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终抵仙庭
    血魇舰在茫茫星空中穿梭,身后跟着规模庞大的进贡船队。
  
      血魇舰的速度已经放慢到了极致,本来以他的速度,可以在短时间内赶到仙庭。但是这些进贡船队使用的楼船,都是普通的仙器,速度根本无法和血魇舰相比,这就极大的拖延了时间。
  
      但是越是往中央仙域的核心区行去,虚空中的星域就越发的密集,而且修士星球的数量就越来越多。向前行进了三个月后,一眼看去只能望到漫天繁星,无数修士星球环绕着一颗一颗太阳旋转着,有时候一颗太阳附近,甚至能聚集起三五百颗修士星球。
  
      而这样的数万颗太阳密密麻麻的,以一种绝对违反常理的模式聚集在一起,围绕两颗太阳旋转的修士星球,他们之间的距离甚至不到一亿里,这样的距离相对于修士星球而言,简直是太渺小了。
  
      一块一块四四方方、通体仙气飘逸的浮空大陆在虚空中漂浮着,按照独特的轨迹巡弋星空。这些浮空大陆上最少也驻扎了上百万的正规仙军,他们是仙庭用来掌控中央仙域、维护中央仙域秩序的武装。
  
      殷血歌就曾经见到了一块长宽百亿里的浮空大陆,在这座浮空大陆上,能够容纳百万仙兵仙将驻扎的屯兵城池就有三百六十万座。而驻扎在这块浮空大陆上的仙兵,实力最低也是三品地仙境的水准。
  
      单纯这一块浮空大陆拥有的武力,就可以摧毁方圆数万万兆里内的所有星域。从这一块浮空大陆,就能想象一下仙庭拥有的可怕潜势力。
  
      难怪仙庭是仙界之主,不愧是佛门、道门、妖族、魔道、鬼修、神兽神禽等仙界亿万种族联手建立的庞大势力。
  
      因为中央仙域的星域是如此的密集,而且每一颗修士星球都有着迥异的人文风俗,有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特产特色。血魇舰经常会向前猛飞一段时间,让殷血歌带人下去游历一番,等到进贡舰队赶到后,血魇舰再重新启程。
  
      所以殷血歌见识到了无数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也第一次见到了,在仙界中,居然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智慧生物,而这些智慧生物都和人类一样。可以精修各色道法神通,都有成仙得道长生不死的潜力。
  
      在这些日子里,彻底吸收了殷血歌渡过去的精血能量,顺利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三品金仙境的小杰,也将这些日子自己的遭遇述说了一番。
  
      殷血歌在仙界的经历是步步惊心、一步一灾劫,随时面临灭顶之灾;乌木在仙界则是血雨腥风,一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而小杰在仙界就是平淡无奇,并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地方。
  
      他和三尸一并被空间乱流搅着,落入了峤岩星附近一处废弃的矿产星球。在那矿产星球上停留了三个月,就有路过的修士遇到了小杰他们。以小杰卖身给那修士为奴二十年为他卖命的代价,那修士付出了几块灵石,开启传送阵将他们带到了峤岩星。
  
      随后小杰就在峤岩星停留了下来。
  
      三尸在虚空中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特殊情况,她们陷入了浑身无力、无法动弹,没有自保之力的状态。小杰知道三尸是殷血歌的护法夜叉。所以他豁出去一切,每天卖命的采集药草、猎杀妖兽,换取微薄的报酬,购买各种活物取血后让三尸吸食,为她们补充体力。
  
      也就是靠着小杰,三尸在近百年内并不乏血食补充,维持了极好的状态。
  
      而小杰。也因为他在北城附近亡命赚取灵石,为了一块下品灵石什么风险都敢冒的精神,有了一个‘亡命小杰’的绰号。北城的低阶修士,都知道在北城有一个为了灵石,可以豁出去和超出自己实力一大截的妖兽拼命的家伙。
  
      本来小杰以为,他就会这么平淡无奇的在峤岩星生活下去。但是某一日穷极无聊的罗龙闯到了北城的军营中,突然见到了正光着膀子为那些城防军士卒保养军械的小杰。某些取向有问题的罗龙当即为小杰深深入迷,他立刻对小杰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小杰怎么也是一个取向正常的男人,他如何消受得罗龙的‘浓情蜜意’?
  
