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二章 最终处置
    虚空中,第二神犹如暴风中的花枝一般被打得浑身乱颤。
  
      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抵抗的勇气,他只是蜷缩在半空中,双手抱住了头部,疯狂的大吼大叫。殷血歌的重拳犹如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打得他护身仙光寸寸崩解,打得他头破血流,浑身骨骼一根根的碎裂。
  
      也幸好第二神辅修了一门体修法门,身体强度比寻常仙人强悍了许多;也幸好第二神身上有大量保命的仙器,不断的自动激发,为他抵挡殷血歌的重拳;更幸好第二神是大罗一品的修为,生命力比寻常仙人绵长柔韧得多。
  
      所以在殷血歌的重拳殴打下,他硬生生挣扎了整整一刻钟,依旧有力气大声痛呼。
  
      也就是殷血歌没有真个对他下杀手,只是用重拳不断的痛殴他,让他感受无穷的痛苦。否则就算第二神有多雄厚的底子,只要拗断他脖子或者挖出他心脏,殷血歌有起码三百种法子瞬间击杀了他。
  
      血鹦鹉拍打着翅膀飞了过来,他贪婪的挺着大肚子看着第二神,口水滴滴答答的流淌了出来。
  
      “把这小白脸给鸟爷吃了吧。大罗金仙啊,我这辈子还没吃过大罗金仙呢。我小时候,老爹倒是给我抓了几个佛门罗汉当点心,但是仙人比较少见,更不要说大罗金仙了。”
  
      “看他细皮嫩肉的模样,鸟爷觉得,不能囫囵吞了。得精心调配过,洗刷干净了。细细地切了,用香油小葱拌了,弄上几坛子好酒,选一个风和日丽的良辰吉日,招呼三五知交好友一起享用才行。”
  
      ‘咔擦’一声,殷血歌双手劈在第二神的肩膀上,将他的肩胛骨劈得粉碎,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随手将第二神手上的那枚乾坤戒取下来揣进怀里,殷血歌将第二神丢向了血鹦鹉。
  
      “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挑剔什么?囫囵吞了吧。我们没时间仔细调理他了。”
  
      血鹦鹉喜滋滋的张开嘴。黑红二色魔光喷出,死死锁定了第二神的身体,就要将他吞进肚子里。以血鹦鹉古怪的出身和恐怖的天赋本领,就算是大罗一品进了他肚子。估计也就是三五个时辰就会被融成一团血水。成为血鹦鹉的十全大补丹。
  
      就在这时候。一道金光急速射了过来,第二圣张开一对金光灿灿的大鹏羽翼,快若闪电般掠过了虚空。他站得远远的。阴鹫而深沉的脸上尽是仓皇之色。他向殷血歌连连抱拳行礼,涩声说道:“血歌公子,还请手下留情。大哥是我第二家的家主继承人,他……”
  
      “第二家的家主继承人,关我屁事?”殷血歌斜睨了第二圣一眼,突然狂笑一声,一拳轰碎了第二神的头颅。这一拳他下手飞快,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饶是第二神身上的数十件仙器同时喷射出夺目的仙光想要抵挡住他这一拳重击,依旧被他一拳将第二神的头颅粉碎。
  
      一声惨笑,第二神的仙魂被一团紫色莲花包裹着,化为一道流光想要遁出。
  
      但是他的仙魂刚刚从残破的头颅中喷出,血鹦鹉一道淡红色的尿水喷出,剧毒尿液洒在他的仙魂上,腐蚀得第二神的仙魂嘶声惨嚎,更有大量的漆黑浓烟冒了出来。血鹦鹉张开嘴,黑红二色魔光只是一卷,第二神的身体和仙魂就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咕咚’一声,血鹦鹉快活的翘起屁股,发出了一声很不雅的喷气声。他得意洋洋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第二圣,很是嘚瑟的笑道:“好了,现在你没有大哥了,你就是你家的继承人了。”
  
      第二圣苦笑着连连摇头,他怎么可能成为第二家的继承人?
  
