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废物利用
    多来点票票吧!
  
      ***
  
      脚踏黑白二色宝轮,从浓云密布的高空中缓缓降落的神灵,是一尊神王。
  
      而神王,是现在的神灵一族对大罗金仙境界的强大神灵的尊称。眼前的这尊神王,命运神族的神王,他的实力大概相当于五品的大罗。换言之,他现在的绝对实力,比殷血歌还要强出许多。
  
      殷血歌只是依靠强横的**,相当于二品大罗金仙层次的**作战。其他的神通秘法之类,也都是普通金仙的水平。但是这尊神王,他的神力秘法都是经过漫长的岁月苦苦熬炼而成,他拥有的实力完全符合他在命运神族中的名望和地位。
  
      这是一个真正实力比殷血歌强大许多的神灵,起码在大罗金风蝉的遮掩下,隐去了所有气息的殷血歌感受着这尊神王散发出的凛冽神威,他浑身肌肉都下意识的绷紧了,而且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但是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在他面前胆小怯弱犹如被雷吓呆的鹌鹑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妫龙等人,面对如此强大的一尊神王级的存在,居然表现得如此豪气干云、如此的英勇无畏。
  
      “简直就像是一群脑袋被他们老母用大腿夹坏的野猪一样,英勇无畏。”
  
      血鹦鹉很刻薄的评点着妫龙等人的表现,他甚至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妫龙看着悬浮在山谷上空的神王,很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先天元磁灵珠悄然飞出,肉眼可见的元磁重力波动迅速的向着四周扩散开去。妫龙傲然看着那神王,冷声喝道:“神孽啊,跪在我等面前,如果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奴隶,你可以活。”
  
      刚刚还犹如市井中的无赖泼妇一样相互辱骂,相互揭老底的妫家禽兽们。此刻都摆出了名门贵公子和千金小姐应有的做派。他们倨傲的四十五度仰面向天,眼角余光不屑的看着那神王,俨然是豪门公子小姐正在俯瞰自家奴仆。
  
      悬浮在空中的神王微微一愣,然后他低沉的笑了起来。
  
      “看来。留在仙界的那些老顽固,不愿意离开祖地的小部落,他们的子孙后裔过得不怎么样。你们这样孱弱的蝼蚁,都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你们把神煌战场的我族,当做了留在仙界的那些弱小部族的成员了吧?”
  
      微微抬起双手,神王眸子里黑白二色幽光一闪而过。
  
      他脚下的黑白二色宝轮轻盈的旋转着,他低声笑道:“记住我的名,我是吾王最忠实的将领,命运一族的伽德斯。我掌控了你们的命运。所以,我掌握了你们的命!”
  
      雨点一样的黑白二色光点从宝轮中洒下,细细碎碎的黑白光点看上去没有丝毫的杀伤力,没有任何的威胁气息。妫龙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他随手一指头顶的先天元磁灵珠。就想要用强大无比的先天元磁重力将伽德斯从高空拖拽下来。
  
      先天元磁灵珠在妫龙的驾驭下全力一击,曾经轻松摧毁了天煞城数千万仙兵。虽然这是妫龙无心之失的误伤,但是也能看出这件大罗道器拥有多可怕的杀伤力。
  
      妫龙没把神煌战场的这些神灵当做一回事请。
  
      哪怕他们已经在命运神族的手上大败亏输了一场,但是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命运神族,是纯粹的神灵一族的战士,他们并没有操控那些数量惊人的妖兽妖禽围住这里。没有了那些杀不胜杀、好像永远杀不光的妖兽妖禽,妫龙就根本没把伽德斯他们当做一回事。
  
      一如伽德斯所说。妫龙他们在仙界,也曾经参加过几次对神灵一族的围剿。他们轻轻松松的就获取了全胜,那些神灵部落的族长、家主之类的人物,也被他们的部属称之为神王,但是那些弱小的神王在妫龙他们手下,不过是一指头就被碾碎的弱小存在。
  
