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仙朝特使
    血魇舰在鸿蒙虚空中急速穿梭,船头喷出的血色莲花状光柱不断撞碎一层一层的玄黄潮汐。他飞行的速度比寻常大罗金仙瞬移还要快了数倍,而且还在不断的加速中。
  
      这条通体血色的艨艟巨舰虽然在体积上比不过帝喾舰,但是他的来历也相当不凡,同样是先天级的灵物。和更迭了无数主人的帝喾舰不同,血魇从诞生开始就和血妖一族气运相连。
  
      太古时代,血魇舰就是天地间第一头血妖,也是所有血妖之祖的本命灵宝。当那位血妖老祖从这天地间消失之后,他就是历代血妖之主的座舰。当血妖们建立了血曌仙朝后,他就成为了血曌仙朝的镇国之宝,现在则是被太平公主依仗权柄占用。
  
      血魇舰的综合实力,也就是防御力还无法和帝喾舰相提并论,但是在速度上,则是帝喾舰都相形见拙。毕竟血魇舰的体积远比帝喾舰小巧,内部空间也没有那般庞大,在相同力量的催动下,他的速度远比帝喾舰还要快出数倍。
  
      帝喾舰从镇神仙关返回仙界需要半年的航程,但是血魇舰只要三个多月。
  
      坐在血魇舰楼阁的最高层,透过血色的透明窗子,望着船外一重一重不断在船体上撞碎的玄黄潮汐,殷血歌静静的聆听着殷凰舞的述说。
  
      殷凰舞在十几年前才得知殷血歌被妫聖陷害,送去了神煌战场。
  
      在太平公主的支持下,殷凰舞这些年已经掌握了血曌仙朝极大一部分权力,所以她当即调动一支精锐、精通暗杀偷袭之道的血妖悍将,对妫聖以及他身边的妫家族人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给妫聖一个派系的妫家族人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这也是妫炎眼巴巴的带着一票族人,亲自赶赴镇神仙关对付殷血歌的最大缘由。妫聖身边好几个心腹都被殷凰舞派出的杀手干掉,妫聖明知道这是来自血曌仙朝的报复,他自然不会容忍殷血歌继续活下去。
  
      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妫家人都希望殷血歌死在外面。不能让他返回仙界。
  
      而殷凰舞也计算得清楚,知道殷血歌搭乘的帝喾舰将在今天抵达镇神仙关,所以她特意动用了血魇舰,赶来这里接应自己的宝贝儿子。而妫家人同样也知道了殷凰舞的动作。他们同样调动了力量,在半路拦截血魇舰,杜绝殷血歌可能得到的一切增援。
  
      但是妫家人做梦都没想到,太平公主这尊嗜血的魔头居然亲自坐镇血魇舰,他们调动的人刚刚出手,就被欢天喜地的太平公主杀得干干净净。结果他们只是阻碍了殷凰舞等人微不足道的一丁点儿时间,派出去的所有人手都损失殆尽,一个都没逃掉。
  
      “你父亲那个混账东西,也不知道他们第一家到底是在玩什么幺蛾子。”殷凰舞阴沉着脸蛋,将她这些年来收集到的消息全盘告诉给了殷血歌。
  
      其中就包括妫聖强行拜入第一至尊膝下。成为了第一至尊的便宜儿子。
  
      对于这件事情,殷凰舞是极其不满的。在她看来,妫聖这种蠢物,一巴掌拍死就是了,第一至尊居然还让他整天纠缠在自己身边。第一至尊在这件事情上,未免太没有决断力了。
  
      但是这是第一家和妫家的家族内务,殷凰舞也看得很明白,她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不管妫聖成为第一至尊的便宜儿子还是便宜孙子,殷凰舞对此并无任何意见。
  
      但是妫聖居然想要陷害自己的宝贝儿子殷血歌,这就是她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如果不是害怕挑起仙界又一次的人、妖派系之间的战争,让仙庭陷入分裂边缘的话。殷凰舞就不是仅仅派出一支刺客队伍整天袭击妫聖等人,而是早就调动血曌仙朝的军队,对妫家发动全面的战争了。
  
