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罪不可赦
    斩神城,不,是整个神煌战场都是一个特别实际的地方。
  
      这里拳头大的是大爷,手下兵马多的就是大人,没有好处的事情没人去做,大家习惯的自扫门前雪,从没人愿意管其他人的闲事。哪怕两位主城的城主大人在大街十字路口相互拔刀乱捅,大家也只会静静的等待他们火并的结果,没人会胡乱插手。
  
      神煌战场的高官重将们,他们就好像一条一条蜷缩在巢穴中的毒蟒,他们一动不动的节省着自己的每一分力气,只有神灵一族大肆入侵的时候,他们才会骤然发动,将所有的力量和恐怖瞬间爆发出来。
  
      这,就是神煌战场的生存哲学。
  
      所以赵天吉和李三笑强硬对上,两人麾下万多名直辖的精锐卫队剑拔弩张,两位大罗九品的高阶大罗金仙相互之间虎视眈眈杀意萦荡,但是斩神城内所有的高官大员没有一个人吭声。
  
      李三笑死,斩神城的城主乐得换上一个新的行军大司马。神煌战场不缺人才,斩神城的城主更换一个行军大司马,他还能有一笔丰厚的入账,这是一件好事。
  
      赵天吉死,对五大城主以及他们麾下的众多大员们都是一件好事。赵天吉死了,只有下一次帝喾舰来到神煌战场,他的死因才能传回仙庭;要等帝喾舰返回仙界将这消息传回后,等下下一次帝喾舰来给神煌战场输送援兵和补给时,才会有新的监察使大人随之而来。
  
      这一来一去,三十几年快四十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对于五大主城的大人物们来说,三十几年的时间没人在旁边眼睛都不眨的盯着自己,各种违规违纪的事情可以肆无忌惮的出手了,这不是一件大好事么?
  
      所以无数道强横的仙识静静的隐藏在四周虚空中,这些大人物静静的观望着这里的动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没有一个人流露出插手的意思。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盘算着两人火并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他们事无巨细的盘算着,两人生死、伤损可能引发的各种权力的变化。
  
      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看到犹如斗鸡一般大眼瞪小眼相互凝视的赵天吉和李三笑,他用力的揉搓了一下身上被李三笑勒出的伤痕。很快他皮肉上的伤势就彻底恢复。他赶紧走到了罗芳身边,一把捂住了罗芳的嘴,将身上储存的所有血丹都好似倒豆子一样倒进了罗芳嘴里。
  
      罗芳的仙魂遁回了自己的**,他感激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默默的运功开始消化血丹。
  
      这些血丹都是殷血歌从那些强大的妖兽体内抽取本命精血提炼而成,这些血丹没有丝毫的药草力量,完全就是最纯正最本源的生命能量。这些生命能量不需要消化的过程,可以直接为罗芳受损严重的仙体吸收利用。
  
      从发挥效用的速度上来说,这些血丹可比寻常的金仙丹都要快得多了。
  
      就见到罗芳的身上一层淡淡的血光往来流转,就好像一层水波环绕在了他的身上。伴随着‘咔咔’的碎骨拼凑愈合的声音。身体差点被碾成肉墩子的罗芳一寸一寸的直起了身体,慢慢的直起了腰肢,昂首挺胸的站在了众人面前。
  
      ‘咯咯’笑了几声,罗芳向赵天吉无声的抱拳鞠躬行了一礼,然后面色狰狞的向李代儒龇牙咧嘴的笑了笑。罗芳很知道分寸。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李三笑之间相差太大,实力更是云霄之别,他连向李三笑报复的资格都没有。所以罗芳很干脆的,向李代儒发出了威胁。
  
      李代儒瞬间弄懂了罗芳的狞笑声中那肃杀的气息,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下意识的向李三笑的身后缩了缩。李三笑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的阴沉了,自家的侄儿。怎么就这么不成器?
  
