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狂徒狂屠
    当日被殷血歌占下的血海大陆上空,整整三千条仙庭的运兵龙舟正悬浮在五彩光幕上空。每一条龙舟上都承载了一千名仙兵仙将,合计是三百万仙兵仙将正在疯狂的攻打血海大陆护山大阵。
  
      眩光塔悬浮在光幕中,五彩光针漫天乱射,打得那些运兵龙舟上的光幕摇摇欲坠,不时有仙兵仙将被光针射得和筛子一样惨死当场。面对殷血歌的这座以大五行戮仙眩光塔为核心布成的杀阵,这些来自仙庭的精兵强将也只能吃瘪。
  
      这是在护山大阵的外围,仙庭的大军很是吃了一些苦头,但是在护山大阵的内部,一叶带领的血海神教众多门人弟子已经濒临绝境。
  
      统辖这三千运兵龙舟的,是三百位仙庭的仙君。在发动进攻前,已经有数十位仙君混入了血海大陆,混进了血海神教的各处核心要害之地。当仙庭大军发动进攻时,这些仙君带着数量不详的仙兵仙将同时发难,当场斩杀的血海神教门徒就有数十万之众。
  
      突如其来的打击差点攻破了血海大陆的护山大阵的阵眼核心,幸好一叶机警,血海大陆也有金一、金二等人坐镇,他们应变得当,及时的抵挡住了这些仙君的疯狂攻击。
  
      如今是金一等十八位殷血歌麾下的金仙苦苦扛住了数十位金仙的围攻,其他几位金仙则是带领大量的仙兵仙将对着一叶带人坐镇的大阵枢纽发动了进攻。
  
      这一次来袭的仙兵仙将,明显比当日天刑仙君带去攻打玄天府的仙兵仙将强出了好几个档次。尤其是那些围攻金一等十八位金仙的仙君。他们仙法精妙、修为强横,而且他们施展出的各种仙法、战技,隐隐和金一等人同出一源,甚至在很多地方克制住了金一他们的发挥。
  
      金一等人组成了一座合击的仙阵,按照常理,他们这座仙阵一旦成形,足以应付三五百名普通金仙的围攻。但是这些围攻他们的金仙却深谙这座仙阵的弱点,每每攻打在了这座仙阵的空隙上,金一等人不仅没能借助仙阵之力重创敌人,反而被这些仙庭仙君趁机打伤了金一等人。
  
      金一他们陷入了苦战。他们身上的仙甲都被对手撕裂。浑身鲜血淋漓的他们只能苦苦的抵挡对方的进攻。金一等人的眸子里充满怒火,他们分明已经认出了这些围攻自己的仙君的来历,但是他们却无法将这话说出口来。
  
      他们是第一家本家秘密培养的心腹死士,是本家暗中藏匿的一支强横力量。
  
      但是第一家同样也害怕这支强大得过分的死士武装被用来对付本家族人。所以在第一家的内部。还培养了一支专门用来对付金一他们这些家族死士的执法队伍。一旦金一他们这些死士有任何异动。这些家族执法队的成员就会立刻出动。
  
      金一他们修炼的法门,合炼的仙阵,包括他们使用的仙器。穿戴的仙甲上,都留下了致命的缺陷。这些缺陷外人无法掌握,但是这些执法队的成员却能正对这些缺陷,对金一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
  
      眼下金一他们就是沦入了这种绝境,面对家族执法队的进攻,面对拥有仙庭正规军职身份的家族执法队的绞杀,他们知道自己能够坚持的时间不会很长。
  
      而一叶带着众多血海神教的门人死守护山大阵的枢纽,苦苦的抵挡着几位仙君统辖的大量仙兵仙将的进攻。血海神教的门人弟子亡命一般向着那些仙兵仙将发动冲锋,却在对方使用的大威力仙术的轰击下被剿杀成灰烬。
  
      一叶以下,血海神教的门人弟子中仅有殷血歌在圊云州强行收服的几位金仙坐镇,这些金仙品阶极低,面对这些来自仙庭的高阶金仙,只是一个交错就被打成重伤。
  
      如果不是一叶强行动用佛门秘法抢救,殷血歌在圊云州收服的这几位金仙,早就被对方斩杀了。
  
      面对敌人压倒性的实力优势,一叶只能使用人海战术,苦苦拖延对方前进的脚步。仙庭的大军在外有三百万精锐和两百多位仙君还没有出手,只能依靠眩光塔将他们拦截在外。如果护山大阵的枢纽被眼前的敌人攻破的话,血海神教的门人势必被对方屠杀殆尽。
  
