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轻兵突进
    “麻烦大了。”
  
      天煞城,殷血歌刚刚置办下来的一套宅子里,杨鼎偷偷摸摸赶来见到他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麻烦大了’。说这话的时候,杨鼎的脸上都缠绕着一层黑气,可见他的心情如何。
  
      窗外风光明丽,这套宅子内的山水园林花费了极大的力气,硬是营造出了青山流水、飞泉瀑布的景致。两人会面的地方,就在一条飞瀑旁的亭阁中,但是原本秀丽明媚的园景,硬是被杨鼎脸上的那一层黑气沾染,令得整个园子都变得阴气森森。
  
      那一队三百名青年男女,都是妫家嫡系。
  
      领队的那个金仙巅峰的青年男子,名为妫龙,而和他对应的还有一位女子,名之为妫凤。除开他们两人,其他的青年男女中,男子以诸般仙兽为名,而女子则是以各种仙禽入名。
  
      他们是妫家特意培养的年轻一代的精锐,他们是妫家为妫聖培养的直系班底,他们被外人称之为妫家禽兽,而这个不甚雅观,甚至有点贬义的称呼却受到他们自己的欢喜,最后他们干脆直接以‘禽兽’自称。
  
      “他们这次来做什么?”
  
      看着满脸焦虑、无奈的杨鼎,殷血歌不由得问道。
  
      “历练。”杨鼎无奈的苦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妫聖是妫家倾力栽培的继承人,妫家禽兽这一群青年,则是妫家为妫聖培养的未来班底。他们还在母胎内。就以珍稀的天材地宝滋养培育,出生后更是以巨量的资源。强行让他们拥有了寻常仙人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恐怖实力。
  
      年轻却掌握了可怕的力量,更兼他们出身不凡,而且有着注定光明的前程,这些妫家的禽兽们自然是骄纵骄狂不可一世。而骄纵骄狂的禽兽们,自然没资格成为妫聖未来的帮手。所以这些妫家禽兽就被送来了神煌战场,妫家的主事人们,希望这些禽兽在残酷的神煌战场上历练若干年,让他们千锤百炼。成为真正的精锐。
  
      神煌战场血腥、残酷,无数量劫来仙庭在这里和神灵一族鏖战不休,神煌战场已经衍化为一个精密、庞大的战争机械。这些妫家禽兽只要融入了这具战争机械中,只要他们循规蹈矩的按照神煌战场的战争规律一步一步的成长,他们自然就能成长为妫聖所需的精英下属。
  
      但是神煌战场又是如此的危险,以这些禽兽的实力,很可能被这个残酷的战场一口吞下、尸骨无存。
  
      所以杨鼎就成了他们的保姆。妫家给了杨鼎严令,他必须负责这些禽兽在神煌战场的安全。在保证他们安全的前提下,杨鼎还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历练,让他们学习军阵指挥的技巧,学习公文往来的手段,无论是文职还是武职。都要让他们按次就班的历练一番。
  
      “我听说过他们的恶名。”杨鼎苦涩的看着殷血歌:“但是我真没想到,他们会,会骄横如此。”
  
      殷血歌被帝喾舰送到神煌战场,这些妫家的禽兽和殷血歌同船而来。但是殷血歌到了斩神城后,就直接被发配去了前线服役。而这三百禽兽。则是丢开了妫家护送他们的仙人,自顾自的去各大主城逍遥自在。见识异域风情去了。
  
      如果不是这次斩神城爆发了大战,这些家伙觉得立功受奖的机会到了,他们也不会来找杨鼎。
  
      “他们真的要你倾巢而出,将天煞城的所有兵力全部调派给他们,由他们指挥作战?”殷血歌惊愕的看着杨鼎。这种大话,殷血歌是绝对不敢开口的,数千万仙兵仙将的调动,这种大规模的军阵指挥,殷血歌自认为他没有这份能耐。
  
      这些妫家的禽兽,他们或许自幼接受的教育比殷血歌要高明不少。
  
      但是就连杨鼎这个在神煌战场熬炼数十万年的大罗金仙,他都不敢夸口全歼命运神族的那些神灵以及他们掌控的妖兽妖禽,这些刚刚来到神煌战场才几个月的妫家禽兽,他们何德何能就敢吹出这样的牛皮来?
  