      严词拒绝了罗龙好几次,将他送来的各种奇珍异宝都丢进了臭水沟后。小杰终于惹恼了罗龙。市井传说中最常见的戏码上演了,罗龙居然带着一批家丁打手,想要强夺小杰。
  
      幸好小杰有本命蝠翼,而且还参悟了三五种逃命的秘法妖术,他借助速度之利逃出生天,但是三尸却落入了罗龙手中。为了威逼威胁小杰,罗龙将三尸丢进了自家的地牢,然后防风要小杰自投罗网,否则他就会将三尸碎尸万段云云。
  
      所以小杰这才孤注一掷的,在那墨银莲生长的池塘外埋伏罗龙。
  
      他毕竟在北城厮混了近百年,在北城的低阶修士中,小杰也是耳目众多、风声灵通之人。他知道某年某月某日墨银莲会成熟,而这种事情,一般罗龙和罗凤都会亲自出手,因为按照罗家的家规,出去采集药物的人,可以优先分配药物炼制的灵丹。
  
      剩下的事情,就是殷血歌知道的那些了。
  
      罗家被狂性大发的乌木随手屠灭,有了杨鼎压阵,峤岩星的官方根本话都不敢吭一声。倒是乌木还很有点不满,因为罗家的家底子太薄弱了一些,乌木将罗家的祖宅刨地三千丈,也没能收集到太多的财富,这让乌木很有点悻悻然。
  
      ‘贼不空手,空手不吉利’,这些日子乌木一直在殷血歌耳朵边念叨这句话。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以进贡船队的速度,加上仙庭设置在中央仙域各处的巨型传送阵的帮助,三年零两个月后,进贡船队终于来到了中央仙域的核心区域。
  
      仙庭就在这里。
  
      但是在亲眼见到仙庭之前,没人能想到,仙庭会是这等模样。
  
      珠光宝气,宝相庄严,各色霞光笼罩的宫殿楼阁无边无际。龙凤麒麟等祥瑞神兽漫天飞舞,更有无数的白鹤驮着仙人们往来游走。这一切想象中应有的,属于仙庭特有的元素,在这里应有尽有。一眼都能看到无数。
  
      但是谁也没想到,仙庭居然是建立在数十朵巨大的莲花上面。
  
      水灵灵、脆生生、娇艳欲滴、上面还挂着点点露珠的莲花。虽然那些露珠的体积有点大,大得有点惊人,但是那的确是莲花上的一点露珠,那莲花瓣虽然体积大了一些,但是远远望去,那莲花瓣依旧是吹弹得破,依旧是那样的水灵水嫩。
  
      一名做道装打扮的老人静静的坐在一个蒲团上,他右手捏了一个玄奥的手印,左手悠闲的垂在膝盖上。在他左手上捧着一个白玉钵盂。钵盂中有一汪清水,三十六朵青莲从清水中蓬勃滋生,巨大的莲花向着四周扩散开去,每一朵莲花上都修建了无数的宫殿楼阁。
  
      这三十六朵青莲,每一片莲花瓣的面积。都比殷血歌在半路上所见的,面积最广大的仙界屯兵浮空大陆要大出一百倍。而这样的每一朵青莲,他都有一百零八片莲花瓣。
  
      可是这些青色莲花聚集在一起,也不过是遮盖住了这道装老人半个胸膛的面积,所以可想而知,这老人的身躯有多么巨大。什么太阳,什么星域。在他面前都是尘埃一般。
  
      在道人的身侧处,相对于他们而言不是很远,但是对殷血歌而言则是极其漫长的一段距离外,一个身披袈裟、圆圆团团的大和尚静静的侧卧在一张云榻上。他左手撑在脑袋下面,右手在胸前结了一个禅印,手掌正中托着一个小小的净瓶。可以看到净瓶中有一汪七彩池水,三十六朵白莲同样从净瓶中生出。
  