      一柄青光熠熠的仙剑带着一片青色仙炎呼啸而来,狠狠的斩在了一叶放出的佛光上。
  
      佛光剧烈的震荡着,一叶口吐鲜血,她头顶悬浮的一颗金色舍利‘啪’的一下炸成了粉碎。她的身体晃了晃,又是一颗金色舍利从她袖子里飞出,悬浮在她头顶放出万丈佛光,苦苦护住了身边的血海神教门徒。
  
      一尊身穿青色甲胄的仙君悬浮在半空中,讥嘲的看着一叶。
  
      “看你的身家,在佛门也是有根基的人物,敢问是哪一位莲台大菩萨转世轮回重修之身?大师乃佛门大德,何必掺合这红尘俗事?这血海神教顾名思义,就是邪魔外道组成的妖孽门派,我仙庭此番犁庭扫穴,屠戮这妖孽门派,乃是替天行道的功德之事。”
  
      仙君咧嘴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大师何必逆天行事呢?还是速速带领门人弟子退下吧。”
  
      一叶同样讥嘲的看着那仙君,她冷声道:“逆天行事?替天行道?就你们,也配懂什么是天道?血海神教自建立以来,所有门人弟子一意清修,甚至没有踏出血海大陆一步。”
  
      仙君摆了摆手,打断了一叶的话:“要说天道,我们比大师你懂得多。因为我们代表仙庭而来,仙庭就是仙界的天,仙庭就是仙界的道。我们代表仙庭,所以我们就代表天意。天要屠灭了这血海神教,他们就必须被被斩尽杀绝。”
  
      一声闷哼传来。金十五被一尊仙君用长枪洞穿了大腿,那仙君手腕一振,鸭嘴型的枪头在金十五的大腿上狠狠划过,差点将他的整条大腿从身体上卸了下来。金十五的动作立刻变得扭曲变形,他身边的几尊仙君立刻下手,三五件刀剑狠狠的劈在了他身上。
  
      金一低沉怒哼,他双手合抱,掌心一团暗黑色雷火疯狂喷吐出来,向着身边的那些仙君倾力轰击了出去。但是那些仙君一击得手重创了金十五,立刻向后窜出了老远。金一的雷火徒劳的轰出了数千里。将附近的山川河岳炸得一团糟,却连一个敌人都没伤到。
  
      这些来自第一家本家的执法队员,他们深知自家这些死士金仙的恐怖之处。所以他们一击得手立刻逃窜,绝对不会和金一他们做亡命的生死搏斗。他们就好像狩猎太古巨兽的狼群一样。有条不紊的消耗着金一他们的精气神。慢慢的将他们拖入死亡绝境。
  
      “尔等。胆敢违逆少主之意。”金一一击无功,他掏出一粒保命的仙丹塞进了金十五的嘴里,然后低沉的呵斥道:“此乃。少主之子的基业,尔等怎敢如此胡为?是谁,给尔等如此乱命?”
  
      一尊仙君冷酷无情的咧嘴一笑,他向金一摇了摇头,淡然道:“我等奉命绞杀尔等叛逆,何谓少主?何谓少主子嗣的基业?此间种种,我等一概不知。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们只是听命行事罢了。”
  
      金一和其他的十七位兄弟对视了一眼,他们同时点了点头:“大善,我等也是如此。”
  
      那些来袭的仙君微微一愣神,他们突然厉声长啸,带起一道强光就向高空窜去。与此同时,金一厉声喝道:“小尼姑,发动大阵,拦下他们。”
  
      一叶长啸一声,她不顾自己正在被敌人狂猛的攻击,张嘴喷出一道佛光打在了眩光塔上。眩光塔一阵彩光流转,一道恢弘的五彩洪流从塔身上喷出,当头向着那些冲天飞起的金仙打了下去。
  
      那些仙君手足无措的被那五彩仙光命中,身上不断放出各色仙光烟霞苦苦抵挡着这大五行灭绝仙光的攻击。与此同时,金一等人已经分出了十五人,犹如饿虎一样向着他们冲了过去。
  
      “我们兄弟,一直想知道,我们和你们,真正到底谁更强。”金一等人的身体熊熊燃烧着,被一层炽烈的金色、黑色混杂的火焰包裹着,宛如流星一样燃烧着。他们目光狂热的看着那些面色惊慌的本家执法队员们,低沉的呼喝道:“今日看来,你们不如我们,因为……”
  
      金一笑得很灿烂,他厉声喝道:“因为我们不怕死!”
  
