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罚凶军
    一声惨嚎,七八个黑林城的修士打着滚儿飞了出去。
  
      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切开了十几条深入内腑的伤口,大量鲜血混杂着颜色怪异的体液从伤口内喷洒出来。幸好这些修士都结成了元婴或者凝成了元神,他们的生命力远比凡人强悍许多,否则这样的伤势已经要了他们的性命。
  
      但是他们现在的伤口已经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如果没有及时的救治,他们的**定然崩毁死亡。以神煌战场恶劣的环境和贫乏的资源,他们的元婴、元神找不到夺舍附体的对象,同样无法得到天地灵气的滋养,他们最多拖延数十年时间,元婴、元神也会崩溃。
  
      这些修士又惊又怒、又是恐惧的尖叫着,不知所措的看着那些从空气中浮现的黑甲神灵。
  
      就是这些家伙刚刚出现,就顺手给了他们沉重的一击。这些实力很是不弱,在神煌战场恶劣的环境下熬炼出来,比仙界的同阶修士强出一大截的土著修士,就好像灯纱罩外的蛾子一样,被这些黑甲大家伙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这些人身上的黑色甲胄造型扭曲而狰狞,甲胄的各个部件之间用闪耀着刺目血光的活动部件链接起来,通体黑色的甲胄,配合上关节处血色的闪光,这些家伙看上去就好像血狱中冲出的恶鬼。
  
      他们的面甲上雕刻的图案,也正是一张张血淋淋的鬼神面孔。
  
      他们的手肘、膝盖等关节部位,凸起了形如牛角一般的利刃。
  
      将他们手掌紧密包裹在内的护甲一片片细致而精密,长有半尺的黑色利刃从指甲内弹出来,就是这些锋利而尖锐的利刃切割在了那些修士的身上,将他们打飞之余,还给他们身体带来了惨重的伤害。
  
      将近一百名身穿黑色甲胄的神灵从空气中冒了出来,他们无声无息的将黑林城的这支狩猎队伍团团围了起来,双眸闪烁着猩红的光芒,冷厉而无情的俯瞰着比他们矮了一大截的黑林城所属。
  
      殷血歌快速的退后了一步。他手指一弹,十几颗血丹激射而出,落入了那些被重创的修士嘴里。这些修士挣扎着在地上爬动着,很快的回到了自己同伴的身边。他们身上的伤势很快的愈合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急速愈合。
  
      多尔伽德声嘶力竭的尖叫着:“该死的,神罚,你们一定要赶尽杀绝么?他们是我们命运一族的希望,你们这样做,彻底破坏了我们各族之间的盟约,如果引发可怕的神战,这都是你们的责任。”
  
      被多尔伽德称之为神罚的黑甲神灵们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他们只是冷厉的凝视着殷血歌等人,猩红色的眸子里寒光急速的闪烁着。似乎他们正在用某种奇异的方式相互交流。
  
      身体轻盈的向后一弹,殷血歌落到了两个被捆得死死地孩童身边。血歌剑轻盈的一分,分成了两柄一模一样的血色长剑架在了两个孩童的脖颈上,殷血歌双脚踏在了两个孩童的后心上,冷声喝道:“你们不想他们死在这里吧?如果你们敢靠近一步。那么……”
  
      殷血歌的话刚刚出口,还没来得急说完他的威胁之词,这些身穿黑甲的神罚就整齐划一的上前了一步。一名面甲整个成血色,唯独面甲上的鬼神双眸呈黑色,显得格外狰狞邪异,分明是这一队神罚首领的家伙冷声喝道:“你可以杀了他们,正好免去了我们的手脚。”
  
      不等殷血歌开口。神罚首领就继续说道:“如果我们杀了他们,那么神战不可避免。但是如果是你们这些卑贱的、无耻的仙人杀了他们,一切都会平安无事。所以,杀了他们吧,不用顾忌我们。”
  
      殷血歌默然无语,老刀疤等老卒、新兵同时翻起了白眼。
  
      多尔伽德厉声怒喝着:“他们是我命运一族的希望。你们不能这么做。”
  