      妫龙他们将伽德斯也当做了这样的弱小神灵。所以妫龙很不以为然的,很是轻飘飘的,毫无烟火气息的,一指头轻轻的点在了先天元磁灵珠上。
  
      ‘咔擦’一声,妫龙的手指头断折。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双膝一软,狼狈的跪倒在地。
  
      伽德斯低沉的笑着,他很是诡异的笑道:“哦?短短九十二年的生命,真是有趣的命运啊。你九岁的时候,误食了一株洪荒醉龙草,浑身经络骨骼酥软糜烂,差点道基崩毁。但是一位强大的,连我的命运之光都无法看清他存在的恐怖人物,挽救了你的命运。”
  
      “在你的命运中,出现了支流。一条支流是现在的你,强大的,高高在上的你。”
  
      “但是另外一条支流,是骨骼酥软犹如豆腐,经络糜烂犹如腐尸的废物。真是有趣的命运啊,当我将那条支流的你从无穷无尽的命运隔断中召唤过来,嫁接在这个时空的你的身上,那么尊贵的妫龙公子,你就会变成眼前的这样。”
  
      妫龙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软绵绵的瘫痪在地,他强横的仙力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仙魂趋于崩解,他原本犹如明珠宝玉一样光泽晶莹的皮肤裂开了无数细碎的缺口,粘稠的、带着臭味的鲜血从皮肤上的缺口不断的流淌出来。
  
      妫家禽兽们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就被伽德斯用诡异的力量重创的妫龙。
  
      作为他们当中的最强者,妫龙都被敌人如此轻松的击溃,那么换成他们呢?
  
      下一瞬间,不等妫家禽兽们作出任何的应对,他们也同时七窍喷血的倒在了地上,浑身仙力瞬间流散。就算他们是妫家的精英,就算他们自幼都在妫家的周密照护下修炼,但是他们在修炼的道路上,都遭遇了一些风波险阻。
  
      伽德斯就是找到了他们曾经遭遇的风波险阻,将这些小小的挫折无限制的放大,用各种可能的负面的命运之力影响妫家禽兽们现在的命运,让他们从强大的金仙,变成了孱弱的凡人。
  
      这就是神灵拥有的恐怖力量,让人无法抵挡,无法防范。一旦中招就当场崩溃的力量。
  
      “不,没道理。”
  
      妫龙艰难的从地上抬起头来,真真切切的吐出了一口上古醉龙草的气息:“在仙界,我杀神孽犹如屠狗。神将、神帅、神王。乃至是那些神尊,最强者不过金仙巅峰修为,我一指可以碾杀。”
  
      伽德斯慢悠悠的从高空坠落,稳稳的站在了地上。他脚下踏着的宝轮冉冉飞起,宛如佛陀脑后的佛光一样悬挂在了他的身后。他双手抱在胸前,以一种征服者特有的目光俯瞰着妫龙,足足有水缸盖大小的脚丫子,狠狠的一脚踏在了妫龙的脑袋上。
  
      “那些家伙?”伽德斯倨傲的昂起了头:“你们可知道,当年真正拥有纯正血统,最为尊贵、最为古老的太古神灵。都带着全部的后裔遁入了鸿蒙虚空?如果说遁走的我们是一群恶龙,那么留在仙界的那些小家伙,只是一群草蛇。”
  
      “蛇,能和龙相比?”
  
      脚下微微用力,伽德斯踩得妫龙的脑袋逐渐变形。妫龙的骨骼被神秘的命运之力侵蚀。不知何处而来的醉龙草的药力浸泡得他的骨骼酥松不堪,伽德斯脚下只是稍微一用力,他的头颅就好像擀面杖下的油条坯子一样,一丝一厘的逐渐拉长。
  
      妫龙痛得嘶声惨嚎,大量带着浓郁草药味的鲜血不断从他七窍中涌出。
  
      数百名身披黑白二色甲胄的命运神族精锐从高空坠落,他们带着狰狞的笑容,迫不及待的向躺在地上的妫家女人们冲了过去。一个身高两米左右。面容俊朗刚毅的青年男子兴奋若狂的一把抓住了一个妫家少女高耸圆润的臀部,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伽德斯,吾主,这就是仙人么?这就是女仙人么?哈,她们的身体真娇小,比我们族中的女人比起来。我们的女人就是一群恐怖的山魈木怪,她们就是一群宠物猫咪!”
  