      殷血歌微笑着倾听自己霸气十足的母亲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述说,这种感觉很好。
  
      他一个人被丢去神煌战场的时候,他是真的有点心伤的。但是现在他知道殷凰舞一直在寻访自己的消息,一直在动用手上的力量寻访自己、帮助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我很奇怪,您的修为,似乎超出了正常的进度。”等到殷凰舞的述说告一段落后,殷血歌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殷凰舞耸耸肩膀,轻轻的撇了撇嘴。
  
      血妖一族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种族。只要有足够的机缘,他们可以很轻松的获取其他族群的仙人苦修无数个量劫都无法拥有的强横实力。
  
      殷凰舞也是在数十年前,陪同太平公主闯入了血妖一族圣地中突然开启的一处,从来没有人知晓的秘境。在那秘境中的经历,殷凰舞的仙魂受到剧烈的冲击,她的那一段记忆被抹除了绝大部分,只有极少一点痕迹留了下来。
  
      例如,她只记得她在那秘境中得到了一位‘血魅老祖’的传承,获取了她留下的三滴本命精血。殷凰舞将那三滴本命精血融合之后,就凭空获取了庞大的血妖之力,并且参悟透彻了几道极其玄奥的天道法则,凭空就拥有了大罗三品的修为。
  
      在那秘境中的事情,太平公主应该记得更多一些。但是太平公主离开那秘境后,无论是体型还是性格,都逐渐的幼龄化,而且变得有点神神叨叨的,秘境中到底存在什么,发生了什么,太平公主守口如瓶一个字都不愿意提起,所以殷凰舞对此也是很莫名。
  
      殷血歌诧异的看着殷凰舞:“她老人家,以前不是这样?”
  
      殷凰舞皱了皱眉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摊开了双手。
  
      太平公主在进入那秘境之前,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佳人,而且杀伐果断、手段极其凌厉狠辣,偌大一个血曌仙朝,硬是被她经营得蒸蒸日上。但是从那秘境中出来后,太平公主骤然发生了某些神秘神奇的蜕变,她的实力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但是她的**和性格,却是逐渐向孩童转变。
  
      正因为太平公主的这种变化。所以太平公主自己也知道她无法很好的掌握血曌仙朝,这才将手上大部分的朝政大权移交给了殷凰舞,让她暂代自己掌握偌大的血曌仙朝。
  
      对于殷凰舞来说,这真的是天大的造化。
  
      对于殷血歌来说。这同样是天大的运气。
  
      以前殷血歌在仙界步步劫难,总是被人在背后用阴谋诡计算计,那都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后台靠山。现在整个血曌仙朝都可以算是他的后台,他在仙界需要忌惮的人物,也就没有多少了。
  
      “看得出来,师尊对你的印象很好,否则她也不会在你面前,流露出那样的性格来。”殷凰舞有点头痛的揉了揉眉头,然后压低了声音,无奈的向殷血歌告诫道:“只不过。她的性格,现在的确是变得有点古怪,有时候说话有些离谱,你就当做不知道就好。”
  
      殷血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将太平公主刚才的某些话当真。想想看。刚才太平公主所说的那些话,要是真的传了出去,会吓掉多少人的下巴?
  
      母子两就在这里轻声交谈着,殷凰舞一件一件的述说着她这些年在血曌仙朝的事情,而殷血歌则是将他在神煌战场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
  
      在殷血歌看来,他在神煌战场其实没有吃什么苦头,无非是打了个转儿。自己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反而是妫家在他手上吃了天大的苦头,妫家在神煌战场损失了这么多族人,能够派去神煌战场历练的,那可都是妫家的精英精锐。
  