      第二神血统尊贵,他的母亲是某位仙国的仙帝之女,正儿八经的帝君血脉;而他第二圣的母亲虽然也是金翅大鹏一族的王族之女,但是金翅大鹏可是妖族,在最为重视血统纯净度的第二家看来,第二圣根本就是卑贱的异类——如果不是他母亲的身份重要,他甚至根本就不可能长大。
  
      从小到大,第二圣就是被当做第二神的影子来培养。
  
      第二神从小接受了一个合格的家主应有的全部培养,心术、手段、智谋、计略,全方位的培养让第二神在道行法力上的修为比第二圣缓慢了许多。而第二圣呢,他就是第二家全力栽培的精英打手,他从小接受的全部教育就是厮杀战斗,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
  
      所以第二圣的修为比第二神强悍许多,但是在第二家的地位却远不如第二神。
  
      原本他们这次针对殷血歌的一切设计,都没有第二神的事情。第二圣才是掌控全局,带领仙庭大军绞杀殷血歌、剿灭血海神教的主力,但是第二神却偷偷摸摸的赶了过来,想要通过击杀殷血歌来证明他比殷血歌强得多,以此来取代殷血歌在盻珞心目中的地位。
  
      这本是世家纨绔公子追求心仪女子的小手段,第二神只是将这当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来‘玩’。但是这一次,他把自己的小命都给玩掉了,就连第二圣都没想到,殷血歌居然敢下杀手,他居然就这么当着无数人的面,杀死了第二家内定的家主继承人。
  
      阴鹫的面孔绷得紧紧的,第二圣苦涩的摇了摇头:“我会被罚幽禁面壁百万年。但是也不过是幽禁面壁百万年而已。可是你,嘿,你只会比我更惨。”
  
      冢鬼道祖一个闪身到了殷血歌身边,他‘哈哈’大笑着用力拍打着殷血歌的肩膀,然后斜睨了第二圣一眼,轻蔑的呵斥道:“小鸟人,你说我的徒弟会比你更惨?嘿,打个赌如何?”
  
      第二圣深深的看了冢鬼道祖一眼。他摇了摇头:“晚辈自然没资格和道祖您打赌,但是这一次,殷血歌他是逃不过惩罚的。他必死无疑,就算是道祖您,也无法庇护他。”
  
      冢鬼道祖的脸色勃然一变,他指着第二圣正要开口说话,天空中突然有数千盏金灯亮起。
  
      一团一团方圆数亩的庆云从高空轻盈飘落,每一团庆云下都盘坐着一位神气饱满、周身仙光缠绕的大罗道祖。这些大罗道祖头顶的庆云上点缀着各色金灯、铜铃、铜钟、金鼎等各色宝物,点点金色、紫色光芒犹如檐前雨水一样不断滴落,在虚空中绽放开一朵朵巴掌大小的莲花。
  
      这些大罗道祖一个个默不作声的盘坐在虚空中。他们双眸微微开阖。眸子里神光四射,若有若无、犹如深海中的无形漩涡一般无形无迹但是强横吓人的神识死死锁定了殷血歌和冢鬼道祖。
  
      四周虚空被彻底封锁,起码有十万八千架品级惊人的天罗地网在极远的虚空被人祭起,化为一张大网将这一方虚空封锁得结结实实。而且主持这些天罗地网的人。起码都是大罗境界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冢鬼道祖。他也不可能破坏这一方虚空遁逃出去。
  
      “诸位,你们真的不要老脸,欺负一个年轻娃娃?”冢鬼道祖认出了眼前的这些大罗道祖。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真正有资格被称之为道祖,是为仙界幕后主宰的大人物。
  
      他们都是和冢鬼道祖,和太玄真一、太玄真武等道祖同样身份、同样资历的老不死,其中有些人甚至还参加过上一次的鸿蒙战争,都是从无数次重劫中一次次挣扎存活下来的存在。
  
      无穷无尽的仙界,真正能够被称之为‘道祖’的大罗金仙总共不过三百之数,他们分别在仙界圈定了一块自家的地盘,平日里藏身其中修身养性,没有极其重要的事情,他们轻易不会出现在人前。
  
