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零四章 流放途中
    浑浊的鸿蒙虚空,整体绝大部分呈黑黄色的能量潮汐犹如无数条巨蟒一样静静的流动。
  
      看似缓慢的潮汐流动,每一秒钟却横跨了光线需要千万年才能走过的遥远距离。这是鸿蒙虚空最为可怖的‘玄黄寂灭洪流’,就算是大罗金仙到了这里,也只能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算是大罗境界的强者都会被卷入其中魂飞魄散。
  
      一条长达千里的艨艟巨舰悬浮在潮汐中,悄无声息的向前行进着。
  
      这是‘帝喾’巨舰,一件传说是鸿蒙世界开辟时就传承下来的古老舰船。‘帝喾’之意究竟为何,现今仙界已经无人知晓,就连冢鬼道祖这样的老不死都不知道‘帝喾’究竟是什么蕴意。
  
      仅仅是仙庭的一些残破典籍中有所记载,‘帝喾’这条巨舰,曾经是数万任太古神皇的座舰,在神灵一族的统治崩溃之后,也充当过众多道尊道祖和仙庭仙帝的坐舟。
  
      而现在,帝喾舰是仙庭兵部的旗舰,每当仙庭兵部亿万仙兵仙将倾巢出动的时候,九大仙帝就会坐镇其中,统辖亿万仙兵仙将于星空中厮杀征战,毁灭仙庭的所有敌人。
  
      平日里,帝喾舰不会轻易出动,除开仙庭发动全面战争外,也就是每次向神煌战场运送补充兵员的时候,这条来自洪荒太古时期的先天灵宝,才会被仙庭启用。因为现在的仙庭内有道器无数,唯独帝喾舰才能确保安全的将补充的兵员送达神煌战场。
  
      就算是冢鬼道祖他们,也不敢夸口自己就一定能安全的横跨玄黄寂灭洪流,在神煌战场打一个转身。唯有帝喾舰,防御力近乎无穷的帝喾舰,从未被人从外界攻破过的帝喾舰,才能万全的往返于仙界和神煌战场之间。
  
      古老而巨大的舰船在黑黄色的洪流中快速的行进,沿途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景象。在玄黄寂灭洪流中,除开黑黄二色的能量潮流。其他并无一物。船体上有奇异的闪光隐现,黑黄二色洪流冲撞着船体,迸射出夺目的光芒,偶尔会有几条古老而玄奥的大道纹路在船体上浮现。然后转眼即逝。
  
      巨大的帝喾舰内,整整十亿名补充给神煌战场的仙人正盘坐在犹如蜂巢一样密集的舱房内,一动不动的盘坐修炼。所有人都在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法力修为,哪怕是只提升一丝半点都好。或许就是这一丝半点的提升,就能让他们在可怕的神煌战场活下来。
  
      长千里、宽十里的帝喾舰内,奇异的空间禁制让这条巨舰内部方圆有百万里大小,上下分成了上万层空间。除开补充进神煌战场的十亿仙人,负责押送这些仙人的仙庭官吏、将领,以及负责坐镇的大罗金仙数量是援兵的五倍以上。
  
      神煌战场,那是仙庭和神人余孽交战的主战场。是仙人陨落如雨的残酷地带。送去神煌战场的仙人,九成九都是犯下重罪的倒霉蛋,其中不乏桀骜不驯却又后台背景强硬无比的存在。
  
      所以仙庭必须极其小心,严防死守这些家伙在帝喾舰上孤注一掷作出亡命的歹事来。
  
      历史上帝喾舰的防御从来没有被从外界攻破过,但是历史上帝喾舰却曾经沦陷了何止一万次。每一次沦陷。帝喾舰都是被人从内部关闭了防御禁制,导致整条舰船彻底沦落。
  
      帝喾舰是仙庭压箱底的重宝,任何万一的风险都不能有。所以在帝喾舰上坐镇的大罗金仙就有上千人,而且所有人都是仙庭的死忠铁杆。
  
      唯独这一次,除开这上千大罗外,帝喾舰内还多了两位道祖级的人物。
  
      殷血歌所属的舱房内,殷血歌静静的盘坐在舱房的角落中。一朵一朵莲花不断的从他头顶飘落。轻轻的融入他的体内。他的法力已经达到了地仙的极限,但是这些由冢鬼道祖亲自凝聚的仙力莲花,依旧不断融入他的身体。
  
