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第二鹏圣
    龙家勾结神孽的抄家灭族的重罪?
  
      殷血歌的脸色顿时一沉,这来人是谁,怎么就这么快将事情弄得全盘清楚?要么是龙家内部有他的人手,要么就是,龙尊天那些倒霉蛋的家伙,居然被来人给生擒活捉了不成?
  
      玄天玑、紫雨轩、朗月的脸色也是变得有点古怪,他们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老长一段距离。唯独六道狂喜,他厉声笑道:“原来是勾结神孽的罪徒?就你,也能是盻珞小妹的师尊?哈哈哈,帝锦宫主,你可不要被这些邪魔外道的家伙给蒙骗了。”
  
      六道心中大乐,眼看着他就要在盻珞这里失分,连带着要在帝锦心中地位垮台,但是殷血歌居然勾结神孽?这个罪名一出,他六道刚才对殷血歌大打出手的事情,可就是烛照万里的先见之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了。
  
      而那动用了三支虚空神锚跨空而来,声音清朗、悠长的人么,六道他们自然是认识的。这人说出来的话,那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错失的。
  
      所以六道狂笑几声,右手一把向殷血歌抓了下来。
  
      一支方圆百丈的金色龙爪撕裂虚空,带着森森寒气向殷血歌当头抓下。六道厉声喝道:“斗胆狂徒,还不束手就擒,莫非真要找死不成?”
  
      看着头顶压下的龙爪,殷血歌冷哼了一声。对六道的攻击他不置一顾,而是凝神看向了那正跨空而来的巨型玄龟以及龟背上的那座仙宫。这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在这个尴尬的时间点准确的赶来这里?
  
      帝锦出现后,殷血歌就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气息。帝锦的出现。玄天玑、紫雨轩等人接踵而来,而且他们恰到好处的撞破了龙家在鸿蒙虚空中的各种安排,这一切看似凑巧,但是茫茫仙界,无边鸿蒙,哪里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阴谋,绝对是阴谋,而且是势力极大、实力极其雄厚的大人物动用了无数人力物力安排下的阴谋。这是一张大网,龙家只是网里面的一个小小的猎物,他殷血歌。或许只是倒霉撞进了网里?
  
      金色的龙爪呼啸落下。乌木放声爆着粗口,抡起大斧头向着龙爪砍了上去。
  
      ‘当啷’巨响,火星四溅,六道的龙爪纹丝不动。乌木则是口吐鲜血的丢开大斧。被这一爪子拍出了数百里远。乌木一头撞在了一颗急速飞过的小流星上。将那颗直径百里左右的小流星撞得粉碎,小流星内部镶嵌的数以百万计的大大小小的仙石犹如无数点火光一样飞了出来。
  
      幽泉轻喝了一声,她伸出手指。轻轻的向着六道的龙爪一点。
  
      一道薄薄的水波挡在了六道的龙爪前,气势雄浑的龙爪轰穿了水波,但是下一瞬间,一条黑色的大河翻滚着从碎裂的水波中喷射而出,六道发出一声惊呼,他雄壮的身躯被黑漆漆的大河一卷,眨眼间就被冲出了千多里远。他身上的甲胄荡起绵绵仙光,苦苦的抵挡着寒气袭人的水波侵蚀,护住了六道没有被那河水恐怖的冲击力所伤。
  
      帝锦轻喝了一声,她异常不快的向六道喝道:“六道,你非要和血歌大叔为难么?他就是盻珞姐姐的师父,莫非你们以为我糊涂了,还会认错人?”
  
      转过身,帝锦向那破空而来的玄龟冷声呵斥道:“第二圣,你敢诬陷盻珞姐姐的师尊?你不怕你大哥找你的麻烦么?我听说,你大哥第二神可是托了好些人,想要向盻珞姐姐求亲呢。”
  
      殷血歌摸了摸鼻子,他的瞳孔瞬间缩小到了针尖般大小。
  
      幽泉轻轻的靠在了殷血歌的身边,小脸蛋上也尽是严肃。
  
      第一世家黑幕重重,到了现在,殷血歌都没弄清第一世家到底有什么样的底细。但是有了第一世家,这里突然又冒出来一个第二圣和第二神,他们的姓氏显然是‘第二’,那么他们和‘第一世家’会否有什么牵连?
  
