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元法力
    大方山洞窟内,冢鬼道祖盘坐在一个普通茅草编成的蒲团上,双手一边灵巧的打着草鞋,一边懒洋洋的开口讲述着天地大道、无上妙理。
  
      随着他的大道纶音,四面八方仙灵之气不断翻滚涌来,被他头顶一团数丈方圆的红色灵云吞了进去。虚空中有淡淡的仙音缠绕,一朵一朵巴掌大小的火红色莲花不断从灵云中喷出,盘旋着升到了洞窟的顶部,然后慢慢的向四周飘落下来。
  
      每一朵莲花内都蕴藏了一道强劲而精纯的道门仙力,是最纯粹的仙家法力,只要将他纳入体内,按照自己修行的法门运转一个周天,就能和自己体内的仙力完美融合,增进自己的修为。
  
      殷血歌浑身大汗淋漓的坐在一个茅草蒲团上,一朵火红色莲花轻盈的从他顶门没入,滚滚热流席卷全身,他体内的血海一阵翻滚,亿万鬼卒同时欢啸大吼,将这一朵莲花中蕴藏的仙力吞噬一空。
  
      血海的体积就略微膨胀一丝半点儿,而血海当中一座血海浮屠的虚影也就清晰一分。藏在血海中的数千金仙精血精华就在仙力的刺激下提纯一部分,逐渐融入殷血歌的体内。
  
      火红色莲花中蕴藏的道门仙力,这是冢鬼道祖以自己大神通、大念力提取仙灵脉精华凝聚而成。其中的道门仙力精纯异常,蕴藏了一抹冢鬼道祖领悟的大道法则的投影,将其纳入体内,不仅可以增进法力修为。更能提升对天道的领悟。
  
      殷血歌还是生平第一次听取道祖讲道,也是第一次亲身感受道祖讲道时这从天而降的精纯仙力。这完全就是道祖在散发福利,一边讲道,一边出手为门人弟子提升个人实力。
  
      仙界的大罗存在们一旦开讲。莫不是这样施为。反正凝聚这种法力莲花对他们一点儿耗费都没有,只是稍微损耗一点心神。而这种法力莲花对他们门下的门人弟子,尤其是天仙、地仙境的门人弟子,可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一朵法力莲花就能缩短百年苦修。每一朵法力莲花都相当于一枚品质不错的仙丹。所以大罗道祖们开坛讲道的次数不多,而一旦开坛,门人弟子自然是趋之若鹜,没有一个轻易缺席的。
  
      在殷血歌的身边,还一字儿排开盘坐着八位青年男女。
  
      其中五位男子,分别是金鼎真人、玉刀真人、血砚真人、泣竹真人、白號真人等五位。他们的实力分别是金仙三品到金仙六品不等,全部是冢鬼道祖的亲传弟子。蛮荒仙域开辟数十万年来,他们都一直追随在道祖身边听命伺候。
  
      三位女仙则是玉霁仙、青鸦仙、白雀仙。玉霁仙是金仙八品的修为,在八人中实力最强。青鸦仙和白雀仙是一对儿孪生姐妹。同为金仙四品的实力。她们修炼了一门奇门合击的剑阵。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正面斗法,却往往能压制金仙六品的对手。更是擅长群战。
  
      冢鬼道祖乃仙界雄踞一方的斗战万灵宗开山祖师,其门人弟子有宗门嫡传、亲传弟子、外门弟子和记名弟子四种。这八位金仙都是冢鬼道祖的亲传弟子。就是有资格在他身边随行伺候,隔三差五能够听道祖讲经论道的亲近门人。
  
      而殷血歌则是因为某些原因,通过了难度极小的入门测试后,他就直接成为了冢鬼道祖的嫡传弟子。所谓嫡传,就是有资格修习冢鬼道祖的衣钵传承,继承他的大罗道藏,翌日可以接掌斗战万灵宗掌教之位的弟子。
  
      所以殷血歌虽然是在场众弟子中修为最弱的一个,但是当冢鬼道祖向八位亲传弟子交代了殷血歌的身份后,他却变成了在场众弟子中身份最高的一位。就连性情高傲、对人向来不加颜色的玉霁仙都对殷血歌亲切有加,而青鸦仙和白雀仙对殷血歌更是巧笑嫣然亲密无比。
  
