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再有惊变
    龙须刺,这是龙族特有的一种强力飞剑。
  
      龙族随着年龄、实力的增长,下颌的龙须从两条逐渐增加,最古老的龙神下颌会生出数以百计的龙须。而且按照龙族所属的种群不同,他们的龙须也会携带上不同的属性。
  
      比如说火龙一族,他们的龙须就是一条燃烧着的火焰,拥有极其可怕的高温。将龙须炼制成飞剑后,这飞剑就是最顶级的火属性飞剑,拥有超出寻常飞剑的杀伤力。
  
      六道作为龙族帝子,他炼制的龙须刺,使用的龙须材料自然是极品中的极品。他射向殷血歌的这一柄飞剑,使用的材料来自于龙族的龙墓,是一尊上古龙神陨落后留下的龙头上附着的龙须。
  
      那条龙神是庚金属性的金龙,他的龙须不需要太多炼制,就能斩金截铁,寻常仙器被他龙须轻轻一划都会被撕成两片。经过龙族大能的炼制后,六道拥有的一百零八柄龙须刺锋利无匹,就算是寻常的大罗道器都难以抵挡他飞剑的锋芒。
  
      殷血歌只看到一缕寒光扑面而来,龙须刺飞行的速度极快,极其锋利,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避开了眉心要害。六道的飞剑擦着殷血歌的胸口掠过,他身上普通高阶地仙器水准的仙袍‘嗤啦’一下裂成两片,然后碎裂为无数细小的碎片飘得满天都是。
  
      一条极细的血痕在殷血歌的胸膛上浮现,一条形如龙须的飞剑镶嵌在殷血歌的胸膛上。飞剑急速的跳动腾挪,却被殷血歌伤口附近的肌肉死死地禁锢着,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法脱离。
  
      换成修炼无上圣体之前,殷血歌的身躯固然强横,但是也不可能抵挡六道龙须刺的攻击。
  
      但是无上圣体小成之后,殷血歌的**强度数以百倍的提升。他此刻的**就好似一块佛门至坚至硬的金刚舍利,六道的飞剑虽然划开了他的皮肉,但是同时也被他的皮肉紧紧的夹住。
  
      飞剑剧烈的跳动着,和殷血歌的皮肉相互摩擦发出‘嗡嗡’巨响。
  
      一抹清气在殷血歌的伤口附近飘出,绕着他的伤口只是一个旋转。他的伤口就悄然愈合。就连一丝伤痕都没留下。他低头看着依旧镶嵌在皮肉中的龙须刺,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先天两仪造化神炎犹如流水一样从殷血歌的皮肉中渗出,静静的灼烧着龙须刺。六道的脸色骤然一变,他的神魂深处涌出强烈的刺痛。痛得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上涌出了大量的冷汗。
  
      “你敢毁我神兵?”六道指着殷血歌厉声怒吼。但是他的吼叫声刚刚出口,镶嵌在殷血歌胸口的龙须刺就被一抹黑白二色分明的火焰一卷,悄然化为一缕淡淡的金色液汁被殷血歌的身体吞噬。
  
      血歌剑欢欣雀跃的将龙须刺所化的液汁吞噬一空。来自上古龙神下颌的龙须精华。这让血歌剑的灵性更加充沛,让血歌剑拥有了寻常飞剑难以获得的生机灵气。
  
      六道则是身体一晃,一缕鲜血迅速从他嘴角流了下来。他伸出殷红的舌头,狠狠的将这一缕血迹卷回了嘴里,然后无比怨毒的向殷血歌望了过来:“狗胆的畜生,你敢损毁我的本命飞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都来不及,我要让你受尽天下痛苦而死。”
  
      殷血歌冷淡的看着六道,他摸了摸光洁的胸膛,冷声喝道:“难不成,只许你对我出手不成?这是什么道理?就凭你是龙族的帝子?龙族莫非就能在仙界一手遮天?”
  
