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蛮荒仙域
    “收起,走啦~”
  
      青丘好人心满意足的向着那座鸿蒙道宫一招手,一溜儿青光就没入了他手中。兄弟三个向着殷血歌拱了拱手,大袖一卷,裹起了青丘炎和盻珞就化为一溜儿清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虚空中,就留下了盻珞清脆的呼唤声:“师父,你一定要来青丘域找盻珞呀!”
  
      殷血歌看着青丘家三位大罗老祖离开的方向,然后大声喝了一声:“我会去的。”
  
      道宫内的一切都已经被分瓜一空,而最终鸿蒙道宫本体落入了青丘家兄弟三个的手上。毕竟这次是兄弟三个大张旗鼓的召集了数十位道祖联手而来,在道宫中道祖们都有所收获,尤其是十八部大罗道藏人人有份,这人情可就欠得大了。
  
      所以道宫就归了青丘家。
  
      而青丘炎和盻珞,自然也被三位老祖带回了本家去。对三位老祖而言,青丘炎实在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后生晚辈,青丘家的嫡系门人无数,也不欠青丘炎一个。
  
      但是盻珞居然是天生的绝阴鬼体,偏偏她有完美的保留了九尾天狐的血脉。也就是说,她赫然是天地间第一头九尾鬼狐道体。这对青丘家而言,有着极其重要的鉴证意义,所以三位老祖是绝对不允许她继续在外逗留的。
  
      虽然明知道盻珞已经拜了殷血歌为师,但是盻珞还是被他们带走了。到了青丘家的本家,盻珞将会拥有比现在丰富万亿倍的修炼资源,如果她需要的话。三位老祖甚至可以用金仙石为她修建一座洞天福地,帮助她的修为突飞猛进。
  
      殷血歌的心情有点惆怅。
  
      盻珞,他的第一个徒弟。
  
      他还记得在仙绝之地,浑身脏兮兮的盻珞手持木矛。猎杀妖兽养活自己和父亲的样子。那时候的盻珞看上去是那样的可怜,那样的卑微,却有着那样璀璨夺目的生命力。就好似地里的苔藓,她很卑微却很勇敢的在仙绝之地那鬼地方活着。
  
      这是一个让人割舍不下的小丫头,希望她去了青丘家,不会忘记殷血歌这个师父。还能那样坚强的活下去吧。豪门大族固然风光无限,但是豪门大族的各种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会想到第一世家和自己的各种纠葛,殷血歌就觉得一阵的腻味。希望盻珞不要碰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否则就算是面对青丘家的大罗老祖,他也会让青丘家的这窝狐狸多见识见识某些不同的颜色。
  
      其他各位道祖也都心满意足的告辞离开,被九翁招来做帮手的太皓妙一不动声色的稽首一礼,然后化为一道清风直接飙入了虚空中,瞬间就穿破了茫茫星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太玄真一和太乙真武两位道祖静静的站在虚空中,两仪星就在他们脚下数百万里的地方缓缓旋转着。殷血歌看着这一方天空。他来到仙界后的所有经历一幕一幕的在他心中闪过,他浑身气息犹如潮水起落,最终变得英华内敛,再也没有丝毫气息外泄。
  
      太乙真武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过去种种,无非是大道途中落叶一片。只有勇往精进。不断向上,这才是本家族人应有的坚持。这天,这地,这一方虚空,这鸿蒙三界,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本家族人?”殷血歌骇然看着太乙真武。
  
      “本家族人。”太乙真武掐着手指急速的盘算着,过了许久许久,他才认真的点了点头:“鸿蒙本陆末法时代,那世界刚刚过去一日,仙界就是数亿年的岁月。所以鸿蒙本陆的本家虽然只是繁衍了数十代人。但是在这仙界中,嘿嘿。”
  
      肃容看着殷血歌,太乙真武淡然道:“虽然这么说一点不好意思,但是真要论本家的辈分,殷血歌。你是我嫡亲的……堂弟。”
  
      说到最后两个词的时候,太乙真武的老脸都一阵通红。他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驼背,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父亲,他是我嫡亲的堂叔,他现在我部下为所欲为,简直是肆意胡为,奈何,我能奈何?”
  