      虽然第二圣他们显然是仙界的土著,但是第一世家一直和仙界勾勾搭搭,他们之间,未必没有联系。
  
      巨大的玄龟带着让人窒息的庞大威压缓缓滑翔到了近前,一道锋利异常,让人双眸剧痛,好似被人用刀锋在眼珠上狠狠割了一刀一样,让人极其难受的金光从玄龟背上冲天飞起。金光中是一名面容阴鹫狠戾,周身散发出凛冽寒意的青年。
  
      让人诧异的就是,这青年的背后,赫然有一对儿数丈长的金色羽翼。看那羽翼的模样儿,俨然是仙界著名的神禽金翅大鹏鸟的羽翼。这羽翼并非法力幻化而成,而是直接从这袒露上身的青年背后长出来的,是一对儿血肉相连的真正的翅膀。
  
      殷血歌下意识的感受到了一丝天生的威胁感。
  
      虽然他的血脉中,属于血妖一族的那一半血脉,已经在他凝聚无上圣体的时候被彻底净化,血妖一族的血脉净化已经被分解提纯后,化为奇异的生命能量被他的身体吸收。换言之,殷血歌如今已经不再和血妖一族有任何的关系,他体内一丝半点儿血妖一族的血脉都没有。
  
      但是他毕竟曾经是一头强悍的血妖,他身上依旧保留了血妖一族的血脉带给他的某些天生的本能。
  
      比如说,血妖一族的某些天敌、死对头,他们的气息对殷血歌而言就是如此的清晰。同时就好像一头乳虎,只要一出生就知道羊羔会是自己的食物一样,殷血歌也本能的知道了第二圣那对羽翼的来路。
  
      第二圣绝对拥有金翅大鹏鸟的血脉,而金翅大鹏鸟在仙界以飞行绝迹而著称,所谓大鹏乘风九万里,就是金翅大鹏一族的强者炫耀自家飞行速度的最佳描述。金翅大鹏一族的飞行速度比血妖一族更胜,而金翅大鹏鸟。他们更是血妖一族的天敌。
  
      血妖一族依靠吞噬其他种族的精血而生,所以血妖一族的强者,他们的精血比起其他的生灵要强大千百倍。
  
      金翅大鹏一族性喜猎杀蛟龙一族为食,原因就是蛟龙一族血气充沛,血肉芬芳鲜美。也不知道是哪一头金翅大鹏,突然发现血妖一族的精血比起蛟龙更加充沛强盛,血肉滋味更加鲜美绝伦之后,金翅大鹏和血妖一族就成了仙界最有名的死对头。
  
      两族的族人都是飞行速度极快的那一类,但是金翅大鹏一族在速度上更占优势。当金翅大鹏开始猎杀血妖一族的强者为食后,两族的仇恨就再也无法解脱。
  
      更让血妖一族无奈的就是。金翅大鹏一族和佛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差不多一半的金翅大鹏都有佛门护法的身份,那些佛门的古佛、大尊的头顶上,往往都站着一尊金翅大鹏作为近身护卫。
  
      所以金翅大鹏一族的族人,一个个都是佛道兼修。他们的本命功法是道门的手段。但是他们辅修佛门诸般神通。比如说不坏金身、天足通、天目通等神通,而他们修炼的诸般佛门降妖伏魔的佛光**,更是成为了血妖一族的克星。
  
      除开血妖一族当中的‘日行者’可以无视金翅大鹏的各色佛光。其他血妖一族一旦碰到金翅大鹏,就往往会被他们克制得死死地。面对金翅大鹏,血妖一族只有望风而遁。
  
      几乎是一瞬间,殷血歌就突然知道了这么多关于金翅大鹏一族的知识,这就是他曾经拥有的血妖一族的血脉带给他的遗泽。
  
      但是知道了金翅大鹏的威势,殷血歌对这第二圣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他体内的血妖一族的血脉早就被无上圣体给彻底净化,金翅大鹏对他的威慑根本无用。而且就算他如今依旧是一头血妖,以他拥有的日行者的异能,佛门佛光对他的杀伤力也并不强大。
  
      而且眼前的第二圣,他分明不是纯血统的金翅大鹏。
  
      他应该是仙人和金翅大鹏的混血儿,这种人身鸟翼的形象,就是他的本体。
  
      对于纯血统的金翅大鹏,殷血歌尚且不畏惧,更不要说区区一个混血儿了。
  
      “只不过,我拥有血妖血脉,所以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拥有金翅大鹏血统的第二圣来找我的麻烦。嘿,果然是好手段,好安排,这一次是真的不想给我留任何的后路了么?”
  
