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桃花劫难
    “大叔?你认识我?可是,你叫我大叔?”
  
      殷血歌满头雾水的盯着帝锦。他敢发誓,他从没有和这个小丫头有过任何的交情,从来没见面过。但是帝锦居然认识他,而且还叫他大叔?
  
      好吧,帝锦是如何认识他的,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大叔?帝锦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儿,可是殷血歌比她能大了几岁?
  
      咬牙盯着帝锦那张水墨画一样清丽雅致的小脸蛋,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你叫我大叔?”
  
      帝锦很是快乐的连连点头,她笑着说道:“盻珞给我画过大叔的模样,所以我一眼就认出大叔您来了。您是盻珞的师父,那么就是帝锦的长辈,我当然要叫你大叔才对。”
  
      满脸是笑的帝锦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袖子,眯着眼笑道:“血歌大叔,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鸿蒙虚空无边无际,寻常仙人根本不敢踏入一步。大叔你居然能够深入鸿蒙虚空,不愧是盻珞姐姐的师父。”
  
      用力的晃了晃殷血歌的袖子,帝锦有点赧然的说道:“帝锦忙着赶路,躲开那几个讨厌鬼,没想到撞坏了血歌大叔的座舰,还请大叔不要见怪的好。”
  
      殷血歌恍然大悟,盻珞,他收下的开山大弟子盻珞。
  
      青丘盻珞,是青丘一族的嫡系血脉,而青丘一族在仙界拥有极其庞大的潜势力,青丘一族的族人被仙界无数大势力聘用为高级智囊。盻珞天赋卓越,就算是在青丘一族中也应该得到了家族的倾力栽培。
  
      而且盻珞生得美丽无比。气质更是清雅脱尘,她能够结识帝罗仙国的宫主,和帝锦成为好朋友好姐妹,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帝罗仙国的宫主,她的朋友自然只能是青丘一族的绝代妖孽级的嫡系族人才合情合理。
  
      “你和盻珞关系很好?”殷血歌笑着拍了拍帝锦的小脑袋。
  
      帝锦呆了呆,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她长这么大,就算是她父亲,也没有对她做过如此亲昵的动作。她的小脑袋尊贵无比,哪个男人敢用手拍弄她?
  
      扁舟上的四个青衣侍女更是脸色大变。她们一下子跳了起来。尖声呵斥‘斗胆’!
  
      帝锦皱起了眉头,狠狠的向自己的四个侍女瞪了一眼,逼得她们乖乖的站在了一旁不敢吭声。她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轻柔的说道:“盻珞是我最好的朋友……嗯。我也只有盻珞一个朋友呢。”
  
      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寂寞和无奈。帝锦小心的向一旁挪了一步。虽然认出了殷血歌是自己唯一好友的师父。但是毕竟殷血歌是一个年龄比自己大了好几岁的异性,帝锦还是很仔细的让开了一点儿空间距离,不愿意和殷血歌表现得太过于亲近。
  
      毕竟殷血歌在辈分上算是她的长辈。但是两人初次见面,而且年龄相差不大,殷血歌又是一个异性男子,以帝锦的出身,她能对殷血歌表现出刚才的亲近,已经是很出格的了。
  
      当然,虽然对殷血歌不能太清热,帝锦却咕噜噜转悠着眼珠子,不断的上下打量着幽泉。
  
      幽泉也歪着脑袋望着帝锦,过了没多一会儿,两个清丽如画的小丫头同时笑了起来。帝锦很是快活的拉住了幽泉的小手,殷勤的带着幽泉往扁舟上的精舍走去:“是幽泉姐姐么?我这里有家母亲自制成的百花糕,最好吃不过了……嘻,这是血鹦鹉?真的和盻珞姐姐说的一样,看起来就是一肚皮坏水。”
  
      “干,鸟爷是一肚皮坏水?你们这帮小丫头不许胡说八道。”
  
      血鹦鹉当场就着急了,他瞪大了小小的眼珠子,气急败坏的叫嚷起来:“鸟爷天生纯良,秉性纯洁厚道,真正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
  
