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登门试探
    殷家商会的大堂内,幽泉手持一个纤薄精致的玉瓶,掌心一缕一缕的水光不断注入玉瓶中,炼化着其中的三味神水。每一丝三味神水被炼化,幽泉自身的修为就提升一大截,她的眸子已经变成了两个巨大的漩涡,隐隐可以看到无数重巨浪狂澜在翻滚。
  
      乌木站在大厅正中,挥动着大板斧大声的咆哮着。
  
      数十头狼妖手持龙皮编织的皮鞭,狠狠的抽打着地面上的金砖。数以百计的账房先生和伙计疯了一般内外奔走着,商会库房内的仙石流水一样送了出去,然后从斩神城各处大商家那里购买的奴兵、宠兽的花名册和本命禁制玉牌滚滚流了进来。
  
      这是斩神城最近百万年来,最大手笔的一次奴兵和宠兽的交易。
  
      因为体内流动着神灵的一丝血脉,奴兵被仙人们歧视,被贬为最底层的奴隶。他们数量巨大,人口众多,被神煌战场当做一种有效的炮灰兵种使用。
  
      往年也有人收购一些奴兵贩卖去仙界,有些小门小户的仙家仙族,乐于购买这些奴兵充当巡山的道兵。奴兵性情坚韧,生命力顽强犹如蟑螂,但是他们平日里的修炼所耗极其微小。寻常供养一个元婴境道兵所需的资源,足以养活百倍数量的奴兵。
  
      所以奴兵买卖占了神煌战场总收入的一个大头,每隔数百年,都会有一批精挑细选的,资质和容貌都上佳的。乖巧听话的奴兵被卖去仙界。
  
      但是在幽泉的主持下,殷家商会掏出了小山一样的真金白银,逐次的在一家一家的大商行扫货,将这些商行、商会自家蓄养的奴兵一扫而空。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殷家商会买下来的奴兵总数量已经超过三亿,他们的家人族人更是达到了十几亿之众。
  
      这绝对是百万年来,斩神城最大的一笔奴兵交易。
  
      除开这些奴兵,殷家商会还疯狂的扫荡各大商行蓄养宠兽的牧场,将那些成年的妖兽妖禽同样是一扫而空。这些实力弱小只有金丹境,强横可达天仙境甚至是金仙境的妖兽妖禽。同样被殷家商会买下了数亿头。
  
      殷家商会在斩神城崭露头角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们根本没有太雄厚的基业,甚至就连屯兵的军营和关押宠兽的牧场都没有准备。所有他们买下的奴兵和宠兽都依旧安置在卖家的地盘上,但是这些奴兵和宠兽的本命元神禁牌,则是不断送进殷家商会。
  
      “我的娘。真疯了。”乌木气喘吁吁的擦了擦长舌头上挂着的涎水。用力的将大斧头杵在了地上。他可真的是忙得脚尖都快磨出了火星来。如此大手笔的收购,每一块仙石的进出都要他操心,乌木觉得自己的脑浆子都快因为大脑剧烈的运转被烧熟了。
  
      幽泉抬起头来。冷静的看着乌木,低沉的呵斥着:“公子交代的事情,不能拖延,赶紧加快速度。在把库房里的最后一块仙石和灵石花光之前,所有人都不许停。”
  
      乌木无奈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再次大声的呼喝起来。
  
      这时候,一辆很是简单的黑漆小马车停在了殷家商会的门前,车窗帘子被一支雪白如银的手掌轻轻挑开,一个银发老人手持一块玉盘,探头向忙成一片的殷家商会张望了起来。
  
      几个守在门前的狼妖当即走上前去,一尊有着金仙修为的狼妖厉声喝道:“老家伙,滚开,没事不要在这里给自己找麻烦。没看到我们忙着么?这几天,我们不做买卖。”
  
      银发老人微微一笑,他深深的望了一眼这几个面容凶狠的狼妖,淡然笑道:“老夫妫德,特意登门,求见贵商会能做主的人。”
  