      金一等人闯到了那些被大五行灭绝仙光围困的仙君队列中,然后他们的身体突然爆炸开来。一团黑色、金色混杂的雷火向着四周崩裂开来,刚刚喷出不过十几里远,就迅速的向内塌陷了进去。
  
      这是第一家训练的心腹死士用来亡命搏命的招数‘归一血雷’,以自身为雷种,以仙魂为雷引,以体内所有经络、血管为雷纹,用浑身精气神化为雷霆之力,在极小的范围内爆炸开来,足以造成毁灭性的杀伤力。
  
      在秘法的控制下,归一血雷的爆炸威力会被禁锢在小小的方圆十几里的范围内,以金一他们金仙三品的修为,倾尽一切发动的自爆却被局限在十几里的范围内,这爆炸核心处的杀伤力足以重创刚刚踏入大罗之境的大罗金仙。
  
      甚至连一点儿爆炸声都没有,金一等十五人就连带着数十位家族执法金仙同归于尽。
  
      一叶身体一抖,她死死的咬住牙齿,厉声呵斥道:“我佛慈悲,姑奶奶我还没有成佛,慈悲作甚?”
  
      ‘啪啪啪’巨响声不绝于耳,一叶浑身的骨节纷纷碎裂,犹如玉膏一样莹白剔透的骨髓喷洒出来,随后燃起了七彩佛火。一股浓郁的龙涎香味在空气中散发开来,浑身鲜血直喷的一叶身体微微一震,从她的脊椎骨内突然破体飞出了一柄血光四射、凶煞之气惊天动地的弧形弯刀。
  
      “屠龙在此,尔等,统统去死。”一叶的眼珠都被她驱动的秘法震碎,两行暗金色的晶状体从眼眶里不断的流淌出来。然后也很快燃烧起来,化为两条七彩火焰挂在了她的脸上。
  
      周身沐浴七彩佛火,浑身骨髓、血液奔涌,一道弧形血光悬浮头顶,放出凶横煞气席卷方圆百万里地。这一刻,一叶不再是殷血歌在两仪星所见的那宝相庄严的佛门小尼姑,俨然已经化身为杀人无数、所过之处血海滔滔的佛门杀星。
  
      几尊正在带领大群仙兵仙将攻打阵法枢纽的仙君微微一震,他们同时惊呼道:“佛门屠龙?你是那凶女人转世轮回之身?”
  
      话音未落,金一等十八尊金仙死士中最后三尊金仙带着滚滚烈焰冲到了他们面前,同样是强光一闪。一团黑色、金色混杂的雷火向着四周扩散开十几里地。然后迅速的向内一收。这几尊仙君还没能讲话说完,就已经在恐怖的雷火中彻底化为乌有。
  
      带队潜入血海大陆的数十位仙君瞬间被灭杀,他们带来的数以万计的仙兵仙将顿时阵脚大乱。
  
      但是很快一尊天仙九品巅峰,已经半只脚踏入金仙境内的仙将架着云团冲上了高空。他厉声喝道:“本家亲兵听令。由我接掌兵权。继续攻打此阵……”
  
      “死!”一叶轻喝了一声,头顶悬浮的那一柄血色弯刀狠狠的向下一扫,这仙将惨嚎一声。仙体被拦腰截断,一缕仙魂当即被卷入了刀光中搅成了稀烂。
  
      一叶破碎的双眸中喷射出淡淡的血光,血光和七彩佛光交相辉映,神圣庄严中却又透着无边的戾气和滔天的杀意。她犹如行走在尸山血海中的一尊佛陀,胸有佛心,却行杀戮之事,以杀戮普渡众生,以杀戮净化滚滚红尘。
  