      不理睬场中这些微妙的情绪变化,殷血歌走到了那些仙体受损的老卒身边,将身上的血丹往他们嘴里灌了进去。除开几个仙体彻底粉碎,就连一点儿修复的可能都没有,以及仙魂都被碾碎的倒霉蛋,其他受伤的老卒都很快的站了起来。他们身上的伤势也急速的复原。
  
      赵天吉和李三笑都不由得同时向这边望了一眼,神煌战场的丹药是永远不够用的,殷血歌这样的下级小卒子身上,不可能有神煌战场分发的高级仙丹。所以殷血歌用某种莫名的手段,让这些受伤的士卒迅速恢复。这让他们都感到了一丝诧异。
  
      不过也仅仅是一丝诧异而已,两人都是九品大罗,都是神煌战场顶尖的大人物,他们见过的好东西太多了,他们也不会窥觑殷血歌手上可能掌握的一种灵药。
  
      轻轻的冷哼了一声,赵天吉挥了挥手:“来人,请李司马更衣。”
  
      李三笑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了,所谓的请他更衣,无非是要扒了他的官袍,将他丢进监察司的大牢。以赵天吉历年来的表现,被他丢进监察司大牢的人,可没有一个人能囫囵个的走出来。
  
      最幸运的那几个家伙,也是被监察司用了重刑弄了个半死,然后送回仙界本家幽禁百万年。李三笑知道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已经狠狠的得罪了赵天吉,这个心狠手辣的监察司鹰犬头子,可不会这么轻松的放过自己。
  
      沉沉的咳嗽了一声,身边一团紫气闪过,九朵紫色莲花打了个转儿,将一伙冲向自己的监察司仙官逼得倒退了数十步。李三笑向赵天吉拱手行了一礼,他站起身来,挺直的腰杆微微的弯了弯——当着五大主城无数高层大员的面,李三笑这是在向赵天吉服软求饶了。
  
      虚空中响起了一声讥嘲:“啧,完了。神煌战场的好汉子又少一个。他-奶-奶-的,真没种,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李三笑你这怂货,真给你李家祖宗丢脸。”
  
      李三笑就当没听到这嘲讽的声音,但是他已经将这声音的主人死死的记在了心里。
  
      五大主城正儿八经的仙庭文武大臣们,才不会用这种恶劣的话语得罪自己的同僚。他听出来了,说出这种恶毒言辞的。分明是斩神城黑暗势力的大长老转轮尊者,一个难缠的恐怖的老怪物。
  
      李三笑暗自发狠,只要他过了今天,一定不会让转轮尊者好受。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一个厮混在市井中,依靠贩卖各种非法物资,收购各种来路不明的赃物而起家,基本上无恶不作各种市井行当都要搀和一手的老混蛋,他也有胆嘲讽自己?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李三笑将心头对转轮尊者的恨意勉强压制了下去,他正要对赵天吉说话呢,一个沙哑的,听起来好似七八岁孩童,但是言辞之恶毒让李三笑的脑子都差点炸开的声音突然响起。
  
      “李家祖宗?啧。老转轮,你确定这厮是李家的种?谁知道他是哪里冒出来的杂碎呢?”
  
      满场死寂,就连赵天吉都瞪大了眼睛,神色诡异的向四周张望起来。五大主城有头有脸的人就这么多,在这种场合敢开口插话的人就这么几个。转轮尊者身份特殊,实力强横,他虽然不是官方的身份,但是他在某些层次上,却是和五大城主都是同档次的存在。
  
      但是刚才那声音,听他的语气和转轮尊者很是熟络,但是赵天吉和所有在场的高官都敢发誓——他们从来没听到过这个声音。他们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联想到前两天还停泊在斩神山上的帝喾舰,这是从仙界又来了一条过江猛龙啊?
  