      “妫德?”几个狼妖皱了皱眉眉头,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他们当年可是侍奉过仙界妖族银狼一族的大人物的,他们对于仙界的各方大势力也有所听闻。妫家,这个在仙界声名显赫的大家族,他们的潜势力让整个妖族都不敢小觑,更不要说他们这些旧主陨落,刚刚追随了乌木的小小狼妖。
  
      沉默了一阵,一名狼妖大步走进了殷家商会,来到了乌木身前,低声咕哝了几句。
  
      乌木的身体微微一震,作为殷血歌的心腹,他自然从殷血歌那里得知了妫家和殷血歌之间的冲突。妫家的人突然登门拜访,这里面怎么都透着一股子怪异的味道。
  
      他向着商会的门前走了几步,皱着眉头向妫德望了过去。
  
      妫德正满脸是笑的看着手上的玉盘,他低声的咕哝着:“我这气运卜算之术,也能算是仙界一绝。虽然妫龙、妫凤他们的确是被那可怕的气运反噬,导致自身气运消散、道心崩解。但是,我就不信,我不去碰那正主儿,也会出事?”
  
      “妫龙他们是出事了,但是我妫德,还有那几位族老,是妫龙他们能比的么?”
  
      感受到乌木凛冽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妫德笑着抬起头来,向着乌木点了点头。
  
      “这位道友,老夫妫德,乃妫家一介寻常长老。今日登门,只是有点好奇,贵商会大肆收罗斩神城的奴兵、宠兽,这可是好些年未见过的大手笔。我妫家商会,在斩神城也有点小小名气,手上倒也有不少的奴兵、宠兽的货源,不知道贵商会可有兴趣?”
  
      乌木没吭声,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妫德。
  
      幽泉轻盈的走到了乌木身边,深邃黝黑的双眸深深的向妫德望了一眼,轻轻的说道:“当然有兴趣。嗯,妫长老既然来了,就请进吧?正好我们这里,还有一点点蛮荒仙域采摘的仙茶,风味特殊,不可不尝。”
  
      妫德的双眸中紫气升腾。他的眸子和幽泉深邃不见底的双眼对视了一记,妫德的身体突然微微一晃,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到了一条不知道有多宽,不知道有多深,绵绵不绝不知道其起源和尽头的黑色大河流过天地之间,那大河沉寂死静的河面上,无数血色曼殊沙华的花瓣飘浮其上。
  
      在那些精美犹如琉璃雕成的花瓣上,无数道死气缠绕其中,死气内可以见到无数扭曲的面孔在嘶吼挣扎,这些灰白色的面孔双眸成惨绿色。他们绝望的吼叫着。痛苦的呻吟着,偶尔他们碰触到了黑色的河水,就会被迅速的吞入水中。
  
      在水面上,无数生得稀奇古怪的妖魔鬼怪、神圣仙灵、佛陀菩萨、芸芸众生正手持各色光焰夺目的神兵利器。在虚空中分成了两个阵营疯狂的相互攻打厮杀。
  
      漫天金色、红色、黑色、绿色的血浆不断坠落。不时有强大无比的生灵哀鸣着从高空坠入河中。然后被那黑漆漆的河水瞬间吞没。这条黑漆漆的,不可测的,神秘而诡异的大河。她吞噬了那些陨落的强大生灵,吞噬了他们随身的各色兵器甲胄,吞噬了他们的灵魂,就连他们的全部记忆也都全部吞没。
  
      在那不可测的河水中,谁知道其中埋葬了多少大罗金仙,埋葬了多少金仙、天仙?
  
      又有谁知道在那河水中埋藏了多少神兵利器,有多少大罗道祖的道藏被河水藏在深处?
  