      暗自琢磨着金翅大鹏对血妖一族明里暗里的克制,殷血歌不由得哂笑摇头。他已经隐隐品味出了第二圣出现的背后,那若有若无的杀机。某些人果然还在惦记着他,一直没有放过他呢。
  
      第二圣所化金光带着凄厉的破空声瞬息间就到了殷血歌面前,他右手向着虚空一握,一柄通体金色的方天画戟就凭空冒了出来。紧握着比自己还长了小半截的方天画戟,狠狠的抖了一下,第二圣眯着眼凝视着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跪下,自缚,随我去仙庭受审,你还能暂时保住性命。”
  
      殷血歌一言不发,他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第二圣。他的目光很轻蔑,很不屑,很阴冷,近乎挑衅的目光让第二圣勃然大怒,他袒露的上半身无数条青筋暴起,犹如蚯蚓一样在皮肤下剧烈的蠕动着。
  
      “第二圣,你听到我的话没有?”眼看着第二圣居然无视自己的警告,一意孤行的对殷血歌提出了威胁,帝锦小姑娘的脾气发作,她跺着脚指着第二圣呵斥起来:“我警告你,血歌大叔可是……”
  
      “不知所谓的女人,滚开!”第二圣眸子里一抹暗金色寒光闪过,他狠狠的一挥手,一道金色狂飙呼啸而出,狠狠的撞在了帝锦的胸前。帝锦身上一块青红色混杂的玉佩突然喷出一道烟霞,艰难的挡住了金色狂飙的侵袭。
  
      刺耳的摩擦声中,玉佩放出的烟霞被金色狂飙一重重的磨得粉碎,帝锦站立不稳,狼狈的被那一道金色狂飙冲出了近千里远。帝锦的小脸蛋吓得发白,她娇小的身体微微哆嗦着,眼眶里已经有泪珠在打转。
  
      自幼养尊处优的她。更是得到了仙界无数青年俊彦的追慕,何曾有人敢对她粗言相向,更不要说对她出手了。但是第二圣刚才那一击,如果不是帝锦父亲赐下的护身玉符自动护主的话,这一击甚至可以重创帝锦,就算是断胳膊断腿都不是没可能。
  
      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情的帝锦一时间乱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她的四位青衣侍女急匆匆的赶到了她身边,急忙将她护在了中间,无不警惕的怒视着第二圣。
  
      玄天玑、紫雨轩、六道、朗月四人则是目光闪烁,他们也不吭声。而是慢慢的向着帝锦的方向靠去。一个呢。他们害怕第二圣这个仙界出名的狂人对帝锦再下杀手,第二个呢,他们巴不得在一旁看戏,看看第二圣和殷血歌能演绎出什么样的戏码来。
  
      “无知的蠢女人。”第二圣不屑的向帝锦瞥了一眼。冷声喝道:“真以为自己有了一具好皮囊。让一群**迷心的蠢货天天围着自己赚。就把自己当做了多了不得的人物?女人,不就是女人,你们唯一的用处就是躺在床上挨操、生孩子。除此以外,你们还有什么用?”
  
      第二圣的话粗暴无礼,甚至可以用下流庸俗来形容。
  
      帝锦气得脸色发紫,她的四位青衣侍女也都面色不善的看着第二圣,一个个气得浑身都在哆嗦。
  
      “盻珞那小妞,嘿,第二神那蠢货想要娶她,那是第二神的事情。”第二圣不屑的向着殷血歌啐了一口:“我不是第二神那种见了女人就挪不动脚的蠢货,就算你是盻珞那小妞的师尊,你犯了事,我就要抓你。如果你反抗,我就能杀你。事情,其实很简单。”
  
      望着骄傲骄横不可一世的第二圣,殷血歌冷声道:“抓我,杀我,为什么?”
  
