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龙氏傲飞
    龙傲飞很骄傲,而不是骄横。
  
      骄横是嚣张跋扈,是肆无忌惮,是欺男霸女,是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一般而言,只有那些家世优渥、一件衣服就价值几千块仙石,但是脑子里没有二两脑浆的纨绔子,才会骄横。
  
      而龙傲飞虽然同样嚣张跋扈、肆无忌惮、欺男霸女乃至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他身上的一件战裙就价值上千下品金仙石,随手丢出去砸人的一张灵符成本价就在十块下品金仙石以上。
  
      但是他自觉自己睿智过人,英明神武,同时他才华横溢、天赋超人,所以他是骄傲,而不是骄横。
  
      他的嚣张跋扈和肆无忌惮,是因为他有这个底气这么做。他的欺男霸女和横行乡里鱼肉百姓,那是他对那些蝼蚁一般的贱民的一种优待——那些被他欺凌的平民家的好女儿,如果不是生得有倾国倾城的绝色,如果不是肤白如银、眉目如画的妖娆,骄傲如他怎可能下手欺凌?
  
      他是龙傲飞,小雁荡龙家的龙傲飞。
  
      他出生前,龙家老祖以一朵从佛门秘传圣地中求来的七彩功德宝莲,为他的母亲奠定了孕胎。他在母亲腹中,就吸收佛门无量功德之力滋养**,孕育仙基灵根。他母亲怀孕十二年,每三天就服用一枚金仙丹和无数天地奇珍,由龙家大罗老祖为他母亲推血活脉帮助吸收药力。
  
      十二年前,他母亲受孕时只是天仙一品的修为。十二年后,龙傲飞呱呱坠地的时候,他母亲已经因为残留的药力和大罗老祖灌入她体内的大罗道气蕴藏的几道天地灵则,硬生生被推上了金仙巅峰。
  
      龙傲飞降世时,龙家宅院中有九重灵芝状紫云笼罩,异香飘遍万里方圆,宅院中一应当时不当时的奇花异卉通通盛开,他母亲身边的数十位近身侍女只是闻了一口他降世时的一丝先天血胞精气,就纷纷提升了三个到五个不等的地仙品阶。
  
      生而就有天仙一品的修为,随之九年破一品。现今的龙傲飞年未满百岁。已经是天仙巅峰的实力。尤其他仙基稳固无比,仙体坚固犹胜金刚,他曾经正面和佛门大轮寺八尊镇山金刚较量力气,一人就把大轮寺八尊天仙巅峰级的镇山金刚掀倒在地。
  
      龙家老祖联手用天机妙算推断龙傲飞的前程。最终断言龙傲飞‘百元之内。定成大罗’!
  
      换言之。龙傲飞是如此的优秀,他在一百个元会的时间中,定然要成为大罗道祖级的存在。一元会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百元会也不过一千多万年的时间。对很多仙人而言,一千多万年还不够让他们从天仙突破到金仙,但是龙傲飞注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就大罗!
  
      如此绝世的妖孽天赋,龙傲飞怎能不骄傲?
  
      所以他自觉自己是高空中的一轮红日当空,普照天地众生。被他看上的民间女子,被他肆意亵玩欺凌的凡人少女,能够得到他的宠爱,这是她们的荣幸!
  
      他不嫌弃这些蝼蚁一般卑贱的凡人少女肮脏污秽的身体,浑浊不洁的灵魂,大发慈悲用自己尊贵无比的身体和她们深入浅出的进行**的交流,这是一种恩赏。就好似烈烈红日普照周天万物,赐予万物生命生机,他的行为就和红日一般高大、神圣、威严不可违逆。
  
      白鳖村的渔民,在龙傲飞看来,比其他世俗间的平民更加的下贱一些。
  
      浑身鱼腥味、臭烘烘、脏兮兮的渔民,皮肤漆黑、粗糙,身上的气味让人恶心,行为举止也是粗俗可鄙,哪怕是正眼看他们一眼,都对他尊贵的双眼是一种亵渎。
  
      但是龙傲飞也没想到,在白鳖村这样的穷乡僻壤中,居然发现了如此一件恩物。
  
      那是一位生得娇小玲珑,宛如一滴白玉雕成的水珠儿一般晶莹剔透的少女。她虽然生长在海边,但是狂暴粗粝的海风,并没有抹去她天生的倾国颜色。她的皮肤细嫩犹如羊脂,双眸明丽犹如夜间明星,周身气息隐带馨香,就好似古松下一朵静静绽放的野菊。
  