      普通九品地仙,不过是九个元会的仙力修为。但是这一路上行来,冢鬼道祖不惜成本的为殷血歌灌顶输功,殷血歌体内的仙力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一万元会。换言之。殷血歌的仙力品质暂且不提,在仙力的雄浑程度上,他足以和一千位巅峰地仙相比。
  
      雄厚的仙力储蓄,足以让殷血歌进行长时间的持续作战,在神煌战场那鬼地方。哪怕多出一丝半点的仙力,活命的概率就会提升百倍以上。冢鬼道祖这是唯恐殷血歌陨落在那里,所以不惜代价的在帮助殷血歌提升又提升。
  
      紫罗道君坐在面色严肃的冢鬼道祖身边,同样结出一朵一朵淡紫色的仙力莲花,不断的融入殷血歌体内。他一边帮助殷血歌提升仙力修为,一边用仙识和冢鬼道祖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与此同时,精通先天卜算之术,深谙趋吉避祸之术的紫罗道君,双手十指还在急速的跳动着,仔细的运用天机秘法,盘算着殷血歌身上那错综复杂的天机变化。
  
      殷血歌摊上的事情,不仅是让冢鬼道祖恼羞成怒,却连紫罗道君等一些有心人也都发现了事情有点不对劲。区区一个地仙,一个年龄不满百岁的年轻人,他居然卷入了龙家的巨大漩涡中。
  
      龙家和他的几个盟友家族被仙庭用雷霆万钧之势剿灭,这是龙家勾结神灵余孽,这是罪有应得。以仙庭一贯以来的作风,以雷霆手段将龙家绞杀,这是谁都挑不出刺来的结果。
  
      但是在龙家这个巨大的漩涡中,殷血歌这实力低微,比蝼蚁还要渺小的年轻人,却溅起了不应有的巨大浪头。原本以殷血歌的实力,以他的身份来历,仙庭动用三五个天仙也就能将他擒杀。
  
      按照常理来说,殷血歌就算是龙家的阴谋中的核心炼丹师人选,最多三五个天仙,或者出动一位金仙对付他,这就足够了。
  
      但是围绕着殷血歌,某些人动用了太多的力量。
  
      帝女帝锦,玄天玑、紫雨轩、六道、朗月,这都是仙界年青一代中顶儿尖儿的绝世天才。幕后主使者居然动用了这些人来遮掩耳目。力图将殷血歌卷入这个巨大漩涡的事情,装点成某种意外。
  
      的确,帝锦的扁舟出现在那神山中,玄天玑、六道、朗月紧追帝锦同样出现在那一片鸿蒙虚空中。然后他们恰到好处的和殷血歌凑到了一切,随后他们发现了龙家的阴谋。这一切的确是某种意外,但是这一切都太凑巧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异,这一切太过于凑巧,那么这就不是凑巧了。
  
      紫罗道君他们何等人?事情临头的时候,他们还没能算清这其中的玄虚,但是当事情尘埃落定之后,等他们回过头来,仔细的一步一步推算殷血歌的遭遇,这一切太过于凑巧的事情。在他们眼里可就充满了疑点。
  
      有极其可怕的存在,操控了这一切。
  
      他们凑巧让帝锦的扁舟出现在那神山附近——很好,他们的力量足以暗中掌控帝锦的扁舟;但那一叶扁舟是先天灵宝,由帝锦的父亲亲自帮助帝锦祭炼成功;想要暗中操控这条扁舟,出手之人的道行法力。绝对要比帝锦的父亲,帝罗仙国的帝君还要高出数等。
  
      玄天玑、六道、朗月凑巧的追踪帝锦,出现在那神山中——太好了,这三位的出身来历都不比帝锦弱到哪里去,能够暗中操控这三位天之骄子的行踪,让他们在同一时间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他们应该出现的地方。玄天玑他们三人等于是被人玩弄于掌心之上,成为了对方的棋子而不自知。
  