      尤其是那三百妫家禽兽,三百人全部陨落,所有大罗道器都被殷血歌夺取。就算妫家再怎么家大业大,那也是一次惨重的损失。
  
      “活该!”听殷血歌说,他在神煌战场坑掉了这么多的妫家族人,殷凰舞不由得连连冷笑起来。犹豫了一阵,她才将自己打听到的。有关于第一世家的一些消息述说了一遍。
  
      殷凰舞大概是在三十年前,就陪同太平公主闯入了那突然开启的秘境,从而得到了天大的机缘,实力凭空飙升,一步登天成就大罗金仙。
  
      而第一至尊呢,他是在十年前,借用妫家的力量,进入了一处妫家的历代家主和长老都不知晓的秘境。第一至尊是带着第一世家的大量精英族人进入的那秘境,第一至尊进去的时候只是金仙的修为,但是当他三年后从那处秘境中走出的时候,他悍然已经拥有了高阶大罗的实力。
  
      不仅仅是第一至尊,就连跟随他一起进入那秘境的第一世家的族人,纷纷立地成就大罗之位。
  
      这件事情,是第一至尊派人向殷凰舞传递信息,她才知晓的。
  
      而妫家内部,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风波隐隐。
  
      一处妫家人都不知道的秘境,居然被第一至尊他们开启了,而且妫家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入那秘境的,只有第一至尊带领的那些第一世家的族人顺利的进入。更让人疯狂的就是,外界不过是短短三年的时间,第一至尊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居然全部拥有了大罗境的实力。
  
      “总之,听你那不靠谱的父亲说,他代表的第一家,已经在妫家内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总归不是当年寄人篱下,随意人揉捏的境遇。”殷凰舞笑得很诡异,她从身边的花瓶里采了一朵血色的绣球花,慢慢的在手中将花瓣揉得粉碎,将那花瓣中血色的汁水染得整个手掌通红。
  
      “妫家人为了那个秘境的事情,都快要疯魔了。寻常族人辛辛苦苦修炼无数年,耗费无数的天才地宝,一万个金仙中,不见得有一个族人能踏上大罗之位。”
  
      “但是那处秘境,居然让第一世家进入秘境的所有人,在短短三年内成就大罗境。”
  
      殷凰舞的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寒光,她慢悠悠的说道:“那些妫家人现在正闹腾着,要接管那秘境的掌控权,造福整个妫家。他们还做梦想要一夜之间变出上百万个大罗金仙,然后一统仙界呢。”
  
      殷血歌听了这话,就只是冷笑不已。
  
      一统仙界?妫家人还真有这个美梦。且不说他们能不能做到,就算他们有那个机会,就凭借着妫聖对他接连下杀手的事情,他也要将妫家的这美梦给搅和了。
  
      “我也不觉得。他们有这个运气。”殷凰舞笑得很灿烂,她把掌心揉碎的花瓣丢在了地上,得意的晃了晃红彤彤的手掌:“那秘境里面如果有好处,那也是我儿子的。和他们妫家有什么关系。”
  
      站起身来,殷凰舞双手抱住了殷血歌的脑袋,得意的抓着他的耳朵晃了晃。
  
      “你才是第一至尊那混蛋唯一的儿子,是他正儿八经的儿子。那妫聖算什么玩意儿?老娘找到机会,迟早一剪刀咔擦了他,让他妫家断子绝孙。”
  
      “那秘境里面不管有什么东西,都是我儿子的。”
  
      殷血歌的脑袋被摇得东倒西歪,他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任凭她在自己脑袋上胡乱的揉搓。
  
      “所以,我给你找了个好差事。你去仙庭,去他们妫家的地盘,好好的和他们妫家斗一斗。”殷凰舞的眸子里凶光闪烁,满口银牙咬得‘咔咔’作响:“我从你那个混蛋父亲那里知道,妫聖对你接连下了好几次杀手。你就不要便宜了他。”
  
      “去把妫聖那小子踩在脚下,践踏他的自尊,蹂躏他的**,折磨他的灵魂,弄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再鱼鳞细剐了他。妫家嘛,把妫家那些胆敢跳刺的人全部给宰了。把妫家的全部地盘和势力全部接管过来。”
  
      殷凰舞笑得很灿烂,她用力的拍打着殷血歌的脑袋笑道:“我仔细的计算了一下你父亲和现在妫家家主的辈分,你父亲是现在的妫家家主第二万七千八百九十三代先祖,也就是说,乖儿子你是妫家正儿八经的远古祖先。从继承权上来说,现在的整个妫家都是你的。”
  
      殷血歌板着手指计算着这高得离谱的辈分。两万多代的先祖?
  
