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平公主
    一道血光从艨艟巨舰的船头垂下,幽泉等人被血光笼罩着,身形慢慢的飘向了舰体。
  
      殷凰舞倨傲的看着面色难看的镇神仙关四位副城主,浑然没把这镇神仙关放在眼里。
  
      四位副城主目光闪烁,他们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他们想到了莫名其妙陨落的妫炎,他们深知妫炎的实力如何,除非是道祖级的人物出手,否则谁能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将他抹杀?
  
      而且他们更是知道妫炎上任,还带来了大批妫家族人随行。但是现在真武光一道祖说妫炎陨落,而且码头上闹得这么厉害,妫炎的确没有出现,证明道祖的话所言非虚,妫炎是真的魂飞魄散了。
  
      妫炎身边的那些妫家族人,他们也没有出现!
  
      难不成,妫炎和妫家的这些人,都被杀了么?
  
      而刚才那座审讯大殿被打飞上天,殷血歌等人大闹了一通,这时间点也太凑巧了一些,如果说妫炎等人的事情和殷血歌他们无关,这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可是为了妫家的事情,就去得罪血曌仙朝?真武光一道祖都说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都说了这浑水太深,堂堂道祖都不愿意掺和的事情,他们四位虽然身后也有庞大的家族势力支撑着,他们是否有这个必要、有这个能力插手呢?
  
      如果他们不插手,就这么放纵殷血歌等人离开,虽然他们没有得罪血曌仙朝,但是妫家那边显然是不会这么轻松放掉这件事情的。而且这事情对仙庭的脸面也是一大损害,镇神仙关怎么说都是仙庭设立的重要城关,殷血歌他们总不能将这里搞得一团糟了还能全身而退吧?
  
      四位副城主正在犹豫呢,码头上密密麻麻的仙人群中,突然有数百名妫家的仙人蜂拥而起。他们一言不发的冲向了悬浮在半空中的殷血歌,各色剑光、仙法犹如雨点一样向殷血歌砸了下去。
  
      这些妫家仙人以妫仁、妫芍药等帝喾舰上残存的妫家长老为首,其他人都是妫仁刚刚召集过来的。随着妫炎来镇神仙关赴任的族人。
  
      这里面大罗境的仙人只有寥寥数人,其他人都是金仙、天仙级的存在。但是毕竟是数百人联手出击,那声势也极其的惊人,各色仙光犹如太阳一般。照亮了整个镇神仙关。
  
      “殷血歌,你胆敢杀我妫家长老,胆敢刺杀镇神仙关城主,你罪该万死。”妫仁驾驭着一柄本命飞剑,周身精气神全部灌注在了那一柄仙剑中,倾尽全身之力向殷血歌当心刺来。
  
      这是以仙魂御剑,全身精气神孤注一掷的手段。妫仁是真的不想活了,他在帝喾舰上被蒙紫罗打成重伤,硬生生从高阶大罗打落到金仙境界,而且仙基受损。这辈子都极难重新修炼到大罗境,他宁可燃烧仙魂和殷血歌拼命,豁出去兵解转世。
  
      反正只要击杀殷血歌,以这份功劳,他势必能得到妫家的照护。可以在妫家核心族裔中轮回重生,甚至可以让妫家老祖出手,护住他的一缕元神,让他保留这一世的全部记忆转生。
  
      重新转世从头修炼,总比停留在金仙境界受人冷嘲热讽来得痛快。
  
      所以妫仁将全部的精气神都融入了这一剑,他的剑光上燃烧着熊熊火焰,他声嘶力竭的怒喝着。带起一道惊天长虹,几乎是一眨眼就刺到了殷血歌的胸前。
  
      为了这一击,妫仁甚至将自己的其他几件仙器都自行崩解,将那几件威力绝大的大罗道器的全部力量都融入了这一剑中。他的剑光刚开始还是一道长虹,当他最后冲到殷血歌面前的时候,他的剑光炽热、强烈犹如一颗巨型太阳悬浮在空中。那等光和热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仙人都睁不开眼睛。
  