      第二圣眯起了眼睛,轻轻的冷哼了一声:“你和龙家沆瀣一气,勾结神孽,图谋不轨,这是抄家灭族的重罪。玄天玑麾下的几个蠢货,他们多少有点脑子,已经将案情汇报给了仙庭知晓。他们录下了你的图形真影,我是特意来抓捕你的。”
  
      古怪的抿嘴一笑,第二圣慢悠悠的说道:“我是应该称呼你为殷血歌呢,还是应该叫你血丹散人?”
  
      摇摇头,第二圣冷声喝道:“或者说,你是冢鬼道祖的门人?这个身份,或许可以让我忌惮一二?”
  
      一句话,第二圣揭开了殷血歌最大的底牌。
  
      殷血歌凝视着第二圣没吭声,而玄天玑等人则是轻轻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在仙界,冢鬼道祖的身份,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冢鬼道祖的门人,这在仙界,也是极少有人敢于招惹的。
  
      但是毫无疑问,眼前的第二圣就有足够的底气招惹殷血歌。
  
      因为第二圣出身仙界神秘莫测的隐修仙门第二世家,他的母亲更是金翅大鹏王族的族女,身上流淌着高贵的金翅大鹏王族的血脉。而金翅大鹏这一族有佛门撑腰,自身更在仙界的飞禽一类的妖族中有着帝皇一般的地位,第二圣有足够的底气无视冢鬼道祖的威慑。
  
      更让人无语的是,如果说玄天玑、紫雨轩、六道、朗月他们只是依靠家族势力逍遥自在的纨绔子弟的话,第二圣可是第二世家和金翅大鹏一族可以培养的顶级精英。
  
      第二圣的年纪比起玄天玑他们也大不了多少,最多比他们早出生了五六千年而已。但是第二圣已经依靠自己的努力,累功而晋升为仙庭开府建牙的统兵元帅,封号‘镇魔天王第二鹏圣’。
  
      镇魔天王,这是仙庭给予第二圣的正式封号,地位相当于仙庭下辖的各大仙国的帝皇。
  
      而第二鹏圣,这是几大仙帝赐予第二圣的雅号。他姓氏第二,名为‘圣’,又有金翅大鹏的血脉,所以第二鹏圣这个雅号在仙庭也是赫赫有名。
  
      所以第二圣有足够的底气对殷血歌说这种话,他可以无视冢鬼道祖的威胁,可以生擒活捉殷血歌,将他拿回仙庭受审。
  
      “你们的速度好快。”殷血歌眯着眼,笑看着第二圣:“我说我是被龙家的人骗去那座神山的…………”
  
      “你不需要解释。我在这里,不是来听你解释的。”第二圣粗暴的打断了殷血歌的话:“要么自缚随我回仙庭受审,要么被我就地斩杀。你,没有别的选择。”
  
      眸子里暗金色的幽光闪烁,第二圣手一挥,一道光幕喷洒而出。
  
      “龙家的阴谋诡计,我们早就有所掌握。不要说我们是针对你而特意前来,你还不配。”
  
      第二圣讥嘲的看着殷血歌,就好似翱翔在九天之上的大鹏俯瞰一只可怜的小兔子。他冷声道:“看看你的同案犯龙家的下场吧。如果你敢反抗,你的下场就和他们一样。”
  
      光幕中,无数的光影闪烁了一阵,然后一副残酷的屠杀场景赫然在目。
  
      小雁荡中,雁荡大陆上,龙家的主宅上空,数以千计的仙庭运兵龙舟悬浮在厚厚的云层上。
  
      数百架天罗地网死死的封锁了龙家宅邸四周的虚空,无数金仙级的仙君统辖着数以百万计的仙兵仙将,正犹如潮水一样向着龙家的主宅发动冲击。
  
      龙舟上,破魔雷火犹如雨点一样落下,将龙家主宅上的防御禁制轰得摇摇欲坠。
  
      看着龙家的遭遇,殷血歌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