      末法重劫。鸿蒙本陆只是过去了万八千年而已,这仙界内的岁月到底流逝了多少年?
  
      按照殷凰舞的这说法,第一至尊是现在第一世家的继承人,殷血歌是第一至尊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说。殷血歌是第一世家最正统的继承人。
  
      而第一世家是妫家在法理上、血脉上的主干家族,妫家只能算是第一世家在仙界的一个小小分支而已。
  
      那么殷血歌当然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妫家的主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说法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只不过,妫家怕是不乐意看到我出现吧?”殷血歌眯着眼,和殷凰舞一样危险的笑了起来。
  
      “所以啊,小家伙,本宫给你撑腰,让你去祸害那妫家。”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太平公主穿着一件华美得有点夸张的血色长裙,十几位侍女小心翼翼的在她身后为她拎着长达十几丈的裙摆,趾高气扬的缓步走了进来。
  
      身形一晃,太平公主直接挪移到了殷血歌面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了点殷血歌的下巴:“你身上有凰舞的血脉,你就是我们血妖一族的人。能够让血妖一族掌控妫家,嚯嚯嚯嚯!”
  
      太平公主和殷凰舞这一对儿师徒同时发出了尖锐、嘹亮的笑声,她们的笑容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的眯着眼,同样的昂着头,眸子里闪烁着同样危险的寒光。
  
      对她们来说,让一个体内流动着血妖血脉的晚辈去掌控妫家,这绝对是一件极其有趣,极其好玩的事情。妫家,在仙庭占据极其重要地位,在仙界潜势力极其庞大的妫家,这样的家族如果落入殷血歌的掌控中,这无疑是让血曌仙朝的势力得到了极大的膨胀。
  
      这件事情一旦成功,无论是对殷血歌自己,还是对整个血妖一族,都有着天大的好处。
  
      血魇舰在数个月后闯开了仙界的虚空屏障,回到了仙界。
  
      他并没有直接返回血曌仙朝的领地,而是径直驶向了仙庭的核心控制区,所谓的中央仙域的方向。
  
      在茫茫虚空中航行了大半个月后,经过了无数的仙域,在一处虚空中,血魇舰和一支规模巨大的船队汇合。这支舰队所有的星空巨舰都通体血色,上面插着代表了血曌仙朝的血色蝠翼旗。
  
      长达百里的巨舰一共有三万条,每一条巨舰上都驻扎了最少十万名精锐的血妖修士和仙人。
  
      这些巨舰内有着巨大的储物空间,里面装满了无数的仙石、灵药和各种熔炼提纯后的材料。
  
      这是血曌仙朝的进贡队伍,仙界的任何势力,无论是人族、妖族,无论是道家、佛门,乃至邪魔外道,只要是在仙界开宗立派的势力,每隔一百个元会的时间,都要向仙界的官方机构仙庭缴纳贡品。
  
      一百个元会一次的进贡会持续三百年,在这三百年内,所有势力的特使都会齐聚仙庭,将天文数字的财富缴纳给仙庭。
  
      而这一次,血曌仙朝的纳贡特使就是殷血歌。
  
      太平公主很慷慨的直接册封殷血歌血曌仙朝郡王的身份,同时还挂上了血曌仙朝兵马副帅的虚职。
  
      将一应事情交代清楚之后,太平公主和殷凰舞搭乘另外的座舰返回血曌仙朝,而殷血歌则是乘坐血魇舰,带着规模庞大的进贡舰队迅速向仙庭飞去。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