      镇神仙关的四位副城主同时松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们的确不愿意招惹血曌仙朝,但是他们同样不愿意看到殷血歌他们如此轻松的离开。眼下妫仁他们的行动,的确是最理想的——如果妫仁他们能够杀死殷血歌,这就更加理想了。
  
      这件事情。完全可以算成妫家和血曌仙朝的私仇,无论后面还会牵扯出多大的乱子,都和他们镇神仙关的官员们无关了。这样一来,甚至妫炎的死都能掩饰过去,这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
  
      殷血歌屏气凝神看着当面袭来的妫仁,无上圣体内青黄二色流光在经络中急速的流转着,皮肤下一重一重的青黄色符文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犹如无数重老树皮堆砌在他体内。
  
      面对妫仁刺来的这一剑,殷血歌看准了剑势,双手准确的迎了上去。他的双掌准确的夹住了对方的剑锋,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殷血歌双掌内喷射出无数的火星,妫仁的本命仙剑剧烈的扭曲着,宛如发狂的毒蛇一样疯狂的跳动着,一丝一丝的在他双掌之间艰难的向前蠕动。
  
      “好大的狗胆。”殷血歌夹住了妫仁突如其来的一剑,站在殷血歌身边,正倨傲冷笑的殷凰舞双眸中喷出炽烈的血炎,她震怒的一挥手,一柄形如残月的无柄弯刀带起一溜儿血光,无声无息的从她袖子里激射而出。
  
      这柄残月弯刀长达一丈二尺,两侧都是锋利的刀刃,刀面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古朴邪恶的血妖一族的奇异符文。这些血色符文犹如活物一样蠕动着,向外喷射出无数极细的血色光丝。
  
      ‘噗嗤’一声闷响传来,这柄血色弯刀轻轻的劈过了妫仁的本命仙剑。妫仁发出凄厉的惨嗥声,他的仙剑连同他的身躯一并被这弯刀劈断,一缕仙魂还来不及从碎裂的仙体中逃出来,就被那弯刀上无数符文放出的血光笼罩,瞬间就化为一道污血从高空坠落。
  
      殷凰舞长啸一声,她身上腾起了一片茫茫血雾,在她头顶凝成了九重形如灵芝的血色庆云。有极其清澈、色泽纯正不邪的血色清光从这造型奇异的血色庆云中喷出,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整个镇神仙关。
  
      庆云中可以看到三颗血色小太阳在急速的盘旋飞舞,每一头血色小太阳中都藏着一头造型狰狞的血色魔凤,这三头魔凤张牙舞爪的无声咆哮着,双眸中放出森森血气。凡是被她们的双眸扫过的仙人,无不觉得心头一寒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殷血歌双手夹着半截残剑,扭过头来骇然看着自己母亲头顶的庆云异象。
  
      三团血阳凌空飞舞,从殷凰舞散发出的气息可以察觉。这分明是大罗金仙才有的法力波动。但是殷凰舞她正儿八经的开始修炼才多少时间?她怎么可能达到大罗境界?
  
      殷血歌是有那血海浮屠经,有万亿血海鬼卒辅助他修炼,这才在击杀了众多强敌之后,侥幸突破大罗境。但是殷凰舞,难不成她的造化比殷血歌还要惊人?要不然殷血歌才刚刚踏入大罗境,但是殷凰舞已经是大罗三品,而且赫然是大罗三品巅峰的实力。
  
      “小子,姑奶奶我可是你娘亲啊!”殷凰舞得意的大笑着,伴随着尖锐的‘呵呵’笑声,她右手向着那柄血色升腾的残月弯刀一指。这柄巨型弯刀骤然崩解,化为数千柄同样大小的血色弯刀向着前方袭来的数百妫家族人笼罩了下去。
  
      “你爹那混账东西说了,妫家人,都可杀。”殷凰舞伸出嫣红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血色的嘴唇。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无法正视的邪魅力量。
  
