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追兵出现
    来点推荐票吧。
  
      来点月票吧。
  
      月中了,大家手头都有票子了吧?
  
      ***
  
      两座小山之间,无数条拇指粗细的水流在山脚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
  
      神煌战场就是这样,这里的天道法则不全,就连风雨雷电、山川河流之类的自然景象都还不成体系。茫茫无际的荒漠上,稀稀拉拉的手指头粗细,最宽或许能到半尺的水流好似渔网一样胡乱的铺散开。有些地方,这些水流就汇聚成了荒漠上罕见的比较大的水源。
  
      妫麒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十三条朦朦胧胧的兽形金光环绕在他身边,不断地向站在他身前数里外的殷血歌轰击着。这是妫麒护身的大罗道器‘麒麟五行轮’,能凝聚五行之力幻化麒麟真身攻击敌人,是一件纯粹杀伐性的至宝。
  
      殷血歌双手护在面前,任凭麒麟形的金光疯狂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
  
      每一击都重逾星辰,每一击都蕴藏了锋利无比的庚金锐气,妫麒此刻正催发麒麟五行轮顺转五行,调动先天庚金之力攻击殷血歌。
  
      青色的流光在殷血歌的皮肤下流转,无数古朴、古老的道韵印痕在他的皮肤下若隐若现。他的身体被打得隐隐颤抖,但是他的双脚纹丝不动,任凭妫麒倾尽全力的攻击,他始终稳稳的站在原地。
  
      他身上那件红色长袍已经被打得支离破碎,金色的流光撞击在他袒露的身躯上。不断发出嘹亮的铿锵声。他微微抬起眼,目光森冷的看着倾尽全力奋起反击的妫麒,无比讥嘲的低声冷笑着。
  
      妫麒的身体在颤抖,殷血歌的冷笑声就好像地府招魂使者的啸叫,让他从骨子里感到寒冷和绝望。
  
      “看来,你们被逼到绝境的时候,还是有反抗的勇气的么。只不过,我怎么觉得,这更像是狗急跳墙呢?”殷血歌不断的出言讥嘲妫麒:“你看,你看。每次你们有三个人以上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出现,你们就四散逃跑。”
  
      “但是每次我追上你们落单的人的时候,每次眼看着躲不开我的追杀的时候,你们最终还是有胆量反抗的。”殷血歌轻轻的摇着头:“为什么不集中所有人的力量决一死战呢?为什么呢?”
  
      妫麒的脸色阴沉。没吭声。
  
      大家都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殷血歌出现。他们都抱着相同的想法。反正殷血歌一次也只能击杀一人,他们只要逃得比自己的同伴快,就能从殷血歌手下逃生。或许他们就能找到逃跑的路线。安全的回到五大主城,从而逃脱殷血歌带给他们的噩梦。
  
      既然有活下去的机会,谁会冒险和殷血歌拼命呢?
  
      如果不是殷血歌突然拦在了妫麒的面前,妫麒也不会有胆量对殷血歌出手啊。
  
      时间又过去了五天,殷血歌这一次加快了速度,他顺利的找到了那些逃窜的妫家女子,将她们浑身上下除开衣物之外其他的所有宝贝洗劫一空。当这些妫家年青一代最骄傲、最优秀的女子发现殷血歌真的无意杀死她们的时候,她们乖乖的放弃了抵抗。
  
      当着妫家百多个英雄男儿的面,剩下的一百位妫家少女,她们同时将自己身上除开贴身衣物外的所有财物,一次性的交给了殷血歌。
  
      随后就是妫龙以下这么多妫家男儿的噩梦在继续,殷血歌放过了那些女人,但是他对这些浮夸、骄纵却又胆怯、猥琐的‘男人’恨到了极点,他一路追杀,短短五天的时间,他已经击杀了六十几个妫家年青一代最杰出的精英。
  
      这一次,当自己真正的面临绝境的时候,妫家的这些英雄豪杰们,终于鼓起了勇气,祭起了护身的大罗道器,向殷血歌发动了亡命的进攻。
  
      让殷血歌无奈的是,就是这样的敢于对他发动最后反击的妫家儿郎,也不过五六人而已。
  
      他杀死了六十几人,却只有一成左右的人在死亡降临时鼓起勇气向自己发动反击,殷血歌真的很难理解,妫家的这些优秀的、杰出的天才俊彦们,他们从小接受的都是什么样的精英教育?
  