      伽德斯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得意洋洋的连连点头:“说得对,我的孩子们,你们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高阶的女仙吧?哈哈。她们可比我们族里的女人带劲,尤其是你们对她们动用暴力的时候,她们无力的反抗,尖锐的惨叫,痛苦的呻吟……”
  
      无比回味的伸出双手,好似要拥抱天空一样,伽德斯沉醉的说道:“至高无上的享受,孩子们,这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殷血歌用大罗金风蝉掩盖了全部的气息,他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一小步一小步的靠近伽德斯。他慢悠悠的靠近对方,就好像藏在草丛中的狮子,正在慢慢的接近猎物。
  
      他的身体被枯黄色的幽光笼罩,代表了死亡寂灭之力的枯黄色幽光逐渐浓郁,殷血歌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逐渐变得枯涩枯萎,就好像秋天最后一片挂在大树梢头的枯叶一样,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干枯寂寥和死亡绝望的韵味。
  
      伽德斯得意洋洋的笑着,近乎歇斯底里的笑着:“将这些男人抓回去,我们可以用他们换回我们的王子,这是睿智的伽德斯才能有的天才想法。但是这些女人,她们将在你们的身体下呻吟喘息……我族和仙人混血繁衍的前三代族人,天赋神通总是格外的强大。”
  
      数百名命运神族的年轻神灵同时激动起来,他们看着那一百名妫家的女人,双眸隐隐有些发红,就好像春天到了,准备争夺配偶的野兽一样。
  
      他们有数百人,但是这里只有一百个女人,他们要如何分配这些美丽的,比自己族中的女人而言,格外有女人味道一些的女人呢?这些女人如此强大,她们当中一些人的力量比他们这些年轻的命运一族的神灵还要强大许多,能够征服这样的女人,那是一种多么骄傲的至高无上的享受啊!
  
      就连伽德斯的眼光都不由得向着众女当中最美艳的几个扫了过去,神灵一族的很多习性都被仙人或者说人类影响了。眼前这些女仙一个个生得身材窈窕婀娜、风流而有韵味,她们生得樱桃小嘴,杏脸桃腮,唇红齿白的小模样格外惹人喜爱。
  
      想想神灵一族的那些女人吧,她们一个个高大魁伟,和男人一样浑身都是强壮的肌肉疙瘩。她们爽朗而雄豪,在鸿蒙虚空漫长的厮杀和征战过程中,这些女神硬生生撑起了神灵一族的半边天。
  
      好吧。好吧,伽德斯承认这些女人很能为他们这些男神分担生存的压力,就算是在战场上,她们也是自己最可靠、最放心的战友。但是如果在床榻上的话。这些流水一样温柔的女仙,她们的诱惑力可比那些大山一样硬朗的女神强烈了起码一万倍!
  
      舔舔嘴唇,伽德斯有点分心了,他开始盘算着,他要如何才能将这些女仙当中最美艳的一个带回家,好好的享用却又不会惹怒他家里的那个凶婆娘。
  
      他突然开始羡慕这些还没有成亲的年轻神灵们,这些小家伙真是幸福啊,他们没有成亲,家里没有放着一个实力和自己相当,性格比自己更加强悍坚硬的女人。这真是他们的幸福啊!
  