      只是如今大家都沉浸在道祖讲授的无上妙理中,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肃穆,所有人都微微眯起眼睛如痴如醉一般轻轻的摇晃着脑袋,就连对殷血歌最亲热的青鸦仙和白雀仙也都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迷离空濛的状态。
  
      一朵一朵的火红莲花不断注入殷血歌的身体。
  
      通过了入门测试,同时又有着地仙的境界,殷血歌完全符合冢鬼道祖嫡传门人的要求。但是冢鬼道祖依旧觉得殷血歌的修为实在是太弱,根本没办法拿出手去见人。所以他有意的加大了对殷血歌的栽培,不断的将仙力莲花灌输给他。
  
      反正洞窟中的其他八个亲传弟子,他们都是金仙的境界,区区百年法力修为对他们根本没什么意义,所以冢鬼道祖也就干脆将原本属于他们的仙力莲花,全部分配给了殷血歌。
  
      地仙境界,苦修十二万九千六百年,集聚一元法力,就是一品地仙。每多一元法力,地仙品阶就提升一品。殷血歌刚刚凝聚仙体,体内的血元力正在逐渐的发生根本上的蜕变,他其实就连一品地仙的门槛都没摸到。
  
      但是在冢鬼道祖特意的栽培下,殷血歌丹田血海中的无铸血元力正在发生奇妙的变化。随着仙力莲花的不断融入,殷血歌血海中的血元力逐渐变得更加的灵动、清灵,蕴藏的生命气息变得更加的浓郁精纯,血元力的品质正在急骤的提升。
  
      原本血海中的血元力一滴重有千斤,精纯剔透宛如水晶,这在品质上就和地仙的仙元力堪比。在冢鬼道祖的大力提拔下,殷血歌的血海元力虽然数量上没有提升多少,但是随着火红色莲花的融入,品质上却一步步的提升,逐渐向着天仙的仙元力靠拢。
  
      正是因为血海中融合的仙力莲花全部用来提升血元力的品质,所以随着一朵朵的火红色莲花不断的注入,殷血歌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并没有太大的提升。几乎和几天前冢鬼道祖开始讲道时的波动一般无二。
  
      七天七夜过去了,冢鬼道祖都有点诧异的睁开了眼睛,深深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
  
      其他八位亲传金仙更是惊愕的看着殷血歌,神色变得极其的古怪。七天七夜的时间。以冢鬼道祖不测的神通法力,注入殷血歌体内的火红色法力莲花已经有七千二百朵。
  
      每一朵火红莲花内都蕴藏了标准的一百年仙力,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地仙得到了冢鬼道祖如此栽培,他早就从初入门径的小小地仙。提升到了六品地仙的水准。
  
      但是殷血歌依旧是一个不入流的地仙,就连一品地仙的仙力都没达到。
  
      这七千二百朵仙力莲花,到底是去了哪里?莫非殷血歌体内有个无底洞不成?
  
      闭上眼睛,正在默默运转鸿蒙血神道和血海浮屠经的殷血歌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静静的运转体内的血元力,慢慢的填充因为**天赋根基变得雄厚无比后,显得空荡荡的白莲法体;同时他在不断的提纯血元力,不断的将血元力变得更加精纯凝练。
  
      冢鬼道祖若有所思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他眼角露出一丝喜色。双手挽了一个印诀。大方山四周的地下仙灵脉内宛如狂龙的仙灵之气无声的腾空而起。全部注入了他双手结成的印诀中。
  
      一朵一朵一尺见方的火红色莲花飘然落下,每一朵火红色莲花内都蕴藏了相当于普通地仙苦修千年所得的全部仙力。这些火红色莲花刚刚融入殷血歌的身体,他的体内就传来了一阵阵沉闷的呼啸声。他的肌肉、骨骼相互摩擦撞击,发出清脆的钟鸣声。体表也有血色的火焰升腾起来。
  
      尤其是殷血歌识海中微弱无比的先天两仪造化神炎更是犹如恶狼一般,对着一朵一朵不断落下的火红色莲花吞噬了过去。每一朵莲花被神炎吞噬,黑白二色分明的造化神炎就逐渐膨胀头发丝般细小的一丁点儿,吞噬了上千朵莲花后,神炎摇曳不定的黯淡虚影终于稳固了下来。
  