      血鹦鹉正在放声大叫,帝锦已经掏出了一枚九转金丹,笑吟吟的塞进了血鹦鹉的嘴里。
  
      殷血歌的眼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帝锦把九转金丹当做鸟食么?就算你是帝罗仙国的宫主,如此行径也太过于奢靡了一些。
  
      而血鹦鹉则是无比谄媚的笑了起来,他瞬间忘记了殷血歌才是他的主人,无比谄媚的笑着,点头哈腰的凑到了帝锦的面前,摇摇摆摆的扭动着肥硕的身躯,有如一头慵懒的猫一样向帝锦献媚。
  
      帝锦自幼养在帝罗仙国的深宫之中,身边自然不缺那些陪同她玩耍的仙禽仙兽,尽是一些精挑细选、温顺可爱的货色。但是那些仙兽、仙禽就是太过于温顺可爱了一些,他们一言一行都恪守本分,不敢有丝毫的逾越,她何曾见过血鹦鹉这种无底线、无节操的魔物?
  
      当下帝锦被血鹦鹉逗得‘咯咯’直乐,她很是欢喜的一把保住了血鹦鹉,又掏出了一粒九转金丹和好几粒提纯神兽仙禽血脉,增补他们先天根基的灵丹妙药塞进了血鹦鹉嘴里。
  
      殷血歌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这血鹦鹉这一次可是赚大了。看他那滴溜溜飞快转动的小眼珠子,帝锦这纯净如雪的丫头碰到了血鹦鹉,搞不好全部身家都会被这头杂毛鸟给蒙得干干净净。
  
      坐在扁舟精舍整洁的舱房内,殷血歌吃着清香扑鼻的百花糕,品尝着玄清太昊叶烹煮的茶水,身边缭绕着万年龙涎木制成的香烟,周身飘飘然犹如深处云端。
  
      帝锦的这条扁舟虽然体积不大,却是先天鸿蒙级的灵宝,他在鸿蒙虚空中航行的速度极快,远比龙家的那条大龙舟快上百倍不止。龙家的大龙舟从仙界航行到神山耗费了数年之久,但是帝锦操控这条扁舟,只花费了几天的时间。就回到了仙界境内。
  
      他们出现的地方,恰好就在蛮荒仙域的边缘。远远的,可以看到无数仙人、修士驾驭着各色飞天法器,出没于各处刚刚开辟出的穷荒绝险之地,力求发现那些有价值的、能够让他们一夜暴富的宝藏。
  
      帝锦从精舍的窗子里探出头去,脆生生的笑了:“那些讨厌的家伙,让他们在鸿蒙虚空到处找我吧。一个个最是讨厌不过了。盻珞姐姐说得没错,这些家伙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实际上面容可憎、心地阴暗污秽,应该有多远把他们丢出去多远才对。”
  
      帝锦的话里充满了对玄天玑、朗月、六道等人的不屑和鄙夷。但是她的话刚刚说完。远处就有一声极其清越的啸声遥遥传来。一条长达万丈,上面堆砌的三座高楼的巨型龙舟喷吐着浓云灵雾,在无数骑乘着蛟龙的金甲仙人的簇拥下破空驶来。
  
      在那条巨型龙舟的船头上,一名生得妖娆美丽的青年男子。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目光中充满了浓情蜜意的。远远眺望着帝锦的这条扁舟。
  
      隔着老远的距离,这位身形窈窕,面容犹如牡丹花一般艳丽。甚至面颊上还涂抹了一些香粉胭脂,发髻上用了好些珠宝玉翠装饰的青年男子已经俏生生的挥动起了雪白而细嫩的手臂:“帝锦妹妹,帝锦妹妹,你怎么能离家出走呢?你让哥哥我好生担心哇!”
  
      手里捧着茶盏的帝锦神色瞬间狼狈,她的小脸蛋耷拉了下来,目光极其古怪、无比复杂的看向了那生得美丽动人、风姿楚楚的青年。
  
      殷血歌注意到了帝锦突然变幻莫测的神情,他沉沉的咳嗽了一声,淡然问道:“帝锦,你朋友?”
  