      神罚首领愤怒咆哮着:“但是他们是我们的噩梦。多尔伽德,你应该知道命运双子是多么邪恶而可怕的存在。你们命运一族无比欢喜他们的降临,但是对我们来说,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多尔伽德挣扎着抬起头来,他想要站起身来。但是老刀疤狠狠的一刀柄砸在了他的后颈上,砸得多尔伽德惨嚎一声,脑袋重重的撞在了地上。喘息了一阵,多尔伽德抬起头,厉声喝道:“不会的,现在的神灵一族已经沦落到眼下的局面,你们担心的事情,不会出现。”
  
      神罚首领冷笑了起来,他双手抱在胸前,锋利的指刀轻轻的弹动着自己的护臂,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他冷声喝道:“我们担心的事情,不会出现。但是万一,不,不是万一,而是有很大的可能,我们担心的事情真的出现的话,难道要让我们所有人的命运被抽离,成全这一对危险的小崽子?”
  
      多尔伽德张了张嘴,却半天没能开口。
  
      殷血歌狠狠的对着多尔伽德的脑袋闷了一脚,他摊开双手,看着神罚首领沉声道:“诸位,这是你们内部的事情,我们不乐意插手,所以……”
  
      “噢,不!”神罚首领打断了殷血歌的话,他慢条斯理的弹动着指刀,轻轻的说道:“杀了这一对该死的小崽子,你们才能安全的离开。我会信守诺言,只要你杀了他们,那么你们就能安全离开。因为我必须留下证人,是你们杀了这一对邪恶的命运双子,而不是我们下手。”
  
      殷血歌沉默不语,老刀疤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动着,一众黑林城的仙人和修士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
  
      神灵和仙人之间的战争持续了无数个量劫,无数年来,仙人屠杀了无数的神灵,而神灵一族一次次的反击,也让数以亿万的仙人彻底陨落,就连轮回的希望都失去了。两族之间有着血海深仇,按照常理说,神灵一族的任何诺言,仙人们都是不会相信的。
  
      这些神罚的实力强横。人数众多,起码殷血歌所在的这一支狩猎队伍,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双方一旦交手,那势必是一场残酷的屠杀。
  
      或许。他们只能选择相信这个神罚首领的话,杀了这一对命运的双子,博取那一线渺茫的机会?
  
      “我不会杀了你们。”神罚首领轻松的笑着:“蝼蚁们,一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不能亲自动手杀死这一对儿邪恶的双子。所以,只能是你们下手。我们必须留着你们的性命,对命运一族做一个交待,所以,你们可以活下去。”
  
      轻松的耸了耸肩肩膀,神罚首领得意洋洋的向身边的那些同伴笑着:“你们看。我就说,我们不一定会有危险。杀死这一对儿该死的小崽子,命运一族肯定会疯狂报复我们,但是只要不是我们出手,这事情就和我们无关了嘛。”
  
      “多尔伽德这老家伙带着这一对儿小崽子逃到神煌战场。我就预料到他们会碰到这样的事情。不出我所料,他们果然沦入了困境,而我们是主宰一切的神,一切都尽在我们掌控之中。”
  
      神罚神灵们纷纷笑了起来,他们笑得浑身乱颤,虽然隔着厚厚的面甲,但是殷血歌也能想象他们眼下的嘴脸。
  
      杀死这一对儿命运的双子?很好。虽然能够躲开眼下这些神罚神灵的攻击,但是接踵而来的就是命运一族的报复。小小的黑林城,能够承受那样的报复袭击么?
  
      如果不杀死他们,那么这些神罚神灵会不会一不做二不休,连带着殷血歌他们一起干掉?最后他们依旧能够将杀死这一对儿孩童的罪责,全部推到殷血歌他们的头上。一如这个神罚首领所言。他们掌控了一切,眼前的局势无论如何发展,对他们都是有利的。
  
      ‘铿锵’一声,一名神罚神灵不耐烦的拔出了自己背后背着的血色长刀,刀锋指向了殷血歌。
  
      “卑贱的蝼蚁。该下手了。砍掉这两个小崽子的脑袋,你们就可以安全的离开。我们会一五一十的将我们的所见所闻告诉命运一族,让那群疯子来找你们的麻烦。虽然你们最终会被剁成肉酱,但是起码你们能多活一段时间,不是么?”
  