      这一条以杀戮证道的路子,一叶在前生走过,奈何她走歪了路,所以只能转世轮回重修。可是今生,面对仙庭的突然袭击,面对金一等人的牺牲,一叶悍然点醒前世宿慧,强行将自身转化为前身的屠龙师太,以血腥手段,守护殷血歌的这一方基业。
  
      一个又一个冷酷无情的‘杀’字从一叶嘴里喷出,每一个杀字都化为一团血色莲花在她身边盘旋飞舞。血色弯刀化为一轮皓月悬浮高空,一道又一道血色刀光横扫而出,将那些仙兵仙将逐次斩杀。
  
      无数修为低微的血海神教门人弟子从藏身的巢穴中冲杀了出来,血妖一族特有的凶厉之气发作,他们亡命的向这些仙兵仙将冲杀了过去。他们犹如恶狼一样扑在了这些修为比自己强大百倍、千倍甚至万倍的仙人身上,露出锋利的獠牙,狠狠的撕扯着他们的身体。
  
      甚至可以看到,大群的金丹境都没有的血海神教门人七手八脚的缠住了一尊天仙,数百颗利齿在他的身上胡乱撕扯,将他撕扯得血肉横飞,将那狼狈逃窜的天仙撕扯得嗷嗷惨嚎。
  
      正在血海大陆外空疯狂攻打护山大阵的仙兵仙将们勃然大怒,眼看着自己的同僚被金一等死士用同归于尽的手段击杀,眼看着一叶不惜损耗根基引动前世力量疯狂杀戮,眼看着疯狂的血海神教的教徒们犹如蚁群一样疯狂攻击自己的同伴,这些仙兵仙将也疯魔了。
  
      两百多位一直按兵不动的仙君同时出手,祭起了自己的本命仙器对大阵展开了攻击。
  
      他们心中也满是诧异,他们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同行的那数十位同僚,居然会执意提前潜入血海大陆行事。他们更是不解,为什么血海神教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小邪魔门派中,居然会隐藏了十八位修为和心性都极其可怕的金仙。
  
      他们更是不明白,这作为护山大阵的镇守仙器,为什么看上去好似在仙庭都赫赫有名的道器眩光塔。
  
      他们同样也搞不清楚,为什么那些潜入血海大陆的同僚,居然会被敌人彻底击杀,连一缕残魂都没逃出来。
  
      不过是剿灭一个小小的邪魔门派而已,居然损失了数十位金仙级的将领,这返回了仙庭,他们可怎么向上级交代啊?仙庭最重脸面,平日里你损兵可以,但是折将么,这是万万不能的。如果又损兵又折将,这黑锅到底要谁来扛?
  
      所以这些仙君也不敢再怠慢,他们急匆匆的祭起各自威力最强大的仙器,对血海大陆展开了最后的进攻。他们就不信,就算眩光塔威力再强,难不成他们两百多位仙君联手,还攻不破这座没有大罗金仙掌控的仙阵么?
  
      极远处,一点精光激射而来,冢鬼道祖带着殷血歌等人快速瞬移了过来。
  
      远远的,殷血歌就看到了金一等人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场景,他顿时‘咔吧’一下,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碎当场。从玄天府开始,殷血歌和金一他们已经结下了极深的情谊,如果不是金一他们一路护持,殷血歌怎么可能平安的走到今日?
  
      隔开老远,殷血歌就向着那些疯狂围攻血海大陆的仙兵仙将怒吼起来:“今天,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那些仙君诧异的回过头来,当他们发现如此开口叫嚣的殷血歌只是区区一尊八品地仙,他们不由得笑了起来:“狂徒,不知所谓。区区地仙,焉敢如此放肆?”
  
      殷血歌冷笑一声,他张开嘴,一道滚滚血水喷薄而出。
  
      茫茫血海中,天刑仙君等六尊三头六臂的夜叉鬼王冲杀在前,数千金仙级的鬼君带着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血海鬼卒紧随其后。方圆万里的血海一卷,当即将三百万仙兵仙将全部搅了进去。
  
      冢鬼道祖都不由得骇然惊呼:“臭小子,你哪里学来的如此**?”
  
      话音未落,除开两百多位仙君还在血海中苦苦挣扎,其他三百万天仙、地仙,全部被搅成了血水,变成了血海中又一尊新鲜出炉的鬼将、鬼卒。
  
      “尔等,都要死!”殷血歌再次暴虐的咆哮出声。(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