      六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怒极瞪着殷血歌,却半晌说不出话来。
  
      龙族行事向来霸道,任何触怒他们的人,他们只会选择用暴力来强行镇压,所以龙族的族人,一般而言在口舌上的功夫都不是很好。要说道理,他是说不过殷血歌的。尤其是他现在一百零八柄龙须刺被毁掉了一柄,整套的本命飞剑缺了一件,这让他受到了不轻的内伤。
  
      在沸腾的血气平复之前,想要让六道开口争辩,他也是没有余力的了。所以他只能怒视殷血歌,同时往嘴里丢了两颗疗伤的丹药,默不作声的开始运功调息。
  
      玄天玑和朗月面露喜色,六道的一百零八柄龙须刺,对他们而言是极大的威胁。在过往的岁月中,他们曾经和六道明争暗斗无数次,六道口喷一百零八道龙须刺,犹如暴风骤雨一样漫天乱射,往往将玄天玑和朗月好容易弄到的各种强力仙器切得支离破碎。
  
      一百零八柄龙须刺浑然一体,来自同一条龙神的身体,先天气机默契无比,结成剑阵没有丝毫纰漏,让人根本难以抵御。但是殷血歌今天毁了其中一柄龙须刺,这套剑阵就有了一个极大的漏洞。就算以后六道重新炼制一柄龙须刺,也无法和其他的一百零七柄龙须刺完美配合。
  
      换言之,六道手上杀伤力最大的一套本命仙器被殷血歌毁掉了。
  
      所以玄天玑和朗月面带笑容,差点就要为殷血歌的所作所为鼓掌叫好。
  
      但是帝锦跳了出来,她愤怒的指着六道娇声呵斥道:“六道,你太蛮横无理。分明是你偷袭血歌大叔,你还想要仗势欺人,真正是没有道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否则见一次我就叫人赶走你一次。”
  
      狠狠的一甩袖子,帝锦呵斥道:“你还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见到你这蛮横的嘴脸就恶心,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这里不是帝罗仙国,如果是帝罗仙国的话,我就叫人把你打走了。”
  
      六道呆住了,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帝锦,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惊慌的指着殷血歌喝道:“血歌大叔?帝锦宫主,你。你,你怎么叫他血歌大叔?你这,这……”
  
      如果帝锦称呼殷血歌为‘血歌大哥’,那么六道豁出去性命,可也要和殷血歌分一个生死明白。但是帝锦称呼殷血歌为‘血歌大叔’,这大哥和大叔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其中的蕴意却是天差地远了。
  
      狠狠的一挺胸膛,帝锦跺着脚喝道:“当然是血歌大叔。他是盻珞姐姐的师父,盻珞姐姐是我好姐妹,血歌大叔当然就是我的长辈喽。我又没有拜他为师。所以我只能称他为大叔。这有什么错?”
  
      殷血歌掏出了一条长袍裹住了身体,他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狼狈的六道冷笑道:“六道贤侄,不要怪我倚老卖老。哈哈。帝锦乃盻珞那丫头的好友。我叫你一声‘贤侄’。我想我还是当得起的。六道贤侄你目无长辈,蛮横无理,见面就对我下杀手。这是什么道理?”
  
      六道凌乱,他手足无措的看着殷血歌,就好像被一百零八道狂雷劈得昏厥的鹌鹑,半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青丘盻珞是什么人,他们当然知道。
  
      盻珞是青丘一族这两年刚刚冒出来的绝世妖娆,天生的鬼灵道体,而且继承了一门博大精深、奥妙无穷的鬼修道藏。按照青丘一族几位老祖和外族几位大罗的点评,盻珞天赋异禀,除非遭了**,否则她是注定成就大罗道果的。
  
      天赋惊人,境遇非凡,兼之盻珞生得美丽出尘,真正犹如画中的仙子一般。所以盻珞和帝锦一般,都是仙界无数年轻俊彦狂热追求的目标。
  
      但是盻珞的师承来历在仙界一直是个谜,有资格的人都知道盻珞继承了一门鬼道的大罗道藏,但是她的师父到底是哪位了不起的大能,除了青丘一族的几位老祖,整个仙界并无人知晓。
  
