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暗波汹涌
    静谧的虚空中,无数曾经强横无匹的仙人尸体,犹如流水一样组成巨大的漩涡,围绕着那一团天地灵髓宁寂而祥和的旋转着。.犹如一朵盛开在虚空中的黑色昙花,给人一种瑰丽而冷清的华丽美感。
  
      “他们……”殷血歌看着那些仙人的尸体,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注意到,那些仙人的尸体中,除开仙人,还有无数其他稀奇古怪的生灵。他们当中纯粹的人类仙人大概只占了一半,剩下的那些仙人尸体上,依旧保留着分明的种族特征。
  
      一些早就在仙界绝迹的,只有在极少数残缺典籍中有记载的种族。
  
      比如说距离殷血歌三万里左右,那一名身高不过三尺左右,生得窈窕柔美,背后有一对七彩蝴蝶翅膀的妖仙。那是三千大道幻蝶一族的妖仙,而三千大道幻蝶早在第二次鸿蒙战争之初就彻底灭绝。
  
      现今在仙界,只有幻蝶的混血后裔梦蝶一族有极少的群落侥幸苟存,依附在某些强横的仙人势力之下充当婢女,依靠**身体和色相苟延残喘。现今的梦蝶一族,据说是天仙都难得找出一个的。
  
      但是那有着七彩蝶翼的妖仙,她身上的气息比殷血歌在玄天府鸿蒙道宫中那位道尊的气息还要强大,还要莫测。这是真正太古时代的绝世强者,但是她娇小而绝美的身体却被人暴力撕开,三条狰狞的爪印将她的身体撕成了四片,只是依靠着一丝皮肉勉强连在一起。
  
      在这幻蝶妖仙不到千丈外,一名身高百丈,通体密布着龙鳞状老树皮的树妖七零八碎的散落在方圆数百丈的虚空中。这是一尊先天龙血树修成的妖仙,一旦化为人形就有大罗境界的强横妖仙,以**强大异常、对所有物理攻击彻底免疫而横行一时。
  
      如此强横的龙血树妖仙,刀劈斧剁、星辰撞击都无法伤损丝毫的妖仙,却被某种无形的大道法则碾成了粉碎,就好像大石板下的鸡蛋一样骨肉成泥。
  
      在这龙血树妖仙的一侧,一名身材矫健,英气勃勃,生得格外美丽而严肃的女仙心口破开一个硕大的窟窿,一脸不可置信的僵卧虚空中。这女仙通体披挂着金色的龙鳞,鳞片晶莹剔透犹如宝石。
  
      这是已经在仙界彻底绝灭的‘虚空龙族’。他们是最古老也最神奇的龙族一种,他们身上的龙鳞是虚空法则凝成,薄薄的一片龙鳞内蕴无穷虚空,看似薄如蝉翼的虚空却广达亿万里,任凭你任何攻击跨越亿万里距离后都会被削弱九成九以上。
  
      配合上龙族特有的强横**,虚空龙族号称最难被击杀的生灵。
  
      但是这有着金色的虚空龙鳞,防御力强得不可思议的女仙,却被人一击洞穿心口而死。杀死她的人,绝对有着粉碎虚空、灭绝一方大世界的能力。否则这一击怎么可能洞穿两层虚空龙鳞,直接攻击到这女仙的心脏要害?
  
      这些信息全部是塔狱和血海中的那些金仙传递给殷血歌的,无论是三千大道幻蝶,还是先天龙血树妖仙,或者是强横的虚空龙族女仙,他们只是在无比遥远的历史上存在过。
  
      他们曾经在鸿蒙世界中强盛一时,他们曾经和先天的神灵们争夺过世界的掌控权。但是在某一次蔓延整个鸿蒙世界的惊天大战后,这些种族彻底灭亡,就连对他们的记载都几乎消失殆尽。
  