      “你答应他们了?”殷血歌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杨鼎。
  
      “我能不答应么?”杨鼎摊开双手,一脸苦涩的反问殷血歌。
  
      妫家的禽兽是妫家的嫡亲血裔,而妫家是杨家的主家。这些禽兽天生在身份上就压过了杨鼎一头,而这次他们更是奉了妫家高层的谕令前来历练,杨鼎只是他们的保姆,仅仅是保护他们安全、为他们擦屁股的保姆而已。
  
      “妫家的那些人,不至于让这些禽兽胡作非为吧?”殷血歌很是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妫家也是现在仙界顶级的仙家豪门,妫家的那些长辈仙人不至于作出这么糊涂的事情。如果妫家的那些长辈仙人都和这些禽兽一样的骄纵骄横,妫家怕是早就倾覆无数次了。
  
      “他们手上有妫聖的亲笔谕令,着我配合他们‘便宜从事’。”杨鼎的脸色很古怪,他偷偷的看着殷血歌,压低了声音咕哝道:“换言之,无论这些禽兽在我这里想要做什么,我都得让他们‘便宜从事’,而且还必须保证,他们不会闯祸闹出乱子来。”
  
      “他们想要让天煞城的军队倾巢而出,这就是在闯祸啊。”殷血歌有点无力的摇了摇头。
  
      “但是我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杨鼎苦涩的连连叹息:“妫家是本家的主家,本家是妫家的家臣。我虽然是本家的嫡子,但是在妫家的这些嫡子面前,我们哪里有说话的余地?”
  
      “家族的意志甚至可以……”殷血歌的目光有点游离不定。
  
      “家族的意志,绝对胜过了仙庭的仙规戒律。”杨鼎缓缓站起身。很是沉重的说道:“家族的意志高于一切。哪怕这些禽兽对我的要求,和神煌战场的军规军纪相悖。但是我只能遵从他们的意志。”
  
      “那就不要理睬他们。”殷血歌摆了摆手,他冷眼看着杨鼎冷声道:“要记住,现在你奉我为主,我才是你的主上。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禽兽,把他们全部拿下,找个囚牢关押起来再说。”
  
      殷血歌正向杨鼎发号施令,一脸惨白的杨义已经浑身哆嗦着闯了进来,他嘶声尖叫道:“尊主。大将军,妫家的诸位公子小姐,他们直接拿出了聖公子的谕令,勒令天煞城的所有军队倾巢而出。”
  
      犹如一道霹雳当头轰了下来,殷血歌和杨鼎都被震得昏天黑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杨鼎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而殷血歌则是不可思议的朝着杨义厉声喝道:“没有杨鼎的军令,天煞城的军队怎么会被他们调动的?”
  
      不等杨义开口。杨鼎已经干涩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道:“天煞城诸军的统军将领,大半都是妫家、杨家的旁系子弟。因为都是自家人的关系,平日里我指挥他们固然是如臂使指,但是那些妫家禽兽的身份远高过我,更有聖公子的亲笔谕令在,那些妫家、杨家的子弟自然会听从他们的命令。”
  
      殷血歌身体一晃。化为一道血光从窗子里遁了出去,飞上了高空向四周张望过去。
  
      高空中已经出现了三千条仙庭特有的运兵龙舟,这些长达千丈,可以轻松容纳上万士卒的龙舟内,满载着天煞城所辖的四千五百万仙兵仙将。已经在高空中组成了一座巨大的法阵。
  
      一道一道刺目的仙光在龙舟之间流动,在这些龙舟内。堆积如山的高阶仙石顷刻间化为灰烬,庞大的仙力波动裹住了三千条巨型龙舟,只听得一声巨响,虚空突然裂开,这些龙舟同时没入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晚了,晚了。”杨义跳着脚喊叫起来:“我被几位妫家的公子用定身法儿禁住,他们都已经召集诸将发号施令调集兵马准备出发了,我才好容易挣脱了他们的禁制。”
  
      殷血歌的嘴角一阵阵的抽搐,这简直是荒唐!
  