      就好像冢鬼道祖,他占据了蛮荒仙域后,就化身市集中一个卖面的小贩,整日里和一群凡人以及低阶修士鬼混在一起,一心一意的体悟红尘天道,一心一意的淬炼道心,以求更进一步。寻常仙人,哪里会知道蛮荒仙域街头的一个面店老板,会是仙界真正的巨擘主宰?
  
      但是今天,这里聚集了真正的‘道祖’级的存在六十四位。
  
      加上冢鬼道祖、紫罗道君和大化上人,一共就有六十七人。
  
      这已经是最近十几个量劫以来,仙界‘真正的道祖’级存在的前所未有的一次大集合了。上次在玄天府,过百大罗金仙聚集在一起争夺鸿蒙道宫,聚集起来的‘真正的道祖’级的存在,也不过是七八位而已。
  
      就好像青丘一族的那三位老祖,他们的修为没有达到大罗境的巅峰极致,所以他们只能称之为大罗强者,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大罗道祖。
  
      六十七位道祖在蛮荒仙域齐聚,这样的阵势要是传出去,整个仙界都要震荡了。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见谁都敢和你斗上一场的冢鬼道祖,此刻也感到了一阵无力。哪怕斗战万灵宗的天道精义就是斗天战地、和万物争斗以求一线超脱的大道机缘,冢鬼道祖也没有疯狂到和六十几位同级别的存在作对。
  
      那真个是找死,六十几位和冢鬼道祖同一级别的存在,绝对可以轻松的将他镇压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偏僻角落,让他永生永世无法出世,从此被人彻底遗忘。那是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冢鬼道祖绝对不敢将自己陷入那样的绝境。
  
      所以冢鬼道祖的语气变得很苦涩,他再次苦笑道:“这娃娃,到底怎么招惹了你们?”
  
      一名周身道意纵横,浑身每一条头发、每一根皱纹都透出浓郁的大道气息的老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微微睁开眼睛,淡然说道:“冢鬼老弟,你当我们闲得蛋痛,无聊来找你门下一个娃娃的麻烦?有这闲工夫,我还不如去继续料理我的万花楼。”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位道祖很是苦恼的摇了摇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些年轻的小崽子们的胃口都变了么?我万花楼的姑娘们,质量一如既往的都是倾国倾城的佳人。你要仙女我有仙女,你要狐妖我给你狐妖,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各色美女一应俱全。”
  
      “但是!”这位赫然开设青楼,自己做幕后老板的道祖苦恼的皱起了眉头:“但是上个月,万花楼的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一成五。这可真的了不得了,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这个问题,我还没想出解决的办法,我哪里有空来为难你的小徒弟?”
  
      另外一位周身剑意升腾,在他身后化为一座恢弘剑轮的道祖皱着眉头。很是认真的说道:“万花老祖的万花楼出了大纰漏。我的万剑酒庄也是如此。我那酒庄三个月前酿造出的‘剑胆琴心’酒,居然积压了三百坛没能卖出去……这可是要人命的事情。”
  
      一如冢鬼道祖,这些真正的道祖们为了体悟天道、淬炼道心,力求再进一步。他们都化身为各种身份的人物。在红尘中疯狂打着跟头。所以这里的数十位道祖。有开青楼的,有开酒庄的,有开饭店的。也有人装疯卖傻做乞丐的,甚至还有人拉起杆子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的。
  
      他们絮絮叨叨的向冢鬼道祖讲述着自家这些天来的烦恼,就是为了向冢鬼证明,他们不是有意来找殷血歌的麻烦。其实以他们的身份,他们又怎么可能来找微不足道的殷血歌的麻烦呢?
  