      空荡荡的白莲法体被迅速的填满,殷血歌眉心颅骨上一朵白莲烙印冉冉绽放开,放出迷离白光笼罩全身。他全身骨髓如玉,白骨如玉,经络、内脏、肌肉、皮肤等等都散发出明净神圣的玉白色光芒,身躯微微一动,全身就不断发出‘叮叮’脆响犹如两块白玉相互撞击。
  
      八位亲传金仙齐齐色变,他们都修炼了数百万年,见多识广的他们见识过无数奇妙的体修法门。但是像殷血歌这样浑身肌肤血肉、白骨内脏都变得明净如玉的法门,他们真正听都没听说过。
  
      鸿蒙血神道,这门和血妖一族的始祖有着莫大关系的锻体秘法,终于因为殷血歌的无数次奇遇,因为九转龙髓丹的强大功效,发生了本质上的异变。
  
      冢鬼道祖仙识仔细的扫过了殷血歌的身体,然后他不由得摇头苦笑:“好雄厚的**根基,难怪这么多仙力莲花都填不满他的身体。嘿,嘿,嘿,九转龙髓丹,果真是上古奇药,真正惊人。”
  
      他指着殷血歌笑道:“金鼎,用一柄下阶天仙器试试他的身体。”
  
      金鼎眉头一挑,张嘴就是一道青光喷出。这柄二品天仙器级的飞剑是他当年御魔所用,虽然飞剑的品阶相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不是很高,但是飞剑被他淬炼得精纯无瑕,品质无比的纯粹,从锋利度上而言,甚至堪比高阶的天仙器。
  
      长达一尺有余的青光重重的刺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就听得‘当啷’一声脆响,殷血歌的肩膀喷出一点火星,他的皮肤丝毫未动,金鼎真人当年还是天仙时所用的御魔仙剑的剑尖却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缺口。
  
      顾不上心痛这柄对自己很有纪念意义的仙剑,金鼎真人惊呼道:“好坚固的**,师弟他,他,他才是地仙啊,甚至连一品地仙的法力修为都没有!”
  
      “一品白莲法体,可以抵挡下阶天仙的全力攻击,好生强横的锻体功法。”冢鬼道祖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得意,放声大笑起来:“太玄真一这次。可是给我送了一个好苗子过来。哈哈哈,这样的好苗子,只要在我斗战万灵宗没有夭折,未来大道可成。”
  
      原版的鸿蒙血神道。一品白莲法体只能承受一品地仙的全力攻击而不会受到任何损伤。
  
      但是经过殷血歌这么多次的奇遇,在天道人皇宝箓的淬炼下,加上九转龙髓丹的强大功效,他的**居然可以硬抗天仙级的攻击而丝毫无损。这是提升了一个大境界的**强度。这等奇异的法门就算是在仙界,也是绝对珍稀罕见的无上道藏。
  
      就算是佛门最出名的护法明王万劫不坏金身法体,在地仙境的时候,也不会有殷血歌如斯恐怖的防御。
  
      “好,好,好,我看看你如今到底能吸纳多少法力。”冢鬼道祖眉头一挑,很是感兴趣的再次加快了仙力莲花的凝聚。这一次他凝聚的火红色莲花每一朵都有面盆大小,每一朵都蕴藏了三千六百年的法力。
  
      殷血歌浑身微微颤抖。他空虚的白莲法体被填满后。雄浑的外来仙力不断在他体内呼啸流转。迅速的涌入了他的血海。大罗金风蝉的功效无比神奇,就连冢鬼道祖都没能看透殷血歌修炼的法门如此特殊,道祖也没能想到。殷血歌的血海中居然有亿万鬼卒正在分享他注入的庞大仙力。
  
      八大亲传金仙的脸色已经彻底僵硬,他们呆滞的看着殷血歌。看着一朵一朵火红色莲花不断注入他的身体。青鸦仙喃喃自语道:“小师弟是个无底洞么?他莫非除了**强横无比,修炼的神通仙法,也是如此玄妙?怪胎啊。”
  
      其他七位亲传金仙纷纷点头赞同青鸦仙的说法。
  
      仙界的仙人,要么法修,要么体修,兼修两门的人极少。像殷血歌刚才的表现,他的身体震裂了金鼎真人的仙剑,他应该走的就是专责体修的路子。但是现在他的**明光大盛,分明是已经到了某个修炼层次极限的程度,但是外来的仙力依旧被他不断吞噬,难不成他在法修的路子上,也有如此雄厚的本钱?
  