      这三十六朵白莲和那青莲大小相仿,上面同样是珠光宝气,修建了无数的宫殿楼阁,无数的仙人、佛陀正笑吟吟的在宫殿楼阁之间往来。端的是一派热闹鼎盛的场面。
  
      在那大和尚的身侧,一名面容慈和,脑后不时有佛光缭绕,周身时刻有仙云升腾,但是微微开启的双眸中不断有森森魔气喷薄而出的老人懒洋洋的斜靠在一张大椅上。老人双手自然垂落在身边,膝盖上放着一块黑漆漆的砚台。
  
      砚台中黑墨如海,三十六朵青色、白色交杂,但是花茎漆黑的莲花从墨汁中冉冉长出。在这三十六朵青色、白色交杂的莲花上同样是祥光瑞气充盈,无数城池建筑罗列其上。
  
      在这老人的身前,隔着一张巨大无比的棋盘,一个周身妖气浓郁的精悍中年男子静静的盘坐在虚空中。
  
      精悍中年的面前漂浮着一片血色海洋,滚滚血浪翻滚,三十六朵血色莲花从血海中长了出来,带着浓郁的血气直冲高空。在这三十六朵血色莲花上,密布着无数的军营军阵。
  
      这些血色莲花散发出的血腥煞气太过于浓郁,无论是佛门、道门、乃至于其他流派的寻常仙人都经受不起。只有仙庭最精锐的仙军,心中藏着一缕杀机的仙兵仙将们,才能长期驻扎在这血色莲花上,借助这血腥杀气淬炼**和仙魂。
  
      其他的各色莲花上,仙庭各个衙门众多仙族豪门错落有致的散居各处,唯独这血色莲花上并无一个闲杂人等,血色莲花上的所有城池、营房,都归属仙庭兵部所有。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那巨大无比的精悍中年人一眼,他身上的血气和殷血歌动用无上圣体,激活血妖血脉后散发出的血气无比相似。同样的古老而森严,同样的神圣而肃穆。
  
      从这中年人的身上,殷血歌和所有血妖都感受到了一种先天上的亲近和亲密。毫无疑问,这中年男子属于血妖一族,但是他到底是血妖传说中的哪一尊老祖,这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殷血歌难以想象,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将身躯衍化得如此巨大?
  
      甚至他们身上一件随身法器内生长出的莲花,都能托起无数的宫殿楼阁,能够让万兆亿的仙人佛陀在上面生活自如?
  
      要知道这些仙人当中有无数金仙,无数大罗,有无数菩萨,有无数佛陀。他们每一次呼吸耗费的天地灵气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将仙庭总部的这些仙人丢去外面的任何一个星域,他们一次呼吸就可能将那一方星域的所有地脉灵气抽得涓滴不剩,让整个星域的所有生灵都变成干尸惨死当场。
  
      但是眼前仙庭的这些仙人们。却是轻松自若的在这里逍遥快活,天地之间的仙气充沛到了极致,那些莲花瓣上很多地方的仙气已经凝成了粘稠的灵液,汇聚成了巨大无比的海洋、湖泊。
  
      这些莲花中毫无疑问没有地脉灵脉存在。这些仙气又是从何而来?
  
      除了这一道、一僧、一魔、一血妖外,在他们身边还有一具宝相庄严通体白骨,但是白骨中隐隐有无穷宝光散发出的巨型骨架。这骨架的两个眼洞中分别喷出了十八朵黑白二色的莲花,合计三十六朵黑白二色的莲花上,同样有无数的城池建筑,同样有无穷尽的生灵寄居其上。
  
      在白骨的附近,一名生得天姿国色美丽异常的绝色少女颤巍巍的躺在一张轻纱曼妙的巨型云榻上,她慵懒的,好似千金贵小姐春天午睡一般,静静的躺卧在那里。少女的红唇微微开启。三十六朵粉色莲花从她嘴唇缝隙中吐出,无边红霞环绕在莲花上,可见这些粉色莲花上依旧建造了无数的宫殿楼阁。
  