      殷血歌急促的喘息着,他看了看老刀疤,浑身冷汗淋漓,凌乱的长发被汗水一缕一缕贴在脸上的老刀疤也正紧张的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阵,老刀疤突然厉声呵斥起来:“老东西,你不是说你们的王被刺杀,你们的勇士被屠戮么?按理说,你们命运一族,已经和他们干上了。”
  
      多尔伽德刚刚才说,他们命运一族的王被刺杀,他们族中的勇士被人屠戮,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一对儿命运双子。按理说,命运一族面临这样的打击,他们已经和其他神灵干上了。神罚神灵们来到这里,他们应该一句废话都没有的直接下杀手,他们为什么还要脱裤子放屁,多费一道手脚?
  
      多尔伽德的眼睛骤然一亮,他挣扎着抬起头来,向着那些神罚神灵狞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们不敢对我们尊贵的王子下手,是因为那些尊贵的大人们从沉睡中苏醒了么?命运双子的出现,让那些尊贵而古老的大人们不惜浪费生命从沉睡中苏醒?”
  
      神罚神灵们的身体骤然一僵,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凝实犹如铁墙的杀意也为之凌乱。
  
      沉默了好一阵子,神罚首领突然举起了右手,他紧握拳头,向着殷血歌狠狠的一拳挥了下来:“该死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不要想着避开某些麻烦。只能是我们亲自出手干掉这对小崽子。就算命运一族要报复,那么就让他们去找我们上面的人去报复吧。”
  
      殷血歌长啸一声,面对那神罚首领劈头盖脸打下来的一拳,他一道诸天崩毁大手印笔直的轰了上去。
  
      他没有动用自己的仙力,而是从血海鬼卒中抽取了十几位金仙的全部血元凝成了这一道大手印。这一击的力量,已经达到了金仙巅峰的层次,放在仙界的星空中,这一击可以轻松的摧毁一颗太阳。
  
      但是那神罚首领的重拳宛如来自太古洪荒的上古星辰,狠狠的撞在了殷血歌释放的血色手印上。
  
      一声巨响,血色手印轰然裂开,血色狂飙向着四面八方横扫出去,偌大的猎场剧烈的震荡起来。方圆万里的猎场突然裂开了数十条又深又长的裂痕,边缘好些陆块崩塌,向着深不见底的地裂峡谷的深处坠落了下去。
  
      一路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陆块相互撞击着,偶尔撞在了从悬崖上凸起的其他平台上。顿时有巨大的冲击声从下方传来,掀起了一道道狂飙在峡谷内冲击翻滚。
  
      殷血歌的瞳孔缩小到了针尖大小,他看着那神罚首领轰下的重拳,突然明白这是一个堪比大罗境的恐怖存在。他的这一拳,隐隐有一股天罚的气息蕴藏在内,那是天地法则的力量。
  
      诸天崩毁大手印同样蕴藏了毁灭法则的气息,从天道法则的本质上而言,诸天崩毁大手印蕴藏的法则本质并不比这个神罚首领的天罚法则弱小。但是凝成这手印的血元力只是来自于一群金仙,他们提供的仙力在品质上远远比不上这个神罚首领的力量。
  
      用某种不确切的比方来形容:
  
      殷血歌的诸天崩毁大手印,已经完美的拥有了一柄利刀的形状和意境;他完全掌握了诸天崩毁的毁灭法则。这柄刀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是一柄完美的利刀。但是因为血海鬼君们自身的局限,他们提供的只是金仙级的血元力,所以这柄刀空有刀的形状和刀的意境,但是他的材质却是用普通木材制成。
  