      和妫家相比,鸿蒙本陆的殷家就是渺小的蝼蚁。
  
      但是殷族稚子殿都对殷族的稚子们说过,就算是死,也要在敌人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但是在妫家这些英雄豪杰的身上,在这些以禽兽为名的俊彦身上,他没有看到一丝半点儿男人应有的血性和野性。
  
      妫麒的进攻持续了半刻钟,然后他就耗尽了所有的仙力。
  
      毕竟只是八品金仙,虽然能够以家传秘法暂时的祭起大罗道器,但是仙力的损耗太大,妫麒已经是将自身的本命精血都喷出了一大半,这才勉强支持了半刻钟的狂轰滥炸。
  
      “你,还没死么?”麒麟五行轮微微摇晃着悬浮在妫麒的身边,浑身大汗淋漓的妫麒双眸无神的看着殷血歌:“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我没有察觉你的仙力波动,你只是依靠肉身,就能抵挡大罗道器?”
  
      缓缓直起身体,取出了一件灰色的道袍裹在了身上,殷血歌低沉的笑了笑。
  
      “我,有点奇遇,在**的修持上,还算是不错吧。只不过,这种问题,现在说,有意义么?”
  
      一步一步的向妫麒缓缓逼去,殷血歌神色自若的笑道:“是我动手,还是你自行了断?快点决定吧,我还要去追杀你的那些兄弟呢。嘿嘿,妫家的好男儿,都是一群好汉子啊。”
  
      妫麒哆哆嗦嗦的看着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的殷血歌,他咬咬牙想要再次催动麒麟五行轮,但是他体内的仙力已经一滴不剩。他更是为了加强麒麟五行轮的威力,就连本命精血都喷出了一大半。他现在连说话都有点费力,更不要说再次祭起大罗道器拼命了。
  
      脸色惨淡的妫麒突然发出一声悲戚的哀鸣声,他犹如受伤的野狼一样仰天尖啸,然后双膝一软,重重的跪在了殷血歌面前。他磕头如蒜,脑袋撞得地面‘碰碰’作响。
  
      “前辈,求您饶了小子。小子愿意为您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任凭前辈驱遣。”
  
      “小子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家中长辈给小子定了一门亲事。那是大方仙国帝女漯锦,在当今仙界,是排名进入前百位的美女,小子有大好前途。小子尚未满百岁。小子甚至还没试过女人的味道!”
  
      “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殷血歌看着泪流满面的妫麒,一掌刺穿了他的胸膛。
  
      木青、枯黄,两色流光在殷血歌的手臂上一阵流转。妫麒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他的仙体、他的仙魂,他的所有道基修为,全部崩解分离成最原始最纯粹的天地灵气,迅速融入了殷血歌的身体。
  
      殷血歌体内二十四座浮屠宝塔已经融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圆球,静静的悬浮在无边无际的血海上空。血海上无数的青、黄二色的莲花无风自动,几朵连花骨朵已经裂开了一丝缝隙,从中喷吐出柔和的霞光瑞气。
  
      现在殷血歌的法力修为已经完全脱离了仙界众多神圣仙佛认可的体系,踏上了另外一条道路。
  
      但是以殷血歌自身的估算,他现在的仙力修为,大概已经达到了普通一二品天仙的水准。可是他体内的法力融合了生命复苏和枯萎寂灭两大天道韵律在内,寻常天仙接触的地水火风等常见的天道之力,在他面前几乎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随着妫麒所化的天地灵气不断注入殷血歌身体,血海上的连花骨朵又有几朵冉冉裂开一条缝隙。
  