      如果不是殷血歌塔狱中和血海内的那些金仙,都是仙庭监察司的**重臣,可以接触到仙庭秘阁中无数机密的典籍和资料的话,他们也认不出眼前这些稀奇古怪的生灵来。
  
      无穷无尽的上古生灵,无数强横一时的太古仙人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他们围绕着那一颗天地灵髓旋转着,优美、静雅,犹如一朵盛开在黑夜中的黑色昙花。
  
      “太可怕了。”殷血歌由衷的感慨了一声。
  
      “只是一处太古战场的遗迹而已。”龙尊天强作不以为然的表情,硬生生挤出了一丝笑容:“他们早就已经入灭,此地残留的,只是一些没什么用处的尸体而已。唯一有用的,就是那核心处的天地灵髓,散人想要踏入地仙九品之境,只要消耗些许那天地灵髓,就能如愿以偿。”
  
      眯着眼静静的看着那一团直径千里的天地灵髓,殷血歌很不解的问道:“如此珍稀之物,龙家怎么就任凭他留在这里?换了我,早就将他们全部取走,培养自家族人了。”
  
      沉默了半晌,龙尊天轻轻的摇了摇头:“此物固然极佳,但是委实不能让外人知晓。就算是本家族人,若非万不得已,也不会让他们知道此处存在。”
  
      冷笑了一声,龙尊天指了指身后的山区,淡然道:“我龙家在此处的族人,除开我之外,来了这里就没有离开过的。为了保守秘密,我们谨慎如斯,这天地灵髓,我们若是带出此处,却无法解释他的来历,所以我们干脆就当做他不存在。”
  
      龙尊天的话里面透露的秘密太多,殷血歌不由得调侃笑道:“希望我还有离开这山的机会。”
  
      龙尊天也‘哈哈’大笑起来,他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若有所指的说道:“以后散人和我龙家,就是自家人了,散人自然不用担心这些事情。”
  
      是啊,是自己人了。
  
      如果真为龙家炼制了那禁丹,触犯了仙庭的禁令,殷血歌就算是真正上了贼船了。只不过殷血歌心中早就有了算盘,他是否会变成龙家的自己人,那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看着那一团在虚空中闪耀着淡淡血光,晶莹剔透犹如宝石的天地灵髓,殷血歌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他直接纵起一道血光,小心翼翼的避开虚空中那些缓慢旋转着的仙人尸骸,向着那一团天地灵髓飞了过去。
  
      龙尊天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殷血歌远去的身影,突然回头向幽泉笑了笑。
  
      “这位姑娘,袭击银鱼坊市的那个**水系雷法的女仙,就是姑娘你吧?血丹散人对姑娘真是关爱有加,我本以为,那粒九转金丹是由散人自己服用了,没想到却是给了姑娘你。”
  
      幽泉双手揣在袖子里,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殷血歌渐渐远去的背影。听到龙尊天的问题,她皱了皱眉,慢吞吞的抬起头来看了看龙尊天,然后点了点头:“服用九转金丹后,百年内身上都会残留金丹药香,所以你才知道是我服用了九转金丹。”
  
      “我很好奇,散人为何不自己享用那颗金丹呢?”龙尊天笑看着幽泉:“而且,姑娘你的修为,似乎也还没有达到金丹境?本尊能否知道,姑娘你的天资禀赋到底有多强,以至于一粒九转金丹,居然还无法让姑娘你达成金仙境界?”
  
      龙尊天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寻常凡人一粒九转金丹就能成就金仙境界,百万人中,大概也就只有一两个妖孽天才能够例外。
  
      那无不是天生道体,天资禀赋犹如怪物一样的存在。将金仙比喻成一口大缸,寻常人的容量都相差不大,一粒九转金丹就是三五桶泉水,足以将这口大缸填满。但是幽泉这样的妖孽,他们的天赋太强,这口大缸的容量太大,一粒金丹显然无法填满他们。
  
      让龙尊天诧异的就是,幽泉的天赋到底有多强?
  
