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远亲近邻
    “罪大恶极!”
  
      “罪不可赦!”
  
      “罪该万死!”
  
      妫家族人居住的园林中,几位妫家长老看着浑身是血的妫芍药等人,气得七窍生烟,连连蹦跳着,疯狂的诅咒着殷血歌。。ybdu。这真正是不可容忍,真的是无法饶恕,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是尊贵的妫家长老,他们拥有世上最尊贵最古老的血脉,他们是真正的天潢贵胄,什么仙帝,什么道祖,什么乱七八糟的仙界大人物在妫家人的眼里,都是暴发户,都是一群血管中留着卑贱血脉、一时侥幸发家的小人物而已。
  
      在妫家的长老们看来,殷血歌这个混血的杂-种,他就应该乖乖的被他们拿捏。
  
      妫家想要殷血歌死,他就应该乖乖的自己抹脖子嘛。妫家仁厚仁德,不愿意让剑锋染上殷血歌肮脏污秽的血液,将他丢到了神煌战场,他就应该自动、自觉、有自知之明的跑去神灵的巢穴送死。
  
      但是这个卑贱的殷血歌,他不仅没有死在神煌战场上,他居然还敢用那种挑衅的方式,堂而皇之的离开神煌战场?他居然敢打伤了妫元、妫玄两位长老,破坏了妫家的安排,登上了返回仙界的帝喾舰?
  
      这简直就是造反,这简直就是逆天,这就是悖逆了人伦,这就是大逆不道!
  
      殷血歌他怎么敢这么做呢?妫家想要他死,他怎么敢不死?妫家要他灭亡,他怎敢不亡?
  
      不仅如此。他居然还敢在帝喾舰上,用这么卑贱的手段算计妫芍药等四位妫家长老。没错,在妫家的长老们看来,转轮尊者的所作所为,都和殷血歌分不开关系,一定是殷血歌暗地里动用阴谋诡计,在暗算妫芍药等人。
  
      他们故意挑起妫芍药等四位长老的怒火,引诱四位长老和皇普笙等帝喾舰的仙官爆发冲突,然后让那些该死一万次的皇普笙等仙官,惊动了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
  
      “好算计啊。真的是好算计啊。一步接一步。一环扣一环,真的将我们妫家人全部算计了进去。”在帝喾舰上,地位最高的妫家长老妫仁气急败坏的咆哮着。他才不管是非对错,也不理睬妫芍药等人对皇普笙的恶劣态度。他将一切罪过都算到了殷血歌的身上。
  
      “如果真的让这孽障安全的回到了仙界。我们妫家还有脸见人么?”妫仁面色阴郁的看着众多长老:“我们妫家想要弄死的人。从没有活这么长时间的。就在帝喾舰上,我们要让那孽障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众多妫家族人齐齐应诺,纷纷向妫仁稽首行礼。他们完全赞同妫仁的说法。区区一个殷血歌,如果他们不能在帝喾舰上将殷血歌解决掉,还要留着殷血歌回到仙界后,交给仙界本家解决,那他们真的没脸见人了。
  
      一如妫仁所言,妫家无数年来,有过无数的大大小小的敌人。但是就算是冒犯过妫家的有数的几位道祖级的人物,都在妫家暴风骤雨般的打击下灰飞烟灭、家破人亡,那几位道祖在妫家的攻击下都没有熬过一百年,殷血歌已经活得太长太长了。
  
      自从妫聖开始着手对付殷血歌,这已经过去了五六十年啦,殷血歌这么一个小小的杂-种居然还活得好好的,这无疑是在所有妫家族人的脸上狠狠的抽了无数巴掌。
  
      “殷血歌,必须死在帝喾舰上。顺便,还能嫁祸皇普笙。”妫芍药眸子里闪耀着恶毒的火焰,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着:“我们居然被硬生生削走了两品修为,大罗境的两品修为啊。这个皇普笙,他必须死。”
  
      另外一位同样被削走了修为的妫家长老怨毒无比的狞声道:“除了皇普笙,那个杨鼎也不能放过。他自甘堕落,居然和殷血歌厮混在一起,他已经背叛了妫家。”
  