      第二圣等人恰到好处的出现。当着帝锦等‘证人’的面出现,想要擒杀殷血歌。
  
      这就更加美妙了——区区一个地仙,需要动用第二圣这样的强者么?第二圣是什么人?第二世家在仙庭倾力培养的精英,未来第二圣将全盘接管第二家在仙庭兵部的全部权柄,是第二家未来在仙庭军方的代表人物。
  
      而第二圣的修为呢?他已经是紫莲三品以上的修为,以第二圣的年龄。拥有三品紫莲以上的修为,他得到的栽培力度堪比帝锦等帝女帝子。而这次第二圣带着规模庞大的仙庭大军,只是为了生擒活捉一个区区八品地仙级的殷血歌,这简直是用铡刀去对付一支蚂蚁。
  
      但是幕后主使人,就是这般做了。
  
      不仅是第二圣出动了。甚至第二家的未来继承人第二神还藏身虚空中,对殷血歌悍然偷袭。
  
      当然,第二神的行为可以解释为他和殷血歌的私人仇怨,比如说殷血歌是青丘盻珞的门人弟子,第二神是出于嫉妒或者其他的什么缘故,才悍然对殷血歌下了重手。问题就在于,第二神为什么会知道殷血歌的确切方位?而且他在那么一个地方,那么一个时间,恰好对殷血歌出手偷袭?
  
      更让紫罗道君他们心生疑虑的是,殷血歌的**修为实在是耸人听闻,他居然依仗强横无匹的**力量,硬生生打死了第二神!
  
      第二世家在仙庭也是顶尖的存在,他们的家族继承人被殷血歌硬生生打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活活打死,他的仙体和仙魂还被殷血歌拿去喂了血鹦鹉当口粮。
  
      这样的屈辱,第二世家不仅仅没有倾尽全力的向殷血歌发动报复,反而当殷血歌被裁定要被送去神煌战场赎罪之后,第二世家就偃旗息鼓,一句话都没有说?
  
      开什么玩笑,第二世家以骄横、霸道而出名,第二世家的那些子弟在仙界也都是横行无忌的主儿。他们的未来家主继承人被人干掉了,他们一句重话都没有说出口——他们是不愿意说,还是不敢说?甚至是有人让他们闭嘴?
  
      如此古怪、如此诡异的事情,很多人都很好奇。
  
      尤其是仙界的诸位道祖,他们一个个闲得蛋痛,都跑去开青楼、酒庄了,这么好玩的事情,他们哪个不想知道其中的前因后果呢?
  
      “老鬼,这小子的出身来历,你真的不知道?”紫罗道君掐指算了半天,突然幽幽一叹,开口盘问起来。
  
      冢鬼道祖一本正经的看着紫罗道君:“老子收个徒弟而已,还要管他什么出身来历?嘿,他的底细。你们这些天不是把他的出身来历彻底清查了一遍么?你们难道还不知道他的出身?”
  
      紫罗道君深深的看着冢鬼道祖:“他曾经是玄天府的府令。玄天府到蛮荒仙域如此遥远的距离,你们可真是有缘啊。”
  
      冢鬼道祖耸耸肩膀,满不在乎的凝结了几朵仙力莲花投进了殷血歌的身体:“有缘千里来相会,凡人都能相隔千里凑到一块儿。我们这些做道祖的,隔上千百万个仙域收一个徒弟,很稀罕么?”
  
      挥挥手,冢鬼道祖打断了紫罗道君的追问:“与其追问我这徒儿的出身来历,你们不如仔细的考究一下,到底是谁想要对付我家徒儿?嘿,你们把这事情给查清了,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冢鬼道祖笑吟吟的看着紫罗道君,他的笑容分明就是在说——我知道殷血歌的出身来历,但是我就是不说。你能奈我何?
  
      紫罗道君沉默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事情,和我无关。不管这里面牵扯到哪个豪门大族的内斗纠纷,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但是那些人。居然连帝锦、玄天玑他们都敢当做工具来驱使,帝锦、玄天玑他们的长辈,岂能如此善罢甘休?”
  
      “那就和你们无关了。”冢鬼道祖很闲淡的说道:“这事情,就和你们无关了。你只是负责押送我这徒儿去神煌战场;我只是护送我的徒儿去神煌战场。人送到了,帝喾舰返回了,一切都安好。其他的,你管这么多作甚?”
  