      区区三百名主家的公子小姐,一群没有经历过战场血腥厮杀的纨绔们,居然就能轻松的从杨鼎这百战余生的大将手上,轻轻松松的将兵权给夺走。这真正是荒唐!
  
      同时他的心里也一阵阵的发寒,妫家对臣属家族的影响力居然是如此的可怕?这些妫家的禽兽只是出示了一份妫聖的谕令,居然就能破坏神煌战场的军纪军法,直接从杨鼎的手上拿走军权?这未免太过于恐怖了一些。
  
      妫聖,妫聖,这个一次一次下令想要殷血歌性命的聖公子,他在妫家内,他在妫家的臣属家族中,居然有这样的声望。
  
      但是妫聖在妫家的地位越高,在妫家拥有的影响力越大,在妫家的声望越隆,这对殷血歌的威胁也就越大。看着天空中,天煞城仙军消失的方位,殷血歌双手抱在胸前,陷入了沉思中。
  
      杨鼎则是已经带着杨义匆匆离开。他才不相信那群妫家初出茅庐的禽兽能够漂亮的打一仗,在那群混蛋东西将天煞城的仙兵仙将折损光之前,杨鼎必须和五大主城内妫家阵营的高官显贵们商量一个章节出来,看看怎么样才能给这群纨绔公子小姐擦干净屁股。
  
      在这一刻,杨鼎真的很想亲手掐死这群混蛋。
  
      “那个杨鼎,我真想亲手砍下他的脑袋。”
  
      与此同时,妫龙也在一条运兵龙舟中如斯说道。
  
      三千条运兵龙舟从神煌战场某一处虚空中跳跃而出。仙庭在神煌战场经营了无数年,他们已经将神煌战场经营成了一个巨大的杀局。以斩神城为核心,四周的虚空都标注了无数的空间坐标点,仙庭的运兵龙舟,可以直接通过传送阵法,破开虚空准确的抵达神煌战场的任何一处坐标点。
  
      妫龙他们如今所在的地方,距离斩神城还有老远的距离,但是距离命运神族在山岭之中的那座传送阵,却近乎咫尺之遥。以运兵龙舟的速度。他们只要全速奔驰三个时辰,就能抵达那一片山岭。
  
      这里。也是距离命运神族开辟的传送阵最近的一处空间坐标点。
  
      在妫龙的命令下,三千条龙舟犹如恶狼一样向着命运神族的传送阵扑去,志得意满的妫龙站在一条龙舟的船头,正故意的板着脸,向身边的妫家禽兽们抱怨着。
  
      “那杨鼎,定然是有异心的了。”某位不知名的妫家禽兽如此说道。
  
      “可不是?大哥要他调动天煞城的兵马,交给大哥统领,立此盖世奇功。他居然推三阻四、犹犹豫豫,他还记得自己的出身,记得自己的本分么?”
  
      “杨家,只是我们妫家的臣属,说白了就是家奴一般的人物。他杨鼎虽然修为比我们高深些许,年纪比我们大一些,但是我们是主子。他是仆人,他连这个道理都忘记了?”
  
      “没有我们妫家撑腰,他当他在神煌战场能一帆风顺,做到一城大统领的高位?”
  
      “可不是么,他虽然在神煌战场也立下了些许功劳,但是如果不是本家为他在仙庭说了好些好话。每一次论述军功,都给了他额外的评价,他能有这么高的职位?”
  
      “一切都是我妫家赐给他的,我们是妫家最尊贵的血脉,我们要他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是调动他城内的这点人手,他居然还敢给我们打马虎眼。真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一群妫家禽兽七嘴八舌的抨击着杨鼎,妫龙和妫凤则是连连点头,在一旁冷笑连连。
  
      过了好一阵子,妫龙这才举起双手轻轻一按,七嘴八舌的禽兽们这才闭上了嘴。
  
      “杨鼎的确有问题,这么明显的立功的机会,他居然都不肯好好的配合我等,这笔账,我给他记下了。”妫龙目光一转,向自己的同伴们扫了一眼,冷声说道:“本家还说要我们在杨鼎麾下好好历练,就他的这点眼界,这点能力,也配我们在他手下办事?”
  