      漫天都是血色残月凌空闪烁,包括妫芍药在内的所有妫家族人同时惨嚎出声。他们的仙器、仙体、仙魂,都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殷凰舞这一击斩成碎片。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驾驭了大罗道器级的宝物,但是那些大罗道器在这血色残月弯刀面前,依旧和豆腐一样脆弱。
  
      “先天灵宝,血月屠刀。”殷血歌识海中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轻轻的摇摆了一下,一缕清晰的信息涌入了他的仙魂。
  
      殷凰舞驾驭的这柄弯刀。赫然是一件先天灵宝级的至宝。所谓先天灵宝,就是这个鸿蒙世界还没开辟前,在鸿蒙虚空中天地生成的强大宝物。他们来历莫测,威能绝大,现今的大罗金仙自己锻造的大罗道器,根本不可能和这些先天灵宝相提并论。
  
      妫家这些族人驾驭的大罗道器。都是妫家的大罗金仙们收集无数天才地宝辛辛苦苦铸造而成。但是这些妫家的大罗金仙自身不过大罗境界,在他们之上还有混元大罗和鸿蒙大罗两大境界。而先天灵宝这种珍稀至宝,却是鸿蒙大罗道圣级的人物都视如拱璧的奇珍。
  
      殷凰舞动用血月屠刀对付这些妫家的仙人,就好像一尊顶级的黄巾力士手持极品金仙器去攻击一个金丹境的修士,那完全是一边倒的蹂躏。完全算不上是一场战斗。
  
      数百妫家族人血洒长空,仙魂、仙体同时化为污血从高空坠落。
  
      血月屠刀散发出森森寒气笼罩整个镇神仙关,殷凰舞右手食指放出一道细细的血光定住了漫天刀影,双眸冷厉的看着码头上无数的仙人冷声道:“姑奶奶要带走自己的儿子,谁不服气?”
  
      没人吭声,四位副城主装聋作哑,无数仙将低头屏息,哪怕是性格最暴虐的天龙和麒麟,他们也都收起了自家的兵器,摆出了一副木头人的架势。
  
      艨艟巨舰内,太平公主慵懒的,让人昏昏欲睡的甜美声音再次传来;“凰舞啊,我琢磨你这柄血月屠刀好几年了,要不你对着镇神仙关的主城劈一刀,看看能劈死多少人罢。你还没全力出手过吧?为师很好奇,你全力出手,一次能劈死多少仙人啊?”
  
      ‘嗤嗤’笑了几声,太平公主慢悠悠的说道:“要不你们配合一下?四位大人,你们可以点起了兵马,列好了仙阵,准备好所有的天罗地网各种仙阵,然后围攻我这宝贝徒儿?”
  
      “本宫绝对不插手,真的不会插手,本宫只是好奇,凰舞一刀能不能杀光你们呢?”
  
      太平公主的嗓音甜美、恬静,却透着一股子阴寒彻骨的邪异气息。镇神仙关的四位副城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个都作声不得。
  
      偌大的镇神仙关码头上鸦雀无声,所有仙人都在装聋作哑。过了整整一刻钟。太平公主才满意的笑了起来:“那么,就是没人对本宫的徒儿带走她的儿子有意见了?”
  
      “趁着本宫座舰还未离开,诸位若是有意见的,可以趁早提哦。不要等本宫都带人离开了。你们又在背后扇阴风、点鬼火,向那几个坐在仙帝宝座上的糟老头儿打小报告,本宫可是不依的。”
  
      依旧是鸦雀无声,依旧是没人开口。
  
      码头上依旧有妫家的仙人存留,这是毫无疑问的。除开一直混在人群中没吭声的妫墨鸾,码头上肯定还有大量的妫家仙人存在。但是妫炎、妫仁等妫家长老都被斩杀,留在码头上的那些妫家所属的仙人大多数都是些普通地仙、天仙,他们哪里敢接太平公主的话锋?
  
      太平公主,所谓‘太平’的由来就是——不管任何地方有了任何的争执纠纷,太平公主一到就立刻太平!
  