      紫罗道君手指轻轻一晃。他淡然道:“总是,心有不安。”
  
      冢鬼道祖晒然一笑,轻轻的摇摇头:“放心,我等无碍。”
  
      紫罗道君深沉的看了冢鬼道祖一眼,然后向殷血歌扫了一眼,突然问道:“这小子的出身。有这么……厉害么?”
  
      冢鬼道祖闭目不语,他双手不断凝聚仙力莲花,不断的投注在殷血歌的身上。从仙庭前往神煌战场,就算是帝喾舰都要行驶超过十年,漫漫长路。还是多为殷血歌把根基垫厚一点才对。反正殷血歌的**如此强横,寻常地仙最多只能承受九个元会的法力,但是殷血歌的身体好似一个无底洞,多少仙力他都能承受啊。
  
      盘坐在船舱的角落里,殷血歌脑海中默默的翻滚着无数急速跳动挪移的身影。
  
      这是冢鬼道祖传授的斗战万灵宗的核心道籍《斗天战地经》,一门纯粹的厮杀战技。以**厮杀为主,以仙法秘术为辅,斗天战地经威力绝大,奥妙无穷,同样的一拳轰出,斗天战地经中的一拳却是其他体修法门威力的百倍千倍以上。
  
      有了这门运用的法门,殷血歌的无上圣体拥有的巨大力量就能得到百分百的发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体内血液犹如巨龙一样翻滚,体表融入的仙力莲花中,九成的仙力被无上圣体吸收,殷血歌浑身肌肉蠕动,散发出的沛然血气和无穷巨力,让冢鬼道祖面露笑容,让紫罗道君一脸惊骇。
  
      幽泉不在身边,血鹦鹉不在身边,乌木也不在身边。
  
      殷血歌将他们强行留在了蛮荒仙域,留在了冢鬼道祖的庇护下。
  
      这一次,他孤零零一个人独闯神煌战场,他不愿意拖累幽泉他们。毫无疑问,这一次的事情,又是第一世家的某些人针对他设计的一次绝杀陷阱,奈何第一世家的那些人估计错了他的实力,不仅没能杀了他,反而被他将第二神生生打死。
  
      殷血歌听到了第一至尊的怒吼咆哮,他看到了第一至尊从虚空中闪身而出的场景。
  
      但是他同样见到了两尊实力高深莫测的仙人,强行将第一至尊带走,不让第一至尊和自己相见。
  
      毫无疑问,他被卷入龙家的大漩涡,被人用龙家勾结神孽的罪名想要置他于死地,这件事情第一至尊事先并不知道。但是第一至尊刚刚知晓,他就立刻赶了过来,这让殷血歌心头舒服了许多。
  
      不管怎么样,第一至尊毕竟是他的父亲,这让他的心头暖洋洋的。
  
      但是对于第一世家,殷血歌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感。一次次的紧逼,一次次的陷害,殷血歌已经对第一世家产生了浓烈的杀意。这一次去神煌战场,如果他能有所成就,他一定会好好的报答第一世家的‘深情厚谊’。
  
      一路苦修,沉默了整整十年一言不发。
  
      当帝喾舰微微一颤,开始减速滑行的时候,殷血歌睁开眼睛,向冢鬼道祖沉声道:“师尊,我母亲名为殷凰舞,她在血曌仙朝,是太平公主的门人。我的事情,还请师尊通知她一声。”
  
      紫罗道君的眸子微微一闪,他飞快的看了殷血歌一眼。
  
      殷血歌笑看着紫罗道君,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知道道君和很多道祖,都好奇为什么会有人因为我这么一个渺小的地仙,闹出这么大的声势来。想知道是谁要置我于死地么?去找我娘亲吧。我想,她很乐意配合道君你们,给某些人一点点小小的麻烦。”
  
      冢鬼道祖的脸抽成了一团,他异常苦涩的看着紫罗道君,无奈的摇了摇头。
  
      “道兄,这件事情,你我还是不要插手了。这是为你好,也是为我好啊。”
  
      “道兄,你和帝罗仙帝他们又没什么交情,不至于插手这件事情吧?”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