      冢鬼道祖已经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对于性格怪异的冢鬼道祖而言,殷血歌能够有如此的表现,实在是超乎他的意料之外。今日看来,殷血歌的天赋比起冢鬼道祖门下最优秀的两位嫡传大罗都要超出不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殷血歌将成长为一位极其强势的大罗级存在。
  
      最少太玄真一道祖的那一枚九转龙髓丹,已经奠定了殷血歌依靠体修路子踏入大罗境界的根基。
  
      “如果一切顺利,这小家伙成长起来后,以后当堪重用。只不过,想要在我门下成长起来,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斗战万灵宗,只要真正的强者,可不要软蛋纨绔。”冢鬼道祖咬着牙低声咕哝道:“就算你是一纨绔软蛋,老祖我也要让你变成铮铮铁汉。”
  
      一朵一朵莲花不断落下,殷血歌的身体突然微微一震。
  
      体内所有的金仙精血已经消化一空,殷血歌的丹田血海已经完成了最终的蜕变,虽然没有铭刻大道痕迹,但是他的血元力在品质上,已经足以和一品天仙的天仙元力相提并论。
  
      血海中,两尊新的血海浮屠轰然成型。
  
      两条清晰的意念从血海浮屠涌入殷血歌仙魂,两门新的血海神通迅速被他掌握。
  
      ‘嚯’的一声,殷血歌本命蝠翼张开,在他的本命蝠翼上,两枚扭曲缠绕的血色法印急速成型。这两枚血海法印玄而又玄,造型复杂充满了太古洪荒气息,就连冢鬼道祖一时都没能辨识出他到底属于哪一门哪一类哪一脉的上古文字或者上古法印、法符、大道印痕的范畴。
  
      这两枚血色法印给了殷血歌名之为‘血海风雷翅’的神通,一旦蝠翼张开,就有风雷随行,飞行绝迹更兼杀伤力极其强大恐怖。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微微一晃,整个身体就化为一抹淡淡的血影融入空气,随后直接遁入了大方山的山体。这是类似于仙界‘五行遁术’的‘血海无形遁’,无论前方是山石金铁、大火汪洋,身形化为血影都是一掠而过,对于各种五行禁锢阵法有着极强的穿透力。
  
      血海中,两尊金仙高阶级的鬼君同时大口吞咽外来仙力,不断凝聚夜叉恶鬼真身。三头六臂,眉心生了竖目的恶鬼真身急速成型,然后他们飞身到了新生两尊血海浮屠的顶部,端端正正的盘坐在了上面。
  
      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和血海都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他终于开始正常的吞吐外来的仙力莲花。
  
      一个时辰后,一道强劲的仙力波动从殷血歌体内扩散开来。
  
      他的身后一团血色烟云冲起来有百多丈高,烟云中一朵血莲花若隐若现,一道白光包裹着血莲花,在血色烟云中煞是醒目。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法力修为达成,殷血歌正式成为了一品地仙,正儿八经的一品地仙。
  
      八位亲传金仙好容易吞了一口吐沫下去,白雀仙喃喃自语道:“终于是,喂饱了。”
  
      就连冢鬼道祖都有点心神憔悴的摇了摇头——这才是一品地仙啊,殷血歌以后想要晋升,那得耗费多少资源?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冢鬼道祖随手将三卷道书丢给了殷血歌,然后他沉声喝道:“殷血歌,按照本门管理,第一次听讲之后,就要外派去本门下院坐镇。”
  
      “你去挑选不多于二十位,实力不高于你的随从,去小雁荡吧。”
  
      “或者千年后,或者你将小雁荡整个纳入掌控之中,你再来见我。”
  
      道祖大袖一挥,殷血歌就这样被赶出了洞窟。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