      太玄真一也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他向殷血歌点了点头,淡然道:“血歌侄儿,算起来,我们都是本家嫡系一脉相传的族人。你父亲,他是我堂弟,但是现在他拜入我门下,算是我关门小弟子的身份,所以,你懂了?”
  
      殷血歌张开嘴,半晌合不拢。他呆呆的看着太玄真一和太乙真武,过了许久,他才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他胡作非为,你们是拿他没辙的。还有就是,你们都是第一世家的族人?”
  
      太玄真一淡然道:“第一世家,这个第一的姓氏么,也是在鸿蒙本陆各种际遇衍化而成。本家的上古本姓却非如此,但是你暂且也不用知道就是。”
  
      话题很快就从第一世家的本姓上转开,太玄真一悠然道:“为你挑选的师尊冢鬼道祖,是个很有趣的人。你去他门下,只管随着本心施为就是。他的门规古怪,只有成仙之人,才能正式入门,所以他的外门弟子都是地仙的身份。你去他门下后,不用忌讳太多,爱做什么,只管去做就是了。”
  
      爱做什么,只管去做?
  
      这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这里面有太多别的意思?但是两位道祖,两位和殷血歌有着嫡亲血脉关系的道祖并没有向殷血歌解释这个问题。太玄真一道祖看着殷血歌,很认真的说道:“你要带血海神教的所有门人,一部分悬空寺的佛修一并前往?”
  
      殷血歌沉声道:“还有琼雪崖的所有门人,炎家的所有族人,他们就要拜托两位多多照顾了。”
  
      太乙真武大笑了一声,他带起一道金光就朝着兰若界的方向遁了过去。他长声笑道:“我就挑件容易的事情去做吧,琼雪崖的门人。炎家的族人,我带去中央仙域安置。送人去冢鬼道祖山门的事情,太玄真一,还是你来劳累的好。”
  
      太玄真一看着太乙真武急速远去的遁光。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看着殷血歌笑问道:“还有什么要求么?”
  
      眨巴着眼睛看着太玄真一,殷血歌沉默了一阵,突然笑道:“听闻道祖都有改天换地的神通?”
  
      太玄真一诧异的看着殷血歌:“然也,大罗金仙,已经掌握了一方天道法则,心随意动、法随心生。一言可灭星辰,一语可造万物,改天换地的神通么,的确有,但是太难的,我也不敢说能做到。”
  
      “帮我把玄天大陆和直辖的三十六个修士星球的所有矿脉、灵脉全部抽空吧。”殷血歌很坦直的看着太玄真一:“九华宗的人就要来接掌玄天府的大权了吧?我可不想便宜了他们。”
  
      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太玄真一干笑着点了点头,他看了看殷血歌,趴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站在殷血歌身后的幽泉。以及在很远处轻轻笑着的一叶,大袖一挥,带着众人就向玄天府赶去。
  
      道祖遁光毕竟与众不同,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太玄真一就横跨整个玄天府,从两仪星那荒僻之地来到了玄天大陆上空。他随手一指。低声的念诵了一声‘律令’,就看到玄天大陆和四周的三十六颗直辖的修士星球微微一颤,虚空中突然就有夺目的五彩光芒喷射了出来。
  
      一座悬空大陆,三十六颗修士星球的所有灵脉和矿脉在这一瞬间被太玄真一抽了出来,而且抽出来的都是完全提取纯净的矿藏,比如说玄铁就已经化为玄铁锭,灵石也都打磨成了标准大小。所有的灵脉也都被强大的仙法禁锢,化为数百万条长有一尺到百丈不等的细小蛟龙漫天飞舞。
  
      “收!”太玄真一掏出了一个光芒夺目的乾坤仙戒向着四周无数的金属锭和灵石、灵脉一抓,玄天府直辖领地内的所有财富纷纷飞鸟投林一般向着乾坤仙戒飞了过来。
  
      太玄真一一边施法施为,一边不由得苦笑连连:“今日就陪你胡为一通吧。这一方星域。嘿嘿,想要让他恢复原状,九华宗可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哈哈哈,说不得浮峦翁就要重新在这里兴起地水火风,重造一方天地。只不过。这和我有何关系?”
  