      妫仁缓缓的点了点头,他沉吟了片刻,突然得意的冷笑起来。
  
      对于杨鼎,妫仁已经有了极好的报复手段。他要让杨鼎死不瞑目,要让杨鼎以最痛苦、最不甘的方式死去。妫仁将自己的计划向众多妫家长老提了出来,然后妫芍药一下十几位妫家长老纷纷鼓掌叫好,对妫仁的这个计划大加赞赏。
  
      于是妫仁得意洋洋的取出了一座一人高下的精美法阵,向其中填充了十八块大罗道石,激活了法阵后,将自己一行人的决议传递回了妫家本部。
  
      短短的几句话的功夫,十八块用价值连城都无法形容的大罗道石就彻底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身穿鸿蒙虚空,在无穷无尽的玄黄潮汐包围中,想要和仙界联系上,就必须动用这种耗费惊人的传讯阵法。
  
      就算是仙庭,除非是发生了斩神城被攻破这样的大事,否则这样的传讯阵法都不会轻易使用。
  
      只不过妫家嘛,他们家大业大,他们只求能够行事方便,这种消耗对他们来说算得了什么?
  
      帝喾舰在不分上下高低,不明东南西北的鸿蒙虚空中悄然前行,三天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殷血歌居住的园林附近,因为皇普笙的警告,妫家人再也不敢像三天前那样堂而皇之的包围监视他们。
  
      但是环绕园林的河流上,凭空多了几条小小的扁舟。妫家的长老们带着侍女,轮流在扁舟上垂钓取乐,目光炯炯的上下打量着园林内的大小动静。面对妫家长老们的如此行径,殷血歌他们也只能连连摇头,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
  
      如果他们和三天前那样,端坐在蒲团上摆出包围的架势来,还可以向帝喾舰的仙官仙吏们投诉妫家的人在恶意挑衅。但是现在像他们这么做,帝喾舰可没有规矩说。不许乘船的仙人在河流上钓鱼啊。
  
      站在花墙上,殷血歌看着不远处慢悠悠的在河面上绕着圈子的扁舟,不由得冷笑连连。
  
      妫家人贼心不死,他们想方设法的想要在帝喾舰上将殷血歌彻底解决掉,很心有灵犀的就是,殷血歌也是这般想的。他也准备在帝喾舰上,将妫仁、妫芍药等妫家长老给干掉。
  
      隔着宽达千丈的河流,殷血歌和妫家的族人们之间杀气隐隐。虽然他们在血脉上都是一家人,但是相互之间的关系,却比生死仇敌更加的危险。如果不是三天前的事情发生后。皇普笙等仙官这几天对周边的巡视凭空森严了许多。搞不好已经有某些流血事件发生了。
  
      时间悄然过去,眨眼间半月有余。
  
      帝喾舰已经深入了鸿蒙虚空,巨舰上的气氛逐渐平静下来,皇普笙等人的警惕心也逐渐松懈了下来。这里毕竟是帝喾舰。各处禁制密布。更有数千大罗金仙坐镇。他们也不相信会有人胆敢在这里破坏仙庭的戒律,真的作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仙官仙吏们的巡逻频率逐渐降低,巡察的力度也逐渐减少。渐渐的,这一片园林内就极少有仙官仙吏出没了。而环绕园林的河流上,除开妫家人装模作样垂钓的渔船,其他的船只数量也逐渐多了起来。
  
      毕竟二十年的旅程只能困居在帝喾舰内,帝喾舰中并无天地灵脉,对于仙人们而言,这二十年的时间无法用来修炼,也就只能找点其他的乐子了。
  
      这一日,突然有一条长达百丈,通体装饰得奢华无比,用数千种香气浓郁的鲜花装点的画舫出现在园林之中的主河道上。很显然,帝喾舰的官方不会预备这种奢侈品,这分明是乘船的客人自己带上来的。
  