      她身上残留着九转金丹特有的药香,所以她一定服用了九转金丹。
  
      但是她的气息分明没有达到金仙境,甚至龙尊天隐隐有一种直觉,服用了九转金丹的幽泉,她甚至连天仙境都没有突破。如果一粒九转金丹真的无法让幽泉突破天仙境的话,那么她的禀赋就太恐怖了。
  
      所以龙尊天想要趁着殷血歌不在面前的机会,从幽泉这里套出一点资料来。
  
      因为幽泉身上时刻好似笼罩着一层水雾,以龙尊天金仙境的修为,他居然无法看透幽泉此刻的道行法力到底到了什么层次。所以龙尊天认为,幽泉只是一个好姑娘,他可以尝试着从她这里诈唬出一点真像。
  
      但是幽泉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深邃、冷漠,犹如一条浩浩荡荡深不见底横跨整个世界的长河。她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周身透出一股凛冽的寒意。
  
      龙尊天见到幽泉居然再不搭理自己,他本想勃然大怒一番,小小的恐吓幽泉一把。但是幽泉身上那股寒意渐渐扩散出来,龙尊天只觉浑身一个激灵,他居然不敢再说一句废话!
  
      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龙尊天的脸色变得格外的精彩。
  
      血鹦鹉懒洋洋的趴在幽泉的肩膀上,眯着小眼睛盯着龙尊天:“小子,别想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幽泉可是咱们老板最贴心的心腹,你敢动她一根毛,我保证你们龙家有大麻烦。”
  
      龙尊天沉默一番,立刻换了一个话题:“我见散人的吃喝用度,都极其惊人,不知……”
  
      血鹦鹉咧开嘴一笑,昂着脖子得意的说道:“哦,那些丹炉什么的玩意啊?抢来的。”
  
      龙尊天默然,自从他见识了殷血歌夸张的吃喝用度,尤其是那些玄清太昊叶后,他和他身后的那些龙家高层,就无数次的猜测殷血歌的出身来历。但是以龙家的潜势力,他们也都没打听到殷血歌到底是什么个来头。
  
      这一次,他终于从血鹦鹉嘴里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但是这个答案,太让他吃惊了。
  
      抢来的?开什么玩笑?玄清太昊叶这样的先天灵物,那些仙庭御制之物,是能下手抢的么?
  
      龙尊天很苦恼的看着血鹦鹉,很无奈的看着幽泉,殷血歌身边的这些侍女、妖宠,怎么都是这么不省心的怪物呢?他们就不能好好的给他一个标准的、让大家都满意的答复么?
  
      绞尽脑汁的龙尊天,还想从血鹦鹉和幽泉这里套出一点真材实料的底细来,但是幽泉静默不语,血鹦鹉却是一张臭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话龙尊天根本不敢相信。耗费了无数的精力,龙尊天平白弄得自己焦头烂额、头痛不已,却连一点儿实在的东西都没挖出来。
  
      在这座黑漆漆的大山深处,一座充斥着瑰丽的说不出是什么色泽,但是格外浑厚、无比沉重的神光的大殿中,十几名身穿龙袍的老者端端正正的坐在巨大而华美的宝座上。
  
      这些宝座显然并非是为了人类而铸造,任何一尊宝座都高达百丈以上,是寻常人类座椅的数百倍大小。
  
      这些老人坐在宝座上,就好像一只老鼠坐在人类帝皇的龙椅上,两者之间的体积相差极大,显得格外的滑稽和荒唐。但是这些老人的气息无比强大,他们的气机充斥着整个大殿,令得他们的体型看上去也是格外的巨大,给人一种他们渺小的身体彻底占据了这些宝座的错觉。
  
      他们的意识笼罩整个大山,山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能瞒过他们的感知。
  
      他们静静的倾听着龙尊天和血鹦鹉的交流,同时相互之间不断的交谈着。
  
      “一群废物,一个小小地仙的底细都无法挖掘出来,现在的族人,一代不如一代。”
  
      “正因为是小小地仙,所以无法挖出他的底细。仙界有名有姓的金仙,甚至是天资妖孽的天仙,都我们龙氏本家的关注下。但是这些渺小的地仙,我们哪里有那个精力去注意他们?”
  