      绚烂、美丽、充满了柔韧的生命力,这个少女自内而外的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惊动魄的奇异魅力。而且或许是因为出生在海边的缘故,少女身上隐隐有一股浓郁的水气弥漫出来,这是天赋仙根过于强大,自然吸纳天地间的水属性灵气滋养**而产生的异兆。
  
      这少女的修炼禀赋,起码是仙级以上的灵根,很可能是大圆满的仙灵根。
  
      所以龙傲飞大手一抓,就把少女抓在了手中,堂而皇之的当着数千村民的面,将她的衣衫一把扯了下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占有这位少女——大圆满的仙灵根,有资格替他龙傲飞生儿育女了。
  
      是的,龙傲飞并不想将这个少女纳入门下,或者将她吸纳为龙家的附庸修士。他只是想要让这少女为他生儿育女。在他看来,优秀如他,为他繁衍后代的女人也一定要有超绝的天赋。
  
      虽然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哪个女人的天赋比他更强,但是起码也要稍微上点档次。
  
      而大圆满的仙灵根,在龙傲飞看来就勉强够格为他生儿育女了。趁着他自身修为还不是太过于强横的时候,挑选一批天赋卓越的少女为他大量的繁衍后代,这可是龙家的老祖们交给龙傲飞的重要使命。
  
      一把抓住了少女挺翘圆润的臀部,龙傲飞放肆的笑了起来:“想不到在这荒野之地,居然还有如此佳物?妙极,妙极,那血丹散人怕是言过其实,但是能找到如此妙品,倒也不枉少爷我走了这一遭。”
  
      这时候,幽泉到了。
  
      换在鸿蒙道宫之前。幽泉是不会理睬这少女的生死荣辱的。那时候的她冷漠、僵硬犹如冰山,她根本不会搭理外人的死活,也不懂被人当众扒光了衣服对一个少女意味着什么。
  
      但是鸿蒙道宫一行后,幽泉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个真正的‘人’。
  
      看着在龙傲飞手上扭动挣扎的少女,听着她惊恐而羞辱的叫声,幽泉娇小的身体带起一条浊浪翻滚的长河,劈面一掌向龙傲飞的胸口拍了下去。虚空震荡,一道道白色的波纹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因为幽泉的这一掌,龙蚕岛周边的海面都翻起了百丈巨浪。
  
      “莫非这天下的佳人。都藏在了不为人知的荒芜之地?”龙傲飞看着当面冲来的幽泉。不由得大声惊叹。他双眸中精光闪烁,对幽泉的这一掌根本不理不睬,而是一伸手就抓向了幽泉的肩膀。
  
      幽泉比他怀中的少女更美,身上的气息更是飘忽莫测。显然幽泉的天赋资质比他怀中的少女更优胜百倍。刚刚龙傲飞已经抚摸过了少女的全身。知道她的确是大圆满的水属性仙灵根。那么比大圆满仙灵根更强的天赋,难道是传说中的……
  
      想到这里,龙傲飞的心就好似被火烧一样。他微微喘息着,恨不得立刻将幽泉抓在手中,好生的探查一下她的仙基资质,看看她到底是不是那种传说中前途无限的天赋。
  
      如果是,一定要收为己有。
  
      幽泉的小手和龙傲飞抓出的大手轻轻的碰在了一起。
  
      龙傲飞得意的笑了起来,簇拥在他车驾旁的那些龙家甲士也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龙傲飞自幼消耗了龙家无数的资源进行培育,他的仙体强横异常,仙界佛宗赫赫有名的大轮寺八位看守山门的镇山金刚联手,都比不过龙傲飞的一身神力。
  
      在他们看来,娇弱美丽、楚楚可怜的幽泉,她能有几斤几两的力气?
  