      画舫宽敞平坦的甲板上,数百名仅仅披着一层白色轻纱,曼妙**若隐若现的美貌少女伴随着悠扬清越的乐曲载歌载舞。画舫慢慢的滑过平静的河面,船尾有数十位少女将各色花瓣轻柔的洒进河中,碧水清波,花瓣摇曳,淡淡的花香顿时飘出了老远。
  
      画舫正中的楼阁上,所有的窗子都被卸了下来,一览无遗的楼阁内,一对儿神态倨傲的双生兄弟被数十名绝美的女仙环绕着,正‘嘻嘻哈哈’的大笑着,畅饮美酒之余,一双手不断的将身边女仙的衣衫逐渐撕去,很快就有十几个女仙变得一丝不挂。
  
      如此旖旎的举动,当即引来了无数人的注意。
  
      皇普笙为首的仙庭仙官远远的向这边张望了一阵,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四面八方各处园林内,一些老陈稳重的仙人不由得摇头咧嘴,对这种行径大不以为然。而一些年轻气盛,同时也性好奢华的年轻仙人,则无不羡慕的看着画肪上肆意享乐的那对儿兄弟。
  
      殷血歌也站在花墙上,远远的看着这条缓缓向这边河道行来的画舫。
  
      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杨鼎就从帝喾舰官方那里弄到了这一对儿兄弟的身份资料——他们出身屠神城,是屠神城户部所属大司库的孩子。
  
      屠神城大司库花清城出身名门世族,和妫家这样的仙界豪门不同,妫家这样的仙界豪门虽然也有族人在仙庭出任高官、手握大权,但是妫家的族人进入仙庭供职,只是为了在仙庭内维护自家的话语权而已。
  
      花家却不一样,花家是仙庭真正的官宦世家,他们家的族人世世代代效力仙庭,整个家族完全依附仙庭而生。如果说妫家这样的仙界豪门大家只是将仙庭当做维护自家利益的工具,那么对于花家这样的官宦世家而言,仙庭就是他们的根基、就是他们的根本、就是他们的血肉灵魂。
  
      在仙庭很多重要的部门都能找到花家人的影子,他们整个家族都已经和仙庭融为一体。他们熟知仙庭各大部门运转的门道,是他们维持着仙庭这个庞大的统治机构的正常运行。
  
      可以这样说,没有九位高高在上的仙帝,仙庭依旧是仙庭,他能够完美的按照惯性运转下去。
  
      但是如果仙庭没有了花家这样的官宦世家,哪怕只是缺少了一个花家。那么仙庭的很多重要机构部门就会立刻崩溃,一切公务都会陷入停滞状态。
  
      花清城就是花家人,他在花家的这一支族人,世世代代都为仙庭户部供职。花清城被花家派驻神煌战场屠神城,充当屠神城大司库一职,掌管了屠神城所有官方库房,一应物资的入库清点和发放支付,各种物资的库存损耗等等,都花清城一手掌握中。
  
      这一对儿双生子花清风、花流云,按照他们登上帝喾舰时登记的资料。他们是花清城在三十年前和宠妾所生。花清城自己是大罗六品的修为。那宠妾也有金仙八品的实力,所以这一对儿兄弟一出生就拥有了金仙一品的恐怖实力,而且更是先天风雷道体,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如此先天禀赋。花清城自然是爱他们爱到了骨子里。而且他们一出生。花清城就将他们的信息传回了仙界花家。先天风雷道体,这是花家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无上天赋,所以花家的几位老祖宗都为之震动。勒令花清城将他们送回仙界,由花家的老祖亲自抚养教导。
  
      三十年前,殷血歌还在闭关修炼,花清城得了这一对儿宝贝孩儿后还大开筵席,大张旗鼓的向五大主城的文武同僚炫耀自己这对了不起的孩儿。
  
      根据花清城向神煌战场众多文武大员吹嘘的,根据花家老祖的判断,拥有先天风雷道体的这一对儿兄弟,他们成就大罗金仙巅峰境是毫无疑问的。而且他们很可能,当然,这是花家老祖的一面之词,他们很可能成为道祖级的存在。
  