      收拾了妫麒落下的众多仙器法宝,血鹦鹉从殷血歌的袖子里探出了脑袋来,鬼鬼祟祟的向着四周嗅了嗅,然后他长长的脖子就骤然指向了远处一个方向。
  
      在神煌战场,天地元气极其紊乱驳杂,仙人的仙识在这里都不怎么好用。以殷血歌而言,他如果在仙界的话,仙识扩散开可以轻松笼罩好几个修士星球;但是在神煌战场,他的仙识只能笼罩方圆数百里的范围。
  
      但是血鹦鹉在神煌战场却如鱼得水,出身幽冥界的他天生就有嗜血魔物特有的追踪猎物的本能。只要被他记住了气息的生灵,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相隔多远,都极难避开他的追踪。
  
      按照血鹦鹉指示的方向,殷血歌纵起一道血光急速掠去,一路上数千条呼啸着直冲天空的黑色龙卷风被血光撞得粉碎,殷血歌裹挟着隆隆雷鸣声,短短一刻钟后,他就追到了一条狭窄的山谷中。
  
      山谷内,妫龙正声嘶力竭的向着聚集在一起的百名妫家少女咆哮着。
  
      “贱婢们,你们还记得,你们身上流淌着妫家尊贵的血脉么?”
  
      “你们居然毫无反抗的,将自己的所有仙器法宝都缴了出去?”
  
      “你们就这么放弃了自家的兄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在那个恶魔的追杀下一个接一个的陨落?看看我手上的本命魂盘,看啊,阿麒也死了,他也陨落了。”
  
      “这都是你们的错,你们这群贱婢,你们,你们,你们如果能够坚持下去,我们,我们就不会死伤这么惨重。”妫龙的眸子里闪烁着怨毒的火焰:“就是因为你们放弃了抵抗,所以那个恶魔一门心思的朝我们下手,所以我们这么多的兄弟都陨落了!”
  
      “这都是你们的错,如果能够回到妫家,我一定会向长老们奏明此事。我不会放过你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妫家的一众女人同时喧哗了起来,她们凑到了妫龙的面前,七嘴八舌的抨击起了妫龙的胆怯和无用。
  
      殷血歌站在山谷一侧的悬崖上,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妫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男人,居然有这样的兄长!殷血歌不愿意多杀女人,所以他网开一面,放了这些妫家的女人一条生路。
  
      但是在妫龙看来。这居然就是这些妫家女子的罪状了?
  
      难道说,这些妫家的女子,就应该继续和妫龙他们站在同一战线,一次一次的狼狈奔逃,一次一次的被殷血歌追上后逐个斩杀么?这些女人在殷血歌面前,并无丝毫的反抗之力,妫龙刚才的那些指责,已经近乎于无耻了。
  
      他的那些话追根究底,他就是想要让妫家的女子们,承担起分散殷血歌注意力的义务。
  
      如果这些妫家的女子。现在同样保留在殷血歌的猎杀名单上的话。妫龙他们这些英雄男儿存活的概率,起码能提高一倍!但是现在,妫家的女子们将自己的所有随身法器都缴给了殷血歌,而殷血歌也放弃了对这些女子的追杀。妫家这些男人陨落的风险就骤然提高了一倍以上!
  
      妫龙不仅仅震怒于自己丢掉小命的概率增加了。他更是感到了极大的心里不平衡!
  
      为什么他们这些妫家的男儿。要在殷血歌这个恶魔的追杀下惴惴不安的逃命,而这些女人,却能安全的藏在这条山谷中?凭什么?为什么?在妫家。女人的地位是比不上男人的,妫龙自认为他的性命比这些姐妹们的性命加起来还要宝贵得多,凭什么她们就能安全的藏在这里,而他就要不停的逃跑挣命?
  