      “但是呢。”万花老祖一个‘但是’,就让冢鬼道祖和殷血歌的心都提了起来。
  
      “但是你这个小徒弟,他勾结的是五行神尊,就是那位斩杀了我等师尊的五行神尊。”万花老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在场有三成以上的道友,当年都和老道我一般,是师尊门下的记名弟子。他老人家被五行神尊斩杀,我们却无能为他复仇也就罢了……如果我们坐视有人勾结五行神尊,妄图复活他,这岂能容得?”
  
      冢鬼道祖的脸色瞬息万变,他的脸也无比严肃的绷得紧紧的。
  
      他知道万花老祖所谓的那师尊是谁,不仅是这里的三成以上的道祖,就算是冢鬼道祖,他刚刚踏上修炼道途的时候,他就是那位上古存在门下的记名弟子。甚至连记名弟子都算不上,因为冢鬼道祖,只是那位上古大能一位亲传弟子门下的记名弟子,曾经有幸听过几次那位大能的亲自讲道而已。
  
      龙家勾结的,居然是斩杀了那位上古大能的五行神尊,那么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冢鬼道祖都必须灭绝龙家,为那位早就已经陨落的上古大能复仇才是。
  
      “可是,血歌他身怀无量功德,他前往小雁荡和龙家结交的事情,都我的关注下,他的确没有勾结龙家,没有勾结那神尊神孽。”冢鬼道祖很是严肃的看着众多道祖,他沉声道:“我敢保证……”
  
      “但是我们不敢保证。”万花老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愁眉苦脸的看着冢鬼道祖轻叹道:“你一个人的保证,和我们这么多人的不敢保证相比,似乎我们的不敢保证,份量更重一点。”
  
      不敢保证,是啊……
  
      殷血歌自己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仙界向来是有杀错无放过的地方。
  
      你冢鬼道祖保证殷血歌没有勾结神尊神孽,但是其他的道祖谁敢保证你冢鬼道祖就没有被神孽欺骗呢?身怀无上功德又如何?如果一位道祖真的有心,只要他耗费一点时间和资源,同样能让一个地仙身怀无量功德。
  
      所有能够修炼到道祖境的存在,他们都不会相信其他人的‘保证’,他们只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六十几位道祖不敢保证殷血歌没有勾结神孽,那么冢鬼道祖一个人的保证,就屁用都没有。
  
      “但是血歌他……”冢鬼道祖绷紧了身体,深深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他沉声说道:“我等,还是要仔细计议一番才是。”
  
      冢鬼道祖的话刚刚说完,远处天空中就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咆哮:“殷血歌是老子的儿子,谁敢算计他,我操……”
  
      一条紫气升腾的人影突破天罗地网,刚刚闯入这一方虚空,但是两条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恐怖道韵道意,显然也是道祖级存在的人物一闪而过,一袖子将那闯入这一方虚空的人抓了回去。
  
      又是朵朵庆云飘下,十几位面容沉静如水的道祖级存在降临此处。
  
      一时间在这一方小小的虚空中,居然聚集了仙界四分之一顶儿尖儿的巅峰力量。
  
      一圈黑白二色呈太极图纹路的气晕将这些道祖裹了起来,一众道祖团团围坐在一起,也不知道商议些什么。殷血歌静静的站在那气晕外,和第二圣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瞪着。
  
      过了许久许久,气晕突然裂开,数十位道祖化身金光迅速离去。
  
      只有紫罗道君和冢鬼道祖留了下来,宣布了对殷血歌的处置案。
  
      殷血歌勾结龙家的嫌疑,始终无法彻底洗去,毕竟他出现在神山,还得了龙家的神丹丹方。
  
      所以众多道祖认定,殷血歌必须去‘神煌战场’建立功勋,以实际表现来洗刷他的罪名。
  
      而殷血歌毕竟和龙家有勾结的嫌疑,虽然免去了死罪,活罪却是难逃。
  
      他前往神煌战场时,身上只能携带最基本的一点生活和修炼的物资,其他天材地宝一概不许带去。(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