      “孽障,你,你……”李三笑气得眼珠子发绿,脸皮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刚才那声音说话太恶毒了,居然说他李三笑不是李家的子孙。这种话就算是对一个凡人都是莫大的侮辱。何况是对李三笑这样的九品大罗金仙?他还是斩神城的行军大司马,一声令下亿万仙兵仙将都要随之而动的神煌战场顶级的将领啊!
  
      但是那个沙哑的,听起来好似七八岁孩童的声音再没吭声。
  
      反而是转轮尊者轻轻的咳嗽了起来:“这个,老夫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
  
      干笑了三声,转轮尊者的仙识波动微微一抖,然后迅速消失。
  
      李三笑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死死地咬着牙,强忍着心头的火气,再一次将转轮尊者的名字在心头狠狠的划了一遍,然后勉强的低下头,向赵天吉低声传音了两句。
  
      赵天吉沉吟了片刻,他双手一张,一件三色混杂的大罗道器‘三阳离合罩’放开,化为三色祥云将自己和李三笑还有罗芳、李代儒四人团团笼罩在了里面。
  
      三色祥云又厚又密,这是赵天吉当年突破金仙境界,抵挡天魔心劫,成就大罗之位时使用的本命道器。三阳离合罩一发动,就算是五大城主那个级数的人,也不可能听到他们在里面商量些什么。
  
      殷血歌向老青头、老刀疤等人望了一眼,一伙人相互摇了摇头,然后纷纷盘坐在了地上。
  
      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已经和他们这些小卒子没任何的关系。他们只能静静的等待两位大人物商量出的结果——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赵天吉和李三笑在进行利益交换,李三笑看来是要出点血,才能将眼前的事情给彻底摆平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虚空中的仙识隐隐的动荡了起来。
  
      于是传送广场附近的城防大阵被关闭,光芒黯淡的数以万计的大小传送阵又再次的亮了起来,斩神城的这一处进出的通衢要道再次恢复了运转。
  
      毕竟斩神城是五大主城的核心,这样的传送阵广场总共也只有四处,负责联通了整个神煌战场数以百万计的大小据点。任凭这个传送广场长时间的关闭,这对整个神煌战场的正常运转都是不利的。
  
      进进出出的人越来越多。
  
      领了假期,来斩神城花天酒地的老卒成群结队的出入;出外狩猎,携带了丰富猎物返回主城的猎队;鬼鬼祟祟,不知道去外面做了什么的各大商会的队伍;更有来自各处军事堡垒、各处据点,携带了各色书面公文来主城备案的信使……
  
      形形色色的人物在广场内进进出出,但是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让自己的目光避开了这一块角落。
  
      通体血色的监察司大军,通体漆黑的斩神城行军司马府的亲兵卫队,这两股势力可没人敢招惹。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三色祥云突然开启。依旧严肃、严苛、一脸冷厉气息的赵天吉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众人身边。在他身边站着脸色微微有点发白,眸子里隐隐闪烁着怒火,发际线上有一丝冷汗悄然滑落的李三笑。
  
      李三笑的表情很古怪,属于那种兴高采烈的带着兄弟们去打劫。却一不小心被人反过来劫了财还不算,就连自己的男色都被人狠狠的暴掠了一把的表情。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李三笑向殷血歌等人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走。
  
      李代儒急忙跟在了李三笑的身后,亦步亦趋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边。三千黑甲仙兵仙将呼啸一声,也架起云团跟在了李三笑的身后。最后才是李三笑那一架威风八面的云辇有气无力的跟在后面,十八条蛟龙耷拉着尾巴,就好像被人打断了脊梁骨一样。
  
      满脸是笑,但是眼角眉梢带着一丝怪异情绪的罗芳快步回到了众人面前,然后压低了声音。将刚才赵天吉和李三笑商讨出的结论给众人说了一番。
  
      李三笑彻底认输,他花费极大的代价,远比市价高出数倍的价码,将殷血歌他们这次的收获高价买了下来。也就是说,一个多尔伽德加上命运双子。李三笑付出的代价是中央仙域最富饶的星域中,他李三笑名下的三百颗修士星球。
  