      一旦被龙傲飞抓住了她美丽细嫩的小手,她立刻会成为龙傲飞怀中挣扎呻吟的小猫。
  
      但是下一瞬间,龙傲飞的脸色惨变。他惊恐的看着幽泉,这个身上的气息甚至连地仙都没达到的娇小少女,她小小的细嫩洁白的手掌上,居然蕴藏了一股沛然莫当的恐怖力量。
  
      浩浩荡荡,宛如数千条传说中的天河倒卷而下,汇聚成一条无边无际的黑色巨流呼啸冲刷而至。重重叠叠,一波紧接着一波无穷无尽的柔韧力量用一种肃杀、阴沉、不容抵抗的野蛮态度撞击了过来。
  
      一股让龙傲飞感到绝望的‘规则’蛮横无比的顺着幽泉的手掌碾压了过来。
  
      龙傲飞好似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死气沉沉的荒野上,一条不知道有多宽,不知道有多长,水面犹如镜面一般平静的黑色巨流恒古流淌而过。这条巨流横贯了一方天地,贯穿了一个世界,汇聚了整整一个世界的所有地脉、灵脉和无穷无尽的天然水脉。
  
      那是一个世界的力量,带着一种‘我碾压你、你必须粉碎’的强横和霸道的态度,向着他当头砸下。
  
      和八位镇山金刚较力都轻松获胜,比金刚石还要坚固百倍的大手轰然粉碎,发出有如雷鸣般的巨响。龙傲飞看着自己的大手在幽泉娇小的手掌前化为一团血雾炸开,他痛得嘶声怒吼,痛得眼泪横流,痛得他五脏六腑剧烈的抽搐扭动,痛得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自从他出生,他就在龙家无数的强者呵护下,从来没有吃过任何的苦头。
  
      不要说一只手掌整个被震碎,他不足百年的生命中,他就连头发都没被人弄断过一根。
  
      前所未有,从没有感受到的剧痛让龙傲飞彻底迷茫、糊涂,他昏天黑地不知所措的嘶声大吼,眼睁睁的看着幽泉的小手一丝一丝、一寸一寸、慢条斯理的逼近自己的胸膛。
  
      一声轻鸣响起,龙傲飞胸前飞出一块长一尺二寸宽三寸有余的紫金色玉符。这块玉符厚有一寸,上面雕刻了无数复杂的符文纹路,隐隐可见百龙纠缠,可以看到无数片云纹翻滚。
  
      符,仙人最常用的征战手段。
  
      预先制成的各种纸符、玉符、金符等等,心念一动就能发动。威力强大,使用方便,是仙人们居家旅行、探险寻宝、谋财害命、打家劫舍不可缺少的宝物。
  
      但是龙傲飞胸前飞出的这一块玉符却格外的神异,这一块玉符一出,就放出丝丝寒光笼罩了方圆里许之地。这直径一里左右的圆球形空间,就突兀的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一符而成一世界,一符衍化一周天。
  
      这一里世界中的天地法则被人用大神通**力强行扭曲,铭刻进了一道属于玉符制造者自己拟定的法则——在这一里世界中,龙傲飞就是神,就是主宰。就是万物的君王;无人可伤害他。无人可违逆他,他坚不可摧,他不可损毁,他的意志就是天道。他的意念就是法则。
  
      幽泉的小手在距离龙傲飞的胸口只有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个一里世界中的法则规定。龙傲飞不可受到任何伤害。所以幽泉的小手虽然蕴藏了将龙傲飞打死一百次的恐怖巨力。但是她的手掌无法靠近龙傲飞,她手上的无穷力量,自然就无法伤害他一根毫毛。
  
      而龙傲飞被震碎的手掌。已经在顷刻间恢复。
  
      因为在这一里世界中,龙傲飞必定是完美的,必定是不能受到任何损伤的。
  
      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反噬之力从这一里世界中凭空冒出。幽泉的头顶出现了三重紫黑色的云涡,狂云急速的旋转着,隐隐雷鸣声在云涡中传来,无数条极细的银色电芒在云涡中疯狂的跳跃。
  