      帝锦和她的四个青衣侍女都没吭声,她丢下茶盏,双手结了一个印诀向着扁舟打了过去,小巧的扁舟带起一道夺目的紫光,在虚空中划了一个巨大的弧线,就要一头扎进鸿蒙虚空继续逃窜。
  
      但是龙舟上的美艳青年轻轻的跺了跺脚,他目光流转,眉目生辉的娇嗔叫嚷了起来:“帝锦妹妹,哥哥我就这么让你讨厌么?你我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六七成,不出意外,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子了,你怎么能见我就逃?你真正伤了我的心呢。”
  
      这青年娇嗔的叫声犹如巫山老猿在秋天夜里的鸣叫声,幽怨无比,凄凉万分,又好似被自家丈夫丢弃的深闺怨妇一样,那等婉转凄恻空虚冷,那等此恨绵绵无绝期。殷血歌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远远的看了一眼这青年粉嫩嫩的桃花眼里两滴晶亮的泪水,浑身鸡皮疙瘩都涌了出来。
  
      这时候殷血歌才注意到这青年的衣饰打扮,他有着让世间九成九的美女都倾慕的身段儿,犹如柳条一样轻盈优雅的身材,风姿楚楚天生的风仪。尤其是这青年很会后天的打扮,他的衣衫非常的华丽,那是一件红白间条的长衫,造型却处于男女服饰之间,你可以说这是一条长袍,也可以说这是一条长裙。
  
      总而言之,这青年给人的感觉就是,他有三分是男子,却有七分是女性。
  
      一个绝色妖娆的大美女在那里扭动着小蛮腰,娇嗔的挥动着兰花指犹如深闺怨妇一样向帝锦娇滴滴的呼唤着,眼角眉梢尽是数不清、道不尽的风情。如此绝世妖孽,殷血歌浑身鸡皮疙瘩一片一片的冒了出来,好些鸡皮疙瘩都要从他皮肤上滚落到地面了。
  
      “这位,是谁啊?”殷血歌诧异的看向了帝锦。
  
      “紫薇帝子紫雨轩。”帝锦惊慌失措的看着殷血歌,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不想见他,但是这家伙总是死缠不休。盻珞姐姐本来住在我宫内的,就是因为这家伙,盻珞姐姐都逃回青丘了。这家伙,太让人恶心了,但是他和他的父亲死缠烂打的,想要让我嫁给他……”
  
      帝锦死死地咬着牙,用一种宁可玉碎不能瓦全的坚定,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眼来:“想要让我嫁给他,除非我死了……那也不可能。”
  
      “帝锦妹妹,帝锦妹妹呀,你真的这么忍心,就忍心伤了我的心么?”紫雨轩依旧在娇滴滴的大声呼喝着。他的座舰速度极快,长达万丈的巨舰在虚空中拖出了一条长达万里的金色洪流。一路呼啸着向扁舟追了过来。
  
      帝锦的小脸绷得紧紧的,她竭尽全力的催动扁舟向鸿蒙虚空遁去。
  
      但是很显然,她的修为太低。紫雨轩的那条龙舟虽然只是一件普通的仙器,可是经不住驾驭这条龙舟的显然是大罗境的存在,或者是数百甚至是数千名金仙联手催动这条龙舟,所以龙舟的速度远比帝锦的扁舟来得快。
  
      眼看着帝锦的扁舟距离那一片仙界和鸿蒙虚空交界的屏障只有不到千里的时候,巨型龙舟已经追上了扁舟,并且划出一道极大的弧线,牢牢的挡在了扁舟前。
  
      帝锦咬着牙,悍然催动扁舟不管不顾的向那条龙舟撞了过去。以她这条扁舟的先天鸿蒙灵宝级的品质。那条巨型龙舟若是真的和她硬碰硬。绝对会和殷血歌前几天乘坐的龙家龙舟一样,被撞得粉碎。
  
      但是紫雨轩轻笑了一声,他远远的向着帝锦点了点手指,娇声叫道:“帝锦妹妹。你可真顽皮。”
  
      随着几声让人不寒而栗的娇笑声。紫雨轩的袖子里突然飞出了数万里拇指大小的珍珠。这些珍珠叮叮当当的相互对撞着。很快就在扁舟前方交织出一张硕大的宝气升腾的大网。
  
      扁舟狠狠的撞在了这座大网上,结果一重一重柔韧阴柔的力量不断涌来,扁舟前冲的力量被不断消解。最终扁舟只是向前冲了数百丈。就被这一层大网死死的缠绕在了半空中动弹不得。
  