      “咄,妖女!”妫德的身体突然一晃,他厉声喝道:“果然是妖女。”
  
      双眸中紫色雾气升腾,隐隐有十八条龙形闪电在雾气中凝现。妫德施展妫家秘传‘大洞阎魔镇灵法眼’,就要通过他和幽泉两人之间的目光交流,斩杀幽泉的神魂。
  
      “大洞阎魔镇灵法眼。”幽泉低声的咕哝着:“创立这门法眼神通的是,是,窥真道尊妫靑靑。他陨落时,才将大洞阎魔镇灵法眼演绎到最高一层三十三重天境,他留在妫家的,只有前二十六重天境法眼神通,而你只修炼到了十八重天境,好弱。”
  
      幽泉深邃漆黑的眸子里,黑色的水波翻滚而起,一尊朦胧的人影一闪而过,三十三条极细的黑色电龙呼啸着从幽泉眸子里喷射而出,顺着妫德的目光就窜进了他的双眸中。
  
      妫德的身体一晃,他好似突然被抓到了一个漫天都是黑色雷霆肆虐的雷电空间中,无数道黑漆漆的扭曲的电龙疯狂的轰击着他的仙魂,打得他通体紫气升腾的仙魂崩裂出无数毫光瑞气。
  
      仙魂中传来妫德无法忍受的痛苦,妫德嘶声惨号着,七窍中同时有粘稠的紫金色血浆喷出,他的眼球突然爆炸开来,黑的、红的、五颜六色的透明浆汁将他面前的车窗帘子染得五颜六色好不狰狞。
  
      “原来,我也会这门神通啊。”幽泉眯着眼,很是甜美的笑着:“而且,似乎已经修炼到了最高一重境界了。我什么时候学会的?嗯,记得不是很清楚,就懒得想了。”
  
      妫德声嘶力竭的惨号着,催促为他驾车的那佛门大和尚驱赶车辆,用最快的速度离开殷家商会。
  
      他双手死死的握着那块玉盘,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着:“如此气运,如此气运,以老夫的修为,只是稍微碰触他身边人,就被反噬如此惨烈。哼,这气运,当归我妫家所有,这气运,当支撑我妫家扶摇直上。”
  
      “什么狗屁人皇大业?”妫德低声的念叨着:“人皇?上古人族早已倾覆,如今仙人才是这三界至尊。九大仙帝,三百道祖,这也太多了。我们妫家,只要一位仙帝统治四极八荒,这就足够了。”
  
      一边念叨着,妫德一边低声的笑了起来:“好厉害,真正好厉害。不要回妫家商会,直接去我那几个老兄弟的府邸。这事情,得从长计议,一定要从长计议。”
  
      一边惨笑,妫德的身体一边剧烈的颤抖着,他的双眸中紫气升腾,随着他吞下了两颗白玉般莹润的莲子,他的双眸很快就重新生长了出来。
  
      重重的呼出了一口带着淡淡莲蕊香气的长气,妫德突然皱起了眉头——刚才他在幽泉双眸中见到的,关于那条大河的异象。居然在他的记忆中被彻底抹杀了。他完全记不起他在幽泉的眸子里见到了什么,甚至他的双眸是如何受伤的,他也有点记不清楚了。
  
      他只知道,幽泉用某种强横玄妙的力量重伤了他,毁掉了他两颗千锤百炼的眼珠子。
  
      至于这其中的详细过程,一部分已经彻底遗忘,一部分正在急速遗忘,很快他就忘记了一切。
  
      妫德茫然而惊恐的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街景,他低头看着手上玉盘,沉默了许久后。慢慢的将玉盘丢在了脚下的软垫上。这种事情。这种直接抹杀某个仙人仙魂中记忆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普通的仙人身上,那是很正常的。
  
      但是妫德是九品大罗,他一身神通秘法在妫家也算是顶尖的高手。
  
      能够不动声色的让他遗忘某件事情。这分明是妫德触犯了某一方天道法则遭受反噬才有的结果。
  
      幽泉身上。有一方天道法则的荫护?或者说。幽泉本身就是某一方天道法则的具体凝现?又或者说,幽泉得到了某位远比妫德强大千万倍的上古大能的庇护?
  
      这,怎么可能呢?
  
      殷家商会内。幽泉张开小嘴,喷出一道水气裹住了装着三味神水的瓶子,她轻轻一吸,这个小巧的玉瓶就被她吸入了腹中。她双手揣在长裙的水袖中,歪着小脑袋静静的看着妫德远去的方向。
  
      乌木弯下腰,低着头看着幽泉,低声咕哝道:“幽泉小妞,怎么了?”
  