      “这是天谴。”龙傲飞死死的抓着怀中吓得面无人色的少女,倨傲的看着浑身僵硬悬浮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的幽泉:“我乃天命之子,我注定成就大罗道果。你胆敢伤我?你就有大罪,不容于天。”
  
      贪婪的看着幽泉清丽脱俗的面颊,龙傲飞厉声喝道:“你唯一能赎罪的法门,跪下,哭求我收下你。你的资质不坏,姿色也堪入目,固然你出身不佳,成为我正妻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正妻之外,我所有小妾之中,你可排名第一。”
  
      幽泉怔怔的看着龙傲飞,她皱着眉头,琢磨了一番‘正妻’和‘小妾’的含义,脸色突然变得阴冷如鬼、肃杀如魔。双眸中隐隐透出万顷狂潮,身边传来无量巨涛翻卷的声响,幽泉轻轻的哼了一声。
  
      “幽泉,别做傻事。”
  
      站在洞府前平台上,看着幽泉表情变化的殷血歌心头一抽,当即大喝出声。
  
      看到幽泉那突然变幻的表情,殷血歌突然明白了幽泉想要做什么。幽泉没说话,但是殷血歌就是这样心有灵犀一般,明白了幽泉想要做什么,更知道了她准备怎么做。
  
      但是幽泉虽然天生就能掌控周天水元力,可是她的修为、道行毕竟太浅,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她实在是消耗太大,甚至会对她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
  
      所以殷血歌厉声呼喝,他一掌按在了万灵仙钟上,龙蚕岛的第二重大阵当即发动。
  
      龙蚕岛四周十二座银白色,散发出凛冽锋利气息的剑湖中,一百四十四万柄仙剑呼啸着冲天而起。无数道剑气、剑意、剑芒、剑光在高空中纵横飞舞,最终在高空中凝聚成十二头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银白色虚影。
  
      那是十二元辰的真身显化,是大阵从冥冥虚空中抽出的十二元辰本命真形之一凝聚而成的投影分身。
  
      这十二条身影散发出锋利逼人的气息,无数道长达千丈的极细锐芒扫射四周,切割得虚空都‘嗤嗤’作响。随着殷血歌手上符印变化,十二元辰的身形一晃,化为十二柄长短、粗细各自不同的奇形仙剑,带着长有百里的剑光向着龙傲飞的一里世界当头斩了下去。
  
      银白色的寒光笼罩虚空,十二元辰发出有如龙吟的长啸。
  
      以龙蚕岛为核心,周边万里海域突然裂开。
  
      深达百里的海水被无形的剑意切开,一块、百块、千块、万块,下一瞬间,这一方海域就被切成了千百万亿块。在这区域中的凡人、修士和仙人都只觉周身彻骨阴寒,好似有无数锋利的剑影穿透了自己的身体,给他们带去了极其深沉的恐怖——生死之间让人魂飞魄散的绝大恐怖。
  
      凡人无碍,修士无伤,但是那些感知敏锐的仙人同时吐血倒地。
  
      殷血歌发动龙蚕岛第二重护山大阵,仅仅外泄的剑意,就重伤了万里内的所有金仙以下的仙人。
  
      一里世界内,龙傲飞笑着向幽泉秀气挺拔的脖颈抓了过去。
  
      一里世界外,十二道惊天剑气怒啸着向一里世界狠狠砸下。
  
      一里世界中,幽泉突然连续喷出三口血。血水出口就化为一片沸腾的怒涛,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席卷了整个世界。与此同时,龙蚕岛周边百万里的海域,所有海水同时消失。
  
      百万里海域的海水,尽被幽泉这三口血吞了下去,化为万顷巨涛冲击在了一里世界上。
  
      悬浮在龙傲飞胸前的紫金色玉符散发出的万丈寒光剧烈的摇动起来,玉符表面裂开了丝丝极细的裂痕。龙傲飞惊恐的看着光芒散乱的玉符,不知所措的一把将怀中的少女丢向了幽泉,然后身体一晃化为一道寒光向高空冲起。
  
      十二道剑光扭转着向下击落,正好劈砍在了龙傲飞所化的寒光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