      “其实,根本不需要关注他的出身来历。只要他为我们炼制了一颗大五行神丹,他就只能成为我们的人。”
  
      “这话没错,大五行神丹一旦炼制成功,他就不可能摆脱我们,他只能死心塌地的成为我们的人。”
  
      “就怕他背后有人,会引来麻烦。”
  
      “麻烦?会有什么麻烦?我们龙氏一族,难道还害怕什么麻烦?只要这次的计划成功……”
  
      “哼,都是那群保守陈腐的老家伙,族中就是有他们掣肘,才让我们这么难堪。如果不是他们捣乱,我们能够**的调动本家的所有力量,我们也不会在外寻访炼丹师了。”
  
      “你们说的,也都是废话。不管这小子的来历,不管他身后有什么人。也不管本家那些老家伙,是否能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总之,我们现在只是需要这小家伙为我们炼制大五行神丹,丹成,则功成。”
  
      “此言不虚,我们需要的,也只是一粒大五行神丹。”
  
      “这话说得再对不过了,只要一颗神丹,那位就不得不接受我们的条件。”
  
      “就可惜,龙傲飞这娃娃居然身陨,我们在他身上花费的那些财力、物力,真正是浪费了。”
  
      “无妨,无妨,就算有了神丹,那位想要恢复,也没有这般容易。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再培养一个龙傲飞。虽然花费太大了一些,但是,值得。”
  
      沉默了半晌,大殿内传来了一个威严而凝重的声音:“再培养一个龙傲飞,势在必行。只不过,这一次,不能让他四处乱跑了。圈养在雁荡大陆吧,不能再出任何意外了。”
  
      “大善。”
  
      十几位老人纷纷点头,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们好似看到了无限的光明前景,看到了龙氏一族屹立在仙界的巅峰,取代了仙庭,由龙氏一族掌控整个鸿蒙三界。
  
      断崖前,血鹦鹉干脆站在了龙尊天的脑袋上,低下脑袋和龙尊天漫无边际的忽悠着。
  
      这头扁毛鸟天生的歼诈和阴险,对于殷血歌的真正来历他是一句不提,就是一通胡编乱造,将殷血歌完全形容成了一个出生草根,但是依靠自身的拼搏和努力,辛辛苦苦拥有了一份家业,却因为爱人的背叛、情敌的陷害,而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只能无奈遁入蛮荒仙域挣扎求存的悲剧男主角。
  
      一番胡说八道听得幽泉和乌木侧目不语,血鹦鹉却是口沫四溅说得无比兴奋。
  
      更加神奇的就是,血鹦鹉说这些谎话的时候,不管是龙尊天还是大殿中的十几位龙家老人,都使用了某些奇门仙术测试血鹦鹉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但是他们得到的结果无不显示,血鹦鹉说的是实话!
  
      就这样,血鹦鹉一步一步的扭曲了龙尊天他们对殷血歌的认识,将他们引到了歪路子上。
  
      而在那茫茫虚空中,殷血歌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缓缓运转的古仙人尸体,一步一步的向着那一团天地灵髓逐步靠近。
  
      沿途他小心的观察这些仙人的尸体,发现他们身上就连一件完好的仙器都没有留存下来。
  
      虽然他们身上有着大量的古仙器碎片,但是他们身上残留着强大的气息,无数仙人的气机牵引在一起,化为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他们笼罩在一起。除非是传说中的鸿蒙大罗金仙出手,否则没人能从他们身上拿走任何物事。
  
      殷血歌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些古仙人的尸体能够保留至今。
  
      要知道,这些古仙人的尸身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尤其是那些异类妖仙的尸体,完全可以用来炼制成各种仙器或者符箓。龙家人掌控了这一方天地,居然没有动这里的仙人一根头发,感情是他们没有那个实力来动。
  
      一步一步的小心向前,在虚空中飞遁了足足一个半月,殷血歌这才来到了那一团血色的天地灵髓前。
  
      静静的看了一阵子那一团天地灵髓,殷血歌慢慢的将身体融了进去。
  
      然后他开启丹田血海,开始疯狂的抽取天地灵髓中蕴藏的精纯力量。(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