      虽然金仙的元力可以比拟为某种坚硬、致密的上好木料。制成木刀后,在强者手中依旧能发挥出惊人的杀伤力。
  
      但是神罚首领打出的这一拳,蕴藏了天罚法则的这一拳,则是无论是形状、意境都是一柄同样完美的利刀。而组成这柄利刀的材料,更是实实在在的百炼精钢。
  
      一柄钢刀和一柄木刀,形状同样完美,造型毫无瑕疵。刀意浑然一体,但是他们的材料相差太大,所以木刀和钢刀稍微一接触,就立刻崩断。
  
      重拳落下,殷血歌放弃了自己参悟出的各种血海神通,而是驱动无上圣体。蛮横的一拳迎了上去。
  
      一声巨响,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晃,向后倒退了两步。他死死地凝视对方,突然放声笑了起来:“不过如此,按照我们的话来说。你也只是刚刚踏入大罗境界,你的**力量,甚至还不如我。”
  
      神罚首领的身体剧烈的震荡着,身体不受控的向后连连倒退。他每一步都在地上踏出了一个长宽数丈的大窟窿,溅起无数的泥沙草屑。他一连向后退出了数十里,这才勉强的稳住了身形。
  
      殷血歌放声大笑,他的大袖一卷,将两个孩童一把卷入了自己的袖子里。
  
      其实刚才两人重拳撞击,殷血歌连那两步都不用倒退,神罚首领的**力量远不如他,被殷血歌调动无上圣体狠戾一击,神罚首领的手臂骨骼都被震碎了。但是刚才殷血歌踏在这两个孩童的身上,如果他不向后倒退的话,神罚首领重拳蕴藏的力量就会透过殷血歌的身体,震碎这两个孩童的身体。
  
      所以殷血歌这才主动的倒退,将自己受到的反震力量悄无声息的送入了地下深处。
  
      将两个孩童卷入了袖子里,这两个孩童就算是正式成为了殷血歌的俘虏。他向老刀疤扭头咆哮道:“老刀疤,我们闯出去。不管这两个小家伙是什么身份,总之他们是我们的俘虏,他们这么值钱,可不能白白的杀了。”
  
      老刀疤长啸一声,常年镇守在神煌战场的老卒,也没有一个是胆小怕事、贪生怕死的货,骨子里的凶狠气息冲了出来,老刀疤厉声喝道:“闯出去。兄弟们,闯出这里,咱们都能发达。”
  
      一把抓起多尔伽德,老刀疤狞笑道:“命运一族的报复?啊呸,只要这两个小杂种能出手,我们全队都能调回主城驻守。进了主城,我们还害怕什么命运一族?”
  
      黑林城的仙人、修士们士气大作,他们犹如疯虎一样结成突击阵型,不惜耗费法力的冲天飞起。
  
      神罚神灵们纷纷冲向了殷血歌为首的众多黑林城仙人和修士,他们身上弹出了无数柄锋利的尖刀,就好像刺猬一样向着众人绞杀了过来。这些神灵肆无忌惮的将自己的全部气息释放了出来,其中赫然有三尊金仙级的神灵,其他人全部是高阶天仙境的存在。
  
      加上那个刚刚踏入大罗境的神罚首领,这支可怕的力量甚至能够将黑林城彻底抹去。
  
      但是他们不幸碰到了殷血歌这个实力不能以境界来估量的怪物,他们还没冲到黑林城众人身边,殷血歌眉心一道黑气冲出,幽冥十八禁囵塔呼啸着喷出,十八尊金仙级的镇狱鬼王挥动着各自本命鬼器,狠狠的向着这些神罚神灵当头砸下。
  
      一阵凄厉的惨嚎声传来,数十名神罚神灵被打得浑身甲胄碎裂,血水犹如廉价的山泉一样喷出。
  
      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塔门开启,一道黑气卷出,将这些受到重创的神罚神灵一骨碌的卷了进去。
  
      “走!”殷血歌一声长笑,他收起塔狱,带着众人快速向黑林城遁去。
  
      残破不堪的猎场上,只有右臂受到重创的神罚首领单膝跪在地上,仰天发出一声不甘的,犹如受伤猛兽一般的怒吼声。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