      但是和那精悍中年男子相同的就是,中年男子面前的血海上三十六朵血色莲花,只驻扎了仙庭的无数仙兵仙将。这位绝色少女嘴里喷出的粉色莲花上。同样只居住了无数的女仙。
  
      而且这些女仙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各大妖族、鬼族以及邪魔外道,她们体形妖娆,嗓音甜软迷人,一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的祸水人物。这些粉色莲花也同样归属仙庭的一大重要衙门‘礼部’管辖,是礼部独占的领地。
  
      这些女仙全部属于礼部各司约束,她们精通各种天魔舞、天魔音,仙庭举办各色宴会招待贵宾时。这些女仙就会组成规模庞大,让凡人无法想象的舞阵凌空起舞,欢愉众多贵宾。
  
      最多的一次,曾经在一朵粉色莲花上,有三十六亿女仙共舞天魔,那等奢华风流的场景。让一些佛门禅心稳固的佛陀都不由得神思飞扬、眉飞色舞进而手舞足蹈不可自已。
  
      换言之,这些粉色莲花上,男人是无法居住的。这些粉色莲花有着极其可怕的功效,就算是一阳刚威猛的男子体修,只要你敢在上面居住超过三天。就会彻头彻尾的变成一个女人。
  
      而只要是女子住在上面,无论是体型、容貌、声音都会逐渐向着完美的状态改变。
  
      哪怕是一个生得比恶鬼、罗刹、夜叉还要丑恶千百倍的女人,你将她送上这粉色莲花居住百年,她也会变成在外界无数仙人打破头都要强夺的绝色佳人、倾国祸水。
  
      所以承担着仙庭一应迎来送往职能的礼部,自然是顺理成章的独占了这三十六朵粉色莲花。
  
      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中,还有最后一尊巨大的身影。
  
      但是那一具身影极其的怪异,他身穿一件青白色的粗布长衫,静静的背着手站在虚空中,微微昂着头眺望着天空。让人难受,让很多仙人难受得吐血的就是,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只能看到这人的背影。
  
      曾经有大神通者同时幻化了三亿六千万个分身,从四面八方各个角度眺望这男子,却依旧只能看到他负手而立的背影。
  
      在这男子的头顶,悬浮着一团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光影,在这光影中,一百零八团同样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莲花冉冉绽放。这些莲花比其他六人滋养的莲花体积平均要大了十倍左右,每一朵莲花上都按照森严的规格,修建了三十六、七十二、一百零八等数量不等的巨型宫殿。
  
      在这男子头顶的莲花中修建的宫殿,才是真正的仙庭。
  
      仙庭所有的官方衙门都安置在这些宫殿中,兵部、礼部、户部、工部等部,各部下辖的各司,各司下辖的各局、各处等,包括九大仙帝的寝宫,乃至于九大仙帝嫡亲的帝之、帝女的居所,九大仙帝的正宫原配娘娘和侧宫妃子的寝殿等,都按照一个严苛的制度分布得丝毫不乱。
  
      殷血歌远远的望着那负手而立的男子巨大无朋的身影,他的身形比那道人、比那僧人、比那老者、中年,以及那白骨、少女都要高大数倍,显然他的实力也远比其他人强横强大。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头顶的一百零八朵莲花撑起了仙庭的根基。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好似和这个天地融为一体,就好似成为了这个天地唯一的核心,成为了这个天地唯一的……
  
      识海中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殷血歌突然明白了,这个男子可不是这个天地唯一的主人。他是这一方天地唯一的真正的主人的挚友,最忠诚最可靠的朋友。
  
      但是这信息从何而来?血海浮屠经怎会知道这事体?殷血歌完全没有摸清头绪。
  
      远处三千条奇形龙舟急速飞来,一名身穿仙庭紫红色官袍的礼部官员站在最大的一条龙舟的船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敢问血曌仙朝哪位殿下当面?下官有失远迎,罪该万死呀!”
  
      仙庭迎接进贡船队的官员,出现了。

Ps:书友们,我是血红,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