      今日见到殷血歌,六道、朗月和玄天玑等人这才明白,殷血歌居然就是盻珞那个身份神秘的师尊。
  
      难怪他可以用**抵挡六道龙须刺的凌厉一击,难怪他能不动声色的就以某种神奇的天地灵炎将六道的龙须刺彻底炼化。六道作为龙族帝子手段高深莫测,行事蛮横莽撞,一直以来无数仙人都在他手上吃了大亏,也只有盻珞的师尊,才有这个资格让六道吐血。
  
      “原来是前辈当面,玄天玑失礼了。”玄天玑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毕恭毕敬的向殷血歌鞠躬行了一礼,额头都差点碰到了自己的脚背。他恭声说道:“天玑和盻珞妹子,也是交好的朋友,前辈大名,也是如雷贯耳,素有所闻的。”
  
      玄天玑反应得快,朗月的反应更是快捷不过。
  
      带着佛门大德特有的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朗月无比热情的向前飞了几步,轻盈的凑到了殷血歌的面前,然后深深的向他合十为礼:“前辈乃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血歌前辈,晚辈这里有佛门秘制七宝莲香茶,乃是我佛门秘宝,也只有前辈这等人物,才有资格赏鉴这莲香茶的妙处了。”
  
      朗月一伸手,就有一尺见方的一个菩提木制成的木匣子出现在他手上,在这木匣子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数十斤色泽淡雅、散发出淡淡莲蕊清香的茶叶。这茶叶通体七彩佛光萦绕,一股让人心境沉凝、神魂稳固的气息从茶叶上扩散开来,端的是佛门秘宝、不是寻常仙人能见到的好宝贝。
  
      殷血歌小看了朗月一眼,伸手将那木匣子一把接了过来。他大咧咧的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佛门高第,果然和凡俗之人不同,起码在这礼节上无可挑剔。朗月贤侄实在是太多礼了,不过,礼多人不怪嘛,总比那些蛮横无理的粗暴野蛮之徒来得让人欢喜。”
  
      朗月精通世故,所以弄清了殷血歌这个‘帝锦长辈’的身份,他立刻送上厚礼来博取好感。
  
      玄天玑的反应就是比朗月慢了一丝半点而已,殷血歌刚刚收取了朗月献上的莲香茶,玄天玑就已经满脸是笑的凑到了殷血歌面前,毕恭毕敬的将一个散发出浓浓暖意的玉瓶献给了殷血歌。
  
      “前辈神通莫测,乃真正的前辈大能,晚辈刚才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谅解。”
  
      “晚辈没什么好孝敬前辈的,这是一瓶虚空梦昙的花露精华,有滋养仙魂,重孕仙基的神效,就算是仙魂崩解,被打得魂飞魄散了,只要及时将这花露和仙魂碎片融为一体,就能重生仙魂。”
  
      玄天玑笑得格外的灿烂,朗月的莲香茶虽然珍贵,也不过是一种生活上的消耗品。有一些补益神魂的功效。但是他献上的虚空梦昙的花露。这可是保命疗伤的圣物,以玄天玑的身份,这样的圣物他手上也不过两瓶而已。献给殷血歌一瓶,玄天玑可是下了血本了。
  
      殷血歌淡然一笑。他随手将那玉瓶接过。淡然笑道:“不知者不怪。天玑帝子,也是明白事理的人。和某些人相比,某些人真正是连垃圾都不如了。”
  
      玄天玑笑得很灿烂。他知道盻珞是帝锦的好友,能够得到盻珞师尊的好感,这无疑对他追求帝锦是有大帮助的。所以虽然他对这一瓶花露很是心痛,但是能换来殷血歌的笑容和夸奖,他觉得值了。
  
      六道气急败坏的看着玄天玑和朗月,这两个无耻的败类,他们怎么能不顾身份,如此奴颜卑膝的向一个不知道来路的地仙献媚?殷血歌虽然挡住了六道的飞剑刺杀,并且毁掉了他的本命飞剑,但是殷血歌散发出的仙力波动,那绝对只是一个普通地仙的水平。
  
      地仙八品,这样的低阶仙人,值得他们这样的天潢贵胄在意么?
  