      整整三百颗修士星球,这是李三笑的私产,也基本上是李三笑名下所有的个人财富。就算是对一个九品大罗而言,想要在自己的家族公产之外,在中央仙域经营出这么大一笔资产,那也是一件极其不容易的事情。
  
      李三笑辛辛苦苦不知道多少年。巧取豪夺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灭人满门的事情,好容易积攒出来的这笔私产,就被罗芳用三个生擒活捉的神灵‘公平交易’了过来,并且已经签署了契约。
  
      “但是,按照我们事先说好的。”罗芳向众人望了一眼:“稍后,行军司马府就会下达调遣公文。黑林城所有正兵、辅兵和家属,都会调进斩神城。我们第三队的所有士卒,从今天开始,就是斩神城白虎市集的驻军,由我们负责白虎市集某一条街道的日常治安。”
  
      老青头、老刀疤等人同时低声欢呼起来。他们额头上青筋暴起,面皮都已经发红了。
  
      在黑林城驻守,时刻面临神灵一族和地裂峡谷中妖兽妖禽的侵袭,时刻都可能陨落。但是在主城最繁华的市集中作维持治安的军队,这可是一件极其有油水,极其安全的任务。除非斩神城外围的数十重城防被攻破了,否则根本轮不到第三队的士卒上前线!
  
      “因为这次,赵天吉赵大人在这里面帮了很大的忙。”罗芳严肃的看着众人:“按照我们事先商议好的,赵大人会拿走我们的一部分获利。三百颗修士星球,他老人家会拿走两百五十颗,留给我们的,还有五十颗。”
  
      殷血歌和老刀疤等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事情明白在这里,能够将命运双子卖出这样的高价来,显然赵天吉是下了大力气威逼恐吓李三笑的。没有赵天吉的威慑,李三笑脑子抽筋了才会用这么高的价钱买下多尔伽德三人。
  
      同样的,没有赵天吉的话,殷血歌他们早就被李三笑给抽筋扒皮碎尸万段,换言之赵天吉还救了他们一行人的命。所以赵天吉拿走利润的大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甚至殷血歌还觉得,赵天吉这件事情做得很敞亮,很是漂亮——他居然还给第三队的士卒们留下了五十颗修士星球,这是非常豪阔的出手了。按照常理而言,赵天吉其实只要给第三队的苦哈哈罪囚们留下十颗左右的修士星球,这就是天恩浩荡。他能留下五十颗修士星球,这搞不好就是看在罗芳是他同门晚辈的情分上。
  
      所以人要知足,能够在神煌战场有一份安全稳固的活计,不用上前线拼命,还能时刻有一份丰厚的收益,这是多少人做梦都要笑出来的事情?
  
      一行人正笑着、乐着,罗芳突然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唯一的问题,是殷兄弟。”
  
      罗芳面色沉肃的看着殷血歌,双手重重的按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
  
      “殷兄弟,你到底在仙庭得罪了什么人?监察司内,你的秘密档案上,有监察司核心高层的批注,你罪不可赦,除非你积累了足够你返回仙界的巨量功勋,否则你必须进驻前线和神孽拼命。”
  
      “殷兄弟,这是赵大人,他都无法违逆的旨意。这是从仙庭监察司随同帝喾舰同时传来的信息,赵大人都不能、也不敢违逆啊。”罗芳神色复杂的看着殷血歌:“我们都知道,生擒这三个神孽是你的功劳,但是眼下这局面,让我们该说什么才好?”
  
      老青头、老刀疤、老鬼脸等人的脸色同时惨变。
  
      殷血歌张了张嘴,只觉嘴里一股子热气冲了起来,他的眼珠瞬间变得赤红一片。
  
      第一世家的那些人,他们真的是不死不休,就算是到了神煌战场,都无法摆脱他们的影响么?
  
      罪不可赦,好一个罪不可赦。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