      “等这次我们立下了盖世功劳,将这些不知道死活的神孽扫荡一空,再有聖公子在仙庭运作一二,我们自然就能将杨鼎取而代之。”妫龙傲然昂起头,冷声笑道:“到时候,我自然会和他好好计较。”
  
      妫龙面色阴沉,一掌狠狠的劈在了船头的护栏上。五金精英熔炼而成的护栏‘咔擦’一声裂开,偌大的龙舟表面一阵光芒闪烁,整条龙舟都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真把我们当做不懂事的孩子了么?以为弄一些奢华的庭院,美食美酒伺候着,就能让我们沉迷其中?”生得有**分颜色,但是嘴唇极薄,天生透着一股子刻薄之气的妫凤也冷笑了起来:“当我们从哪个旮旯角钻出来的乡巴佬,没见过这些东西不成?”
  
      眸子里奇光闪烁,妫龙压低了声音,向四周的同伴低声笑了起来。
  
      “不过,这几个月我们在神煌战场各处所见所闻,这里的确是大有可为的地方。”
  
      “只要我们多立功劳,在这神煌战场,多操控几座城池,未来对聖哥也是有用。”
  
      “不要怕牺牲,这些下贱的低阶仙人,就是拿来送死的。”
  
      “我们要大展拳脚,勇猛精进,让大家都能得到好权位。”
  
      一众妫家禽兽同时大笑起来,他们的笑声中满是舒爽和快意,同时充满了对杨鼎的不屑,对神煌战场这些神灵的鄙夷和轻蔑。不就是区区神孽么?他们在仙界的时候,也曾经跟随家族长辈斩杀过流窜的神孽,那些神灵的后裔,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在他们这些妫家培养出来的精英天才面前,那些神孽就是一群土鸡瓦狗,轻松就被扫荡一空嘛。
  
      三千条龙舟气势汹汹的向着命运神族在山岭中的传送阵扑去,这是自从命运神族兵围斩神城后,唯一的一支在野外出现,并且敢于向命运神族发动进攻的仙军。
  
      庞大的舰队在高空中刚刚飞行了不过一刻钟,妫家禽兽们的笑声还在虚空中回荡,一座被黑白二色神光包裹的大山就凭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座高有百里,底部方圆千余里的大山猛烈的燃烧着,带着滔天的火焰犹如一颗流星般笔直的撞向了这支天煞城的舰队。
  
      正得意洋洋的盘算着这次全歼命运神族后,能够获取多少军功,能够在神煌战场得到多少好职司的妫龙等人骤然一惊。自幼养尊处优,只是偶尔出手斩杀过几个毫无威胁的小妖小怪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应付这种突然袭击的能耐。
  
      倒是天煞城仙军中的那些将领和神灵一族打了无数年的交道,不等妫龙他们下令,伴随着虚空中无数道仙识的急速穿梭交流,三千条龙舟已经骤然向着四周扩散开来。龙舟在空气中拉开了一条条乳白色的气浪,看上去就好像一朵突然盛开的白色兰花。
  
      但是那座大山也骤然炸开,整整齐齐的炸成了三千块大小很是均匀的巨石,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继续向龙舟轰杀了过来。
  
      只听得连绵的巨响声不绝于耳,本来犹如游鱼一样在空气中灵动穿梭的龙舟突然停滞在空中,导致这些巨石几乎是同时命中了自己的目标。
  
      能够抵挡巅峰金仙全力一击的龙舟通体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大量的浓烟火焰从裂痕中喷出。
  
      大群大群的仙兵仙将口吐鲜血,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从龙舟上飞了起来。
  
      四周的天色突然一暗,无数稀奇古怪的妖禽从四面八方冲突而来,将妫龙等人团团困在了正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