      伽德斯分神了,所以殷血歌顺利的来到了伽德斯的身后。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血海神通诸天崩毁大手印中数以万计的毁灭、崩裂的符文在他闪耀着淡淡黄光的指尖凝聚。他的手掌突然变成了枯木一样毫无光泽的枯黄色。一股凌厉酷虐的死亡气息从他手掌上散发出来,那可怕的气息让殷血歌自己都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诸天崩毁大手印中的毁灭符印,和这枯黄色的寂灭之力同时运用。居然是如此的可怕。
  
      就好像一头刚刚从恒古的沉睡中苏醒的太古凶兽,殷血歌对于自己体内拥有的力量,都开始感到陌生和畏惧。但是很快,随着这股力量的不断涌出,殷血歌迅速的适应了这股力量的存在。
  
      生命的尽头就是死亡,而死亡只是新生的开始。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大悲伤。但是也有大愉悦,大欢喜。一如太极轮转,一如四季轮回,这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妙理所在。
  
      “伽德斯啊,他们是我的俘虏。这些女人,我既然让她们安全的离开。你们就不能动她们一根头发。”
  
      右掌如刀,狠狠的洞穿了伽德斯的胸膛,将他的心脏一把掏出,然后直接一把捏成了粉碎。伽德斯足足有瓦罐大小,黑白二色纠缠的心脏‘啪’的一下炸成了最纯粹最原始的天地灵气。然后被殷血歌的手掌一丝一缕的吸收了进去。
  
      伽德斯身上的甲胄没有丝毫的反应,足以承受中阶大罗金仙倾力一击的甲胄在殷血歌散发出枯黄色的手掌前,就好像绝世利剑前的一片纸一样被轻松的洞穿。
  
      雄厚、强大的天地灵气不断涌入殷血歌体内,殷血歌的丹田血海上,数百朵连花骨朵同时裂开了一丝缝隙,更加浓郁的霞光瑞气飘散了开来。悬浮在血海上,二十四座血海浮屠塔融合为一体的圆球,则是开始了细微的蠕动。
  
      生死轮回,生命和死亡的气息不断从那圆球中扩散开来,血海中的血水开始向那圆球涌去,无数的血海鬼卒也身不由己的念诵着经文,慢慢的镶嵌在了那巨大的圆球中。
  
      伽德斯惊恐的看着自己胸前探出的手掌,他感受到了那手掌上恐怖的力量。
  
      虽然这股力量相对于他拥有的神力而言是如此的渺小,但是就好像一柄小小的水果刀只要运用得到,也可以威胁到一头巨鲸的生命,殷血歌手掌上蕴藏的力量虽然渺小,伽德斯却丝毫不敢忽视。
  
      “卑鄙的仙人,你偷袭了我。”
  
      伽德斯怒声咆哮,他脑后悬浮着的黑白二色宝轮急速的旋转起来。
  
      他想要用命运之力锁定殷血歌,然后碾碎他的命运轨迹,让他就此魂飞魄散,永远消散于天地间。
  
      殷血歌感受到了一股可怖的力量正在他身边聚集,但是他……他对这股力量似乎并无丝毫的畏惧。
  
      伽德斯的咆哮声戛然而止,他静默的看着胸膛上出现的那只手掌。他的心脏被殷血歌摧毁、吞噬,这点伤势对伽德斯而言不算轻,但是也不算重,给他数十年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殷血歌如何无声无息的靠近他的身体,如何刺穿他的甲胄伤害了他,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无法把握住殷血歌的命运轨迹。他感受到了殷血歌的存在,但是殷血歌的命运,是空白。
  
      在今天之前,命运的洪流中,殷血歌没存在过。
  
      在今天之后,命运的洪流中,殷血歌没留痕迹。
  
      如果说命运是一条长河,芸芸众生都在命运河流中打滚,命运诸神可以影响河流的流向,从而重创那些河内挣扎的生灵。那么殷血歌就是一只骄傲的从河面上掠过的沙鸥,命运之力对他无效。
  
      “你,可以带走你想要带走的人。”
  
      殷血歌轻松的笑了,伽德斯的话,让他很满意。
  
      “这些妫家的女人,我带走了。因为我答应了让她们活下去。”
  
      “这些妫家的男人,你们可以带走。但是我需要他们身上所有的有价值的东西。”
  
      “非常的公平合理。”伽德斯笑得很灿烂:“这些男人?嗯,他们属于我?”
  
      “算是废物利用吧。”殷血歌淡然说道:“这些废物,可以给某个人一点麻烦。”
  
      “算是免费奉送的消息——多尔伽德和命运双子,在斩神城行军大司马李三笑的手上。”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