      血鹦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在道宫中同样大有斩获的他向太玄真一建议道:“老爷子,所谓穷家富路,我们尊主在这里做土霸王做得舒舒服服的,现在要被赶走啦。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带着我们把圊云州的州府给洗劫了吧。上一任州令,他还欠咱们老板一大笔赌注没给呢。”
  
      无奈的瞪了血鹦鹉一眼,太玄真一冷哼道:“傅三峰那倒霉蛋么?他连命都输了,还找他要赌注作甚?我身为道祖,却也不能肆意胡为,洗劫一府之地已经过分,还想让我打劫了圊云州,我又不是拦路的劫匪。”
  
      过了足足一刻钟,漫天飞舞的光华全部没入了乾坤仙戒中,太玄真一将仙戒递给了殷血歌,然后告诫道:“这些东西,对普通修士甚至是普通仙人而言,倒也算是一笔横财。但是玄天府乃荒僻之地,这里就连一块天仙石都没有,更不要说金仙石和大罗道石了。到了外面,有了见识,你才知道你有多穷。”
  
      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太玄真一淡然道:“不过,这也是一份历练。所以,我就不给你任何东西了。这修炼么,毕竟还是要靠自己才是正道。”
  
      殷血歌接过仙戒,笑着向太玄真一说道:“我明白,一直以来,我也都是依靠自己才有了今天。”
  
      太玄真一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五指一张开,掌心一片青白色的光芒喷出,一颗直径六寸的小小星球就从青白仙光中喷了出来。这颗星球不过一掌大小,但是仔细看去,他上面有山有水,有大陆有大海,林木葱郁灵气充沛,居然是一处极佳的洞天福地。
  
      不容殷血歌开口,太玄真一已经向着兰若界的方向轻轻一抓。
  
      兰若界的虚空洞开。血海神教所有的门人弟子纷纷飞起,穿越虚空来到太玄真一面前。他们翻翻滚滚着落向了太玄真一的手掌,随后身体逐渐缩小,渐渐的变得比灰尘还要细小千万倍。就此没入了那一颗星球中去。
  
      这一颗小小的星球,居然是一方随身携带的洞天福地,可以容纳修士和仙人在内修行?
  
      殷血歌骇然看着太玄真一,不明白这星球到底是什么来历。
  
      “在我等之前,这鸿蒙世界有过数次鸿蒙战争。其中一次就是神兽神禽、天生妖族奋起反抗神灵一族,想要推翻神灵一族的统治;第二次鸿蒙战争。是我人族和神兽神禽、天生妖族联手,再次反抗神灵统治。”
  
      “数次大战,这鸿蒙世界的本体鸿蒙世界树被打得残破不堪,鸿蒙世界树的种子胚芽,天地间生机造化之力最浓郁的地方,被生生打断了好几节。”
  
      似乎看出了殷血歌的迷惑,太玄真一开始解释手掌中这颗星球的来历。
  
      “那几节鸿蒙世界树的种子胚芽,有一截被神灵牺牲亿万族人,强行扭转天地法则,衍生仙界。就是如今我们所知的仙界。还有一截也是被神灵一族牺牲亿万族人,再一次的开辟出了幽冥界,从此就定下了鸿蒙三界的结构。”
  
      “其他还有几节较大的胚芽,都被上古的真正大能夺走,不知道用在了何方。”
  
      “我当年侥幸,末法之灾一战。我击杀十二位拦路的大罗,从他们一人手中得到了一粒芝麻粒大小的鸿蒙树种子胚芽。经过三个量劫的祭炼,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苦功,这才练成了这么一件宝贝。”
  