      六道面色阴沉的看着殷血歌,龙族天生的骄傲和狂横让他无法向殷血歌低头,他鼓起中气,向着帝锦大声呵斥起来:“帝锦,你不要被这些妖佞小人蒙蔽了。这厮不过是区区一八品地仙,他怎可能是盻珞小姐的师尊?盻珞小姐继承的乃是大罗道藏,更走的是鬼修道路,这厮……”
  
      这里是蛮荒仙域的边缘,并不在小雁荡,所以小雁荡那古怪的禁锢和压制的力量自然是荡然无存。
  
      听到六道的质疑声,殷血歌只是笑了笑,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幽冥十八禁囵塔就带着浓郁的幽冥气息从他头顶涌了出来。浓郁而精纯的幽冥之气向着四周扩散开,十八尊金仙巅峰境界的镇狱鬼王挥动着各自本命鬼器,从塔身上探出了半个身体,向着六道龇牙咧嘴的大声怒吼。
  
      六道闭上了嘴。
  
      他们追求帝锦也有一段时日了,他们自然也在帝锦身边见识过盻珞施展的各种小巧鬼术。
  
      盻珞施展的鬼术气息,和塔狱散发出的幽冥之气分明是源出一脉。很显然,盻珞和这尊幽冥十八禁囵塔有着莫大的干系,能够掌控这尊宝塔,显然殷血歌和盻珞之间的确有着不为人知的联系。
  
      “真正,该死。”六道的瞳孔变成了金红色,他怒视殷血歌,皮肤下一根根血管高高的凸起。
  
      这一瞬间,六道想要将殷血歌扑杀当场。如果不是帝锦就在面前的话,六道早就出手了。
  
      朗月和玄天玑相互望了一眼,他们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可亲。塔狱一出,他们自然分辨出殷血歌和盻珞之间的关系,盻珞是殷血歌这个小小地仙的徒弟,显然这并无太大的疑问了。
  
      至于说殷血歌只是一个小小的八品地仙,对六道的这番言辞,玄天玑和朗月根本不屑一顾——区区八品地仙,能够抵挡住你的龙须刺?能够摧毁你的龙须刺?简直是开玩笑嘛。你六道稀里糊涂的,莫非以为我们也和你一样的糊涂。
  
      所以两人对殷血歌越发的恭谨,越发的亲近,他们恨不得殷血歌就是帝锦的亲老子,如果他们能够通过取悦殷血歌而博取帝锦对他们的好感,他们不惜跪在地上捧着殷血歌的脚丫子唱赞歌。
  
      就连男不男女不女的紫雨轩都一跃而起,涎着脸凑到了殷血歌面前献媚。
  
      他们知道帝锦对他们没有好感,但是殷血歌既然能够和帝锦共处一舟,他们为什么不通过取悦殷血歌,曲线救国的来博取帝锦的好感呢?
  
      三个人宛如绿头苍蝇一样围住了殷血歌,各种‘久仰’、‘钦佩’、‘如雷贯耳’之类的词汇不要本钱的倾泻了出来。帝锦站在一旁绷着小脸,恨得直跺脚,但是殷血歌没吭声,她一时却也不好离开。
  
      幽泉则是拉住了帝锦的小手,轻轻的拍打她的小手安慰她。
  
      对于殷血歌的脾性,幽泉是知道的,这几个天潢贵胄想要从殷血歌这里走迂回路线,这怎么可能呢?
  
      一通寒暄请安之后,紫雨轩翘着兰花指,娇声娇气的笑了起来:“血歌前辈,今日在此相遇,我们实在是有缘呀。嘻嘻,雨轩这里备了些许水酒,还请前辈赏脸一二。”
  
      紫雨轩正一门心思的邀请殷血歌,远处天幕突然裂开一个巨大的虚空通道,三支虚空神锚散发出无穷仙威,裹挟着浩浩荡荡的仙光瑞气破空而出。
  
      一头身躯方圆足足有十万里大小的青铜色玄龟驮负着一块巨型大陆,慢悠悠的从那三支虚空神锚开辟的通道中缓缓行出。一个清朗高亢的声音从那一座大陆上的仙宫内传来:“几位兄台,这厮涉及龙家勾结神孽一案,乃罪大恶极之人,几位兄台千万不要认错了好人,被扯进这抄家灭门的大案中去。”
  
      六道闻声大喜,而殷血歌则是眉头骤然皱了起来。(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