      比如说半个量劫前。血妖一族和银龙一族因为一处物产丰富的仙域发生了纠葛,双方在边境线上布下了重兵,抢夺那一处仙域的控制权。太平公主亲自带领血曌仙朝的大军御驾亲征,只花费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让那一处仙域彻底的太平了下来。
  
      而太平的代价就是。本来人口数都不多的银龙一族几乎灭族,太平公主用一座龙头堆砌起来的大山,彻底的让那一方仙域太平了下来。如果不是天龙一族的其他支脉部族出兵援救,银龙一族怕是早就血脉断绝了。
  
      这是一个纯正的凶神恶煞,一个真正无法无天的女魔头。
  
      除非是妫家的家主当面,除非是妫家的太上长老坐镇当场,否则这些妫家的小人物。没有一个人敢和太平公主对上的。
  
      “那,那,那,我们这一趟出来,也浪费了好几年时间,凰舞啊。我们回去吧。”太平公主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真是一群没种的男人,怎么就没人敢出来维护仙庭的仙规戒律呢?”
  
      一声长叹在空气中冉冉扩散开,殷凰舞长笑一声,拉着殷血歌的手,带着他身边的一众随行人等登上了血色艨艟。随后这条巨型座舰重开了玄黄潮汐,用极快的速度向仙界飞回。
  
      进入了这座艨艟巨舰,殷血歌跟在殷凰舞身后,顺着一条铺着厚厚的血色地毯,各处陈设都极尽奢靡的走廊,悄步来到了巨舰内一座暗香浮动的大殿内。
  
      数百名身穿血色长裙的美貌侍女侍立在大殿内外,大殿正中是一口血浆翻滚的血池,一名看上去不过**岁的绝色女童正懒洋洋的浸泡在血池中,翻着白眼看着走进来的殷凰舞和殷血歌。
  
      殷凰舞笑吟吟的走到了血池边,向那女童微微欠身行了一礼:“师尊,这就是徒儿的怪孩儿殷血歌,您的分身在鸿蒙本陆,也是见过他的。”
  
      女童,也就是血曌仙朝的监国长公主太平公主歪着脑袋,微微泛着红光的眼珠滴溜溜的转悠着,上上下下的将殷血歌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不坏嘛,小家伙的修为有点古怪,本宫居然都看不透你到底修炼的是那一家的法门。奇怪,奇怪,你身上……有大古怪。”
  
      太平公主的目光如电,她看上去虽然年龄幼小,但是她的目光却好似水银泻地一般渗入了殷血歌的身体,好似能够将他体内的所有奥秘都翻找出来。
  
      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体内青黄二色流光一阵翻卷,化为无数重符文将身体封得结结实实。
  
      与此同时,六道轮回宝轮上一股古老、浑厚的大道气韵冉冉扩散开来,将他全身裹得水泄不通,任凭太平公主耗尽了无数心力,却始终无法看透他身上的任何玄虚。
  
      太平公主不由得抚掌大笑:“有趣,有趣,凰舞啊,你这儿子,太有趣了。”
  
      眼珠滴溜溜乱转了一通,太平公主眯着眼笑道:“这样吧,本宫还有个最小的侄女找不到合适的婚配之人,要不我们肥水不流外人田,本宫那小侄女,就嫁给殷血歌你好了。”
  
      殷血歌呆了呆,殷凰舞的脸色骤然变得漆黑一片。
  
      她无奈的看着太平公主长叹了一口气:“师尊,您的小侄女,可是血歌的长辈,他们怎能婚配?”
  
      太平公主呆滞半晌,她扳着手指计算了一阵,脸皮微微一红,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哎,还真是啊?呵呵,本宫一时,一时计算错了。可惜,可惜,本宫虽然未嫁人,但是……”
  
      这话就越来越不像话了,殷血歌只听得浑身冷汗潺潺,在鸿蒙本陆的时候,太平公主的那一具分身投影倒还算是正常,怎么她的本尊却是这么一副模样?
  
      神色略微有点古怪的向殷凰舞望了一眼,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难怪自己母亲这么轻松就成了血曌仙朝的正相,朝廷政务一把抓的大人物,感情这太平公主,实在是有点不靠谱啊。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