      幽泉沉默了好一阵子,她抬头看看天空,高空中斩神城已经开启的城防仙阵正在闪耀着夺目的光芒。厚重的仙阵禁制外面,潮水一样杀不胜杀的仙禽正在不断的向斩神城发动进攻。
  
      “公子想要破城,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幽泉眯着眼,白净的小脸蛋因为兴奋变得涂上了一层红晕:“如果在仙界,以我如今的力量是做不到的。但是这里是神煌战场,一个不完整的世界雏形,这里就连自我保护的空间天道都没有凝聚完全,这里的虚空当中到处都是残碎的缝隙,所以……”
  
      乌木瞪大了眼睛看着幽泉,他突然觉得,幽泉似乎要做某种很可怕的事情。
  
      “乌木,听说过幽冥界的三生河么?”幽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又被称之为冥河,也被叫做冥水,在很久很久以前,幽冥界刚刚开辟的时候,还有人将她称之为血江。”
  
      乌木皱了皱眉头,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
  
      幽冥界的事情,在仙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禁忌,就算是仙界土生土长的仙人,除非有一定的身份地位的,否则都不会清楚幽冥界的存在。乌木从鸿蒙本陆,因为意外才进入仙界,像他这种外来者,带着一群狼妖打家劫舍的草寇,他怎么会知道幽冥界内的某一条河是什么情况?
  
      “如果引来三生河水,水淹斩神城,嗯,我现在不能引动太多的三生河水,但是起码也能削弱这护城大阵七八成的威力吧?”幽泉很得意的笑着:“公子一定会高兴的。”
  
      乌木惨绿色的眼珠子胡乱的转悠着,他低声的咕哝着:“他会不会高兴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会很开心。破开斩神城,兄弟们就能放手大抢一场了。啧,就是不知道那些神灵,他们会守信么?”
  
      黑漆小马车一路飞驰,宛如一缕流光顺着斩神城的大街小巷超前急掠。
  
      数个时辰后,马车来到了白虎市集最北方的一片宅邸前。衣襟上依旧残留着点点紫金色血迹的妫德面色沉肃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身形一晃就化为一片白雾向着一座豪门大宅的正门飞了过去。
  
      戍卫在门前的数百名顶盔束甲的仙将对妫德的行径视若无睹,妫德所化白雾轻盈的钻进了正门的门缝,然后白雾一闪,就被正门上一处专门设立的传送仙阵挪移到了宅子的深处。
  
      大片的碧水清波上盛开着各色仙莲,崎岖的水廊连通了湖心一座精致的亭台。
  
      七名身穿朴素长袍的老人笑呵呵的在亭台中或坐或立,同时看着一位看似不过二八芳龄的俏丽少女在亭台正中的一张大方案上泼墨挥毫。这少女生得身材娇小、面容秀气而柔美,但是她运笔苍劲有力,笔下一片茫茫山水中一股肃杀森严之气扑面而来,好似有千军万马藏身其中,随时就能突破画卷冲杀而出。
  
      妫德所化白雾悄然一晃,在亭台中重新凝成了身形。
  
      他看了看亭台中七位老人,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七位兄弟,好生悠闲。喝,短短数十年不见,墨鸾的这笔力越发惊人了。”
  
      七位老人同时站起身来,笑着向妫德拱手致意,他们有人称妫德为兄长,也有人称之为‘德弟’。这七位老人,都是妫家和妫德同一班辈的长老,大家都是嫡亲的堂兄弟的关系。
  
      神煌战场乃仙庭要害之地,妫家对这里的经营自然是极其重视。除开杨鼎、刘尊玄等附庸家族的精锐放在明面上,妫家也派遣了大量长老级的人物坐镇此处。
  
      妫德眼前的这七位妫家长老,其中官职最低的一位,也是五大主城之一戮神城专责刑法刑讯的副城主。
  
      一众妫家长老纷纷见礼的时候,妫墨鸾手上那支毛笔突然炸碎。
  
      她抬起头来,幽幽的看着妫德轻叹了一声:“德祖,您受伤了?”(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