样被黑se的冰块封印,貌美如花的五位少女。她们的下衣被扯了,下体一片的血肉模糊。她们的双眸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看她们的模样,却是被人生生折磨死的。
  
      外面被殷血歌打灭的鬼物想来是她们的同伴,却不知道是如何挣开了黑冰的封锁,变成了那样的鬼怪。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殷血歌掏出了几件备用的长袍,裹住了这些少女暴露的身体,然后将房间内的东西一扫而空。
  
      心情沉重的殷血歌一脚踹开了正中大殿的房门,就看到一个生了一把虬髯,面容英雄豪气的中年道人正跪坐在一张蒲团上,摆出了一个一跃而起暴起发难的姿势。over-->;更新第一,全文字,!网址。.。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