      太玄真一笑得很得意,他一把抓起了殷血歌,带着幽泉和一叶等人同时遁入了这颗小小的星球中。随后这颗青白色的星球凌空一晃,瞬间就穿越了数万个圊云州加起来这么大的星域,来到了极其遥远的所在。这速度,比起圊云州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还要快得多,更是方便得多。
  
      “冢鬼道祖的道场。和玄天府圊云州正好隔着中央仙域遥遥相对。他那一方仙域被称之为蛮荒仙域,大概在三个元会前才由仙界自行吞噬鸿蒙虚空的能量滋生而出。”
  
      “这一路上的路程惊人,就算是老道我带着你们亲自赶路,也要数万年苦功才能赶到。如果通过仙庭架设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也要耗费数百年才能到达。”
  
      “送你去拜师。正好让你脱离某些人的视线一段时间,所以势必不能动用虚空神锚这样的大动静。”
  
      “幸好我这‘鸿蒙宝舟’是用鸿蒙世界树的胚芽碎片制成,他天生能感应鸿蒙三界中的虚空震荡,一次震荡就能带着我们跨越无穷远的距离。用他赶路,区区十日,就能赶到冢鬼道祖的地盘了。”
  
      那颗小小的星球中,一座山峰之巅,太玄真一道祖详细的向殷血歌解释这颗星球的珍贵之处。他的宝贵不仅仅在于他是一颗随身携带的洞天福地,有着绝佳的修炼环境,更重要的是——他是一条船,一条用来在仙界赶路的,速度快得惊人的船。
  
      道祖都要耗费数万年才能走完的道路,有了这种动用鸿蒙世界树胚芽碎片炼制成的‘宝舟’,只要十天就能赶到。如此神通,如此妙用,让殷血歌目眩神摇,让见多识广的一叶都不由得叹为观止。
  
      至于这宝舟的原理,太玄真一没有多提。殷血歌此刻修为浅薄,和他说太多了,他也无法理解。
  
      据他所言,类似的这种宝舟,在仙界不会超过五条,能够有这宝舟随身的人,都是现今仙界招惹不得的人物。比如说他太玄真一,他就是很多大罗道祖都敬而远之的恐怖存在。
  
      一路行来,短短十日一晃而逝。
  
      经过了一大片空荡荡、黑漆漆、就连灰尘都没有的星域后,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大片比圊云州广袤数十万倍,充斥着无数太阳、无数星辰,每一颗星辰、每一块悬空大陆都在热情的释放出澎湃的能量气息,显得生机勃勃的星空。
  
      这里就是蛮荒仙域,三个元会也就是将近四十万年以前,仙界虚空吞噬外界鸿蒙虚空能量,自行生长滋生而出的一片崭新的、富有生机活力,更兼物产极大丰富的星空。
  
      如果说圊云州所属的那一片仙域,穷得就好像流浪狗用来吃饭的烂搪瓷盆子的话,这一方星空的富饶程度,就好似人间帝皇用来品尝珍稀美味的黄金碗碟,上面还镶嵌了万儿八千粒宝石珍珠。
  
      这么一片面积巨大,物产极大丰富的星域刚刚滋生出来,就引起了十几位大罗道祖的注意,他们同时有意在这一方星空开辟自家的道场下院。
  
      但是短短三百年的明争暗斗后,这一方星空彻底归属了冢鬼道祖。
  
      冢鬼道祖将这里命名为蛮荒仙域,在他和他的门人弟子的治理下,这一方仙域也的确是蛮荒到了极点。
  
      仙界的一切清规戒律在这里都完全无用,这里唯一的规矩就是——拳头大的,就是大爷!
  
      包括冢鬼道祖的门人弟子在内都是一样,如果冢鬼道祖的门人出门被人洗劫一空的话,他们只会选择呼朋唤友自行去报复,冢鬼道祖绝对不会为他们出头。
  
      如果谁敢因为在外吃亏而去向冢鬼道祖哭诉的话,曾经有这样做过的倒霉鬼,他的下场是被道祖打断了三条腿后,直接赶出了师门。
  
      这就是冢鬼道祖的作风,这里就是蛮荒仙域。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