      “帝锦妹妹呀,哥哥我辛辛苦苦从仙庭追到这里,你怎么舍得再次逃开呢?”紫雨轩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娇声娇气的叫道:“哥哥我对你一片赤诚,你莫非……”
  
      话没说完,紫雨轩的脸色已经变得和腐烂的猪肝一样难看。
  
      他瞪大了一对儿粉光四射的桃花眼,怒气冲天的指着殷血歌厉声尖叫起来:“你是谁?帝锦妹妹,你的扁舟上怎么会有男人?天哪,天哪,除了你父亲,除了我,你居然还敢让一个臭男人靠近你不到百丈远的距离?帝锦妹妹,你怎么敢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紫雨轩跳着脚的朝着殷血歌怒吼起来:“你是哪来冒出来的畜生?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怎么敢靠近帝锦妹妹?你怎么敢如此玷辱她?你给我滚出来,赶紧从帝锦妹妹的扁舟内滚出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我要把你剁成肉酱,我要让你慢慢抄斩,我要将你的九族全部碾成粉碎啊!”
  
      紫雨轩那张倾国倾城的美丽面孔彻底扭曲了,他就好像市井中的泼妇一样,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随着紫雨轩的叫声,数千名身穿金甲,脚踏蛟龙的仙兵仙将纷纷围了上来,将帝锦的扁舟包围在了正中。
  
      帝锦气得脸色发青,她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袖子,愤怒的呵斥道:“紫雨轩,你好大的狗胆。”
  
      紫雨轩看到帝锦亲昵的抓住殷血歌袖子的模样,他顿时如丧考妣的尖叫起来,他身体无力的瘫痪在船头上,浑身抽搐的尖叫着:“你居然抓一个陌生男人的袖子!帝锦,你怎么能这么做?你不纯洁了!你不纯洁了!你已经被人玷辱了啊!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还知道什么是羞耻么?你还知道什么是女德么?”
  
      殷血歌看着歇斯底里尖叫不休的紫雨轩,再看看那些渐渐围上来,对自己散发出无穷杀意的金甲仙人,他皱着眉头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帝锦的小脑袋。
  
      “紫雨轩是么?紫微仙帝的帝子?话说,紫微仙帝是九华宗的门人?你们九华宗的老祖宗九翁都彻底陨落了,你们九华宗的人,怎么还这么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呢?真以为你们九华宗是仙界豪门,可以为所欲为一手遮天么?”
  
      紫雨轩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目光冷厉狠辣犹如毒蛇一般凝视着殷血歌:“你是何人?”
  
      殷血歌冷冷一笑,他淡然道:“我是什么人,紫微仙帝或许还不知道,但是你去询问你九华宗现今的老祖浮峦翁,或许他会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
  
      紫雨轩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怨毒的向殷血歌深深的望了一眼。
  
      殷血歌丝毫不畏惧的看着紫雨轩,他冷声喝道:“回去给你父亲说,不要动帝锦的主意。你可以把我的话当做警告,也可以当做耳旁风。但是如果你不想给你父亲惹麻烦,就不要再出现在帝锦面前。”
  
      帝锦是盻珞的好友,殷血歌并不介意狐假虎威一把,用太玄真一道祖的威名,震慑一下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紫雨轩。
  
      很显然,九翁道祖彻底陨落的事情,对紫雨轩有着绝强的震慑力。他死死地咬着牙,却没能说出一个字,只是面色阴郁的看着殷血歌,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但是被震慑住的,只有紫雨轩一人。
  
      殷血歌伸手抚弄帝锦小脑袋的一幕,被三位刚刚从鸿蒙虚空中穿出来的青年看在了眼里。
  
      玄天玑、六道、朗月三人眼看着殷血歌伸手抚摸帝锦,他们顿时气急败坏的尖叫了起来。
  
      “斗胆贼子,你焉敢亵渎帝锦宫主?速速将你脏手拿开。”
  
      而出身龙族的六道显然脾气更加火爆一些,他张开嘴,一根好似蛟龙须炼制成的飞剑,就带起一道寒光,笔直的射向了殷血歌的眉心。(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