      而花家一旦拥有了道祖级的存在做依靠,那么花家在整个仙界、在整个仙庭的地位显然就非同一般了。
  
      因为仙界如此广大,豪门世家数以亿万计,但是整个仙界道祖级的大能才几个?一个道祖,就足以让一个仙界豪门成为顶尖的存在,而花家却有了花清风、花流云兄弟两个,很可能花家会同时拥有两大道祖。
  
      “是这样么?”殷血歌摸着下巴,看着那条越来越近的画舫。
  
      杨鼎站在殷血歌身后,眯着眼看着那一对儿双生子。杨鼎当年也见过他们,虽然过去了数十年,从十一二岁的少年模样,他们如今已经长成了成年人的体型,容貌也有了些许变化,但是杨鼎依旧一眼认出了他们。
  
      什么花家的先天风雷道体的绝世天才?这分明是命运神族的命运双子嘛!
  
      “看来,花清城这个大司库贪了不少,这排场可不是普通人能摆出来的。”同样盯着命运双子望了许久,殷血歌幽幽叹息了一声。他没有施展禁制隔绝自己的声音,所以他的叹息声随着河风就飘了出去。
  
      远远近近无数仙人正盯着这边看呢,他的叹息声自然就落入了很多人的耳朵里。
  
      听到这话的仙人不由得同时摇头苦笑,殷血歌这话说得有点过了,但是事实也是如此。五大主城任何一城的大司库,整整一座主城数以亿万计的仙兵仙将、仙官仙吏所需的物资都掌握在他手中,在这里面稍微动一下手脚,那就是堆积如山的仙石滚滚而来。
  
      神煌战场最富有的人,不是五大主城的城主,不是立功无数的大统领、大将军,反而就是这五大主城的大司库。甚至大司库下属的那些仙官仙吏,他们的身家都会比那些城主之类的高官显贵丰厚一大截。
  
      要不然的话,花清城只是派人护送自己的儿子回仙界,他怎么能摆出这么大的排场?
  
      数万侍女童仆一路侍候,修为强大的护卫将近一万人,其中大罗金仙级的贴身护卫就有三十六人。
  
      三十六位大罗金仙级的护卫也就罢了,仙界的豪门贵族保护自家的核心嫡系后裔,也能摆出这样的阵仗来。但是花清风、花流云身边的三十六位大罗金仙,可都是清一水儿的美丽女仙!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就是,如今环绕在兄弟两身边,被他们上下其手,不断扒光衣衫的美女,就是那三十六位大罗境界的女护卫。花清城得贪掉多少公款,才能付出这么大的价钱,让这些地位尊崇的大罗女仙就和青楼里的姑娘一样,任凭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随意亵玩?
  
      而且这还不是在密室中,这是在帝喾舰的公共场所,当着这么多旁观仙人的面啊!
  
      得有多大的价钱,这些女仙才能把最后的一丝羞耻之心丢到九霄云外,光着屁股在这里任人围观?
  
      杨鼎咧咧嘴,低声的嘀咕起来:“都说花家豪富,想不到一致如斯。”
  
      杨鼎的感慨声同样没有做任何的掩饰,就这么肆无忌惮的飘了出去。
  
      画舫上,正在玉臂粉腿中喘息大笑的双生子抬起头来,眸光如电向这边扫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在殷血歌脸上一凝,然后其中不知道是花清风还是花流云的笑着站了起来,向殷血歌招了招手:“这位兄台,兄弟我一见兄台就大觉有缘,可愿上来同醉同乐?”
  
      一见到自己就觉得有缘分?
  
      殷血歌看着命运双子,突然笑了起来:“固所愿尔,只是,我这里的人有点多呀。”
  
      命运双子同时笑了起来,他们同时拍着胸膛笑道:“能有多少人?美酒、美女,我们是管够的。”
  
      随着他们的笑声,原本长百丈的画舫,突然膨胀到了千丈长短。
  
      ‘咔擦’一声,膨胀开的画舫迅速向两侧扩张,一条妫家长老驾驭的扁舟就被狠狠的碾压在了下面。(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