      “我有一个计划。”妫龙疯狂的咆哮了一声,恶狠狠的打断了身边这些姐妹的指责声。
  
      “我有一个计划。”妫龙再次强调:“一个可以击杀那个恶魔,让我们所有人都活着回去的计划。”
  
      妫龙看着自家的姐妹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提出了自己高明的作战计划——他想要让妫家的一部分男子,将长老们赏赐的大罗道器借给这些所有随身仙器都已经交给了殷血歌的本家姐妹。
  
      因为殷血歌已经许诺让这些妫家的女子安全离开,所以在妫龙看来,殷血歌对这些女人的警惕心,自然会减小到近乎没有。所以这些妫家的女子可以接近殷血歌,妫龙甚至建议她们用‘色-诱’的手段勾引殷血歌,然后数十件大罗道器同时出击,就有很大的可能击杀殷血歌。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妫龙的脸皮都不红一点的看着目瞪口呆的本家姐妹们:“你们或许要冒点风险,但是那个恶魔绝对不会对你们有太大的警惕心,你们有九成的把握击杀他,十成的把握重创他。”
  
      妫家的女子们勃然震怒,她们纷纷尖声呵斥起来,指责妫龙为什么能够如此的自私,让她们这些‘弱女子’去冒险做这样的事情。她们真不情愿这么做,因为殷血歌已经放过了她们,她们完全可以安全的返回五大主城,她们才不愿意再次的去冒险拼命。
  
      妫龙身后一位高大健壮的妫家青年跳了出来,他厉声呵斥道:“尔等呱噪什么?你们都是一群赔钱货,迟早都要嫁人的,妫家不能指望你们。我们才是妫家未来的希望,为了妫家的繁荣昌盛,为了妫家的子孙基业,我们不能出现太大的牺牲。”
  
      “你们这些女人,迟早都要嫁人,你们未来对妫家,没什么用处。所以你们才是最好的人选,也只有你们才有机会对那个恶魔造成伤害。”
  
      一个又一个的妫家男子跳了出来,他们纷纷将‘大义’强加在了这些女子的身上,似乎是这些女人不冒险去刺杀殷血歌,不用她们娇嫩水灵的身躯迷惑殷血歌,然后趁着殷血歌胡天黑地的时候将他杀死,就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中间对不起妫家的列祖列宗!
  
      “列祖列宗啊!”殷血歌掐指计算了一下,以鸿蒙本陆末法之劫期间,鸿蒙本陆和仙界之间的时间流速的恐怖比例来计算,殷血歌是这群家伙真正的列祖列宗吧?
  
      可怜这些妫家不孝的子孙,一群昂扬男儿汉,居然逼迫一群弱女子用肉身布施的手段,暗算他们正儿八经的老祖宗。殷血歌仰面看着天空,可惜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没有完整的天道法则,否则殷血歌很好奇,这群大逆不道的子孙,会不会被一阵狂雷给劈死?
  
      山谷中,妫家的禽兽们分成了男女两派吵得狗血淋头,山谷上,殷血歌皱着眉头,暗自盘算着自己是否能够一次将这些妫家的‘男儿汉’一网打尽。
  
      毕竟他们还剩下**十人,手上掌握着超过一百件大罗道器。
  
      如果这些男儿汉真的狗急跳墙,同时用百件大罗道器围攻殷血歌的话,就算殷血歌无上圣体再强悍,他不觉得自己能够承受如此恐怖的打击。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冷笑声不断传来。
  
      高空中,一名身穿黑白二色甲胄,身高五米上下,生得俊朗威严,身后隐隐有黑白二色神光犹如孔雀尾羽一样摇曳的神灵,慢慢的踏着一件形如宝轮的奇异神器从高空中缓缓降落。
  
      妫龙等人身体同时一僵,妫龙看着那神灵厉声喝道:“何方神孽,胆敢在此卖弄?可知道,我们是……”
  
      “仙界,妫家,久仰大名。”那神灵悬浮在山谷之上,俯瞰着妫龙等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一百多个妫家的嫡系子孙,应该能够将我们的王子交换回来了吧?唔,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沉吟了片刻,这神灵微笑道:“打劫,劫财,顺便劫个色儿!”
  
      四周虚空中,一个又一个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神灵不断涌出。(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